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十四章 小儿难养

正文 第十四章 小儿难养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

    在医院里,护士把小婴儿洗干净后抱到了冬梅的怀里。

    冬梅再给婴儿喂第一口奶之前,先把***挤了挤,挤出了些淡黄色的,看上去有点脏的乳汁,倒掉后,才让小婴儿吃香甜的乳汁。

    由于落后无知,那淡黄色,看上去有点脏的乳汁,其实是人初乳,小婴儿吃了才会产生免疫力和抵抗力的,而农村却都以第一口奶太脏,而倒掉了。

    冬梅的奶水很多很旺盛,小婴儿允吸上母亲的乳汁后,就停止了哭泣,贪婪的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

    隔壁产妇的婆婆闲了没事就往冬梅的产房跑。

    卫国妈最反感那个老太婆进来,因为她过来后,就喜欢抱着秀娟的孩子看个不停,而且还爱不释手的亲上几口。

    然后在卫国妈面前抱怨说:“你家儿媳生的孩子咋这么大,皮肤咋这么白的。为啥,我儿媳妇生的孩子,又小,又黄?????”

    卫国妈毫不客气的把孩子从那个老太婆手里抢过来,然后看都不看她一眼,骄傲的说:“不为啥,你没看我儿媳妇又高,又白吗?所以才能生出一个又大,皮肤又白的小孩子来。”

    说完,卫国爸妈就抱着孙子,爱不释手的看着,亲着,笑着,爱着。

    而躺在病床上,虚弱的冬梅,此时此刻最期盼的就是,自己的丈夫卫国能出现在自己的身边,看看他可爱的儿子,然后给儿子起一个好听,时,有城里人范儿的名字。

    那头的卫国,焦急的站在领导的办公室里,手心冒着汗,期待着领导在他的假单上签个字,这样他就可以安安稳稳的回到家,见自己亲爱的老婆,还有可爱的孩子了。

    在王超英的帮助下,领导终于给批了假,踏上了开往内地的火车。

    那时的产妇,不像现在的产妇那样的金贵,要在医院里面住很长时间才出院,冬梅两天之后就出院了。

    小叔子和小姑子弓着背,双手拉着一辆农用架子车,上面铺了一床被褥,走到了乡镇医院,这是来接嫂子出院回家的。

    冬梅坐上小叔子拉的人力架子车,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然后又拿一床被褥盖住孩子和自己。

    小叔子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脚往后蹬,身子前倾,慢慢往前拉着走着。

    而卫国爸妈老两口在后面推着,遇到下坡了,会在后面拉着,以防架子车冲下坡去。

    小叔子一米六三的身高,黑瘦黑瘦,体重估计还不超过八十斤。

    他拉累了,就换小姑子上去拉,两人轮换拉架子车。

    终于在晌午,天阳抵达正头顶的时候,赶到了家。

    由于回家心切,在火车上的三天一夜,卫国基本没有怎么睡。

    他一心想着回来见到妻儿后才能放心。

    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阔别一年之久的家,拨开冬梅房子的门帘,他看到冬梅盖着被子坐在炕的中间位置,整个人很臃肿,头上带着一个白色扣头帽子,头发有些乱,有些脏,蓬在外面,掉到了肩膀上,脸蛋上红扑扑的,而且又一些肿。

    他看到冬梅慈祥的表情,她怀里抱着小婴儿,双眼里面充满了爱意。

    卫国丢下手里提着的包裹,冲了过去。

    冬梅看到卫国后,也高兴的哭了起来。

    卫国把冬梅,还有小婴儿楼在怀里,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喉咙哽咽的哭了起来。

    怀里抱着的小婴儿虽然很小,可是他好像能感知父母的恩情一样,在听到父母的哭声之后,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晚上,冬梅给小婴儿喂过奶之后,小婴儿甜甜的睡着了,睡在两人的中间位置,而且睡的很香很香。

    冬梅小声的问卫国说:“你给孩子把名字想好了没有。”

    卫国慈父般的看着小婴儿,压低声音说:“早都想好了,我不是在信上都告诉你了,你没看到吗?”

    冬梅把头侧着枕到胳膊上,看着卫国说:“信还没收到呢,你比信跑的快多了,那你快点告诉我啊,要不妈就要给娃起名字了,你知道妈给娃起的啥名字不?什么狗蛋子,鳖娃,花牛,军娃……,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你是不知道。”

    卫国笑出了声,突然又用手捂住嘴,生怕笑声吵醒了睡着的孩子,然后悄悄的说:“那些名字也不咋难听,可以当小名嘛,听听我给咱娃起的名字,崔涛,涛者,惊涛骇浪也,多好听的名字。”

    冬梅听了,觉得不是很满意,于是发表自己的意见说:“生娃娃之前我都想好了。我喜欢《庐山恋》里面的张瑜,和《小花》里的唐国强,要是生了女孩就叫崔瑜,生了男孩就叫崔国强,你看咋样?”

    卫国一听,赶紧摇手不同意说:“你这不叫起名字,叫偶像崇拜,你知道吗,起名字是很大的事情,要深思熟虑之后才行。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孩子起涛吗?”|

    冬梅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说:“不知道。”

    卫国胸有成竹的给冬梅解释说:“以前人起名都是三个字,当今是八十年代,多发达,多前卫的年代,现在父母给小孩子起名都起两个字,你知道外国男人,人家男孩名字都叫什么涛姆(汤姆),鸡克(杰克),鱼汗(约翰)之类,女的都叫卡列尼娜,罗斯,朱莉之类,多好听的,所以咱娃娃,男孩就叫涛,女孩就叫娜,崔涛,崔娜,我是越听越好听啊。”

    说完,卫国自我陶醉的笑着。

    而冬梅不满意的说:“你这叫崇洋媚外,竟整些洋名字,一点也不好听。”说完,冬梅倒头就准备睡觉。而卫国依旧辩解道:“这不叫崇洋媚外,现在城里人,都这样起名字呢,不信,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去。”卫国说完,还没有睡觉的架势。反倒是冬梅退了一步说:“你是男人,是咱家的主,那就你说了算吧。”卫国听后,高兴的抱住冬梅,热情似火的亲了一大口。

    早饭,卫国妈从冬梅手里接过小婴儿崔涛,换冬梅去吃饭。

    由于奶孩子,冬梅饿的很快,吃的也很多。

    她大口喝着玉米粥,就着碟子里的咸菜。

    卫国妈抱着小婴儿,一边摇着哄孩子,一边高兴的说:“结婚结的早啊,不如结的巧。”

    冬梅嘴里塞的满满的,她问卫国妈说:“妈,你说什么巧合啊。”

    卫国妈骄傲的解释说:“你不知道,土娃子,和卫国从小一起玩到大,他二十岁就结婚了,当时他妈妈在我面前那个嚣张啊,好像我卫国这辈子就结不了婚一样。虽然我卫国结婚结的晚,可是第一胎就是儿子,可那土娃子呢,生了五个女子了,还没生下儿子,为了生个儿子,现在准备偷偷生第六个呢。”

    说完,卫国妈仰着头,哈哈哈的大笑着。

    似乎卫国妈的这句话,说到了冬梅的心坎里面,他打心里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幸运,第一胎就能生个小子,这第二胎嘛,就不用管了,无论男女都好。

    可如果自己第一胎是个女子的话,第二胎就非得生个儿子,否则还得为了生儿子,继续往下生才行(可见那时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不是一般)。

    卫国妈继续说:“你们知道不,昨天下午从地里回来,路过土娃子家门口,他妈妈领个三个孙女在外面玩耍,我走过去的时候,故意当着她的面说,我儿媳妇刚生了,生了个儿子,真是生的巧啊。我刚说完这句话,土娃子他妈妈就领着几个孙女灰溜溜的进屋子去了。”

    卫国走了之后,冬梅一个人带着孩子,婆婆忙完农活了,也会来帮着冬梅带孩子。

    带半大的婴儿是件极其累人的事情,冬梅甚至觉得比干农活还要累。

    小婴儿饿的很快,而且不分白天黑夜,一饿就哭,尤其是晚上,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起来给小婴儿喂一次奶。

    小婴儿吃饱后,可爱的进入了梦乡。

    而冬梅却要操心着照顾小婴儿,一会尿了,给换尿布,一会拉了,再给换尿布,还要时不时的把小婴儿的头拨一拨,不能让头部老在一个地方枕着,因为小婴儿时期,头盖骨还没有完全愈合,要是不换地方的话,时间一长,头就会睡的不平。

    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的照顾着小婴儿,冬梅累的头昏脑涨,有时候都分不清白天黑夜。

    这天下午,好不容易趁小婴儿睡着,冬梅赶紧从床上下来,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然后披了见外套,就往门外走。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奶了孩子之后,冬梅就感觉自己非常容易饿,刚吃了饭,没过多长时间就肚子咕咕叫,而且嘴还馋,光想吃好吃的。

    此时,在院子前头的卫国妈,听到门前有小贩拉着架子车,沿路叫卖西红柿和黄瓜,就走了出去。

    她叫住小贩,从里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然后把手绢打开,里面包裹着几块钱,她数了两遍,拿出其中的几毛钱,买了四个西红柿,心想卫国爸一个,她一个,小姑子一个,小叔子一个,刚好一人一个好吃的西红柿。

    在她的心里,虽然冬梅已经是孙子的母亲,是自家人,可是她并没有把冬梅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爱,她觉得媳妇毕竟是媳妇,无论如何也跟自己的孩子比不成。

    她把穿在身上的老布衣服撩起来,把四个西红柿一兜就进了门,走进灶房,在水瓮里三下五除二的把西红柿洗干净,然后轻手轻脚的从灶房出来,把西红柿一个个的塞到了大家的手里,生怕冬梅听见她的脚步声,看到她给大家分西红柿。

    可这一幕恰巧被刚从屋子走出来的冬梅给看到了眼里,在那个食物及其匮乏,没有任何零食的年代里,一个鲜红的西红柿可比任何事物都美味,都**人。

    冬梅看到又大又红的西红柿,馋的口水都流了出来,她想快步走上前去,从婆婆的手里要过来一个鲜红色的西红柿吃,可是却看见婆婆已经把仅有的几个西红柿,一人一个分的精光。

    她收回了卖出去的步子,快速的退回到自己的房子,生怕婆婆看到自己。

    她伤心的坐在炕边上,看着襁褓中的小婴儿,眼睛里面闪着泪花。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看到婆婆背着她,偷偷的和家里人吃值钱的,好吃的东西了。

    虽然自己是尹家村的人,可是自己现今是你们崔家的儿媳妇,崔涛的母亲,婆婆却还仍旧像对待外人一样对待她,而自己的老公却在千里之外,看不见的摸不着,她越想心里越难受,不由自主的留下了伤心的眼泪。

    小婴儿满月后,随着他的不断长大变重,不但没有变的好照顾,却变的越来越难照顾。

    小婴儿非常的调皮捣蛋,只要醒来后,就必须由母亲抱着,他才不哭,过了一段时间,母亲抱着都不行,必须一边抱着,一边走着,一边摇着,他才不哭。

    他调皮的同时,又非常的聪明,他不但能准确的辨识出母亲,而且能听到旁人欢呼他的名字,只要有人叫崔涛二字,他的头就像拨浪鼓一样,轱辘转过去,瞪着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喊他的人。

    这天,抱着小婴儿摇着走着的冬梅,看到小婴儿慢慢的闭住了眼睛,心想不容易啊,终于快睡着了,你都快累死妈妈了,你知道吗。

    等小婴儿完全闭住眼睛后,冬梅慢慢的把小婴儿从怀里取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到炕上。

    可殊不知,小婴儿的屁股刚一挨到被子,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好像妈妈要扔掉他一样。

    冬梅心疼孩子,又重新把孩子抱到了怀里,一边摇着他,一边慈爱的看着他说:“小宝宝,乖孩子,听话话,睡觉觉。”

    那一晚上,冬梅一刻也没有躺到被窝里睡觉,她就这样抱着自己的孩子,坐在炕上,背靠着冰冷的墙壁,把自己可爱的孩子在怀里抱了整整一个晚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