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十三章 呱呱坠地

正文 第十三章 呱呱坠地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

    她无奈的推掉了和好姐妹一起去乌鲁木齐公园里面划船的打算,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刚下班回到地窝子里的卫国。

    卫国听到后,一下子兴奋的跳了起来,头都差点撞到房顶的椽子上。

    他顾不得脱掉身上穿的油工衣,一把把冬梅抱起来,在不大的空间里转了个圈子,转圈的速度之快,摇的冬梅天旋地转。

    摇完之后,他眉飞色舞的说:“我终于要做爸爸了,太棒了。”

    相比卫国的兴奋异常,冬梅反倒情绪不是很高涨,她坐到床上后,斜着身子抓着床头上焊接着的钢筋条子说:”你是不是吃了牛肉了,这么大的力气,差点都把我给甩飞了。”

    卫国一边脱着脏工衣,一边说:”哈哈,高兴嘛,本来是要抱着你转三圈的,但转完第一圈,一想,你身怀六甲,经不起这种大风大浪,于是就手下留情了。”说完,卫国咯咯的笑着。

    可冬梅却噘着嘴说:“我还没玩够呢,怎么小孩就突然来了啊,真是的。”

    卫国把油工衣脱下后,塞到床底下,热情的坐到冬梅跟前,搂着冬梅的肩膀说:“该来了,你是不知道,咱村子里,小时候,跟我一起玩的小伙伴,什么狗剩子,土娃子,他们一个十九岁,一个二十岁就抱娃了,现在小孩都开始干农活了,我二十七岁了,才得子,够晚的了。”

    冬梅依旧笑不起来,她故作生气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说:“让你不该来的时候来,你出生后,等着我打你的屁股。”

    卫国看到像小孩子一样的冬梅,开心的一阵大笑,笑完之后,突然又严肃了起来,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对冬梅说:“既然怀孕了,那你就得回咱老家了啊。”

    冬梅看着卫国心想,这才刚来没多长时间怎么就让回啊,自己还打算在这里好好享享福呢。

    卫国继续说:“来的时候,我妈叮嘱过我的了,说要是你怀孕的话,一定得回咱关中生才行。”

    冬梅最讨厌听到的就是我妈说怎么,我妈让怎么,尤其是这些话出自一个男人之口,这会让她觉得男人好没有主见,什么都得听娘的。

    于是她来了气说:“在这里生又咋了,非要回老家,老家的月亮比这圆还是怎么着了。你啥都听你妈的,难道你自己没有一点主见吗?”

    冬梅一句话说的卫国不知如何回答,他顿了顿,想了想说:“其实,我妈要是不说让你回去的话,我也会让你回去的,一是我一个大老粗伺候不好你,二是在这里吃的东西都不新鲜,你吃不好,对咱将来的孩子影响非常之大,你知道这里的粮食蔬菜和水果都是从外面运进来,然后储存起来的,到底没有咱自己地里种的粮食蔬菜新鲜嘛,三是听老一辈的人说,本地人如果在外地生孩子,一般都生的是女子,生不了儿子的,我们797队的队长和指导员老婆都是在这里生的孩子,结果都是女子,而副队长老婆回家生的孩子,就是男孩。”

    说完,卫国仔细观察着冬梅表情的反应,因为他知道自己为了按照母亲的意思让冬梅回家生娃,这三条都是自己胡乱编造出来的。

    可是冬梅确实实在在的相信了第三条。

    她皱皱眉头,仔细想了想,卫国说的也是,自己父亲年轻时候当兵,带着自己的母亲到处跑,大哥是在尹家村生的,是男孩,自己是在贵州生的,弟弟是在尹家村生的,妹妹是在西藏生的,看来为了生个男孩,真得打包回家了。(西北那个时代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的严重,一个媳妇生男生女,直接影响她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和受欢迎的程度)

    回到老家的冬梅虽然怀有身孕,可是地里的农活照干不误。

    老家的生活虽然苦一点累一点,可是冬梅觉得心里有种很踏实的感觉,这毕竟是生她养她的地方。

    克拉玛依的生活虽然轻松惬意,但是自己时不时的,总会有一种漂泊和不稳定的感觉。

    家里的劳动力不多,小姑子准备着出嫁,小叔子正准备考学,卫国爸妈又都年纪不轻,自然而然冬梅就冲到了最前面。

    干完一天的农活回到家,走进自己的房间。

    冬梅和卫国的新房在后院,而且是家里面最大的一间瓦房,她一个人趟在偌大的炕上,脑海里就开始回忆和卫国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不知道此时的卫国睡下了没有,他是否还在加班熬夜,半夜还需要监督井上的情况吗?

    想着想着,冬梅的眼睛里就噙满了泪花,她揉了揉眼睛,擦了擦鼻子,从立柜里面拿出了卫国走时给留下的信纸,那是单位的信纸,非常的精致漂亮,冬梅在煤油灯下给亲爱的卫国写起了信。

    虽然她知道卫国大约一个月后,才能收到她写的信,可是她仍然写的很着急,就好像她每写一个字,卫国就能看到一个字一样。

    晚上,趟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面对偌大的房子,和一张双人炕,冬梅心里莫名的害怕了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怀了小孩之后,每晚睡觉的时候,自己就会害怕,她不知道这是产前恐惧症还是什么。

    于是,她叫来了即将出嫁的小姑子陪自己一起睡。

    小姑子高兴的抱着被子跟嫂子睡到了一起。

    小姑子性格很活泼,喜欢说话。

    她和冬梅从前半夜一直聊到了后半夜。

    冬梅提醒小姑子,时间晚了,明天还要下地干活,早点睡。

    可小姑子还是缠着冬梅问道:“嫂子,你说结婚后,两个人要在一起咋相处呢,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我突然觉得很茫然。”

    冬梅笑着说:“这有什么好茫然的,顺其自然就好,彼此开开心心的,不要吵架就行。”

    小姑子听到“吵架”二字,大为不解的问冬梅道:“吵架?两口子在一起过日子,为什么要吵架,有什么架好吵的,我结了婚之后,我就不吵架。”(那个时代的女孩婚前基本没谈过恋爱,对男女相处之道没有一点认识和理解)

    冬梅觉得小姑子很天真很可爱,于是给她解释道:“两口子在一起不吵架才不正常呢。吵架的原因很多,比如意见不合,误会误解,还有吵架最主要的还是围绕经济问题产生的。”

    小姑子听罢,更大为不解,她想了半天问:“经济问题,这有什么好纷争的,结了婚双手创造嘛,白手起家不就行了。”

    冬梅翻了个身子,瞌睡的闭住了眼睛,她说:“你不懂,等你结婚了,你就知道,夫妻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是非常重要的。”

    小姑子平躺着,借着窗子照进来的月亮光,看着天花板说:“我跟我男人一共就见了三次面,每次见他,他身上穿的衣服都破破烂烂,没有一件衣服是不打补丁的,我问他为什么不穿好衣服,他说他没有好衣服,他家一共四个弟兄,吃饭都吃不饱,更别说穿衣服了,他穿的衣服都是大哥穿过,二哥穿,二哥穿完,才给他穿的??????”

    小姑子说完,正等着冬梅回答她,却发现冬梅已经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婆媳关系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虽然卫国妈对冬梅还有许多看不顺眼和看不惯的地方,可鉴于媳妇已经怀了自家的骨肉,要是骂她难免会动了胎气,于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是,一天,中午吃完饭,刚准备睡会午觉的冬梅,却听见了前院子婆婆的骂声。

    冬梅忙穿了鞋,走出去看个究竟。

    只看到卫国妈手里提着个小扫帚,进了小叔子的房子。

    冬梅想一定是小叔子考学没考上,才会挨卫国妈的大骂。

    于是,她一边挺着肚子,一边走进了小叔子的房子。

    只见小叔子像一只可怜的小羊羔一样,蜷缩在炕的角落里,而卫国妈手里的扫帚就雨点般的落到了小叔子的头上,小叔子被打的鼻涕眼泪一块流,可是他却不敢喊一声。

    卫国妈仍旧打个不停,一边打一边嘴里骂着:“没考上学就不说了,还想着要回家来干农活,当农民,恩?”

    说着,卫国妈拿着扫帚打完了头,又照着小叔子的小腿上一阵狠劲的抽,嘴里继续骂着:“不考学,你这身板在家,能干动农活不,我和你爸辛辛苦苦的图了个啥,你给我听着,说什么都要去补习,都要考上学,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咱就当范进中举的来考??????”

    冬梅一边拉着卫国妈,让她不要打了,一边佩服卫国妈的眼识和远见。

    她认定了儿子们在农村一辈子会出息不大,所以说什么也要供他们出去读书,让他们走出农村,过上商品粮的生活。

    相比卫国妈,自己的父母就要看的浅薄的多,哥哥高中辍学去贩猪,父母也没有阻止一下,自己高中第一年没考上,父母也没有劝她补习,弟弟妹妹的学业父母也根本不问津。

    而卫国当年的高考分数也不好,就是因为卫国妈的坚持,把儿子送到了外省,才改变了他一辈子的命运。

    想完,冬梅看着眼前这个身高不过一米五零,瘦瘦小小的老太婆,情不自禁的产生了敬佩之情。

    到了后面的日子,虽然不用下地劳动,可是冬梅仍旧要做饭,而且是作一大家子的饭。

    这天早晨,锅里下面条没有水,冬梅走到院子中间的一口水井,用轱辘从下往上绞水,可是当水马上就要绞到井口的时候,不知道是由于用力过猛,还是什么原因,冬梅突然觉得肚子一阵剧烈的疼痛。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好,快要生了,于是她坐在井边,一边挣扎,一边喊叫着。

    听到声音的卫国爸妈从前屋冲了出来,卫国妈一边把冬梅从井边扶起来,一边说:“我先听见井上的轱辘嘭的一声响,然后就是你的叫喊声,我还以为你被轱辘给打到井里去了,你真是吓死我了,要是你掉到井里去,我孙子可咋办。”

    说完话,卫国妈就开始流眼泪。

    卫国爸让卫国妈把冬梅照顾好,自己去找村里唯一的一辆拖拉机,要把冬梅拉到距离崔家村最近的一个乡镇医院。

    闻讯从学校回来的小叔子,第一时间赶到邮局给哥哥发电报。

    他手里拿着卫国妈给他的五毛钱,他算了算,发电报一个字要七分钱,五毛钱,最多能发七个字,于是他写了:速归,嫂子正生娃。

    收到电报的卫国,看到七个字,尤其是“正生娃”三个字,焦急不已,不知道老婆孩子是否平安,而自己远在他乡,一时半会又回不去,焦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绕着井场团团转。

    这时,王超英走了过来,看到不同以往,情绪非常不稳定的卫国,忙上前开玩笑的问:“今天是咋了,吃了隔壁石头底下的蝎子了吗?”

    卫国听到旁人的问话,突然喜极而泣,当着王超英的面就哭了起来。

    王超英看到卫国哭的伤心,第一反应就是卫国是不是家里有什么白事了。

    于是也不开玩笑了,表情哀悼的问他说:“心情放好,别太难过了,节哀顺变吧。”

    王超英这句话刚说完,准备和卫国一起难受时,却看见卫国突然冲着自己大笑了起来,而且笑的阳光灿烂。

    王超英大为不解,心想刚才还哭的伤心,现在怎么突然就笑了,一会哭,一会笑,这不是神经病的表现嘛,他该不会是受什么刺激,难道,难道是他老婆要跟他离婚?

    可这时,卫国却冲过来,一把很紧的抓住王超英的肩膀说:“生了,生了,终于生了,我老婆生了。”

    说完,卫国又伤心了起来说:“我想回去,可是队上就我一个技术员,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回不去咋办?”

    卫国的眼睛里面又重现了泪花。

    此时的王超英早已从技术员提成了副队长,他拍了一下板,告诉卫国道:“这有什么难,我去跟队长和指导员说,你一定能回去。”

    卫国将信将疑的看着王超英说:“我走了,技术谁来干。”

    王超英拍了一下胸脯说:“虽然我现在是副队长,但是我也是技术员出生,我身兼两职,你就放心的走吧。”

    这边,在乡镇医院里熬了三天三夜,冬梅终于剖腹产下了一个婴儿。

    当卫国爸妈看到,哭泣的小婴儿两腿之间长着一个小牛牛之后,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他们做梦都想要个孙儿,冬梅争气的给他们生了个孙儿。

    当年老两口找冬梅当儿媳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冬梅个子高,想着通过冬梅来改良下他们家低个子的传统基因。

    老两口想着,冬梅生的小孩将来一定能长个大个子。

    果不其然,冬梅生下来的小婴儿比隔壁孕妇生下的婴儿大好多,而且哭声震天,非常的健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