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十章 结婚证书

正文 第十章 结婚证书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

    来到城西单位设点的招待所。卫国和冬梅把行李往旁边一放,边往登记台走,心里边想,晚上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再也不用摇摇晃晃。

    登记员一边拿着笔在登记册上写着,一边客气的问卫国和冬梅:“请出示结婚证,才能入住。”

    卫国嘴里应承着,忙伸手去在放证件的包里寻找结婚证。

    找了半天没有找见,他转过头看着冬梅说:“在你的包里也找找,看结婚证是不是放到你那里了。”

    冬梅把自己的花布包找了个遍也没有找见结婚证,这时她突然想到,走的时候,把结婚证放在柜子的边上准备拿的,可是走的急,竟然忘记了。

    于是她看着卫国,满心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把结婚证放到家里忘带了。”

    卫国一听冬梅忘记了带结婚证,瞬间心里一股闷气就上来了,心说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忘记了,你还记得什么,虽然生气,但是他还是怀着侥幸心理问登记员说:“我们忘带结婚证了,可是我们确实是夫妻,年后刚结的婚,你不相信,你可以问她。”说完,卫国指了指旁边站着的冬梅。

    冬梅忙尴尬的笑着点头说:“是的,就是的。”

    登记员一脸纳闷,心说还有这么样的人,自己人给自己人当证人的。

    于是她不客气的说:“招待所有规定,要是没有结婚证的话,夫妻不能入住一个房间的。”

    卫国苦笑着央求登记员说:“她从农村刚出来,这大老远的,人生地不熟,他一个人住,我不放心。”

    登记员根本听不见去卫国的话,不耐烦的说:“你们实在要是住的话,可以,那你们就去住吧。”

    卫国一听,这登记员还挺善良,于是跟冬梅提起包,就准备往楼上走。

    可是刚走了没两步,登记员又补充说:“住是可以,第二天派出所以非法**来拘留你们,我就没有办法了。”

    冬梅一听,停了下来,担心害怕的看着卫国说:“还是算了吧,这犯法的事情我们可不能作,我们还是分开住吧,个住个的单间,要是晚上有坏人进来了,我叫你的名字。”

    在冬梅眼里一向温文尔雅,腼腆害羞的卫国突然脾气上来了,爆了句粗话说:“叫我名字顶个屁用,要是你房子出事,我听的见吗?”(那个时代的治安不是太好)

    卫国一边转头往出走,嘴里一边说:“走,不住了,今天就在门口蹲上一晚上。”

    说完,卫国大步朝门口走着,同时很生气的骂冬梅说:“你咋回事,就这点记性吗,出门忘了这,忘了那,咋没把你自己给忘了呢……”

    卫国可从来没有骂过冬梅,这次还是第一次骂冬梅,冬梅觉得非常的委屈,自己又不是故意不拿结婚证的,再想到在招待所门口蹲上一晚上,那种寒冷和漆黑的感觉,顿时委屈的哭了起来。

    卫国走出了招待所,冬梅跟在他后面,一边走,一边委屈的哭,时不时的还把行李放到地上,掏出卫国给她的那个花手帕擦眼泪。

    卫国不发火是不发火,如果脾气上来了,可是止也止不住,他越想越气,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冬梅的头上。

    当他转身准备继续骂冬梅的时候,却被迎面走来的同事加同学王超英给叫住了。

    王超英是一个皮肤黝黑,胖胖的男人,因为出生在大炼钢,超英赶美的那个时代,像许多孩子一样父母就给他取了超英的名字。

    王超英走过来,看了看卫国,又看了看冬梅说:“媳妇领来了,咋跟照片上的那个女人长的不一样。”卫国一听,心说这小子,这种损害男女婚姻的玩笑够敢开,于是赶紧解释说:“你仔细看,跟我给你看的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

    王超英一本正经的看了看哭红了双眼的冬梅,严肃的说:“还是不一样。”

    卫国有些急了,说:“咋个不一样。”

    王超英突然笑了起来说:“就是不一样,比照片上漂亮嘛。”

    一句玩笑话把三个人都逗笑了。

    王超英是个很活到,爱开玩笑的人,他看到冬梅的眼睛,知道两人刚吵了一架,于是问卫国道:“你咋了,新媳妇嘛还欺负,看她眼睛红的。我媳妇我说都不说,更别提骂了。”

    说着,王超英朝后面指了指,一个和冬梅一样穿着花棉袄,黑棉布鞋的农村姑娘走了过来。

    王超英忙介绍说:“这是我媳妇,这次回去刚结的婚,她叫王雪娥。还不介绍介绍你媳妇。”

    卫国这才把媳妇叫到站在自己旁边说:“这是我媳妇,就是我给你说,定了娃娃亲的那个,她叫尹冬梅。”

    王超英在知道卫国和冬梅因为没带结婚证,而住不了招待所的时候,爽朗的笑了一下说:“为这点小事,就吵吵闹闹。给,这是我们的结婚证,你拿去登记去。我们已经登记入住过了。”

    说着,王超英就把结婚证拿了出来。

    卫国半信半疑的看着王超英说:“你两的结婚证,我两用,这行吗?”

    王超英依旧谈笑风生的说:当然不行。”

    说完,他拿起自己的结婚证,麻利的把结婚证上的照片撕了下来说:“把你们的照片贴上去,这样不就行了。”

    卫国和冬梅目瞪口呆的看着王超英,半推半就的说:“这样怕不行吧,万一半夜有警察进来,以非法**罪把我们两逮捕了咋办,那样我会连工作都丢了的。”

    看着卫国担心的样子,王超英硬朗的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们确实是结了婚的,怕什么。”说着就把撕了照片的结婚证递了过去。

    卫国和冬梅两人把结婚照贴了上去,战战兢兢的拿到登记员跟前,卫国把结婚证交给登记员之后,张大着嘴“恩啊”的说了半天竟然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这时,站在旁边的冬梅知道卫国又因为紧张而出现了口吃,忙接上话说:“师傅,不好意思,刚才没有找到结婚证,现在找到了,你给我们登记一下吧。”

    卫国听到冬梅给自己打了圆场,忙点头哈腰的看着登记员说:“哎……对,哎……对。”

    此时的冬梅虽然表面镇定,可是内心却如做贼一样的心虚,生怕登记员发现这是别人的结婚证。

    卫国也捏了一把汗。可是出乎两人意料之外的是,登记员例行公事的看了一下结婚证,就给两人登记了房间。

    那时候的招待所房间,跟现在的没法比。里面家徒四壁,不要说空调电视了,就是连个饮水机都没有。

    冬梅和卫国走进招待所的房间,里面支了两张钢丝床,每个床底下放了一个搪瓷脸盆。床头放了唯一一个家用电器暖水壶。

    那时的人已经觉得招待所非常的不错了,冬梅激动的对卫国说:“你们单位的招待所真好,多好的钢丝床,多干净的床单被褥?????”

    把行李放好后,卫国就拉着冬梅下去买了点水果,去王超英和王雪娥的房子表示感谢。

    王超英是定西人,和卫国一起毕业于石油学校。

    虽然一同毕业,可卫国是高中考的中专,而王超英是初中考的中专,所以卫国比王超英大四岁多。

    两人一起来到钻井队,一起干的技术员,可是王超英人活到,口才非常好,已经快提升队长,而口才不好,腼腆害羞的卫国仍旧干着他的技术员。

    四人坐在屋子里面拉着家常,可是男女分开,王超英和卫国聊,冬梅和王雪娥聊。

    相比两个男人,两个女人聊的更投机一点,同样来自农村,同样在家里面起早贪黑的干着农活,所以两人彼此很有共同语言。

    冬梅告诉王超英自己和卫国从见面倒结婚还不到两个月。

    而王雪娥告诉冬梅,自己和王超英从见面倒结婚还不到一个月。

    王雪娥说那天,她刚从地里干完活回来,挑着扁担,担着两个桶去村口唯一的水井去打水。(定西是旱区,常年严重缺水)

    而这时的王超英正坐在村口和村子里有名气的媒婆王三婆聊天。

    王超英告诉媒婆自己这次回来想找个媳妇,托媒婆给他说个媳妇。

    媒婆说你现在是商品粮了,条件档次都不一样,你对姑娘有什么条件要求呢。

    王超英坚定的看着王三婆说,姑娘要孝顺父母,吃苦耐劳,而且最主要的要是咱定西人。

    媒婆抠着脑门正思索着,这时王雪娥刚好从两人的面前走过,她穿着打着补丁的裤子,棉袄上因为破损很大,白花花的棉花都露了出来,因为干了一天活,脸上脏兮兮的,而且自己的两个脸蛋上有着两处明显的高原红。

    可是,王超英就看上了她。

    恰巧,媒婆看着王雪娥问王超英,这个姑娘你看咋样。

    王超英从上到下把王雪娥打量了一番,然后告诉媒婆说,就是这个姑娘了,你托人给我说媒去。

    就这样,缘分天注定,他们自然而然的结为了夫妻。

    第二天,单位派来了几辆大轿子车,把招待所的所有工人都拉到了克拉玛依的钻井队。

    下了车,冬梅跟所有石油工人的配偶一起,被安排在了一个特别大的活动板房里面。

    而男人们全部回到了单位的职工宿舍,铁皮房子,收拾准备,为第二天的上班养精蓄锐。

    活动板房里面,通着井队锅炉烧的暖气,非常的暖和。

    地板比地面高出三十公分,大家席地而睡,盖着单位配发的被子。

    这完全是一个大通铺,姑娘彼此之间的距离还不到十公分。

    房子里面睡了二十几个姑娘,由于好奇和兴奋,大家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里面有说甘肃话的,有说陕西话的,有说宁夏话的,有说四川话的,有说东北话的,有说湖南话的?????

    钻井队由于男多女少,比例极其不平衡,所以一般工人都在单位找不下媳妇,每当冬休,他们都各自回个子的老家,收假来的时候,不同地域的人带来了不同地域的媳妇。

    由于单位铁皮房子不够,为了给工人夫妻们配备房子,单位决定效仿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经验,自力更生,找来自己的施工队,利用仅有的几个挖掘机,建造了许多的“地窝子“,供工人夫妻们住宿。

    当冬梅听到他和卫国分到自己的房子“地窝子“的时候,高兴的嘴都合不拢,她不知道地窝子是什么东西,但是只知道那是能住人的房子。

    在她的想象中,单位给分配的房子应该体面,漂亮,于是她抱着前所未有的期待,跟着卫国一起搬着不多的行李去地窝子住。

    可是,当她真正的抵达地窝子,看到单位分配给他们的“夫妻间”的时候,完全的傻了眼,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个地窝子,就是他们的房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