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九章 乌鲁木齐

正文 第九章 乌鲁木齐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又一圈下来,按照规则,卫国输了十块钱。

    卫国交出了刚才赚的那五块钱,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块钱给了玩家。

    卫国不服气,心想那一届自己运气不好,这一局绝对能赢,于是他又开始摇色子,发扑克牌。

    事与愿违,这一把,他又输了,而且输了十五块钱。

    卫国把十五块钱从口袋里面掏出来后,又从**里面掏出更多的钱,他想就玩最后一局,只要赢回来输掉的那二十块钱就行了。

    这一局下来,卫国不但没有捞回血本,反倒又赔进去二十块钱,这下一共输掉了四十块钱,将近一个月的工资都输没了。

    卫国输钱输红了眼,他心一横,干脆拿出缝在**口袋里那一百二十块钱,这可是他们全部的家当,他决定全部押上去,不论输赢,他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和他一起玩的三个玩家,一看卫国拿出了这么多钱,瞬间眼睛都变绿了,恨不得赶快把那一百块钱诈骗过来。

    他们催促着卫国快点摇色子,发牌。

    就在卫国把钱押在地上,准备摇色子的一刻,冬梅赶了过来,她挺起虚弱的身子,一把抓住卫国的手,把那摇色子的碗摔在了地上,怒视着卫国说:“他们都是骗子,在骗你的钱,你跟我走。”

    陷入进去的卫国已经分辨不来,他把冬梅的手拿开,说:“我就玩最后一把,一把,就走。”

    说着卫国就重新拾起了小碗和色子。

    冬梅见状,一脚踢翻了小碗,色子也踢的滚进了人群。

    这时,那三个玩家,和旁边的几个人终于露出了穷凶极恶的面容,他们嘴里骂着冬梅,一个玩家还站起来,用手揪住冬梅的衣服领子,准备殴打冬梅。

    一看这阵势,卫国才知道,他们都是一伙的,而且周围的好几个人都是托,原来自己被骗了,于是他一个巴掌,打开了揪住冬梅手的那个玩家。

    骗子被打了后,瞬间原形毕露,其中的三个人围住了卫国和冬梅,刚才被打的那个玩家,冲过来,很麻利的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

    那匕首锋利无比,在太阳光下,像一面镜子一样反射着阳光。

    他恶狠狠的看着卫国说:“他妈的,敢打老子,我一刀捅死你。”(八十年代初的列车上治安是很乱的)

    话毕,他就拿着匕首朝着卫国的肚子捅了过来。

    人在危机时刻是没有反应的,卫国的脑子一片空白,甚至都忘记了躲闪。

    可就在这时,冬梅由于晕车,虚弱,再加上惊吓,在手持匕首的玩家走上来的时候,一下子晕了过去,哧溜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周围围观的人看到冬梅倒了下去,还以为被玩家戳了一刀,忙惊慌失措的四散走开,其中有人愤愤不平的说:“真是畜生,连女人也捅。”

    还有人大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杀人了,杀人了。”

    手持匕首的玩家也很纳闷,自己还没动手的呢,怎么人就倒了下去,于是把匕首藏起来,跟着同伙朝后面的车厢逃去。

    这时,列车员闻讯赶了过来,平息了紧张的气氛,掐冬梅的人中,救醒了冬梅。

    吃了晕车药的冬梅好多了。

    她坐在下铺,望着窗外的风景,理都不想理卫国一下。

    知道自己作错了的卫国低着头,坐在她的旁边,不停的道着歉。

    冬梅叹了一口气说:“我在县里轮胎厂上班的时候,就见过这个骗术,你在外跑了多少年了,都看不出来他们几个是骗子,真不知道你怎么在外面闯荡着。”

    卫国像受了批评的小孩子一样,低声说着:“我错了。这不是,最后的一百二十块钱还在吗?输了四十块钱,就算交个学费,长个记性。”

    听到这话,冬梅一下子来了气,她转过身来,两个**花辫子也甩的绕了一圈,她看着卫国,眼睛里面的泪水像洪水一样涌了出来说:“四十块钱交个学费,你钱多的烧的慌吗?我在轮胎厂的时候,一个月都赚不了那么多。”

    卫国低着头,手搓着衣角说:“不就十块钱嘛,我一个月就挣回来了,至于吗?”

    冬梅哭的更厉害了,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钱到是个小事,你没看刚才那个人手里拿把刀,那可是杀人的主,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咋办,你考虑过没有。”说完,冬梅哭出了声音。

    听了冬梅的话,卫国瞬间也觉得自己很荒唐,自己现在是有家有室的人了,还这么毛手毛脚,一点也不像一个男子汉,一个大丈夫,卫国的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一把把冬梅搂在怀里,两个人都哭的稀里哗啦。

    火车一路翻山越岭,穿过了无数的隧道,趟过了数不清的河流,经过茫茫的戈壁,和金黄色的沙漠,最后终于抵达了新疆的省会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中北部,天山中段的北麓,是新欧亚大陆桥的桥头堡。

    刚一下车,冬梅突然觉得好像到了外国,到处能看到的维吾尔族的文字,伊斯兰教的清真寺,还有高鼻深目的帅哥,白皮肤浓眉大眼的姑娘,脸上脖子上全部都是胡子的老大爷,一种别样的异域风情拂面而来。

    提着行李的冬梅看着周围一个个和自己长的不一样的人儿,问卫国说:“他们长的好漂亮,他们是什么少数民族啊?”

    卫国一边左顾右盼的找饭馆,一边回答冬梅说:“乌鲁木齐少数民族可多了,有维吾尔族,哈萨克族,锡伯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塔塔尔族,乌兹别克族?????”

    冬梅听卫国津津有味的说着,心里不禁佩服卫国到底是考学出来的,懂的东西真多。

    走了一会,冬梅问卫国说:“我们坐火车这么久了,终点克拉玛依距离这里还有多远啊?那儿的石油有这里的多吗?”

    卫国笑了笑说:“乌鲁木齐的西边就是克拉玛依,不远了,乌鲁木齐可是个好地方,资源特别的丰富,西边有克拉玛依油田,南边有塔里木油田,东边有吐哈油田,而且市辖区内的煤炭储量有一百亿吨以上呢,这里被叫做油海上的煤城,你知道吗?”

    冬梅听卫国说的这些话如听天书一般,摇摇头回答说:“我不知道。”

    卫国终于瞅见了一家卖拉条子的面馆。

    在火车上的几天,连续吃锅盔夹辣子,已经吃的人不舒服了,作为关中人,必须吃一碗面才能缓解旅途的劳累和疲倦。

    而拉条子是新疆的特色面食,据说是有当年的山西骆驼客带入新疆的,然后少数民族同胞们进行了发扬和光大。

    香喷喷的拉条子端上来后,拉条子跟臊子面不同,拉条子没有汤,而且面很粗很圆,而且拌以豆角,辣椒,西红柿,皮芽子,羊肉等,看上去非常的美味。

    店家接着给一人上了一碗羊汤,冬梅和卫国面面相觑,相视一笑,然后埋头苦吃,一阵狼吞虎咽,盘子里的面喝菜都被吃了个精光(不要以为光盘族是这几年才流行开来的,那个时候的人全部都是光盘族)。

    卫国吃完了面,看见碗里里还沾了些油,于是就把碗拿起来,开始顺着碗的边缘,一点一点的往中心舔。

    冬梅看到后,忙阻止卫国。

    卫国冬梅父母辈的人,吃完饭都是要舔碗的,他们是从旧社会吃不饱穿不暖的生存环境下过来的,所以格外的珍惜粮食。

    儿女也自然而然的养成了父母的习惯。

    虽然冬梅的父母在家的时候,每次吃晚饭,也常常舔碗,可是冬梅觉得卫国在大庭广准之下这样非常的不雅,于是赶紧把卫国手里的碗抢了过来,然后看了看周围的人,生怕有人笑话他们。

    冬梅对着卫国说:“这可是大城市,你要注意点形象。”说完冬梅就把两人的碗往边上推。

    卫国舔了一半的碗,还有油花花在上面,心里觉得可惜,顺手把自己的碗和冬梅的碗都拿了过来。

    冬梅一看卫国把自己的碗也拿了过去,心想这卫国也真是,出了门也不注意,多丢人的,她觉得和卫国坐在一起都有点脸烧,虽然自己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可是女人的那点虚荣心还是在作崇。

    卫国拿起那舔剩下的碗,一边舔,一边对冬梅说:“里面的油还没吃干净呢,浪费了多可惜的。”

    说完,他舔完自己的碗,又开始舔冬梅的碗,舌头伸的老长,就跟一个刷子一样,挨着刷了一遍。

    冬梅看到卫国舔过去的碗,干干净净,比水洗了还亮堂。

    卫国把两个碗舔完之后,满意的摸摸肚子,然后舌头在嘴里回了一圈,还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惹的周围的人都看他们,坐在对面的冬梅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消失在卫国的对面。

    汤饱饭足之后,卫国带着冬梅朝城西走着,那里有单位设立的一家招待所,先住上一晚上,第二天有单位的大轿子车过来,直接拉到克拉玛依的钻井队。

    冬梅很向往钻井队的生活,因为卫国在火车上给他聊了一路,说钻井队的工人都住的铁皮房子,又硬又结实,不仅保暖还防风。

    他们工作的井架有五十米高呢,简直都快戳到了天上的星星。

    工人们都穿着整齐划一的工作服,精神抖擞,慷慨激昂。

    每天吃的饭除了面条还有大米,一个礼拜就能吃一次荤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