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七章 婆媳关系

正文 第七章 婆媳关系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

    母亲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冬梅,突然觉得很可笑说:“什么咋办呀?这么好的婆家哪里找去呢,何况卫国还是商品粮,打着灯笼都找不见,你就偷偷的钻到被窝里面笑去吧。”

    说完,母亲就披上衣服出门去里屋睡觉了。可冬梅并没钻到被窝里面笑,而是钻到被窝里面偷偷的哭了一场。

    这天,卫国来到冬梅家,带冬梅去他家看门子。

    关中风俗,结婚前,女方的要去男方家里面,看看他们家的情况:头门怎么样,大不大,门扇是铜的,还是铁的,院子宽敞不宽敞,几间房子,是瓦房还是泥土房子????

    卫国和冬梅一路顺着水渠走着,不到半个小时,就进了崔家村。

    卫国家在村子的中间偏西头。

    卫国和冬梅从东头进的村子,不一会就到了家门口。

    冬梅看到卫国家的头门很小,而且门扇子是铁的,首先给人一种门面很寒酸的感觉。

    进门前,冬梅心想,上学的时候,记得卫国穿的衣服总是很破,补丁很多,布鞋总是很脏,好像就没干净过,今天再看看这头门,于是她马上联想到了卫国家的情况,里面一定也很破败。

    卫国很绅士的推开门,卫国爸妈热情的迎了出来。

    冬梅和二位老人打过招呼之后,放眼四周,另冬梅惊讶的是,卫国家的院子非常的宽敞,是一般农家院子的两倍,院子的前面有一棵苹果树,中间靠后面,有一颗很大的枣树,每年春天的时候都枝繁叶茂,秋天的时候果实累累,不仅如此,卫国家还有五间房子,而且全部都是瓦房,只有灶房是泥土房。

    而自家的条件在尹家村算是好的,也才只有三间瓦房,如果把卫国家放到他们村子里面,条件肯定是数一数二的,冬梅不禁对二位老人刮目相看,心里感叹真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一点也不显山露水,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不露富。

    卫国家三代贫农,根正苗红。之前一直很穷苦,直到土地包产到户后,凭借着卫国父母的勤奋踏实,节衣缩食,省吃俭用,才慢慢的把日子过到了前头。

    一家人坐在炕上,卫国爸妈热情的给冬梅端来了瓜子,花生,枣子。

    冬梅看到瓜子花生后,不禁就想,卫国家的光景真的很好。(那时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瓜子花生,平时根本没有。)

    卫国从旁边的屋子还给冬梅端来了一碟冬梅不认识的东西让她吃。

    冬梅看着这东西,椭圆形,长条状,扁扁的,捏了一个吃在嘴里很甜很好吃,她忙问卫国这个东西是什么。

    卫国看着冬梅吃的很香的样子,给她解释说:“这个是葡萄干,是专门从新疆克拉玛依带回来的。”

    冬梅只吃过葡萄,从来见过葡萄干,更别提吃了,她好奇的问卫国这个东西和葡萄是一种树上长的么?

    卫国解释说葡萄干就是葡萄在克拉玛依那种特定的气候里风干之后,才变成葡萄干的。

    冬梅觉得很神奇,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同时,她也想克拉玛依一定也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那天,冬梅竟一个人,吃了大半碟子的葡萄干。

    冬梅回到家后。

    冬梅妈凑上来问冬梅崔家咋样,他父母看的上你不,对你好不好。

    冬梅还回味在葡萄干的好吃中,她说卫国家很好,卫国父母也很好,尤其是卫国妈妈,特别的热情,一个劲的瞅着自己看,还把花生和瓜子拨开了壳壳给她吃,恨不得在她脸上亲一口呢,将来嫁过去之后,婆媳关系一定很好相处。

    冬梅妈嘿嘿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她知道女儿太单纯,根本不知道复杂的婆媳关系,即使她现在对你非常的好,可是一旦过了门,就要另当别论了。

    二月底,乍暖还寒,**已至,万物发芽。

    在一片祥和的炮竹声中,一股充满了喜气的氛围中,顶着红盖头的冬梅,嫁进了卫国家。

    那时的婚礼很简单,既没有戒指,也没有婚纱,简简单单的举行了个仪式,亲朋好友闹了闹洞房,就算是喜结连理了。

    第二天,作为新媳妇的冬梅早早的就起床,按照规矩,她首先要去敲开公公婆婆睡的里屋的门,然后端起公婆屋子里的尿盆,然后去后院倒掉。(那时的农村因为厕所在后院,所以晚上睡觉,屋子的地板上都要放个尿盆才行)。

    接着又开始打扫卫生,先扫院子,完了后用轱辘从水井里面打水,倒满整个水缸,再做好一家人的早饭,而且要亲自把早饭端进公公婆婆的房子,端到他们所在的炕上,他们吃了后,再把碗端出来,洗掉。

    接着背上水,拿上干粮,拉上架子车,带上劳动工具,一家人去地里劳动,中午不回来,整整要劳动一天,等到下午天麻麻黑,回到家,媳妇必须先做饭,吃完饭后,接着给公公婆婆烧炕,给他们端水洗漱,完了才能忙活自己的事情。

    一天下来,趟在炕上的冬梅累的都感觉快散了架,没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这天,像往常一样,劳动了一天回到家里。冬梅作好饭后,把饭端进了公公婆婆住的里屋,可婆婆不但不没有接饭,而且看都不看冬梅一眼。

    冬梅有些纳闷,她知道婆婆今天一句话也没有跟自己说,而且脸黑了一天。这让她很难接受,相比之前没有结婚时的热情,和现在的冷冰冰,她觉得落差很大。

    她努力思考着,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作的不对,或者说是作错了,没有按照规矩来。冬梅吃了饭,一个人在灶房里面洗碗,而卫国已经去洗刷准备睡觉了。

    这时小姑子走了进来,看到嫂子沉默寡言,就走上前去,把碗放到后锅的热水里,关心的问嫂子道:“嫂子,咋了,怎么不高兴。”

    冬梅把正在吃的饭放到案板上,本来很饿的肚子,也不饿了,她说:“不知道咋了,妈一天都没有给我好脸,我把饭给她端过去,她也不吃,你说说我到底啥地方作错了?”

    小姑子找了个小板凳,和冬梅坐一起,对她说:“你别生气,妈的家法大的很,这个我们从小就知道,你要适应,肯定是你啥地方作的不对了,别多想,明天你好好表现就行了。”说完,小姑子起身就去自己屋子了。

    冬梅默默的从灶房的地板上站起来,在后锅的热水里,洗着全家的碗筷。

    一天,一家人在地里干完农活,回家前,冬梅用背篓背些在地头捡的柴火,回家好烧炕用。

    卫国家的背篓很别致,腰细,口呈喇叭形,底部呈方形,容积比较大。

    冬梅多背了些柴火,心里高兴的想,这些柴火预计能够两天烧炕用。

    可当她背满了柴火,刚走了没两步,就被婆婆在后面叫住了。婆婆放下手里的锄头,厉声问她道:“你把背篓填那么满干什么?不知道背篓太重了,系带容易断吗?”

    冬梅摸了摸背篓的系带,觉得它很结实,应该不会断,就回了婆婆一句说:“这系带很结实,怎么能断掉。”

    婆婆听到这句话,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个刚过门的媳妇,还敢顶婆婆的嘴,于是放大了嗓门说:“你还能的很,这背篓我背了这么多年了,我不知道吗?”

    冬梅听到婆婆骂人的语气,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说:“一个背篓能值多少钱,要是系带断了,咱去修一下,就花个一毛多钱。”

    卫国的母亲其实是个很厉害的女人,不仅对自己的儿女要求很严格,且对媳妇要求更是严格,心想一个小辈还敢连续给长辈还嘴,于是骂冬梅道:“你给我滚回去,把背篓放下,别让我再看见你。”

    此时的卫国,站在母亲和媳妇之间,无奈的低着头,只能任凭母亲对媳妇的教训。

    冬梅一气之下,把背篓放到地上,头也不回的往家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听见婆婆继续在后面对自己骂骂咧咧。

    那天回去,很累很饿的冬梅,没有吃饭,也没有烧炕,躺在冰冷的炕上,她的泪水顺着着脸颊慢慢的往下流着。

    卫国给冬梅端进来了一碗饭,让冬梅吃。冬梅抹了一把眼泪,仍旧躺在床上不说话。卫国没法,坐在炕沿子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在炕上躺了个把小时,冬梅还是下了炕,她知道,现在这个家里,如果作为新媳妇的自己不烧炕的话,就没有人烧炕,她含着眼泪,烧暖了家里所有的炕。

    半夜,躺在床上的冬梅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她打心里不生婆婆的气,因为母亲告诉过自己刚进门的媳妇,不要说受气了,就是挨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家村子东头军海家的媳妇,就几次被婆婆和公公打的哭天喊地。

    冬梅委屈就委屈在这个家里,婆婆什么都要管,大事小事,事无巨细,而且凡事都要按照她的心思和想法来,否则她就大发雷霆,冬梅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叹完气的冬梅觉得已经很困了,刚准备睡觉,就听睡在旁边的卫国开口说话问她:“怎么叹气了?”

    冬梅想大半夜的卫国估计早就睡着了,一定是在说梦话,就没有理睬他。可不曾想,卫国又说:“别生气了,我的冬休假期快到了,想不想跟我去新疆克拉玛依?”

    这时,冬梅才确信卫国没有说梦话。其实,卫国知道冬梅一直没有睡,所以他也一直陪冬梅醒着。

    冬梅翻了个身子,看着正对着自己的卫国说:“你个家伙,半夜不睡觉,突然来一句话,想吓死人呀?”

    卫国故意把声音压低,学着很恐怖的声音说:“你不是也没睡吗。”

    冬梅被卫国逗乐了,她觉得卫国学鬼说话的样子一点也不恐怖,倒是很搞笑,于是她问卫国道:“你刚才说什么?”

    卫国笑了笑说:“我快到假了,你跟我去新疆吧,去克拉玛依,我的工作单位。”

    冬梅还没有想过自己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她说:“要是我去了那里,你们都是商品粮,不要我这个农民咋办?”

    卫国把冬梅身上盖的被子往上拉了拉,把冬梅盖的更严实了些说:“农民多着呢,一个商品粮配一个农民。”

    冬梅诧异的问卫国:“啊?农民也可以当工人吗?一个商品粮配一个农民是什么意思?”

    卫国细细的解释道:“单位女同事少,男同事多,比例失衡。男同事们都回老家找媳妇去了,结婚后,都领了过去,别担心,像你这样的女孩多的是,都是从农村来的。”

    冬梅想了想,故意逗卫国说:“原来是这样,你找不下媳妇了,所以才找的我,对不对?”说完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卫国一看,心想冬梅本来心情快要转好了,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心情又不好,于是抱歉的说:“不是,不是,我是从小都喜欢你的,暗恋你多少年了,这叫有**终成眷属,不叫找不下媳妇才找的你。克拉玛依可好了,瓜果又多,又香甜可口,尤其是葡萄干,多的你吃都吃不完。”

    听卫国这么一说,冬梅来了兴趣,同时也为自己不再受婆婆的气,而感到庆幸,于是她问卫国道:“那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卫国翻了个身子,平躺着说:“早着呢,还有好多天呢。”

    冬梅焦急的问:“早着呢,到底啥时候走啊。”

    卫国闭着眼睛,一副瞌睡的样子说:“明天收拾东西,后天就跟我启程去新疆克拉玛依。”

    冬梅“啊”的叫了一声说:“这也走的太快了吧,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