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五章 胡吃海喝

正文 第五章 胡吃海喝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

    第二天,乍暖还寒,太阳早早就出来,照的地上的雪花开始慢慢的融化,原本冻着的土路也开始变的松软而黏糊。

    卫国骑着自家那辆破旧的二八加重自行车,来到了冬梅家所在的尹家村。

    进村子前,卫国在村里的合作社门前停了下来,进去买了几样当时的奢侈品:罐头,鸡蛋糕,挂面????

    冬梅家的头门打开着,父母已经出去干活去了,冬梅应约不见不散,所以在家等待着卫国。

    卫国把二八加重靠墙边停下,把礼当提下来,顺着冬梅家的院墙,往里面走着,光图了找冬梅,一不小心还被脚底下放的一个簸箕给绊的摔了一跤。

    冬梅在灶房里面,烧开了水,拿马勺往保温壶里面灌着热水。

    卫国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隔着窗户就看到了灌开水的冬梅,他刚要朝屋里叫冬梅的名字,却突然又刹住了,轻声咳了一下,他这是在自我提醒,接下来的说话,可不能结巴,一定要慢,要言语通顺。

    好不容易调整了过来,卫国嘴刚张开要喊冬梅,却突听一声:“崔卫国,你来了,坐下吃碗玉米糊糊吧!”冬梅一边盖着保温壶塞子,一边问候卫国。

    卫国要说的话被噎了回去,忙应承说:“哎???对,不,不???了,我吃过早饭,不???吃了。”这句话说完,卫国恨不得在自己的嘴巴上抽几下,关键时刻掉链子。

    在厨房里,卫国一边溪流溪流喝着冬梅盛给他的玉米糊糊,一边出去把买的礼当提了进来。

    冬梅趴在灶火坑里,一边熄灭火星子,一边问卫国说:“你家不是有自行车么,怎么还要去买自行车啊?”

    卫国纳闷冬梅咋知道怎么骑着自行车来的,于是问他:“你怎么知道。”

    冬梅把火星子熄灭了之后,又把跟前堆的柴火往后拨了拨,回答卫国说:“你刚一进来,就从窗子上看到你了。”

    听到这话,卫国一下子窘迫了起来,难道刚才狼狈的一跤也被冬梅看到了?

    卫国正思考着,就听冬梅继续说:“不好意思,刚才院子里的簸箕绊了你一下,都怪我,早上扫完地,忘记了收拾簸箕。”

    此时的卫国恨不得自己就是土行孙,找个地缝钻进去。

    说来也怪,卫国虽然是个慢性子,可是走路办事却很慌张,一不小心就会闹个笑话。

    出门前,冬梅把身上穿的那身旧衣服脱了下来,换上了花棉袄和新布鞋,跟着卫国一起出门。

    卫国推着自行车走在右边,冬梅走在左边。

    刚走出村子,卫国就骑上自行车,叫冬梅跳上来,坐到后座上,带着她上县城去。

    可冬梅看着行驶的自行车,想上去,却束手无策,因为她从来没有骑过自行车,更不要说“上座”了。

    卫国骑着自行车走了一截子路,突然往后一看,竟然把冬梅甩了一大截,忙又返回去。

    冬梅不好意思的看着卫国的自行车说:“你骑车的时候,我上不去,你能不能先停下来,然后我再上去。”二八加重很高很大,卫国把自行车停下来后,使劲点着脚,脚尖才刚挨着地,等冬梅坐上去后,卫国才踏起了自行车。

    坐在车后座的冬梅,心里虽然很害怕,但是她不好意思抱卫国的腰,就双手抓着自行车的座子,一刻也不放松。

    卫国骑着车子,带着冬梅,驰骋在乡间的小路上,头顶上的太阳暖烘烘的照着大地,卫国觉得很有成就感,竟然不知不觉的哼起了小曲:锦绣河山美如画,祖国建设跨骏马,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头戴铝盔走天涯,头顶天山鹅毛雪,面对戈壁大风沙,嘉陵江边迎朝阳,昆仑山下送晚霞,天不怕,地不怕??????

    冬梅听着卫国唱歌南腔北调,而且吐字一会关中方言,一会普通话,实在听不下去,就顺口打断了卫国的话说:“本来还想着今天去县城要坐蹦蹦车去的,没想到你还骑了车子。”

    卫国双手稳固的抓着自行车的手柄说:“坐蹦蹦车要三毛钱的车票,多贵的,三毛钱要买多少东西,我每次到县里,不是步行,就是骑自行车。”

    冬梅一听,心说虽然卫国当工人赚的钱很多,可是他依然这样节省,真难得。

    她接上卫国的话说:“就是,现在钱不值钱了,记得小时去县里,我妈只给我三毛钱,去了之后,用这三毛钱看了戏,买了零嘴吃,完了回来,还要给弟弟妹妹带一根甘蔗回来呢。现在就不行了。”

    卫国有同感的说:“是呀,那阵子,我最爱吃的拐枣,几分钱就能买一大把,现在要几毛钱呢。”

    两人虽然聊的很开心,可是卫国依然觉得这样不是很美气,而这不美气的地方,就是冬梅的双手始终抓着座子,而没有抱住他的腰。

    于是他灵机一动,在平整的乡间小路上,故意找着坑坑洼洼的地方往上骑,这样自行车就不自觉的颠簸了起来,再加上他还时不时的摇摆几下车头,吓的坐在后面的冬梅惊魂不已。

    路上人多,冬梅很害怕,可又不敢叫出来,随即厚着脸皮,一把抱住了卫国的腰。卫国乐滋滋的骑着车,觉得自己大功告成,于是继续驶上了平坦的道路。

    自行车顺着光滑的柏油路,下了一个大坡就到了县城扶云县。

    扶云县位于关中平原西部,地势北高南低,耕地一望无际。

    县城坐落在一个很大的坑里面,由于地理环境的因素,限制了县城的扩大和发展,所以整个的县城显得集中而拥挤。

    今天刚好有集,县城里车水马龙,人满为患。

    卫国骑着自行车带着冬梅,晃晃悠悠的停在了一个大石头跟前。

    卫国双手捏住刹车,左脚踩在大石头上,这才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

    冬梅松开卫国的腰,从后座上小心翼翼的下来,揉揉坐的发麻的屁股,心想终于到了,这一路可别提有多尴尬了,第一次见面,就搂人大老爷们的腰,真不是一个大姑娘该干的。

    到了县城之后,卫国并没有着急着买四大件,他知道姑娘家一般都嘴馋,所以先带她来到了农贸市场,这里卖什么的都有,尤其是各种小吃,应有尽有。

    那时候,还没有三毛大饭店,会所,饭轩之类的高档餐厅,有的都是些路边的小摊点,可是当时人们觉的能在小摊子上吃一顿,也就很奢侈了。

    卫国推着车子,走在前面,冬梅跟在后面,不知不觉就进了农贸市场。

    冬梅诧异的看着走在前面的卫国,心想不是来买四大件的么,怎么不去县城中心的百货合作社,怎却跑这儿来了。

    还没等冬梅想完,卫国转过身来,喜笑颜开的看着紧跟在后面的冬梅说:“好不容易来一趟县城,咱先吃点东西,你想吃啥?”

    冬梅把脖子伸长,往集贸市场里面一看,只看到里面人头攒动,瞬间没了逛的心情,再加上自己也不饿,于是她拒绝卫国说:“来的时候,刚吃过早饭,一点都不饿,不想吃啥。”

    卫国虽然听见了冬梅说她不想吃饭,可是卫国没有在意,仍然挤着人群往里面走着。

    冬梅没法,只能跟着往前走。

    卫国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看冬梅是不是在后面,他心里担心人多拥挤,不小心就会和冬梅岔开。

    当时不像现在,手机电话联系方便,那时如果走散的话,真是很难找见彼此。

    卫国看到前面一家卖攘皮子的摊点,旁边坐着吃的人很多,就走了过去,把自行车停在旁边,拉着冬梅一起坐到了小板凳上,并告诉老板,给调两碗攘皮子,多放辣子和醋。

    冬梅虽然肚子不饿,可是看见自己最爱吃的攘皮子,还是不由自主的哈喇子就开始在嘴里面打转转。

    攘皮子很酸很辣,很符合扶云人的口味,冬梅一边吃着攘皮子,心里一边想这卫国,别说还看不出来,蛮体贴,不仅知道自己爱吃攘皮子,而且还知道自己爱吃醋和辣子,一定是他提前从我弟弟妹妹那里打听到的,想完,冬梅脸上露出了花儿一般的笑容。

    坐在她旁边的卫国,狼吞虎咽的吃着,辣的直流鼻涕,殊不知卫国并不知道冬梅的喜好,只是自己比较喜欢又酸又辣的攘皮子而已。

    卫国吃了一碗,又要了一碗,继续吃。

    冬梅看着卫国吃饭虎虎生威的样子,心里纳闷卫国好像比自己还喜欢吃攘皮子。

    从攘皮子摊点上刚起来,卫国又看见了不远处一个老汉在卖油糕。

    油糕做好后,往油锅里一扔,只听刺啦一声,香喷喷的油糕就出锅了。

    于是,卫国问刚吃完攘皮子,还在擦嘴的冬梅说:“走,咱去吃油糕,你爱吃油糕不?”

    冬梅一听油糕二字,立马来了精神,记得小时候,每逢爸妈去县城,给他们带回来的吃的里面,最好吃的就是油糕了,现在想起来还回味无穷。

    草色的纸,包着刚从油锅里出来,金黄灿烂的油糕,冬梅轻轻的咬了一口油糕,陷就溢出了出来,如一条粘稠的小溪,顺着金黄的油糕顺流而下,冬梅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流出的馅,真是香甜美味极了。

    这次,冬梅比卫国多吃了两个油糕。

    离开摊点的时候,冬梅还给在地里干活的爸妈,上学的弟弟妹妹一人买了一个油糕包了起来。

    集贸市场里面人潮如水,顺着人流一路,冬梅和卫国一人又喝了一碗油茶,接着一人吃了一块靖糕。

    路过麻花小摊,每人又顺了一根麻花,边吃边往前走。

    “酒足饭饱”的卫国觉得自己已经吃不下去了,要是再顺着摊点走下去,胃真要炸了。可是看看刚才还说吃了早饭,一点不饿,现在却见啥吃啥的冬梅,卫国还是硬着头皮走了下去。

    转了一弯,绕过了一个圈,马上就要出集贸市场,卫国心里暗喜,想在胃被撑出胃下垂之前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卫国正高兴着,却突然看见冬梅站住了,而且她的眼睛发亮,好像看到了什么亮点。她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笑的绽开了一朵花,拉着卫国的衣服角说:“蜂蜜粽子,蜂蜜粽子,终于找见了,可好吃了,快走。”说着就走上前去。

    跟在冬梅屁股后面的卫国满心的无奈,心说,刚才是我拽着你吃,你不吃,现在怎么突然角色反转,开始主动挑头。

    冬梅告诉卖蜂蜜粽子的老大妈说:“给我来一个,给他来两个。”

    说完,笑着看着卫国继续说:“这个蘸着蜂蜜可好吃了,你要是两个不够,给你再要几个,咱们吃完这个了,再去喝醪糟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