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四章 登门造访

正文 第四章 登门造访

目录: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历史军事

    ♂

    两人初次见面,虽然冬梅对卫国的感觉还可以,但是她觉得口吃是个大问题,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于是她决定鼓起勇气问一下卫国,她咽了一口唾沫,伸了伸脖子,欲言又止的问卫国说:“你????说话???怎么????这样?”

    冬梅的话刚说出去,怎么突然发现自己也开始结巴,自己可是从来都不结巴的,真是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自己也被感染了。

    卫国听冬梅这么一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用手捂了一下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然后说:“我这口吃,听习惯了就不觉得口吃了。”

    冬梅一听这话,心想他怎么能这样说呢,难道瘸腿的人看习惯了,就可以不瘸腿了吗?可是冬梅不知道的是,卫国的口吃不同于平常的口吃,他的口吃是可以自我控制的,在紧张的时候,他说话常常会出现口吃,可是如果刻意的注意一下的话,就不口吃了。

    在单位的时候,和同事之间说话他常常口吃,可是如果遇见正事,比如和领导说话,或者上台演讲,发言什么的,他刻意控制下,是不会出现口吃这种现象的。

    在来冬梅家的路上,卫国一路上不断的提醒自己要注意,再注意,千万不能口吃,可是当他一见到漂亮的冬梅,心里一紧张,顿时什么都忘记了,完全忽略自我控制口吃,结果当冬梅询问他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口吃了一路。

    于是他给冬梅解释,自己从小说话都好好的,但是初中那年帮着父母在家里打了一口很深的水井,累的生了场大病,从医院出来后,慢慢的就发现自己说话开始出现口吃,不过只要自己注意,就会说话流畅,只不过语速要稍微有点慢。

    冬梅半信半疑的望着卫国,她知道口吃是一种病,有天生的,也有后天形成的,但就没有听说过,有哪种口吃是一会口吃,一会不口吃。卫国看到冬梅好像不太相信自己,于是给冬梅打保票说:“我可以保证,接下来和你说话,我绝对不会出现口吃。”

    看到冬梅不说话,卫国于是开始找话。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着急竟然说起了普通话(两人之间交流一直用的是关中方言)夸赞冬梅说:“你的皮肤真好,真白,一看就像洋人。”

    此时的冬梅脸色发青,皮肤一点也不细腻不白皙,因为怕冷的缘故,冬梅只要一冷,整个脸就会变成个青蛋蛋。

    卫国说完,一看冬梅不仅不说话,而且还脸色黑青,于是继续找话说:“你中午作的臊子面真好吃,比我家作的好吃多了,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臊子面。”

    说完这句话,卫国突然意识到,中午的面,他只吃了一碗,连第二碗都没有吃,于是窘迫的走在冬梅的旁边,脸憋的发红。

    旁边的冬梅,惊奇的发现,卫国刚才说的那几句话,真的没有口吃,而且还非常的流利,但为什么不像之前一样说关中方言,却突然说起了普通话,而且是关中方言味及其重的普通话?想了半晌,冬梅都没有想明白。

    不知不觉两人就走到了村头的涝池旁边,冬梅调了个头,两人又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去,冬梅回答卫国说:“我作的臊子面好吃,也才见你只吃了一碗,是不是我弟弟妹妹在你面前吃相狼吞虎咽的样子,扫了你吃饭的兴致?”

    卫国摇摇头,双手插在军大衣的口袋里说:”没有,没有,小孩子吗,就要多吃小麦面,那样才能长的高,长的壮,你看我,就是因为小时候每个礼拜天都有小麦面吃,所以才长这么高。”说完,卫国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冬梅看了看穿鞋才一米七零的卫国,什么也没有说,不过心里纳闷,她们小的时候,那时还是大集体,大锅饭,每家每户收的粮食都要上缴到村子里面,每天能吃饱就不错了,哪里还来的小麦面吃,于是她将信将疑的看着卫国说:”我记得小时候那阵子,大锅饭都吃不饱,我和哥哥,每天晚上半夜都被饿醒来,坐在炕上一边哭,一边问爸爸妈妈要吃的,可是他们什么吃的也没,你当时难道半夜不起来哭吗?”

    卫国听了嘿嘿一笑说:“我真的没有饿醒过。”

    冬梅不敢相信的看着卫国说:“真的?”

    卫国神秘的给冬梅说:“那阵子,虽然从地里打的粮食都要上交到村子,可是我爸妈会偷偷的留下一些,装在一口瓦缸里面,封上口,然后埋在后院的土里。每天夜深人静,村里人都睡了的时候,我妈妈偷偷起来,从后院把面缸挖出来,然后在厨房里面给我和弟弟妹妹烙饼子,完了再悄悄把面缸埋回去,生怕生产队知道。所以小时候,我们兄弟姊妹基本都没有饿过,而且还有小麦面吃呢。”

    冬梅听后,惊叹了一声说:“叔叔阿姨真厉害,可是就没有村里人发现过,可要挨批的。”

    卫国回忆着说:“好像有一次发现了,邻居的村民跑去村长那里告状说,半夜起来去茅房,发现我家灶房的烟囱在冒烟,肯定是拿了生产队的粮食,我爸妈被叫去后,他们解释说那不是灶房的烟囱,而是火炕的烟囱,半夜太冷,起来烧了个炕,结果没烧着,就冒了好一阵子白烟,没想到就这么蒙混过关了。”

    两人边走边聊,聊的热火朝天,开心极了,似乎忘记了冬日里的寒冷。

    冬梅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成为一名工人,能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于是他让卫国给她讲讲工作单位的事情。

    卫国告诉冬梅,他所从事的行业是钻井,打一口两三千米深的井,一个井队一年只能够打一到两口井,而自己是技术员,主要从事技术方便的工作,还算是比较轻松。下了班,去食堂吃饭,不仅能吃饱,而且吃的还挺好,一个礼拜就能吃一回荤菜呢,晚上睡觉的地方是一种叫作“铁皮房子”的地方??????

    卫国讲的眉飞色舞,冬梅听的津津有味,不知不觉的就羡慕起了卫国的工作。

    晚上,冬梅父母还没有干完活回来,于是冬梅留卫国在家吃饭,卫国说自己还不饿,他知道冬梅家的小麦面不多,想让她的弟弟妹妹多吃点,就找了个借口推辞了。

    冬梅送卫国到村口,卫国依依不舍的告诉冬梅说:“你回去吧,我走了。”

    冬梅知道崔家村和尹家村之间只有大约一公里的路程,不过她还是提醒卫国天黑地滑,走路要注意安全。

    卫国听到冬梅关心他的话,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的甜,他告诉冬梅说:”你在家好好休息,我一个礼拜后再来看你。”

    冬梅笑着点了一下头说:”恩。”

    说完恩,刚准备说再见,却听卫国又插了一句话说:“这一个礼拜,我要去县里买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手表,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冬梅一听卫国要买这么多东西,没有多想就问他:“买这么多东西干嘛,要花很多钱的。”

    卫国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说:“这东西可派上大用场呢,不贵,在新疆工作的时候,我一天有两块钱的收入,一个月就六十块钱,买的起。”

    冬梅一听一个月能赚六十块钱,睁着大眼睛不敢相信,心说一个月赚那么多钱,咋能花的完。

    卫国接着说:“我对咱县不熟悉,你工作了几年,你熟,不如你跟我一块去买吧,还有个挑头。”

    冬梅想这话也对,自己确实比较熟悉,就带他去吧,于是满口答应了卫国的邀请。

    卫国听到冬梅的话,瞬间心花怒放,内心里高兴的波涛澎湃,可是外表依然故作镇定说:“好,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说完卫国转身准备走,一想竟然忘记了说再见,于是转过头来,一紧张,忘记了控制结巴,便说:“冬?????梅,再????见。”

    冬梅看着卫国,笑容甜甜的回了声:“再见。”

    卫国走了后,在回家的路上,冬梅心说在外面工作的人就是不一样,买大件说买就买,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其实,冬梅没有想到的是,卫国准备买了四大件之后,就把自己和冬梅的婚事提上日程,而且是要在两个月的冬休结束前,和冬梅完婚,他故意告诉冬梅去买四大件,而且邀请她跟自己一起去买,目的就是想试探下冬梅愿意和他结婚不,结果没有想到冬梅竟然利索的答应了。

    此时,趁着夜色顺着水渠边上回家的卫国心里乐滋滋,已经开始想着和冬梅结婚后,带着冬梅上新疆的情景了。

    可是这头的冬梅,并不知道他买四大件的真实意义,只是以为衣锦还乡的卫国是单纯的给家里添置点东西而已,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想多了解一下卫国,至于结婚嘛,她心想怎么着也得到明年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