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大神无礼,小兔快跑 正文 第540章 540.全都是亲戚

正文 第540章 540.全都是亲戚

目录:大神无礼,小兔快跑| 作者:樱花团子| 类别:玄幻魔法

    有时候威逼利诱,真的比好好说话有用的多。爱玩爱看就来网 。。

    村长被这么一弄瞬间老实了,原本站起的腿哆嗦了两下,乖乖的坐在了凳子上听候发落。

    “我也不想难为你,只要你说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从何而来,我便放过你如何?”

    村长嗫嚅了片刻,左右看了看,低头不语。

    倩儿也不着急,把玩着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掏出来的小刀,而这次的目标应当是还在床上的村长夫人。

    “我们的确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但是我们自从进入这个村子以来,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也没打算问你到底有没有做什么事情”

    倩儿将手中的小刀往桌子上看似随意的一扔,那刀刃入木三分。

    “罢了,既然这个你不想说那便回答我一点别的问题。”她的双手在下巴下叠起,眨了眨眼,“那位离先生,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

    “既然姑娘如此在意在下的事情,不如直接来问在下如何?何苦在这里为难村长呢?”

    声音由门口传来,随后便是沉稳的步子由远至近。

    离先生站在门外步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怠慢,“村长家中好久没有如此热闹了,连同恩人们和你也在啊。”

    他的这句话是对boss说的,末了对村长挥了挥手,“你们出去吧,这里交给我。”

    “离先生,您千万要小心啊”

    村长走之前还不忘提醒,得了男人笑眯眯的点头后立刻扶起自己的夫人,走的十分仓促。

    “你是”

    boss盯着他看了几秒,随后瞪大了眼睛,“洛离?”

    “哥哥,好久不见。”

    呃

    嗯?

    哥哥?

    哥哥是什么鬼?

    两个反派难得是终于见了面,但是居然是亲生兄弟是个什么鬼?

    说起来,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像好不好?

    boss看了他几秒,干脆的摊开手,“你拿了你侄儿的躯壳?现在就将它还给我!”

    “哥哥急什么呢?我们兄弟不是才刚刚相见吗?何必一下子就说如此生分的话呢?”

    “不过我还要多亏了哥哥,将那躯壳借给我们夫妻二人修炼,如今我也算是长进了不少”

    “就是可惜了我的那个侄儿,沦为了制作躯壳的消耗品。”

    他说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一边说一边踱步走向了床边,随后缓慢的转过身来,“所以,将他拿掉是正确的选择吧?”

    倩儿原本是眉头轻皱,听到他的这句话后瞳孔微缩,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子颤抖,“你”

    “嫂嫂,你也是好久不见。”

    倩儿刚刚的动作过于激烈,凳子碰到后砸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但是她却浑然不觉,手指在桌上抠出了一道痕迹来。

    “我总算是找到你了!我要杀了你!”

    “嫂嫂真是说笑了,在这村子里要同我动手,莫不是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纷争吗?”他眯起狭长的眸子来,“不过嫂嫂你说,他们是会相信被妖怪迷了心智的你,还是会相信一直在村子里兢兢业业排忧解难的我?”

    倩儿除了一开始看到boss的时候情绪十分不稳,对待别人的时候都是一副冷淡运筹帷幄的样子。

    也就是说,这个大概也是所谓的任务关系人。

    某宁猜想的果然没错,倩儿颤抖着手咬紧下唇,“不管如何,你都要把我孩子的躯壳还给我!”

    “躯壳?这东西吗?”离先生抬起手,手上那红绳穿起的可不就是躯壳吗?

    “这东西还给你也可以,不过你们在洛儿身上下的毒,是不是也该解了去?”

    “你休想!”

    “那我这侄儿的躯壳貌似也还可以留着用用,比如说若是弄成了粉末颗粒冲服也可以化解本身的毒素,何乐而不为?”

    “你疯了?那可是你的亲侄儿!”

    boss瞪起了眼睛,想发火却被倩儿拦住,“你还不懂吗?当初不管是你的法力还是我的身份又或者是我们的孩子,都是他一手设计的!”

    “你是说”

    这一段突然出现了回忆的穿插,某宁注意了一下视角,应当是倩儿和boss两个人的回忆均有穿插。

    第一个画面应当是倩儿的视角,看到boss靠在树下,和别的女人嬉戏,她单手放在腹部,想来那时候是在感受自己的孩子。

    第二个视角就应当是boss的,他看着倩儿突起的腹部,单手覆上,也是满怀欣喜。

    之后的场景是他们一天天的看着孩子长大,在那肚子终于越来越大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倩儿只是知道他是妖,但是其他的事情其实知晓的并不多。

    而同时,她还兼备着恩爱村守护者的使命,所以在听信了他人的蛊惑之后,半信半疑的想起了试探。

    “你的孩子可是妖怪的孩子,你身为恩爱村的守护神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可知这孩子生出来会是什么模样?”

    “你还未见过他的真正面目吧?你可知那恩爱村上月的饮血分尸案就是他犯下的!”

    “不他不是这样的,他才不会伤人!你说慌!”

    “我说谎?试问哪个妖不吃肉喝血?你没有见过他嗜血的模样便证明他永远都不嗜血吗?你敢说你这不是因为对他心有所向所产生的包庇?”

    “我我问心无愧!他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你怕是没有往那洞穴的深处走去看看吧?你虽说是选中的人但是到底是个凡人,对于血腥味怕是不会特别灵敏。”

    “我不会相信你的挑拨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挑拨?不不不,我只是在告诉你这事情的真相罢了,信不信在于你,若是妖的洞穴那么一般人自然是进不去的,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加害他的可能性,不是吗?”

    “这方圆百里的大妖可是也只有他这一只,你敢说自己不是在为了他脱罪吗?”

    “我话已至此,您可要记得您可是恩爱村的守护神,当年可是对着乡亲们发誓了要保护他们的”

    倩儿此时紧皱着眉头显然是在沉思,对面那一直在蛊惑的人微微一笑。

    “上月

    月遇害的是林家的一家三口,其中可还有一个是肚子里的婴孩,不过那现场并没有找到那婴孩的尸身”

    倩儿在想回身询问的时候才发现身后那人已经没了踪影,连同什么时候消失的都不得而知。

    她腹中的孩子已经见了雏形,再过上几个月就该生产了。

    但是

    若是她的爱人是连同婴孩都不放过的杀人魔鬼,那她到底应该如何是好?

    一面是爱人,而另一面则是责任。

    她那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思绪,连同那个人为何会那么清楚并且告诉了她这么多,到底有什么目的,都忘了想。

    他说的没错,这洞**部她的确是没有进入过,从来都没有。

    因为boss一直都住在洞穴的前半段,虽说后面从来没有封锁制止过她去,但是也是说过那里许久没有打扫过,若是进入遇到了什么毒虫或者是过于寒冷伤了孩子就不好了。

    当时看来是关心,但是如此想来,或许是他的另一种借口呢?

    怀疑的种子既然已经种下,那么自然而然会快速的开花结果。

    往常一些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此时想想都充满了诡异,她回到了洞**,越发感觉那深深的幽洞里是她想探寻的真相。

    boss今日刚巧不在,所以若是要查明真相的话或许就只有现在了

    倩儿在那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来来回回转了许多圈,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内心的好奇,颤颤巍巍的迈开了步子。

    她虽说怀孕之后许久没有回了村子走动,但是也是知道的,那所谓的分尸饮血的案子。

    听说那一家被杀的时候十分整齐,整个房间连带一滴的出血都没有。

    为何?

    因为那家的躯干被整整齐齐的取了下来,并且被吸干了。

    那里面的血液,被吸的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并且,这不是先喜感之后再掰断的躯干,而是一开始便掰断,随后饮血

    至于血为何没有喷涌而出不得而知,但是听闻最后他们被分开的躯干被按照原型摆放了回去甚至盖上了被子。

    恩爱村一向是不怎么走亲串门,所以当鲁莽的邻居偶然进去并且贸然抖开了被子后,一下子被因为她动作而四散开来的躯干给吓傻了。

    据说那妇人已经怀胎九月,即将临盆。

    但是那躯干部位的小腹平平整整,压根就没有孩子的踪迹。

    所以,那个孩子被带走了的可能性极其的高

    她边想边一步步的深入,虽说和洞口的位置只保持了几步的距离,但是这里阴森森的没有灯,连同温度都下降了好几个点,冰冷冷的让人打颤。

    这里不是单纯的干冷,而是那种潮湿的冷,让人感觉十分的彻骨,仿佛从脚心慢慢延伸上了头盖骨。

    在这里火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只能勉强看到她脚下的路。

    四周似乎有虫鼠跑动的声音,瑟瑟索索的让人不安。

    不过她和妖怪在一起这么久,身上的味道分外的浓烈,那些声音也不过是那些昆虫在逃命罢了,断然不可能来袭击她。

    她知道这个后胆子就大了许多,火把也敢左右的挥舞查看,除了身子还受不了这阴冷之外,并无特别。

    这洞内那些东西跑了之后就格外的寂静,只能听到她独自摩挲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她已经走的很深,但是这里除了偶尔看到小动物的尸体之外再无其他。

    她应当相信他的,为何要因为他人的谗言而误会他呢?

    她自嘲的笑了笑,顿下步子转过身,已经开始思考等下要如何和他道歉了。

    还有因为她突然的撒娇她怔愣随后欣喜若狂的表情,她也一并十分想看。

    她勾起唇角开始往回走,步调不比刚刚的压抑,刹那间欢快了许多。

    “滴答”

    如此神经放松下来似乎听到这洞内似乎有滴水的声音,那声音十分的有序并且很浅,若是凝神去听便再也不可忽视。

    更为关键的是,那声音似乎离她很近

    倩儿多少有些奇怪,但是水声和她想知道的事情并没有多大干系,便也只是略微迷惘了片刻便继续迈开步子。

    但是随着她慢慢的走出洞口,那声音却还是并未消散,仿佛一直跟着她,如影随形。

    刚刚好不容易放下的神经又提了起来。

    她的步子卖得越快那水滴的声音仿佛也越发的急促起来,似乎是为了努力追赶她一般。

    倩儿到底是怀孕期十分敏感,再加上那时候真的是羸弱的很,没有现在的彪悍。

    她被吓得够呛,从慢走到快走再到小跑,而滴水声也变得越发急促,最后化为了一声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就像是沾了水之后走路的声音

    她呼吸一泄,只记得一手捂着肚子往前爬,明明眼前有光亮却怎么也到不了,仿佛入了幻境。

    她现在后悔自己跑进来了,如果没有过来查看多好

    终于,在那水滴的声音追上她的前一刻,她到达了洞**,坐在交界处一阵阵的喘息平复暴跳如雷的心脏,还有肚子里那小生命的安抚。

    以后

    再也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她的身上出了不少的汗,尤其是长发上滴落下来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她伸手抹了一把,没过一会儿便又是流了下来,只能不断的擦拭。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过于劳累了,但是其实还有别的原因

    在不知道第几次去擦汗的时候,她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她好像流汗的地方,只有这一面的脸颊。

    而且这汗为何这么的粘泞,还莫名有了一股子奇怪的味道?

    她顿下动作来,盘起的发上似乎有轻微的感触

    她伸手罩在头上,感觉到有水滴滴落在她的手背上,一滴,两滴

    滴上去的水滴顺着胳膊流下,她这才注意到,这哪里是什么水?

    这粘泞的,是血!

    而她刚刚擦去的也不是什么汗珠!是从她头上滴落下来的血!

    她抬头向上看去,对上的就是一个紫红色的孩子。

    他是婴孩的大小,脐带从脖子穿过又绕过四肢将他整

    个吊在上面,大头冲下,一双眼睛没有睁开,却隔着眼皮显露出了黑色的瞳仁,就那么直直的和她对视上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