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实习小道士 正文 第281章 多情却似总无情

正文 第281章 多情却似总无情

目录:实习小道士| 作者:魏某人| 类别:侦探推理

    高明抬眼望去,就见面前的湖堤之上坐着一人,他头戴斗笠,身穿蓑衣,手里拿着一根鱼杆。

    “好像是钓鱼的……”

    “这么大雨来云水湖钓鱼,疯了吗?”苏容很是无语。

    高明倒觉得没有什么,各人有各人的爱好嘛,更何况,下雨本来就是钓鱼的好时机,不过,那家伙换饵换得实在是太勤快了,就他和苏容说话这会儿工夫,他已经换着三次饵了。

    离得近了一些,才发现那人挂在钩上的不是鱼饵,而是折成三角形的符录……

    “不会吧,用纸钓鱼……”苏容疑惑地说道:“难道他要做现代版的姜子牙?只可惜如今社会,早已经没有周文王可钓了!”

    高明没好气地说道:“劣徒,不懂就说不懂,别装好吗?人家挂在鱼钩上的是符录,他在憋宝,吊什么鱼啊……”

    “憋宝?”苏容问道:“怎么憋?”

    高明说道:“看着就是了”

    憋宝人又将一张符录挂在鱼钩上,沉入了水里,过了一会儿取出来,符纸早已经被水泡湿,朱砂所写的字也化开了。

    憋宝人将浸湿的符录扔掉,又换了一张新的,看着手里所剩不多的几张符录,摇头叹息着,仿佛在说:看来,今天又要白忙活了……

    但是这一次符录入水之后,浮标突然动了起来,憋宝人心里一喜,将鱼杆往上一扯,钓上一样东西,那东西头长得像是龙虾,尾巴却又与鱼一般无二,看起来颇为怪异。

    被钓离水面之后,那东西似乎意识到上当了,身形一弹,便从鱼钩上脱了出来,不过已经为时太晚了,虽然脱离了鱼钩,却落在了岸上……在泥水之中弹跳着,企图重新回到湖里去。

    苏容问道:“师父,那是什么?”

    高明说道:“那就是宝灵!”

    “宝灵血就是指它身上的血?”苏容睁着好奇的大眼睛问。

    高明瞪了他一眼,心说这不是废话么!指着宝灵说道:“憋出宝灵,只是算走出了第一步,想要取宝灵血很不容易,它额前的刺里有剧毒,要是被刺一下,神仙也救不了!而如果将它杀死,剧毒就会融入到血里,也就是说,死了的宝灵,连小鱼小虾都比不上,小鱼小虾还能够炖汤喝,死的宝灵,一文不值!”

    那憋宝人很显然也知道这一点,脱下外套,往前一罩,将宝灵罩在了其中,这才伸手去的抓,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捏着宝灵的颈部,将其提起,另一手拿着一只针管,正要取血,宝灵猛地弹了一下,挣脱了它的掌握,额头上如剑一般的刺,在他的手心里扎了一下。

    那人顿时如遭雷击,呆呆地站立不动,随即便软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不动弹了。这一下兔起鹘落,速度极快,快到高明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就结束了……

    原本的捕猎者变成了猎物,而原本的猎物,正向着云水湖中弹跳而去。

    高明只是微微一楞,就清醒了过来,向着宝灵冲了过去,苏容追在后面道:“师父,宝灵大厉害了,要不,咱们不要了好不好?”

    高明斥道:“你懂个屁啊,宝灵可遇不可求,是稀世之宝,遇珍宝岂能交臂而失之呢!”

    说着话,高明已经追上了宝灵,宝灵见到敌人,立即竖起了额前的利刺,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模样。

    高明一脚踏下,将它踏入了泥地里,另一手取过憋宝人手里的针管,刺入宝灵的身体里,抽了满满一管宝灵血。

    宝灵血被抽尽,自然也活不了了,在泥地里弹跳了几下,死去了。

    高明将宝灵血收好,看了一眼憋宝人,对苏容说道:“走吧!”

    苏容为憋宝人盖了一件衣服,跟在了高明的身后,边走边抹脸道:“师父,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我感觉脑子里都进水了……”

    高明抬头看了一眼天,黑云越来越厚,丝毫也没有要散去的意思,这雨,估计还有好一阵下呢!抬头看了看四周道:“劣徒,咱们先找个地方避雨再说吧!”

    一抬眼前不远处有一个岩洞,两人想也没有想,就钻了进去,这岩洞明显有人工开凿的痕迹,想必是仍在开发的景点吧!

    虽然在高明的眼里看来,屁都算不上。

    走里走不多远,现出一块门槛状的石雕,门楣之上有两个大字“情关”字迹绢秀,看起来像出于女子之手。

    “情关”这两字本来挺俗的,不知道为什么,在此时看来,丝毫也不觉得俗气,看痕迹。“情关”二字存在应该很久了,倒是这雕刻的门槛,应该是新近才动工的。

    门槛之后,有一块大石,大石上刻有四句诗“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这是杜牧的《赠别》,后两句以蜡指人,尤其凄凉。

    苏容说道:“这一定是一名女子写的,她当时肯定很伤心吧……”

    见高明看着诗发呆,问道:“师父,你也被感动了吗?”

    高明说道:“感动个屁,你就不觉得这字迹有些面熟吗?”

    “面熟?”苏容摇头:“想不起来!”

    高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题词的字迹,与陈灵水写给赵凌霄的情书字迹一模一样……”

    经高明一提醒,苏容想了起来,说道:“那这么说来,这四句诗是写给赵凌霄的?”又嘀咕道:“我刚才白伤感了,一想到这么唯美的诗句是写给凶巴巴的赵组长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高明说道:“劣徒,别顾着胡思乱想了,陈灵水在洞里题了词,也即是说,她应该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如果运气好,或许能够找出些蛛丝马迹也说不定呢……”

    当下,两人寻找起来,倒是找到一块木牌,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介绍这首诗的来厉,说是一个小伙子去云水湖打鱼,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他的未婚妻在洞中守望了三十年,只为等到自己的情人云云……

    景点不好故事凑,这是旅游区经常干的事,不管真的假的,先赚了游客的钱再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