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女帝直播攻略 正文 860:我打开了假的直播间(六)

正文 860:我打开了假的直播间(六)

目录:女帝直播攻略| 作者:油爆香菇| 类别:武侠修真

    半个多时辰忙碌下来,卫慈已经变得脏兮兮,浑身下染满了说不出的臭味。

    不过瞧他认真对待马驹的模样,竟温柔得不像话,好似浑身下都笼罩着一层柔和的光芒,令人下意识忽略他狼狈的外表。姜芃姬并没有离去,反而很认真地盯着他的侧颜猛瞧。

    大白扭了扭头,半响才找到一旁的小马驹,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竟是个浑身下雪白无垢的漂亮小伙!

    它伸出舌头将马驹身残余的粘液舔干净,目光添了几分温柔,瞧不出战场彪悍的模样。

    卫慈看着大白的模样,脸露出纯澈无垢的笑,他伸手抚了抚它的鬃毛,不知在想什么。

    虽说早产了近一个月,这头马驹却继承了父母的优良血统,没多一会儿便尝试着想要站起来。它费了些功夫将脐带扯断,踉踉跄跄试图从地爬起来,尝试好几遍都无功而返。

    马厩外的李赟直勾勾地看着这头小马驹,见它几次失败,急得恨不得冲过去帮它一把。

    卫慈见他的模样,好笑着道,“让它自己起来,汉美可别跑来添乱。”

    李赟闻言,沮丧了一会儿,旋即又鼓起精神,继续津津有味地看着马驹。

    虽说是头刚出生的马驹,但若顺利成长,定然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李赟可是捡到宝了。

    卫慈起身,大概是跪坐太久,起身之后还有些头晕目眩。

    他在原地定了定神,等双腿恢复知觉才淡定从容地离开马厩,接过马夫递来的干燥布巾。

    卫慈对着马夫说道,“你守在这里,约莫半个时辰,大白的胎衣便会娩出,记得收起来,免得被大白吞食。若是一个时辰过后,胎衣还未娩出,记得派人过来寻我或者找个兽医。”

    马夫点头哈腰地应下,内心却是暗暗敬佩卫慈。

    他是个普通百姓,在他心中,高低贵贱的概念比较模糊。

    若是换个士子过来,准保要嘲笑卫慈做这些下九流的活计,马夫却觉得卫慈懂得真多。

    “小的记下了。”

    卫慈将手臂染的秽物擦干净,用仔细净了手,那股臭味依旧在鼻尖萦绕。

    他对着姜芃姬道,“主公,慈先回府一趟。”

    仪容不整,这可是十分失礼的。

    姜芃姬点头应允,卫慈用干净的帕子擦了擦额的汗水,长舒一口气,动身回府。

    见卫慈走了,姜芃姬对着一脸傻笑的李赟道,“汉美,我先走了。”

    李赟道,“恭送主公。”

    扭头继续对着马驹花痴。

    姜芃姬摇摇头,李赟对良驹的执念已经深入骨髓,没得救了。

    这时候,她看到观众询问刚诞生的小马驹有没有名字,要是没名字,那就群策群力取一个。

    她想了想,扭头问李赟。

    “你可要给马儿取个什么名字?”

    好几个月前李赟就朝她定了这匹马驹,李赟作为主人,自然是有资格给马驹取名。

    自古以来的良驹,哪个没有威风凛凛的名字?

    远的不说,符望那匹绝世良驹就有一个特拉风的名字追电。

    至于姜芃姬的坐骑,咳咳咳,那绝对是个意外。

    明明是罕有的绝世骏马,偏偏一个叫大白,一个叫小白,怎么听怎么萌,哪里还有威风?

    李赟挠挠头,取名这活儿他不擅长啊,于是将皮球踢了回去。

    “不如主公赐个名字?”

    姜芃姬沉默了一下,直播间的观众疯狂发弹幕

    千万别让主播取名啊,她是个取名废!

    奈何他们的心声没有传递到李赟这里,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喜闻乐见的,姜芃姬想了半会儿,认真道,“瞧它通体雪白,不如叫白白?”

    李赟:“……”

    主公,本宝宝能收回刚才赐名的请求么?

    姜芃姬问道,“不好么?”

    李赟哪敢说不好,要是他说不好,婉儿知晓此事,还不跟他闹。

    “不不不此名甚好,听着就知道是一匹漂亮的白马。”

    姜芃姬心满意足地走了,李赟瞧着马厩里踉跄站起的马驹,惆怅一叹。

    “虽说白白这个名字是有那么点儿不好听,但主公赐名,不能改啊。”

    李赟惆怅地看着未来的“战友”,啰里啰嗦地嘱咐马夫一定要精心照料白白。

    马夫点头哈腰地应下,不敢有异议。不慎让毒蛇怕入马厩吓了孕马,这已经是他的过错,主公没有追究,他理当感激涕零。现在要加倍用心,好好照顾刚出生的马驹,以求将功补过。

    另一厢,卫慈跳了条不起眼的小路,一路回到了自个儿府邸。

    仆从见他狼狈的模样,险些吓了一跳。

    自家郎君是摔哪个粪坑了,怎么变成这个模样?

    卫慈面色平淡地道,“你去准备热汤和干净的衣裳。”

    “是,小的这就去准备。”

    仆从办事效率很高,卫慈将身体浸入温度适宜的水中,酸胀的肌肉这才松缓下来。

    他用猪苓洗了两遍,这才将身的异味洗掉,换了干净的衣裳又仔细焚香一番。

    过了一会儿,他听门房回禀,外有有人拜访。

    “是谁?”卫慈接过拜帖,一瞧面的字迹,笑了笑,“快让友默进来。”

    他原本打算去找程靖叙旧的,没想到发生大白这事儿,忙起来险些忘了。

    刚沐浴完,他的头发还是湿的,如此见客,十分不礼貌。

    不过他和程靖是同门师兄弟,关系亲近,倒也无碍。

    程靖见他的模样,笑着调侃道,“如今可不是在琅琊,子孝怎么越发懒散了?”

    卫慈笑着应答,“得见君子,焉能懈怠?”

    程靖差点没在心底翻白眼,如果卫慈见自己一次就要沐浴焚香一次,怎么以前没这待遇?

    “越发的牙尖嘴利。”程靖笑道,“平日药罐不离身,如今生龙活虎,真该让那些担心你的人瞧瞧。还是这里的土地能养人,瞧你的面色,看着也比以前好多了,老师知道了也能放心。”

    卫慈虽说是最后一个拜入渊镜先生门下,但他在琅琊书

    院求学的时间却比身为首徒的程靖还要久。当年卫慈出生,八字犯了忌讳,若非渊镜先生恰巧在卫府拜访,兴许就没卫慈了。

    仔细说来,渊镜先生对卫慈不仅有教育之恩,还有救命之情。

    二者亦师亦友,在卫慈心底,渊镜先生也等同于他另一个父亲。

    “离乡数年,不知老师如今过得如何。”

    卫慈前世很早便跟着族人迁去中诏汴州,其后二十余年没有见过恩师渊镜。

    再者,渊镜先生门下很多学生都直接或间接死在陛下手中,因为这层原因,前世的卫慈也无颜去见恩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