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重生之宗门崛起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以身为饵试探至尊 上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以身为饵试探至尊 上

目录:重生之宗门崛起| 作者:皮卡超忍| 类别:玄幻魔法

    凌天放和阎天的对决结束,接下来两大世家和天魔宗开始发动进攻了。中州大半的势力都参与进来了,嫡传弟子纷纷进入战场当中。

    主要的战场是位于焱幽城和樊篱城,这可是大战的两大中心地带。焱幽城对战,至尊力量不用说,悟道力量双方分别以阎天和凌天放为首。如今凌天放能够被阎天所阻拦,对于两大世家和天魔宗的进攻有着很大的利处。不过除了凌天放之外,凌霄阁出动了凌天莹等嫡传弟子,另外还汇聚了玄中宫天穹门地阎殿以及道营山四大势力的嫡传弟子,都是第一嫡传领首。而天魔宗那边也汇聚了很多的嫡传弟子,包括第三魔主罗天,司空不破,司徒亮等等。

    至于樊篱城,自然是木啸天孔轶琰赤天荒藤天为首了,四大天下最妖孽的圣子汇聚一堂,另外再加上风雷谷,符灵谷,千幻门,华音宫几大势力的嫡传弟子参与。不过相对来说,他们的实力都要弱一些,无法成为突破口,悟道境界当中修为相当就能牵制住他们。

    樊篱城的大战已经爆发了数次,每一次都是木啸天和孔轶琰第一时间冲过去,将赤天和荒藤天拦在在了战场之外,这才让玄中宫等势力挡住了两大世家和天魔宗的锋芒。

    赤天的手段比之木啸天来说,在战场上能够起到的作用更大。进阶悟道巅峰之境后,赤天的风水手段更加高明了,调动一地之风水便能引动整个道兵大军的阵势。用在和木啸天对战之上,使得木啸天大为的头疼,有种被压制的感觉。

    木啸天很清楚,赤天这是在逼迫自己施展道玄宗的禁天仙符的力量,这道手段能够禁绝一切,包括风水地势。然如今天意道四大家族还不打算承认身份,木啸天也不可能施展,一直以拖住赤天为主。

    大战结束之后,待在府邸修行的木啸天突然收到了一张传音符,符中说话的声音木啸天极为熟悉,乃玄中宫的一名二代三证至尊,名为左庆之,被玄中宫安排过来护法的至尊,一直守在木啸天身边。包括现在木啸天在府邸修行,左庆之也一直守护在府邸周边。

    “有意思?两大世家布置的这么深吗?连玄中宫高层都有他们的暗探”获取上面的信息之后,木啸天感叹了一句。

    府邸当中只有木啸天一人,能够回应他的也只有丹海当中的圣药灵仙了,“说的好像你第一天认识两大世家的,连本上仙都知道他们的品性,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当然知道,不过这一次可是玄中宫的高层至尊强者,安插到这深的位置,恐怕是两大世家从小就安插进去的。但这么多年,受尽玄中宫培养之恩,此人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激之情,两大世家何以确保他还能保持对家族的忠诚呢?”

    左庆之的传音,是让木啸天试探一名玄中宫的至尊强者,此人名为元载,在玄中宫三代弟子当中排行第五,如今的修为刚刚得道成尊。

    这些时日,木啸天因为是阵法大宗师的缘故,被玄中宫时常邀请去检查防线阵法。都知道木啸天控阵破阵手段厉害,故从他的角度进行检查,从而提升防线阵法的防御力度。所以在过程当中,没少受到潜伏在各大势力当中两大世家的暗探突袭自爆,都是带着毒物利器,逮准机会想要干掉木啸天。不过悟道修士很难以得手,倒是因此把不少隐藏很深的暗探揪出来了。

    正是因为这样,木啸天又有了新的作用,可以挖出一些隐藏的暗探,从而解决这些潜伏的危机。

    “人家只是怀疑,让你是试探一下罢了,你怎么就确认了。”

    “第五嫡传,算得上是玄中宫核心弟子了,日后必然成为玄中宫的高层人物,一点怀疑就足以正面此人是两大世家的修士。可悲可泣,两大世家这样的献身精神,整个天下都没有。”

    “你们四大家族献身精神足以比得上。”

    一听此,木啸天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用意识和灵仙交流说道:“我们四家是经历过灭派灭族大祸,身负血海深仇,才会如此。看看两大世家,如今的献身精神依旧那般,各个不达目的觉不罢休,唉……”

    “怎么看你小子,有些敬佩两大世家了。”灵仙突然有些不理解木啸天了。

    “不是敬佩,而是担心。我所追求的是报仇,可面对这样的家族,想要将他们彻底覆灭尤为的艰难啊!”

    “这倒也是……”

    担心了一会,木啸天对两大世家,对司徒世家的仇恨恢复过来了。尽管担心两大世家献身精神,但心中那份报仇坚定还在。

    那元载虽然是得道至尊,但只要是两大世家的修士,木啸天就不会放过的,自然便答应了左庆之的请求。

    前面数次,暗探突袭,没有任何的成效,依照两大世家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品性,必然会出动隐藏更大的力量,也就是那些隐藏更深的暗探。而元载可是玄中宫三代当中的核心弟子,如今又得道成尊了,玄中宫不可能带着怀疑继续让元载在玄中宫发展下去。

    故商议之下,这些时日木啸天有意无意和元载接触上。杨飞逸所安排木啸天办的事,通常是由元载,姜鸿远陪同。作为木啸天的护道者,左庆之光明正大的被派去了焱幽城那边。

    “元师叔……”经过这些时日的接触,木啸天倒是和元载关系密切了起来,直接称呼其师叔了。

    “元师叔,宫中真派你作为木师兄的护道者吗?左师叔祖呢?”姜鸿远并未知情木啸天在试探元载,知道此事的都是玄中宫至尊高层。

    “你小子什么意思,是觉得我实力不够吗?”元载微微显着有些动怒的意思,立即又自嘲道,“其实我也不明白宫中长辈的安排,我只是得道至尊,根本没有资格庇护得了木师侄。”

    “诶……元师叔说哪里话。”木啸天立即解释道,“元师叔好歹也是至尊,实力可不弱。再加上晚辈一直躲在防线当中,两大世家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动手。唯一有机会的便是在战场当中,不过那时双方的至尊强者都互相牵制了,就算有隐藏而来的,那还有孔雀一族的前辈在呢。在搭配元师叔足够了,稍微抵挡一下,便能让我逃脱离开。”

    这样的解释合情合理,姜鸿远和元载都接受了,木啸天能够感应的到,元载好像将心中某份担心放下了。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