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重生之宗门崛起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阵枢大战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阵枢大战

目录:重生之宗门崛起| 作者:皮卡超忍| 类别:玄幻魔法

    木啸天已经探查到流祁水的隐藏之处了。? 焱幽殿的阵法,乃一座空间型的宝阵,名空间灵合阵。

    此阵的作用是可以防止有道君强者在内部斗法而不损坏内部的控阵器物。木啸天利用空间碾压将流祁水周边的空间禁锢,然后再来一招雷霆之力劈过去。

    “你是如何找到老夫的隐匿之处。”流祁水大惊,根本不相信就凭木啸天这名小小的初期道君便能找到自己的隐匿之处。

    要知道这可是宝阶极品的虚空芥子,再由他这位巅峰道君施展出来,同阶当中根本很难找到。就算是此处有专门的感应阵法,针对司空世家的虚空芥子,利用阵法之力来感应,能够感应得到,那得花上非常久的时间。可木啸天直接就找到了,这一点太过匪夷所思了。

    流祁水知道,若是换做是陈力鄍,就根本做不到。如此他才在一击失利而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还继续停留准备破坏阵枢。

    “司空世家虚空芥子也不过如此,别以为能有多厉害。”木啸天冷哼了一声回应说道。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让流祁水停留在此,他可是一名巅峰道君,一旦控制不好,随时都能将此处给毁掉。

    空间之力尽量将他挤压出去,离开阵枢之地拉出去大战,才能确保万一。

    “众道兵听令,流祁水乃本谷叛徒,尔等也是有目共睹的,此刻听从这位木师侄的命令,全力对付流祁水。”陈力鄍大喊了一句。

    他在赤幽谷的地位还是非常高的,有一定的指挥权。

    驻守在阵枢当中名道兵,原本是有些茫然了。他们是听从流祁水的命令,但流祁水刚刚的举动明显就是司徒世家渗透进来的卧底。

    想要出手对付,奈何没有命令,只听到了木啸天一句各司其职的号令。木啸天之所以这么命令,那也是因为自己是一名外人,再危难也没有资格指挥赤幽谷的道兵。另外就是这些道兵原本是跟着流祁水的,虽然经过精挑细选,但难保其中还有卧底存在,所以让他们坚守密室之外。

    “请木宗师下令。”此刻道兵完全是接受了木啸天的指挥之能。

    “木师侄放心,这些都是本谷的亲卫,没有两大世家的人,这一点我敢保证。”陈力鄍知晓了木啸天的顾忌,便解释说道。

    “好……尔等守护在控阵四象器周边,务必守护住陈前辈和我舅舅,只要确保控阵核心四象器不损,一切还有守住的机会。”

    “嘿嘿……有机会,你真以为本族就我一名后手吗?再说你也阻拦不了我,待我毁了这里,看你还有什么机会。”流祁水毕竟是半步至尊,挣脱了空间禁锢,这一次并未向木啸天出手,而是直接冲向阵枢控阵器。

    “还不出手,更待何时。”同时流祁水还大喊了一句,不知道是冲着谁喊的。

    这一次,木啸天是拦不了,只能大大缓解流祁水的攻击,还得防备其他修士突起难,尤其是那些道兵修士。

    不过在他意料之外的是,名道兵,谁也没有反叛的举动,而是组成了军阵之力,拼死去抵挡流祁水的攻击。这才让木啸天有机会将天地玄罡符篆施展出来,七十二张,比木啸天真君修为炼制的符篆要高明太多。

    联合形成一道玄罡之罩,护着中间两人以及控阵四象器。

    道兵未乱动,木啸天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些阵法大师身上,其中有一人正想逆乱阵法,被木啸天一举给灭杀了,丝毫不留情,“现在是焱幽城最危难的时刻,关乎存亡,尔等可是赤幽谷的弟子,比木某更加不愿焱幽城沦陷。此刻开始谁敢乱动,必杀之,尔等互相监督。”

    木啸天的道君气势逼迫了那些阵法大师,让他们丝毫不敢对木啸天起半点质疑和愤怒。

    “所有弟子听令,按照木师侄说的办,乱动者乃叛徒,不能留情。”作为现场赤幽谷地位最高的陈力鄍,反应能力比木啸天要迟钝每次都是接过木啸天的话去下令。不过也好,至少肯定了木啸天的做法,然后抛出一块阵令,“木师侄,此乃守护宝阵的阵令,现在交由你掌管。”

    又有两名阵法大师被其他弟子联手灭杀,看样子两大世家的渗透还是相当深的。

    木啸天开始全力对付流祁水,以全部的空间阵法之力压制住他。在宝阶阵法当中,木啸天这位阵法宗师有着很大的优势,又有了这块阵令,完全可以弥补修为的差距。

    “陈师侄,这小子可是外人,你将阵令交给他,难道不怕……”

    “他是外人,你可是敌人,流祁水,现在还说那些挑唆之言有意思吗?”

    流祁水不说话了,一句就被堵上了,现在木啸天全力之力完全可以将他自己压制住,无法施展任何动作。

    “陈师侄,流祁水呢,这狗贼居然是司徒世家的弟子,看老夫不活剐了他。快快放老夫进去。”焱幽殿之外传来一道粗狂的声音,一名七尺大汉站在大殿之外。

    “木师侄,此乃我赤幽谷二代嫡传弟子周祁邝师伯。”陈力鄍介绍说道,现在阵法掌握在木啸天手上,只有他才有资格放修士进入焱幽殿当中。

    陈力鄍刚一说完,流祁水接过话语说道:“嘿嘿……你们敢放吗?我可是说过,后手可不止我一人。”

    此话一出,陈力鄍都愕然了,失去了主张,也不知道是放还是不放。万一要是真的,来两名半步得道强者,阵枢之地定然不保。

    木啸天突然控制阵法将周祁邝放了进来,笑嘻嘻的说道:“流前辈,哦……不,应该称呼一声司徒前辈,刚刚周前辈到来之时,晚辈可是观察到前辈神色微动,虽然很快被前辈隐藏了,但晚辈还是感应到了前辈的惊慌。”

    “流祁水那厮呢?在哪?竟敢背叛,忘了流师叔这么多年的恩情了吗,老夫今日要他魂飞魄散。”周祁邝可不是一般的粗狂,大喊大叫,声音当中还带着一股狂暴的冲击之力。

    “周前辈,这厮被晚辈以阵法禁锢在此,还望前辈快快出手,拿下此人。”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