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重生之宗门崛起 正文 第二章 记忆涌现

正文 第二章 记忆涌现

目录:重生之宗门崛起| 作者:皮卡超忍| 类别:玄幻魔法

    ♂

    此时,木啸天没有往日的纨绔,也没有往日不正经。一脸沉重的表情,略微带些悲伤之情。或许是被刚刚玉符中传出的话语所感染,心中一直思索着一些事。想起这十多年来自己经常做的噩梦,是否与这些有关。这一系列的疑问让他感到莫名的恐惧。

    木啸天心中有些急躁,大声喊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要伤心,为什么我要流泪,为什么,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着说着木啸天越来越烦躁,于是大吸了一口气缓和一下心境。然后木啸天右手大拇指不断的在玉符表面上下磨着。眼睛一直盯着玉符表面上的符文。慢慢的眼神出现一些幻觉,只见一道白色亮光照向木啸天的双眼,木啸天眨了眨眼睛,缓一缓,亮光消失。

    突然一不小心木啸天的大拇指磨在玉符断口处,一根尖尖的玉尖将木啸天的大拇指刺破。鲜血从拇指流出,沿着符文流动。

    一时间木啸天也失神了,完全没有感受拇指刺破的疼痛感,一直盯着玉符的符文。

    待符文被鲜血浸染后,符文发出血色光芒。木啸天顿时感到有些刺眼,而玉符疯狂的吸收木啸天的鲜血。这时木啸天才感到精血不断从拇指伤口流出。

    “啊……”木啸天痛叫一声,面目狰狞。

    巨大的疼痛让木啸天有些受不住了,想甩开玉符将拇指的伤口止血,但奈何玉符死死吸附着木啸天的右手。木啸天因为修为被封,一时间却难以挣脱开。

    木啸天气的大声骂道:“你大爷的,这什么鬼,老子都快没血了,还吸。啊……”

    玉符吸收了木啸天的精血后,原本青绿色的玉符此时变成血红色,等到玉符全部变成血红色时,木啸天终于将玉符挣脱。

    此刻木啸天大松了一口气,因为失去大量精血的缘故,脸色有些苍白,感觉有点晕乎乎。木啸天打起精神站着,左手紧紧搭在伤口,看着血红色的玉符顿时有些害怕,往后退了几步,看着浮在半空中的玉符,露出沉闷的表情说道:“唉……差点把我吸死了,我的天啊!这玉符到底是个什么鬼,怎么满祠堂的灵气都被这块玉符吸收。完了,这次玩大了,要是把祠堂毁了,那我就小命不保了,玉符啊!小弟求你悠着点啊!千万被给我弄出点事啊。我现在还是受罚阶段呢?”木啸天瘪着嘴有些担心的看着玉符。

    不久,灵力吸附完毕。玉符散发出血红色的雾气漂浮在周边,原本玉符上方断开的三分之二被这血红色的雾气所弥补,形成完整的玉符。

    看到这种场景,木啸天惊讶万分,大声喊道:“我靠,这是什么鬼,我的血这么牛逼吗?这我怎么都不知道。”

    说完之后,木啸天立马将右手拇指的血止住后,吃了一个血气果后,脸色与精神好多了,精血也补了回来。由于对玉符现在这个样子好奇,便大胆的往玉符那里走去。慢慢的走到离玉符不足三尺远的时候,便停住了脚步。

    木啸天仔细的看了看玉符上面的符文,此时的符文是完整的。右手伸出,中指对着玉符一撮,突然玉符爆发出强光,至使木啸天睁不开眼睛。本能的往后退了退,边退边骂道:“我去,你大爷的,这又是怎么啦。我怎么这么手贱,动它干嘛。”

    强光是从玉符本体发出,至使玉符被强光划的四分五裂。慢慢的强光越来越多,玉符直接化成虚无。

    玉符消失,而强光与血红色雾气直冲木啸天的天灵盖。速度极快,木啸天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此时木啸天两手敞开,身体离地浮起,头稍稍朝上。一股股强光与雾气涌入木啸天天灵盖,至使木啸天发出阵阵惨叫声。

    “啊……你……大……爷…………啊……”

    因为木傲胥启动了祠堂的隔绝禁制。所以木啸天现在大声的惨叫,外界也无人能听的见。

    待强光与雾气尽数涌入木啸天天灵盖里后,木啸天漂浮在半空的身体掉落,砸在地面上。此时木啸天处于昏睡状态。

    然脑海中木啸天的意识人形正站在一片空荡的虚空中。周围浮现的画面皆是木啸天这十几年来的经历,以木啸天的心智,便猜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哎呦,我不会是在识海当中吧!这些个画面演绎的不就是我以前的事吗?这要是干嘛?”

    就在木啸天莫名其妙时突然一道强光和血红色的雾气出现,裹着木啸天的意识往深处飞去。

    “喂,这是要带我去哪?”

    不知道飞了多长时间,木啸天来到一出白蒙蒙的虚空中,周边没有任何的画面。那道强光将木啸天放下后,带着血红色的雾气将木啸天围绕。慢慢的血红色的雾气渗入强光中后,化成一幅幅画面。这些画面都是木啸天不曾经历过的。但是却让他有股熟悉的感觉。

    木啸天突然意识发寒,突然想到,这一系列的画面不就是自己噩梦中的场景吗?

    十多年来,自己经常性的做着同样一个梦。梦中是个数万人激战的场景。其中自己化身成为一名青年,不断与敌厮杀。突然巨变,自己感到十分亲近的人接连遭到惨死,十分的血腥,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梦中木啸天看到那巨大的山谷躺满了尸体。那一幅幅悲惨的画面顿时让梦中的自己有点崩溃的感觉。

    每一次看到那些亲近的人尽数惨死后,自己也被一利剑刺破身体。木啸天都会被吓醒,流一身的冷汗。就是这个从小折磨木啸天的噩梦,导致他在为人处世方面有些怪异,于是不想去结交一些朋友,就是为了防止梦中那样。

    一直以来木啸天都不敢直面对那些场景。经历过多次这样的梦境,让木啸天对其产生巨大的恐惧感。

    木啸天有些不敢相信,但似乎又猜到了一些,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会的,那……些……的事肯定与我无关。这是个梦,绝对是个梦。”

    一巴掌一巴掌的拍打着自己,木啸天想借助剧疼从梦中醒来,但仔细一想这一次,自己清楚的记得在祠堂当中被强光涌入后,自己便昏睡过去。应该没猜错的话,现在应该是自己的意识,这里是自己的脑海深处。

    但是为什么这些让自己感到恐惧的画面会出现在这里。而此刻木啸天才想起来,之前从玉符中听到的第一位青年的声音与自己梦中所化成的那位青年多相似。直觉告诉自己那肯定是一个人。

    此时脑海中的画面慢慢的变得更多了,有些是他梦境中都未曾经历过的。画面太多至使木啸天看的有些眼花缭乱了。突然画面极速旋转,围绕着木啸天,形成一道圆柱形光墙。

    木啸天突然意识中感受到剧烈的头疼,像是脑袋要炸裂,痛苦的嘶喊着。

    诸多的记忆涌入,让木啸天有点受不了。这种感觉持续了很久,直到最后一张画面融入木啸天的记忆后才消失。

    祠堂中躺在地面上的木啸天此时睁开了双眼,但是这么多记忆的涌入让其有点不适应。木啸天身体无法动弹,意识飘浮。好像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一段时间后,木啸天身体抽搐,咳了几声。手指稍稍能够动弹。耳旁传来了笛子声,顿时抚平了心中的慌乱。眼睛迷离,陷入幻觉当中。

    幻象当中,木啸天躺在一床上,身体动弹不了,这时一宫装女走到木啸天床头,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木啸天的脸,轻声说道:“磊石,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后千万别伤成这样了。”

    木啸天眼睛一斜看着那名宫装女,那面容让木啸天印象额外深刻,让其非常的怀念。顿时木啸天心中伤感之情涌起,眼泪停不住的往外流,低语说道:“母亲。”一种莫名的感觉告诉木啸天她是自己的母亲。

    那名宫装女微微笑了笑,帮助木啸天擦了擦眼泪,说道:“好了,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子那样。磊石,别哭了,你的路还长,以后你爹和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要坚强。”

    木啸天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想伸出手去拉宫装女,奈何自己动弹不了,眼见宫装女身体渐渐散去,大声喊道:“娘,你别走,娘……啊……不……”

    大叫了一声后,木啸天挣脱身体的束缚,往前猛地一扑,只见幻象散去。木啸天一看发现回到祠堂当中。此时木啸天已经泪流满面,心中极其痛苦。此时他的手已经能动弹了,于是摸着自己的心,大声喊道:“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木啸天忍受不住了,闭上了眼睛。而那涌入的记忆此时一直木啸天脑海中回放。这时不断有道声音回响在木啸天耳边,不停的说:“这就是你的前世,你要好好记住。”

    闭着眼睛,口中不停的念叨,木啸天有些入魔了,口中说道:“前世,这是我的前世,为什么前世让我如此的伤痛。这不是我想要的。”

    因为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木啸天用自己的意念想将那些记忆排斥出去。但是越是排斥记忆越是显现,随着这些记忆重新让木啸天经历一边后,木啸天也接受了。就在木啸天慢慢适应后,意识又一次飘离,整个人再次昏过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