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武通神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是谁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是谁

目录:星武通神| 作者:蒜书| 类别:玄幻魔法

    “电话怎么接不通?”杨冬青心中的不安感更浓,紧跟着又拨打了一遍,还是接不通,电话显示关机状态。

    “出事儿了!”杨冬青立刻想到这个可能,周子落平常是绝对不会关机的。

    这个念头一闪,杨冬青就急眼了,马上又拨通了李瀚森的电话。

    这次很快就接通了,李瀚森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杨冬青,你回来了?”

    “出了什么事儿?子落呢,为什么她的手机关机了?”杨冬青焦急地问。

    “你赶紧回来吧,回来再详细说,我在实验室等你。”李瀚森说完,吧嗒挂断了电话。

    “喂喂喂…..”杨冬青连着喊了十多声,气得差点摔了电话,他现在心急如焚,急于知道周子落的情况,可李瀚森还让他回去再说。

    放下电话,他快速跑向机场,这里距离上京市还有好几万里,他得乘坐小型飞船回去。

    这时上京市的军事基地内,李瀚森拿着电话重重叹息,他之所以不在电话里跟杨冬青说,是怕他一时冲动,惹出什么祸来。别看杨冬青跟周子落在一起的时候清清淡淡,可他却知道杨冬青的内心与表象绝不一样。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知道是谁干的,否则一定会出大事儿。”李瀚森教授最后暗道一句,大步走出了实验室……

    飞船的速度很快,但坐在飞船上的杨冬青却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漫长。这种感觉他好久都不曾有过了,上次还是他母亲重病离世的时候。

    半天之后,飞船在上京市降落,杨冬青第一个冲了出来。离开机场,拦了一辆悬浮车直奔军事基地。

    在他的催促下,司机把车开得飞快,半个多小时就赶到了目的地。

    当他从车下来的时候,李瀚森早已经在门口等他了,身边还有一辆等候的悬浮车。

    “教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杨冬青看到,一边心急火燎地大声询问,一边跑了过去。

    李瀚森摆了摆手:“跟我走,一会儿就告诉你。”

    杨冬青眯着眼,紧盯着李瀚森,身上露出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李瀚森并没有理会,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杨冬青深吸口气,强行压制自己的火气,也跟着上了车。

    车内寂静无声,李瀚森还是一言不发。这次杨冬青也没有催促,只是身上那股危险的气息更加浓郁,体表周围的空气都在波动,好似火焰燃烧。

    “八天之前,基地实验室遭到了攻击……”好半天,李瀚森见杨冬青沉住了气,这才开口。

    可他的话刚一开头,杨冬青就出言打断:“告诉我子落的情况。”

    李瀚森迟疑了一下,说道:“周子落的生命没有危险,你不要冲动。”

    “她怎么样?”杨冬青又问,但情绪却放松了许多。只要周子落没有生命危险,别的一切都好说,他还有两瓶池水,治疗伤势不成问题。

    “呲~”李瀚森刚要回答,悬浮车刹车,停在了军区医院门口。

    “你下来自己看吧。”李瀚森推门下车,带着杨冬青快步走向后楼住院部。

    周子落住在顶楼的高干病房,元帅亲自发话,医院当然不敢怠慢。

    杨冬青跟随李瀚森快步来到病房,透过玻璃窗往里一看,刹那间眉毛都竖了起来,两眼喷火,一把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此时的病房内,两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正在拉扯周子落。而周子落缩在墙角大声哭叫,奋力挣扎。

    两名白大褂听到动静,刚要回头,就感觉脖子被捏住了,接着后颈剧痛,脊椎骨都在咔咔作响。

    “杨冬青,别动手,他们是大夫!”李瀚森吓了一跳,在门口大吼。

    杨冬青闻言一顿,手上的力道这才慢慢松开,冷着脸问:“你们在干什么?”

    两名大夫反应过来,吓得快速尖叫回答:“我们是大夫,正给病人打镇定针。她精神崩溃,行为反常,已经好三天没睡过觉了,必须打针!”

    “精神崩溃?”杨冬青不自觉松开双手。在车上听说周子落没有生命危险他还松了口气,可现在一听周子落精神崩溃,他的脑子都轰的一下,整个人都傻了。

    两名大夫恢复自由,吓得扭头就往外跑,一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才停下,这时他们感觉膀胱都有些发胀,一股股尿意上涌。刚才他们真是感觉在鬼门关走了一圈,那种近距离接触死亡的感觉令他们内心都崩溃了。

    病房内,杨冬青心脏揪痛,慢慢蹲下,伸手去摸周子落的头发。

    但他的手还没碰到,周子落就像受了惊的小鹿,用力收缩身体,使劲往墙角挤。

    杨冬青猛然回头,死死盯着李瀚森,两眼发红,声音嘶哑着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那天实验室遭到攻击……有人对她用了催眠术。”李瀚森说道这,深深吸了口气,这才说道:“可是她什么都没说,强行抗住了……现在,她什么都忘了,就还记得你一个人。”

    杨冬青闻言鼻子发酸,闭上双眼,泪水控制不住淌了出来。以他的分析能力,听这一句话就明白了一切。周子落的精神力并不强,也没有受过意志力方面的训练,之所以能够抗住催眠术的审问,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守住虫族机密,保护他杨冬青的意志太强了。

    精神崩溃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但哪怕精神崩溃了,周子落都记得自己……从小到大,除了母亲离世,他还从没流过泪。但这一次,他是真控制不住了,周子落是第二个让他忍不住流泪的人。

    “子落!”杨冬青伸出手,轻轻搭在了周子落头上。

    周子落的身体微微一缩,猛地停住,慢慢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杨冬青发愣。

    好一会儿,她用力前扑,一头扎进杨冬青的话里,放声大哭:“扬子,你可回来了?他们都欺负我,不让我见你,还扎我,好疼啊,呜呜……”

    此刻的周子落就像个受了委屈后跟大人告状的孩子,说话也语无伦次。

    杨冬青紧紧抱着她安慰:“谁欺负你了,一会儿我帮你打他!”

    这句话落,他扭头看向李瀚森,问道:“是谁?”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