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武通神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女本柔弱 为母则刚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女本柔弱 为母则刚

目录:星武通神| 作者:蒜书| 类别:玄幻魔法

    ♂

    杨冬青看得很清楚,扑向自己的正是周子落,脸上还挂着泪水,眼圈发红。

    他想要躲开很容易,但看周子落的姿势,自己要是躲开她能扑地上。当下迎上一步,伸手在她胳膊上一贴一按,周子落的身体就稳稳地停住了。

    周子落本想扑进杨冬青怀里发泄一下的,结果被杨冬青按住,激动的情绪化作了羞恼,捶了一下杨冬青的手臂:“臭扬子,松开我,不用你扶。”

    杨冬青也没躲开,胳膊挨了周子落一拳,然后笑了笑松开了手。

    周子落气得牙根痒痒,恨不得咬他一口,让你松开就松开啊。

    这个时候,一大帮人从对面走了过来,余家父子,蓝家父子,陈馆长,丁华兄妹,哈德森,王倩……

    “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杨冬青没事,怎么样?信了吧。”一个声音大声嚷嚷,杨冬青笑了起来,一听这就是蓝夜。

    哈德森跑过来,对着杨冬青的肩膀就是一拳:“扬子,你可吓死我了。”

    “杨冬青,你真厉害,听说要不是你月图星就完了。”王倩也过来跟着嚷嚷。

    “回来就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话的是丁华。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场面变得异常嘈乱。最后还是蓝飞拦住大家,提醒这是军营门口,大家这才反应过来,簇拥着走向远处的悬浮车。

    大家并没有送杨冬青回家,而是去了鼎香居,余家早就在那里准备好了接风宴。

    坐在悬浮车上,杨冬青问哈德森:“莫小宁呢,是不是回天河星了?”

    听到杨冬青打听莫小宁,坐在他旁边的周子落哼了一声,一脸的不爽,鼻翼忽闪,呼吸粗重。

    哈德森道:“是啊,两个月前就走了。”

    “哦!”杨冬青点点头,没再多问,心中暗道:“两个月前这个是我离开达兰星的时候。那时莫小宁就应该接到我还活着的消息了吧?”

    到了鼎香居,沐欣然迎了出来,看到如同被众星拱月一般簇拥的杨冬青,心中不由一叹。短短一年时间,杨冬青已经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背着橙藤花到处贩卖的少年了。

    杨冬青毫发无损地回归,大家都非常高兴,席间打听他是怎么脱险的。杨冬青还是那套跟说辞。

    众人听得瞠目结舌,不停说杨冬青运气好,逃到飞船已经是死路了,五级高手居然离开了,甚至都没跟士兵提,否则杨冬青不死也得被擒。

    周子落听得脸色发白,实在太凶险了,差一点儿杨冬青就真的回不来了。

    而在于众人的谈话中,杨冬青也了解到了月图星的情况。并不像沈童将军告诉他的那么乐观,月图星发生了大规模暴乱和爆炸事件,人员伤亡也非常多。王倩告诉他,班里的同学就有受伤的……

    这顿饭吃到了很晚,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天黑的时候,周子落死活送杨冬青回家。

    她今天也喝了不少,小脸红扑扑的,两眼迷离,坐在车上紧紧靠在了杨冬青身上。

    杨冬青也没法躲,身体紧绷了一路,直到到了小区下车,这才感觉松快了些,然后跟周家父女打了个招呼快步跑上了楼。

    看着杨冬青的背影,周子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眼神清明,哪里还有一点醉意……

    杨冬青回到了阔别四个多月的家,看着熟悉的景物,心中不禁感慨,不知不觉已经一年了。去年就是这个时候,自己跟何军打了一架,无意间得到了种子空间。也就是从那时起,自己的生命轨迹发生了变化。现在想来,他有种恍如梦中的感觉。

    “这个地方也住不久了。”杨冬青轻声说道,过几天接到入学通知,他就要前往联邦首府,这房子也该退掉了。

    把房间打扫了一下,杨冬青进入了空间,这些日子一直都跟天翼族的人在一起,他每次进入也只是收集池水,从不敢呆久了。

    进入空间之后,他并没有去三层练功,而是去了外面,把以前剩余的剑锋草叶子都收集好,然后将新的剑锋草种子和铁柳的种子种了下去。这两种植物的能量要比野兽尸体和破碎星际植物多得多,将来或许就能开启封闭区域。

    他手里还有一枚长满尖刺的种子,就连天雅都不知道是什么植物,不过两块黑土地已经用上了,他想了想,暂时没种。

    把两枚种子埋好,浇了点而池水,杨冬青返回大厅,把手机拿出来,又出了空间。虽然池水功效显著,但他右脚的伤害没好利落,暂时无法练功。

    给手机充上电,杨冬青在网上订了一束鲜花,便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无比安稳,杨冬青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这几个月来,除了在空间里,就数这一觉睡得最踏实。

    从床上坐起来,杨冬青活动了一下身体,一连串脆响从体内传出。他感觉现在的状态出奇的好,右脚那一点稍微的不适也消失了。

    起身去洗手间悉数一番,又换了一身衣服,外面的天已大亮。这时敲门声响起,昨晚订的鲜花到了。

    拿着鲜花,杨冬青去了墓地。

    十点半,杨冬青蹲在墓地角落的一座墓碑前,拿着一块白布轻轻擦拭着墓碑。虽然墓碑并不脏,但他还是擦的很仔细。

    过了许久,他才停手,把鲜花摆放在他母亲的照片下方。

    “妈,我来看你了。忌日那天儿子有点儿事儿没来,你可别生气啊……告诉你个好消息,儿子还算争气……”

    就在杨冬青在墓碑前低诉的时候,远处走来了余海和刘长生。

    两人并没有上前,而是远远站住,默默站了片刻,刘长生突然道:“我前几天刚刚查到,他的母亲在生前竟然打了三份工,每天工作都超过十六个小时,身有重病却舍不得花钱,因为那是他儿子的学费。”

    余海深吸口气,面带敬重,沉声道:“女本柔弱,为母则刚,杨冬青的母亲确实令人敬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