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47:大圣归来

正文 347:大圣归来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毕方的突然到来,令得轩辕天心他们终于有了喘口气的机会。听着天空中传来的轰鸣声,不难看出毕方轻松的压制住了诸无我。

    虽然诸无我拥有着人仙境,但因为体内的禁制,实力被压制到了帝境巅峰,却也比一般的帝境巅峰强者更棘手。而毕方的修为,轩辕天心虽然不是很清楚,可却也知道毕方绝对不止人仙境,只不过因为这里的天地规则,毕方被迫被压制了修为,但因为她是毕方神兽,本体本就比人类强悍,所以诸无我对上毕方后才会一直被压着打。

    说起来轩辕天心这边是真的有些吃亏,因为大圣只是一道神念,且力量有限,再加上诸无我手中的金刚伏魔杵,任凭大圣本身实力通天,也奈何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相同遭遇的还有金翅大鹏,按理说金翅大鹏的本体之力应该比毕方更为强悍才对,可惜的是金翅大鹏脖子上的那个锁神圈不仅封印了金翅大鹏的真身,更锁住了它近九成的实力,倘若不是因为轩辕天心的修为渐涨,并解了锁神圈的一些封印之力,金翅大鹏的处境只怕更惨,要知道轩辕家的这个锁神圈的来历可并不普通,当年乃是盘古之物,且还是盘古用来对付那些洪荒大神们专用的东西。

    当初天地初分,在有了神魔二族后,最开始的神族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和谐。东荒神域之中,经常可以看见神与神的大战,这些神祇们都是被天地孕育而出,本身就是桀骜之辈,谁都不服谁,所以一旦看不对眼了就会大打出手,最后盘古统一神族,底下的那些神祇们依然暗地里该斗的还是斗的欢,盘古大神无奈,便以天地之灵和混沌之气炼出了这个锁神圈,一旦被锁神圈给套住后,就算是神都会沦为毫无反抗之力的普通人。

    盘古用锁神圈几乎封印过神族一大半的神祇,最后将他们给收拾得服服帖帖之后,锁神圈才被盘古给尘封了起来,至于这锁神圈为何会落入轩辕家的手中,那就又是一段不为人知的秘辛了。

    言归正传,轩辕天心瞅着皇明月的情况以及稳定了下来,而金翅大鹏和獠牙也从坑洞中爬了出来后,便心急地想要去寻找大圣。

    金翅大鹏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如若不是此刻力气耗尽还需要人搀扶,只怕她早就冲出去了,只能道:“先前那猴子似乎又砸入了山林中,你放心,他命硬着呢,不会出事儿的。”

    闻言,轩辕天心立刻将目光看向那片山林,但着实是瞧不见什么,只能道:“大圣这一番出手又被震伤好几次,他的力量应该快要耗尽了,倘若再不休养的话,我怕他会……”会什么,最后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要一想到大圣的这道神念会消失,轩辕天心的呼吸便是一滞。

    金翅大鹏侧头看向山林,金眸中同样有着担忧之色。

    獠牙用长枪支撑着起身,道:“不如我进去找找吧。”

    他的话音还未落,幽幽便跟着起身,道:“还是我去找吧,你同样有伤在身,也需要休息。”

    见幽幽要进去寻找大圣,轩辕天心的神色迟疑了一瞬,道:“幽幽,小心点儿。”

    幽幽闻言一笑,道:“那诸无我已经被人给缠住了,如今可腾不出空来注意我。”话落,幽幽化作一道幽蓝之光直冲远处的山林而去。

    在幽幽走后,春笙和夏言扶着轩辕天心,道:“小王妃,如今诸无我被缠住,你趁此机会赶紧调息。”

    轩辕天心闻言垂眸看了一眼被秋棠抱住的皇明月,咬了咬牙,道:“我明白,但待会儿若是有任何意外,你们先别管我,带着他立刻走。”

    “小王妃!”秋棠四人闻言一惊,轩辕天心这是要他们先保住皇明月,自己去面对危险啊。

    轩辕天心缓缓伸手摸了摸皇明月的额头,此时后者的身体状况十分的诡异,一会儿烫的吓人,一会儿又冷得跟冰块似的,即便不去查看他体内的状况,轩辕天心都知道皇明月的情况是有些不好了。

    然而她这话音一落,只见原本已经陷入昏迷中的人却是猛地睁开了眼睛,死死盯住她,费力又咬牙地道:“休想!要爷离开你,除非爷死。”

    “主子!”秋棠见皇明月醒来,立刻欣喜地问道:“主子,你现在感觉如何了?体内的毒可解了?”

    皇明月伸手拽住轩辕天心没吭声,似乎很怕轩辕天心待会儿真的会将自己给先送走般,但他没说话,藏在他衣襟内的寒雪参皇却冒了头出来,只不过此时的寒雪参皇似乎也是很虚弱,道:“还差一点点就可以解毒了,不过这家伙先前挨的那一下有些严重,再加上他体内似乎出了什么异常,恐怕就算是毒解了,他也恢复不到巅峰状态了。”

    轩辕天心闻言一惊,立刻反拽住皇明月的手,看着他问道:“你体内出了什么岔子?”

    皇明月的脸色带着一种不正常的红晕,眉心紧锁,像是在压制什么,又像是在催动什么,对于轩辕天心的询问他并没有回答,只是固执地拽着轩辕天心,从牙齿缝里逼出一句:“爷要宰了那老狗!”

    轩辕天心一听,立刻道:“你可别乱来!”

    皇明月看了她一眼,没有乱来,而是闷哼一声又倒了下去,但那手还是死死拽着轩辕天心没有松开。

    “皇明月!”轩辕天心神色一慌。

    就在此时,空中传来一声厉啸,令得轩辕天心等人只能分心看去。

    只见半空之中火海覆盖,毕方已经化作了本体,而诸无我的一身白袍已经被烈火给烧得破破烂烂,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但狼狈的诸无我却异常的平静,平静的看着眼前的毕方鸟,甚至还将作为武器的金刚伏魔杵给收回了空间戒指当中。

    “不愧是当年大杀四方的火皇。”诸无我漫不经心地脱掉了身上的白袍,露出了里面的一声劲装,抬眸看着毕方道:“难怪当年十大高手联手都打不过你,原来你的修为也是不止帝境巅峰,不过是被一种强大的禁制给强行压制了而已。”

    毕方闻言扇动了一下双翼,冷哼道:“若老娘的修为没有被压制,就算是一百个你这样的家伙都不够老娘一翅膀扇的。”

    诸无我点点头,“的确如此。”随即一笑,“可惜,你冲不破你体内的那道禁制,所以你如今也只能拥有帝境巅峰的实力。”

    “那又如何?”毕方嗤了一声,盯着诸无我冷笑道:“说的好像你能够冲破禁制一样。”

    话落,哪知诸无我冲毕方诡异地一笑

    ,道:“你说的没错,本殿还真的能冲破体内压制实力的那层禁制。”

    毕方闻言瞳孔一缩,但很快再次冷笑道:“冲破了又如何?就算你恢复了实力,只怕不过片刻,你就会被这方天地的天地规则给驱逐出去,被驱逐出去还是小事儿,甚至还有可能被天地规则给直接抹杀。”

    每个平行空间都有它的一方规则存在,这片天地乃是天道为了保护驱魔龙族的传人所创造的,虽然如今天道之力已经大不如从前,可这片天地的天道之力却依然存在。天道不会允许这片天地当中有破会平衡的人出现,否则它当初来到这里时,也不会被强行压制了实力。

    这个老家伙倘若真能恢复原本的实力,再加上他身上有着属于梵境的东西存在,一旦被天地规则给发现,等待他的不会是驱除,而是被直接抹杀。

    诸无我将手中脱下来的白袍随意一丢,嘲讽笑道:“天地规则?有时候天地规则也会出现空子的。”

    毕方眸光一凝,半眯着眼睛盯着诸无我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心中却起了波澜,莫非这个家伙还想出了办法,能够钻天地规则的空子不成?

    果然,只见诸无我淡淡一笑,然后自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像手环模样的物事,当着毕方的面就咔嚓一声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那手环像似水晶质地,十分的晶莹剔透,甚至连里面的纹路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毕方目光惊疑地看着那手环,眼尖的它清晰的看见那手环里面的纹路似乎是血色的且还会随着诸无我的动作而缓慢流动。但令毕方惊疑的并不是那手环的本身,而是那手环中隐隐散发出来的气息,令它感觉到分外的熟悉,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得毕方立刻转头看向了下方的轩辕天心。

    怎么会是驱魔龙族的血脉气息?!

    毕方转头看来之时,下方的轩辕天心似乎也立刻察觉到了什么般,猛地抬头看向了诸无我。

    那是……

    轩辕天心脸色瞬变,周身的气息瞬间变得异常的暴戾,这股暴戾的气息也让得秋棠等人齐齐一惊,就连半昏迷的皇明月都再度醒了过来。

    轩辕天心挣开春笙二人的搀扶,缓缓站了起来,在金翅大鹏担忧的目光中,面目阴冷地盯着诸无我,一字一顿地道:“诸无我!”

    “哦呀。”诸无我闻言一笑,垂眸看着脸色阴冷的轩辕天心,笑道:“察觉出来了吗?”

    轩辕天心的目光缓慢地落在诸无我手腕上的手环上,狭长的双眸中掠过一抹刺痛,身旁的春笙忍不住心惊地问道:“小王妃,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可惜,轩辕天心对于春笙的询问充耳不闻,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手环,随即一股煞气冲天而起,“无相殿偷我轩辕族人的遗体,动我轩辕心血,这笔账,我要你无相殿所有人的命来偿还!”

    轩辕心血!

    那是轩辕子言的心头血!

    轩辕家传人的血脉之力跟别人与众不同,一旦传人身死的瞬间,她的血脉之力就算瞬间消失,然而诸无我所佩戴的手环中,属于轩辕子言的心头血却依然有着血脉之力,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些心头血,是轩辕子言还活着的时候被人生生抽出来的!

    但暴露中的轩辕天心又十分疑惑,以天道对她们的保护,有人动了轩辕子言的心头血,为何天道之力没有发怒?

    不仅轩辕天心疑惑了,就连金翅大鹏也同样疑惑。

    然而他们的疑惑,诸无我却不会给予解释,在听完轩辕天心的一番杀言之后,淡淡笑道:“可惜,今日你们都会死,你也没有机会来讨这笔账了。”

    话落,只听轰地一声,诸无我的气息瞬间暴涨,不过眨眼间而已,他的修为就暴涨到了人仙境后期!

    诸无我一脸舒畅的活动了一下脖子,笑道:“果然还是恢复了本来实力却舒服。”目光一沉,看向毕方,冷笑道:“但本殿是舒服了,你们可就不会太舒服了。”

    毕方神色一变,似察觉到了危险,当即便想要暴退。

    然而诸无我却只是缓缓伸出食指二指,对着暴退的毕方淡淡道:“没用的,不要挣扎了。”指尖银光闪烁,一股骇人的威压猛地降临,“无相般若决寂灭指,一指皆虚无!”

    轰!

    银光冲出,直射毕方。

    毕方发出一声长啸,四周火海顿时化作一道屏障将它保护与其中,然后那束银光却在眨眼间冲破火海,直直击中毕方的胸前。

    砰!

    一声闷响,毕方顿时被震飞出去,鲜血撒了一大片。

    就一指,一指便令得刚刚还跟诸无我打得不分上下的毕方重伤!

    诸无我却得势不饶人,一脚踏出,再度对着毕方指去,喝道:“无相殿般若决轮回指,一指轮回灭!”

    瞧着诸无我下杀手,金翅大鹏惊骇道:“毕方,快躲开!”

    与此同时,轩辕天心双手快速结印,咬牙忍着体内的伤势,喝道:“临、兵、斗、者、皆、正、列、在、前、诛邪!”

    吼!

    金光漫天,伴随着龙吟声,神龙再度破空而出。

    不过神龙在出来时是准备吐槽轩辕天心怎么又召唤它来着,结果话没出口就感觉到了不对,轩辕天心也是立刻大声道:“神龙,救人!”

    神龙眸光一凝,庞大如山脉的身躯迅猛地朝毕方掠去,然后一个龙尾巴,砰地一声打散了那束银光。

    轩辕天心见神龙救下了毕方,咬牙道:“神龙,杀了那老狗,那老狗抽了我轩辕家族人的心头血!”

    神龙闻言一双金瞳瞬间阴沉了下来,硕大的龙头转向诸无我,当感受到那一丝属于轩辕家族人才独有的血脉气息之后,立刻大怒:“好胆!轩辕家的人也敢动,找死!”发出一声咆哮,一双龙爪探出,便冲着诸无我冲了过去。

    诸无我神色一沉,就算是他如今恢复了本来的实力,但面对轩辕家的神龙,他依然心中忌惮不已,当下再度拿出金刚伏魔杵,然后猛地朝扑来的神龙挥去。

    噹!

    金纹荡开,带着一股强悍气直冲神龙。

    神龙一双金瞳一沉,龙爪一挥,将荡来的金纹撕开了一道裂缝,然后再度朝诸无我撞了过去,“撞死你个狗日的老东西!”

    诸无我当下脸色一变

    ,立刻一手抵挡,一手捏诀:“无相般若决诸佛封天印,诛杀!”

    卍字符瞬出,神龙以头撞开,然后嘭的一声巨响,将诸无我撞飞了出去。

    噗嗤!

    诸无我在半空中喷出一大口血,神龙身躯一摆,想要追击,然而它还没有追过去,只见那庞大的身躯居然开始渐渐变淡。

    随即天空之上,出现了一个混沌漩涡,神龙咬牙切齿地扭头冲着下方的轩辕天心吼道:“当初叫你努力修炼,你怎么也不听,这种要命时候灵力不支,你这丫头简直就是活该!”

    话落,神龙恼怒的发出一声咆哮,然后被迫回到了混沌空间。

    轩辕天心:“……”咬了咬牙,再度双手结印,准备再次召唤出神龙。

    不过就在轩辕天心十分憋屈的想要再度召唤神龙的时候,远处山林中立刻掠出一道幽光,幽幽却在此时回来了,而在幽幽出现的下一刻,山林中冲出一股滔天战意,轰地一声将一半山林给移为了平地。

    “是猴子!”金翅大鹏察觉到那股战意属于谁后,神色立刻一喜。

    轩辕天心刚结到一半的手印也是立刻一停,幽幽掠了回来,神色有些欲言又止地道:“大圣回来了。”

    轩辕天心却并没有注意到幽幽的神色,而是一双眼睛死死盯住那被毁了一半的山林,只见一道金光瞬间掠出,直冲空中的诸无我。

    金光闪烁,并不能看清大圣的模样,只是一道金灿灿的身影,但带着一股谁敢争锋的战意,对着诸无我就是一棒打了下去。

    砰!

    连毕方都不是对手的诸无我却被这一棒给直接打得再度倒飞出去。

    “大圣!”

    大圣安全回来了,令得轩辕天心沉重的心也是瞬间一松。

    然而她刚喊出一句话,只见半空中金光渐渐消散,被金光包裹的大圣也露出了身形。

    轩辕天心目光一滞,看着脚踏虚空的大圣,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秋棠等人也是目瞪口呆,忍不住失声道:“那是…那猴子?”

    半空中,归来的大圣不再是那个穿着宽大衣袍的猴子,他身披黄金锁子甲,头戴凤翅紫金冠,脚踏藕丝步云履,就那么淡淡的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高山,令人仰望且不可翻越。

    轩辕天心等人齐齐失声,就连皇明月都眯了眼睛。

    “大圣!”轩辕天心呆滞的目光中出现了激动和崇拜之色,那是大圣!那是真正的齐天大圣!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的英雄!

    然而她心中的欢喜还没完全展开,身边的金翅大鹏目光沉重地道:“那猴子…他动用了神念中的所有神力。”

    轩辕天心闻言瞳孔一缩,猛地转头看向金翅大鹏,“你是什么意思?”

    金翅大鹏目光沉痛地看向轩辕天心,张了张口,再度道:“意思是,他的这道神念会消失!”

    轩辕天心脸色瞬间苍白,似站不住般,身子晃了晃,若不是一旁春笙及时扶住了她,只怕她立刻就会瘫软坐下去。

    金翅大鹏不忍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道:“猴子动用了神念中的所有神力,只能恢复他本身两成的修为,但虽然是两成,对付区区一个人仙境后期也是够了!”

    轩辕天心立刻感觉到嗓子里一片腥甜,抬眸死死盯住半空中身披战甲的大圣,含泪喊道:“大圣!”

    大圣闻言回头看来,突然一笑,道:“丫头,本大圣教你的战意是什么?”

    轩辕天心忍住眼眶中打转的眼泪,咬牙吼出:“打!”

    “哈哈哈哈!”大圣突然仰天大笑,然后抬手自耳中取出了轩辕天心一直都要想看的那根金箍棒,那曾经横扫天域的金箍棒在大圣手中轻轻一转,直指诸无我,笑道:“就是打!丫头看好了,这是本大圣最后一次教你什么叫踏碎一切的战意。”

    轰!

    战意升腾,化作有形,如同一道破空之刃直冲苍穹。

    “吃本大圣一棒!”

    砰!

    明明看见那一棒砸来,但诸无我却怎么也躲不过去,一棒砸下来后,诸无我立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重力,令得他浑身的骨头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噗!”诸无我扛不住这一棒,当即喷出一口血,然后朝着地面砸了下去,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间,地面瞬间被砸了一个大坑。

    大圣将金箍棒扛在右肩之上,眯眼朝下方看去,但瞧见诸无我挣扎着又爬了起来后,当即一笑,“受了本大圣金箍棒一棒还能爬起来,该说是你抗打呢,还是该说本大圣恢复的实力不够呢?”话落,撇头看向轩辕天心,瞧着那丫头一副想哭又忍着不哭的模样,眉心皱了皱,喊道:“丫头,别哭哭啼啼的,有那个时间哭,还不如兑现了你给本大圣的承诺。”

    轩辕天心闻言一怔,呆呆的看着大圣,问道:“什么承诺?”

    大圣扬眉,“你自己说的,当瞧见了本大圣的金箍棒后会给本大圣唱那首你不愿意唱的歌。你说只有那首歌方才配得上本大圣,你忘记了?”

    轩辕天心咬唇,那首歌……

    似乎想起了当初的回忆般,那是在去帝都的路上,在道峰岭……

    “……你不是说有很多跟本大圣有关的曲子吗?”

    “倒是有首歌很不错,不过…却跟现在的大圣一点都不搭。”

    “什么歌?为什么跟现在的本大圣不搭?”

    “因为现在的大圣跟那首歌里的大圣一点都不像,等你什么时候跟那首歌里场的那样威风凛凛的时候,我再唱给你听。”

    “……想看那样的我?会有那么一日的,等你瞧得本大圣那威风凛凛的风姿后,可千万不要忘了要唱给本大圣听听。”

    “那是当然……”

    威风凛凛的大圣啊,她如今是看见了,可是她却一点儿都不想看见!

    轩辕天心的眼泪在眼眶子打转,皇明月撑着秋棠的手站了起来,沉声道:“唱吧,既然他想听,就唱给他听。”

    金翅大鹏也是点头,沉声道“小五,唱……”否则,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听你唱歌了。

    轩辕天心鼻子酸得厉害,狠狠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抹了一把眼睛,冲大圣笑得十分难看地道:“好,我唱,不过光有歌怎么行,还差了这个!”

    说着,自古金镯中拿出了那面大圣棋,这是她当初亲手做的,送给大圣做生辰礼物的。

    大圣垂眸瞧着轩辕天心扛起了那面大圣棋,明黄色的大旗上,用血色朱砂写着齐天大圣四个字,眸光微微一闪,眼底快速掠过一丝什么。

    轩辕天心望着大圣,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力气般开口,与其说是在唱歌,不如说是在吼。

    “腾云驾雾,追风逐电,一个跟头,十万八千……”眼泪唰地一下冒了出来,轩辕天心音调变了变,却盯着半空中的大圣继续大声唱道:“……火眼金睛,铜头铁肩,威风凛凛…大圣齐天。说什么艰险磨难,怕什么鬼怪神仙,扯开如意金箍棒,打他个地覆天也翻!强者为尊应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一腔热血一身胆,不知退后总先前,强者为尊应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

    调不成调,曲不成曲,但大圣却听得十分认真也十分满意。瞥了一眼下方用尽力气唱歌的人,大圣笑道:“果然这歌最适合本大圣!”话落,转身看向诸无我,双眸一厉,再度抡起金箍棒,化作一道金光冲了过去。

    轰鸣声传来,伴随着轩辕天心的歌声,却莫名有着一种酸涩和凄然。

    嘭!

    巨响震天,诸无我如同一块破布般,被大圣给踢飞了出去,瞥了一眼再也爬不起的人,大圣缓缓回身看向轩辕天心,道:“那家伙废了,本大圣的任务也完成了。”

    “大圣!”

    轩辕天心丢开了大圣旗,想要飞掠过去,却被大圣给喝住:“站在那里不许过来。”

    轩辕天心闻言身形一僵,望着半空中大圣。

    当瞧见大圣的身影渐渐变的虚幻,轩辕天心再也忍不住地哭了出来,“大圣!”嘭的一声跪了下去,那力道生生将地面给跪出了数道裂痕。

    “哭什么!”大圣皱眉喝道,“不过是一道神念而已,当你成为掌控者,终有一日我们会再见的。本大圣唯一的徒弟可不是个爱哭鬼。”

    轩辕天心哽咽:“好,我不哭,大圣您等着,等我成为掌控者,不管您在哪里,我都会将您找回来!”

    大圣闻言笑了,“小丫头,没我在身后,自己要学会坚强,本大圣等着你来寻我。”说着,突然朝轩辕天心丢出了两物,道:“这是当初答应给你的,如今给你了。”

    轩辕天心快速抓过,垂眸一看,只见是两个用桃木雕刻的人偶,一个是大圣一个是金翅大鹏。

    这是当初她跟大圣一起过生日时,她央着大圣多雕的,因为当初大圣只雕了一个她的模样的人偶,她想再要一个大圣和金翅模样的,这样的话就能凑齐他们三,表示永远都不会分开。当初大圣没吭声,她以为大圣不会再雕了,本曾想原来大圣记下来了,还雕了出来。

    “大圣,原来您一直都记着的。”轩辕天心抬头看着大圣,然而此时大圣的身影已经越发虚幻起来。

    大圣含笑点头,再次深深地看了跪在地上的人一眼,在消失之即突然发出一声长啸,笑声响彻天际直冲云霄,“我若为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我是齐天大圣!哈哈哈……”

    砰!

    大圣的身影炸开化作无数金光,轩辕天心看着那漫天金光,空中早已没了那道熟悉的身影,血红着双眼,嘶声力竭地喊道:“师父!”

    “小五…”金翅大鹏担忧地看着她,道:“小五别太伤心,就如那猴子说的,不过是一道神念消失,他还好好的活着,等你成为掌控者,终有一日你们会再相见的。”

    轩辕天心小心翼翼的收好手中的两个小木雕,然后默默地收回了大圣旗,心中有着无尽恨意涌出。

    无相殿!

    又是无相殿!

    “小丫头。”毕方捂着胸前流血不止的伤口,侧头看向远处,皱眉道:“那老狗还活着。”

    唰!

    毕方的话音未落,轩辕天心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瞬间朝着诸无我掠了过去,伴随而来的还有轩辕天心凄厉的喝声:“老狗,我杀了你!”

    诸无我本就重伤不起,如今轩辕天心冲来,那一拳正正打在了他的脸上。

    轩辕天心神色阴鸷,双眸血红,一拳接着一拳的落下,顿时响起一阵砰砰砰的闷响声。

    “你还我的师父!”

    “还我的师父!”

    改拳为掌,一把扣住诸无我的脖子,生生将他给提了起来,轩辕天心神色狰狞地道:“若不是你,我的师父不会消失,我要你死!”

    “咳咳…咳……”诸无我的一张脸早已看不出原样,费力的睁开眼睛,顶着满脸的血冲着愤怒至极的轩辕天心古怪地笑道:“呵…本殿…本殿死了又如何?你们同样会死…本殿说过…你们没人可以…活着离开这里,你…你真以为本殿什么都没做吗?哈哈哈…你好好感应一下。”

    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沉,而追着她过来的其他人也是闻言一惊,毕方皱眉感应了一瞬,突然沉声道:“有人来了,三个人,还都是帝境巅峰的修为!”

    什么?!

    轩辕天心脸色一变,如今他们这些人都是重伤再伤,皇明月的修为也没有恢复过来,又来三个帝境巅峰,他们还如何是对手?

    “小心!”

    就在轩辕天心快速思索的时候,身边的金翅大鹏和皇明月同时开口。

    一股狂暴的气息瞬间自诸无我的体内爆发,而诸无我也是如同回光返照般,一把死死抓住轩辕天心,狞笑道:“反正本殿也活不了了,不如在死前先解决了你也好为我无相殿争霸西大陆时扫清阻碍!”

    轰!

    诸无我的身体瞬间胀大一圈,体内的气息也是变得狂暴肆虐,他竟是准备自爆跟轩辕天心同归于尽。

    轩辕天心脸色一变,诸无我是帝境巅峰强者,他若自爆的话,其自爆的威力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爆发,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被波及。

    轩辕天心一把推开扑来的皇明月,然后反手扣住诸无我,咬牙拖走他朝无回深渊掠去。

    “小五!”金翅大鹏大骇,瞬间飞了过来,“小五你要干什么!”

    “轩辕小五!”皇明月也是脸色大变,跟着冲了过来,奈何他身体虚弱,根本就最不上。

    獠牙自他身边掠过,想要赶去救援轩辕天心。

    “都别过

    来!”轩辕天心喝道,看向金翅大鹏:“你也别过来!”

    瞧得她拉着诸无我已经站在了深渊边上,金翅大鹏焦急道:“小五,从我找到你那一刻,你便是天命梵主,我是灵山神禽,更是祖佛的守护兽,祖佛带着诸佛离开,独独留下我,不仅是让我看守梵珠,更是要找到新一代梵主认主,你是天命梵主,便是我主,我不跟着你,还能跟着谁?!”

    轩辕天心闻言一滞,金翅大鹏靠近她,再度飞回到她的肩膀上,道“小五,有什么事情,你在我在,你若不在,我也回不了灵山!”

    獠牙追来,“还有我。”沉声道“你也是我主,况且魅姬还在你体内,我除了跟你,也没有去处了。”

    幽幽早就藏在了轩辕天心的衣襟内,此时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用行动表示了她的决定。

    瞧着诸无我的身体已经涨大了好几圈,快要到爆炸的边缘了,轩辕天心咬牙道:“抓紧我,然后好好护住你们自己。”

    金翅大鹏立刻朝她衣襟内钻去,而獠牙也是立马动手抓住了她。

    “轩辕小五你要干什么!”皇明月的厉喝声传来。

    轩辕天心转眸看去,见他神色阴鸷的骇人,微微一笑,道:“你就别过来了,否则我不是白费力气,好好活着,我会活着回来的。”

    皇明月眸光一变,轩辕天心再次看了他一眼,咬牙抓着诸无我就朝无回深渊下跳了下去。

    “小王妃!”

    秋棠四人大骇。

    毕方也是快速掠去,“小丫头,大鹏王!”

    然而无回深渊下全是狂风的罡风,轩辕天心抓着诸无我跳下去后并没有立刻掉下去,而是被无数风刃给缠在了半空。

    轩辕天心瞥了一眼诸无我,然后猛地用力一踹,将他朝深渊下踹了下去,与此同时,獠牙也是当机立断的出手,唰地一下砍断了诸无我拽着轩辕天心的双手。

    砰!

    诸无我自爆了,强大的能量瞬间冲了过来,轩辕天心和獠牙首当其冲,齐齐喷出了一口血。

    “主子!”

    就在轩辕天心的意识渐渐消失之前,却听到了秋棠四人的惊呼声。

    一道身影扑来,皇明月终于追了过来,并毫不犹豫地跟着跳了下去。

    一把抓住轩辕天心,皇明月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见轩辕天心费力睁眼看来,皇明月狰狞一笑,道:“爷说过的,就算是死,你也必须跟爷在一起!”

    然而这话还没落下,又是四道身形扑了下来。

    秋棠、夏言、春笙、冬凛四人齐齐出手拽住轩辕天心和皇明月,咬牙道:“主子,小王妃,别丢下属下们啊。”

    几人被困在狂风中,落又落不下去,也回不到上面。

    毕方站在深渊边,看其模样似乎也是想要跳下来,皇明月瞥了一眼已经昏迷过去的轩辕天心,抬头冲上面的毕方喊道:“别跳!”

    毕方一愣,皇明月继续道:“你现在立刻跑!趁着无相殿的人还没追来,你跑了他们不会追你,然后找机会去帝都,将我们的消息带回去。”说着,一手抓住轩辕天心,另一手去猛地朝上面的毕方扔出一物,道:“拿着这块令牌去皇宫,快走!”

    嗡!

    风力突然乱了,几人被狂风撕扯的摇摇晃晃,并迅速往深渊下掉了下去。

    毕方站在深渊边,神色犹豫不决,又想跳下去追金翅大鹏,又抓着那块令牌觉得为难,最后扭头看了一眼远方天际快速掠来的三道流光,最后咬了咬牙,化作本体猛地冲天而起。

    片刻。

    三道人影快速出现在平原上,这追来的三人赫然正是仇水、仇枭跟百里苍何。

    百里苍何皱眉看着在天际消失的那一道火光,沉声道“那人是谁?不去追吗?”

    仇水摇摇头,“不必。”垂眸看向深渊下,道:“老殿主的气息消失了,而妖王一行人也消失了。”

    “我们当初接到传令就赶来了,没曾想还是晚了一步。”仇枭怒道:“如今老殿主的命牌已碎,妖王一行人又掉入了深渊之下,咱们什么都没有捞到。”

    “那也不一定。”仇水收回目光,淡淡道:“这深渊下极其诡异,就算是殿主都无法下去,妖王一行人掉了下去,是生是死都未可知。”

    “那也不能保证他们会死!”百里苍何突然道,“殿主的命令是可是妖王妃……”当说的殿主的时候,百里苍何的神色却是变得有些古怪,“如今妖王妃也掉了下去,殿主只怕会发怒。”

    “发怒倒不至于。”仇水眯眼,道:“先回去吧,将这里的事情尽快禀告给殿主。”

    三个人来得快,消失得也快。

    很快,平原上再次恢复了安静,只不过大战留下的痕迹,依然留在了平原之上。

    题外话

    头盔,盾牌什么的或许可以派的上用场了。

    写了这么久,这一卷终于结束了,我不仅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反而越发觉得压力大了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