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31:(一更)

正文 331:(一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

    被夜色笼罩的小巷子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皇明月静静站在一处高墙底下,细长妖娆的凤眸如同藏在黑暗中的猎豹般,目光凌厉且警觉地盯着四周。

    ‘嗡——!’

    空气似乎震动了一瞬,凌厉的目光立刻扫了过去,然而却在下一瞬,凌厉之色却在顷刻间消失于无形。

    “如何了?”

    看着大圣轻飘飘的自墙上跳了下来,皇明月压低声音问道。

    大圣无声地落地,将双手背在身后,挑眉一笑,道:“本大圣出马,自然人仰马翻。”

    皇明月:“”人仰马翻是这么用的?

    估摸是察觉到他的古怪目光,大圣瞥了他一眼后方才解释道:“本大圣的意思是,这宅子里的所有人都被本大圣给放倒了。”话落,又道:“无极宗的人正在庭院控制结界,你的那几个属下也进入了地牢当中,一旦将解药给了地牢中关住的那些人,就可以撤离了。”

    闻言,皇明月无声点了点头。

    大圣背着手往巷子口探了探脑袋,问道:“没人过来?”

    “没有。”皇明月垂眸拂了拂衣袖,道:“无极宗弄出的幻境很不错,先前爷还去看了一番,从外面看就连爷都看不出来异常。”

    “那当然。”大圣得意一笑,道:“传出于驱魔龙族的术法,又岂会轻易被人识破。”

    皇明月嫌弃地瞥了大圣一眼,道:“院子里的那些家伙呢?”

    “被无极宗的人给弄晕了。”大圣道。

    “弄晕?”皇明月皱眉,若只是将人弄晕的话,难免不会等人醒来后发现异常。

    似乎是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般,大圣哼道:“放心,无相殿的那些家伙发现不了。本大圣先前就说过,无极宗的术法传承于驱魔龙族,这个天地间,除了她们自己人,只怕还没几个人能够破解驱魔龙族的术法。无相殿的那些家伙醒来后不会发现任何异常,连他们晕过去的印象都不会有。本大圣听小五那丫头说过,这种术法好像类似于什么催眠。”

    催眠?

    皇明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着眼前穿着一身松垮垮衣袍的猴子,突然挑眉道:“明日大赛就结束了,你好像并不紧张。”

    “本大圣紧张什么。”大圣闻言侧头看了过来,虽然这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不管是大圣还是皇明月,都能将对方脸上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

    嗤笑了一声,大圣斜睨着他,道:“该紧张的人不该是你吗?”

    哪知皇明月闻言却突然沉默了下来,大圣奇怪地瞅着他,想着这家伙居然没有反呛,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的确紧张。”

    沉默半晌之后,皇明月居然点头道:“不仅紧张,还很担心。”

    大圣眸光一动,看着他不语。

    皇明月双眸微微眯了眯,继续道:“所以,明日不管发生什么事儿,请你保护好她。”

    “我保护?”大圣笑了,看着他问道:“那你呢?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像是你准备撂挑子了?”

    “我没有。”皇明月沉声道:“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那个女人什么性子你不会不知道,倘若明日真到了危机时刻,她定然会出手。一旦她的身份曝光,那么她就会成为无相殿唯一的目标,我有自信可以护住她,哪怕拼了命也会护住她,但我却不希望有任何一点儿的意外发生到她的身上。”

    抬眸直视大圣,继续道:“你一直都在她的体内,也是她最后的一道防线。所以,明日若真有连我都预料不到的意外发生,我希望你能护住她。”

    大圣看了他半晌,突然嗤地一笑,淡淡道:“她是本大圣的弟子,没人可以在本大圣的眼皮子底下伤她,即便你不说,本大圣也会护她周全。”

    “或许”皇明月勾唇邪肆一笑,看着大圣道:“这次回了帝都后,爷可以跟你好好痛饮一番。”

    大圣斜眼看来,似笑非笑地道:“你喝不过本大圣。”

    “喝不喝的过,等喝过了方才知道。”皇明月嗤了一声,再次变成了那目中无人的妖王殿下。

    ‘唰唰唰唰——!’

    二人的话音刚落,几道破风声自高墙内掠了出来。

    皇明月和大圣立刻敛了神色同时看去,只见从里面掠出来的人正是秋棠四人,当四人一出来后,无极宗的几人也跟着掠了出来。

    青长老一落地,便大手一挥,道:“先走,十息之内这里就会恢复正常,里面的人也会立刻清醒。”

    皇明月闻言什么也没说,看了一眼大圣,大圣立刻化作一道光钻入了他的体内,然后一行人瞬间自巷子里消失。

    “不要!”

    幽幽一脸拒绝地瞪着轩辕天心,自己不过是见她一脸担心的模样才好心出来陪她说话的,结果哪知道这女人居然从那个空间镯子里一股脑地掏出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非要往自己的身上套,早知道最后会这样,她就不应该可怜她。

    轩辕天心的手中拎着一件粉嫩嫩的公主裙,如同诱惑小红帽的狼外婆般,笑吟吟地看着满脸拒绝之色的幽幽,哄骗道:“为什么不要?幽幽穿上试试啊,很漂亮的。这可是我为我的小六儿提前准备的,都是新的呢。”

    幽幽目光嫌弃地看着她手中那条粉嫩嫩的古怪裙子,将脑袋坚决地撇向了一旁,“不要,要穿你自己穿,反正我不穿。”

    “我若是能穿早就穿了。”轩辕天心忍不住嘀咕,然后放下手中的公主裙,又拿起桌上的一个粉色心形发夹,道:“那你将这个发夹戴上试试,这是我小时候戴过的。原本是一对儿的来着,却不知道怎么少了一个”

    幽幽闻言转回头看来,一看那什么发夹又是粉色的,还放光放亮的,立刻又是一脸嫌弃地道:“不戴,将一个桃子戴在头上,奇怪死了。我是幽冥蝶,又不是猴子。”

    轩辕天心:“”垂眸看向自己手中的心形发夹,嘴角微抽,“这不是桃子,这是心!”

    哪知幽幽的神色更加嫌弃了,盯着她手中的发夹,冷声道:“心?你当我没有见过心脏长什么样子的吗?不管是人的心,还是妖兽的心,都没有长这个样子的。”

    “”轩辕天心扶额,这代沟怎么就这么的大呢?!

    见幽幽一脸坚决的不从的模样,轩辕天心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将手中的心形发夹放了获取,目光在桌子上的一堆东西里转了转去,显然她并没有死心,企图要从这一堆的东西里找出一件来穿戴在幽幽的身上。

    不过她还没将东西找出来,门外就有了一丝轻微的动静传来。

    轩辕天心神色一动,立刻放弃了桌上的那一堆

    东西,欣喜地道:“他们回来了。”说着,立刻将打扮幽幽的想法给抛到了脑后,快速地冲向了门口。

    而幽幽在瞧见她终于放弃了折腾自己的想法后,也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周身幽蓝光芒一闪,化作了一只小蝴蝶,晃晃悠悠地飞到了角落处还在沉睡中的金翅大鹏身边。

    这边轩辕天心将房门一打开,果然瞧见了皇明月等人,似乎才刚刚回来,身上还带着一丝凉气。

    皇明月看着突然打开的房门,挑眉一笑,道:“你这个样儿还真有些像留灯守家的贤妻了。”

    轩辕天心闻言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然后看向他身后的青长老等人,笑道:“你们一直没回来,我就只能等着,赶紧进来跟我说说,事情办的如何了。”

    皇明月勾唇笑了笑,瞥了她一眼,当下抬步进屋,而青长老等人也是呵呵一笑,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等他们人一进屋,轩辕天心正要关门,却听见走廊里又响起了一阵开门的声音。

    是一阵啊,不是一道。

    轩辕天心愣了愣,探头看了出去,只见子亦、随云、烈重渊他们的房间门都在同一时间打开,而他们的人也跟着走了出来,显然之前他们回去后也并没有休息,而是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等着的,否则也不会刚一听见后,他们如此整齐一致的开了门。

    见子亦等人都已经开门出来了,轩辕天心忍不住一笑,看着他们道:“都过来吧,你们若是不听听,只怕今晚是睡不着觉的。”

    子亦和随云闻言笑了笑,而烈重渊立刻拉上燕君折跑了过去,乐正羽和徐真更是呵呵笑道:“队长还真说对了,殿下一直没回来,我们还真睡不着。”

    闻言,轩辕天心笑瞪了乐正羽一眼,然后将房间门大大地打开,道:“赶紧进来。”

    等到所有人都进屋后,只见原本还挺大的房间瞬间变得狭小了好多。

    皇明月大刺刺地坐在双人塌上,正吊着眼角瞅着子亦等人,“爷怎么不知道,爷不在你们居然会睡不着觉的?”

    乐正羽立刻往轩辕天心的身后躲了躲,轩辕天心却又瞪了皇明月一眼,又欠抽,人家明明是担心你,你个不识好的东西。

    瞪完了妖王殿下,轩辕天心方才立刻正色道:“解药已经给了他们了?”

    秋棠立刻点头,“给了,属下四人看着他们吃了解药后才离开的。”话落,似想起了什么,突然犹豫地看向轩辕天心,道:“方才在地牢中,属下还看见了红家的人。”

    “嗯?”轩辕天心诧异地看了过去,红家的人也被抓了?

    皇明月见她神色诧异,嗤笑道:“红家那几个家伙见劝说不动红莲就只能离开,谁知道刚一出城就又被抓了回来。”说完,看向秋棠,问道:“你将解药也给他们了?”

    秋棠嘴角一抽,点头道:“给了。”总不可能别人都给了,就不给红家解药吧。

    “那他们说什么没有?”皇明月哼了哼,又问道。

    “还真说了。”一旁的春笙立刻看向轩辕天心,道:“小王妃,红家的那两位长老说,明日倘若有需要,他们也会前来帮忙。”

    轩辕天心点点头,却并没有说什么。对于红家,即便已经知道了当初整件事情的真相,可她依然无法释怀红家的那些年轻子弟对红莲的伤害。

    “无相殿一直没有动静?”轩辕天心敛了心思,看向皇明月又问道。

    皇明月摇头,“老家伙今晚上一直在监控无相殿的动静,既然没有消息传来,那就说明无相殿没有任何察觉。”

    青长老也是立刻道:“大长老和二长老今晚也一直在暗中留意无相殿,所以”原本一句‘神女’刚要出口,但惊觉屋内还有其他人,青长老又立刻把话吞了回去,改口道:“。王妃不必担心。”

    子亦奇怪地看了青长老一眼,总觉得这位无极宗的长老刚刚要出口的话并不是这一句啊。

    而轩辕天心倒是没怎么在意,当听到太上长老和无极宗的大长老、二长老都在监控无相殿后,总算是放心了一些,笑道:“那便好,只要将解药给了那些人,也算是完成了一件事儿了。”

    皇明月冲她招招手,等待轩辕天心听话地走了过来后,一把拉过她坐在自己的旁边,方才淡淡道:“明日上午是无相殿跟那个什么君家的比赛,下午就是跟我们的冠军赛,一场冠军赛最多一个时辰就会结束,届时城中的人太多,无相殿大概不会选择在那个时候动手,所以那个时间段就是我们的机会。”

    “嗯?”

    其他人闻言齐齐一愣,然后纷纷看向皇明月。

    皇明月拉着轩辕天心的手不放,目光却看向其他人,继续道:“颁奖仪式,赋予冠军的头衔,我们必须要在赛场。至于你们当比赛一结束之后,就立刻退出角斗场,并待在外面等着。”

    “你是说”随云皱眉道:“无相殿会在颁奖之后就对我们动手?”

    “很有可能。”皇明月点头,沉声道;“那个时候的赛场也没有多少人了,况且他们还会清场,对付我们最好的机会就是在角斗场中。”

    “那我们退出了角斗场,一旦无相殿对你们动手后,我们岂不是会救援不及?”青长老皱眉道。

    “不。”皇明月摇头,看向青长老,道;“你们退了出去,才是我们的底牌。角斗场一旦被封,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会知道,爷让你们在大赛结束后立刻退出去是因为外面还需要你们。”话落,意有所指地道:“别忘了那些被关在地牢的人,一旦角斗场被封,你们便将那些人带出来,并在城中制造混乱。当混乱一起,我们这边会全力突围,你们在外面可以接应。”

    青长老闻言想了想,然后点头道:“好。”

    皇明月目光看向秋棠四人,挑眉道:“至于你们四个,就不用爷再多说什么了吧?”

    闻言,秋棠立刻点头,春笙更是道:“主子放心,属下们晓得的,妖月骑一定会以最快速度前来救援。”说着又是一笑,道:“獠牙这几日在妖月骑当中都要显得种蘑菇了,就算我们赶不过去,当城中一乱之后,獠牙肯定会带着人赶来的。”

    “等等”听到这里,轩辕天心突然打断,看向皇明月疑惑地道:“妖月骑如今不在城内?”

    皇明月挑眉笑笑不语,倒是春笙似邀功般地道:“小王妃,妖月骑已经被全部转去城外了,倘若一直留在城中,谁知道无相殿的那些王八羔子会不会对咱们的妖月骑动手脚啊。”说着嘿嘿一笑,继续道:“而且妖月骑留在城外最稳妥,一旦连城门都被封后,獠牙会带着妖月骑以最快的速度攻城破了他们的封锁。”

    轩辕天心闻言嘴角一抽,皇明月到底偷偷摸摸的做了多少安排啊?妖月骑今日白天的时候不是还在城中吗?怎么现在却又跑到了城外去?

    见轩辕天心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模样,妖王殿下这才笑眯眯地看着她道:“行军打仗的事儿,你就不懂了,所以就乖乖看着吧,等明日爷给你来一场破无相城的好戏给你瞧瞧。”

    轩辕天心颇为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似提醒般地道:“我只希望明日不要是咱们被围攻的大戏才好。”

    皇明月闻言瞥了她一眼,对于她的怀疑有些不满,不过轩辕天心却又是一笑,道:“当然了,攻破无相城的戏,我还是很喜欢看的。”

    “喜欢看?”妖王殿下挑眉,又笑了起来,“那明日就让你看个够。”

    二人的对话,差点闪瞎了一屋子人的眼睛,青长老笑呵呵地看着二人,然后起身道:“既然该做的事情做完了,该交代的也交代了,那老夫等人便先回去了。”说着又是一笑,语气深长地道:“明日的大戏,我无极宗的人也很想看看。”

    妖王殿下似听出了些什么,似笑非笑地抬眸瞅着青长老,问道:“哦?难道你们无极宗还想看出个什么来不成?”

    青长老闻言再次一笑,目光却看了轩辕天心一眼,笑道:“自然想看出一些东西来,至少要看看殿下究竟当不当起才是。”

    话落,只见妖王殿下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冷,目光凉飕飕地盯着青长老,冷哼道:“那明日你们就睁大了眼睛给爷好好看着,这个天地间除了爷以外,没人再当得起。”

    青长老也不在意妖王殿下话中的冷意,依然笑呵呵地点了点头,道:“好,那老夫等人就先告辞了。”说完,朝轩辕天心点了点头,然后带上身后的崇凛四人转身就走。

    直到青长老一行人离开后,便见妖王殿下一脸不爽地一脚踹向了身前的小几,将小几给踹得差点飞出去后,方才愤愤地道:“又是一个讨人厌的老家伙,真以为爷不会捏死你吗?”

    轩辕天心:“”

    妖王殿下侧头看向她,眼中还有着怒火,嘴上却在告状:“他们欺负爷,你就看着?”

    轩辕天心扶额,她不看着,难道跳起来打人么?

    又愤愤地嘀咕了一句什么,妖王殿下却将迁怒向了其他人,比如说随云。

    “爷看着你也讨厌。”妖王殿下阴测测地瞪着随云,然后挥手如赶苍蝇似的,道:“跟无极宗的那个老家伙一样的碍了爷的眼,赶紧给爷出去。”

    躺着也中枪的随云淡淡地瞥了无理取闹的妖王殿下一眼不予理会,只是看向轩辕天心笑得温润地道:“小五,我们先回去了,你也好好休息。”

    轩辕天心立刻起身,点头道:“我知道,随云哥哥你们也要好好休息,这都过去大半夜了,明日还有比赛呢。”

    随云闻言笑了笑,当先起身朝门口走去。

    而其他人见随云一走,也跟着纷纷起身,倒是他们还没出门,刚刚还无理取闹的妖王殿下却突然又叫住了他们,“明日上午的比赛你们不用去了,反正就是无相殿跟那个什么君家做戏而已,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随云几人闻言一顿,回头看来。

    妖王殿下哼道:“去看无相殿做戏,还不如好好待在房间里修炼,下午是冠军赛,我们上午不出现也没人可说什么。”

    闻言,众人偏头一想,还真觉得这话有理。

    明日上午无相殿跟君家的比赛,那些观众们不知道内情,所以去看看还没什么,但他们已经明知道君家是无相殿的人了,比赛时无相殿和君家又岂会真的拼死拼活,不去看也好,省得浪费一上午的时间。

    想通之后,子亦含笑点头道:“好,能多一上午的时间修炼也是好的。”

    皇明月瞥了他们一眼,傲娇地转过了头。

    子亦失笑,然后打开房门带着众人走了。

    房间门再次关上,轩辕天心便忍不了了,抓过一个垫子就朝皇明月砸了过去,瞪着他道:“我哥哥招你惹你了?”

    妖王殿下被砸了一脸也不生气,抱住垫子就气呼呼地道:“反正都是轩辕家的人,无极宗那些家伙也跟轩辕家有关系,爷就是看着眼疼。”

    轩辕天心闻言冷笑,“看着轩辕家的人眼疼?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轩辕家的人?还是正儿八经的轩辕家的人。”

    “你除外。”妖王殿下立刻改口,“除了你以外,爷看谁都眼疼。”

    轩辕天心立刻眼疼地看了他一眼,嗤道:“你说反了吧?就你这个性子,是谁看你都眼疼才对。”

    结果,妖王殿下抱着垫子凑了过去,笑得极为不要脸地道:“别人看爷眼疼又如何,反正爷知道只要你不眼疼爷就行了。”

    话落,轩辕天心慢吞吞地从他怀中抽出垫子,然后又慢吞吞地捂在了他的脸上,道:“我看你也眼疼。”

    ‘噗嗤——!’

    此话一落,默默当背景墙的秋棠四人纷纷笑出了声儿,然而这笑声刚一出,四人立刻脸色大变,连忙拿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脚底抹油地要逃。

    “主子,属下等就先回天老那里去了,天老还在驿馆中等着咱们的消息呢。”

    话都没说完,四个人全部跑得没影了,只留下哐地一声关门声。

    妖王殿下一把抓掉自己脸上的垫子,目光阴沉地盯着门口处,阴测测地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敢笑话爷?给爷等着,爷能收拾得让你们怀疑来生!”

    轩辕天心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一把将他给拽了起来,道:“行了,赶紧洗澡去,否则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怀疑来生。”

    妖王殿下被拽了起来,然后被轩辕天心推去了洗漱间,却在要轩辕天心准备转身要走的时候,一把将她给拽住了。

    “节约用水,节约时间,你跟爷一起洗。”

    轩辕天心:“”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唰地一下给一起拉了进去。

    “皇明月——!”轩辕天心回神,忍不住怒吼,可惜这怒吼才刚刚还出一句,妖王殿下就已经双手开工开始扒她的衣服。

    轩辕天心气急,眼看着外衣就要被扒掉了,一道金光自妖王殿下的体内冲了出来,然后火急火燎地冲出了洗漱间,伴随而来的还有大圣气急败坏地骂声。

    “小王八蛋猴急个屁啊!本大圣的火眼金睛若是长了针眼,你陪得起吗?”

    轩辕天心:“”一脸呆滞,或者说已经完全石化了,她都忘记了大圣还在皇明月的体内。

    然而妖王殿下却是突然笑了起来,且笑声越笑越大,越笑越放肆。

    一把抱住石化中的轩辕天心,将头埋在她的发

    间,妖王殿下等笑够之后方才十分解气地道:“该!爷早就想收拾这只总来打扰爷好事儿的臭猴子了。”

    ------题外话------

    不确定还会不会有二更,反正我尽力争取不让二更君难产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