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27:(一更)

正文 327:(一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不管轩辕天心是不是觉得受之有愧,但无极宗的人却觉得理所当然。%d7%cf%d3%c4%b8%f3

    不过好在轩辕天心并不是太纠结的人,在纠结了片刻之后,便将心思又转到了正事儿上。

    在经过又一次的密谈之后,七人商定了晚上的行动计划,最后还在皇明月那种阴测测的目光中,将一块龙形传音佩给了青长老,方便于之后的联系。

    下午,大赛果然照常举行,正如皇明月所说的那样,无相殿的人将轩辕天心毁坏的那个比赛台给拆了,直接将角斗场的内场给作为了比赛时所用的场地。虽然这个临时场地少了防御结界,不过无相殿也舍得耗费人力,生生派了五十个法力僧坐镇于场地四周,并联手布置了一道结界,以防止在比赛的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而误伤了四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

    对于无相殿这种迅速的应对,前来观看比赛的观众们都十分满意,还为无相殿还赢得了不少不错的赞誉,这对于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轩辕天心来说,那可是相当的扎心了,因此在下午整个观看比赛中,轩辕天心都阴郁着一张小脸。

    估摸是瞧出了轩辕天心的心情不怎么好,一整个下午的时间,烈重渊等人都不敢上前跟她说话,倒是令得妖王殿下十分的满意。

    上午没有比完的四支队伍在下午终于上了场,并经过几轮激烈的战斗之后,进入五强的参赛队伍也全部选了出来。不过这并不代表着结束,当五强队伍选出来后,又立马进行了新的抽签,因为帝都学院已经被轮空了出来,剩下的四支队伍开始了争夺进入半决赛的资格。

    四支参赛队,两场对决,万分精彩,瞬间点燃了整个角斗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相殿这次得了不少民心,在整个比赛当中,无相殿获得了所有观众们的支持,全场都是为无相殿的加油打气的呐喊声。

    而无相殿也的确是有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几乎是带着一种碾压对手的姿态,成功的进入了半决赛。

    至于另一支进入半决赛的参赛队就有些令人觉得诧异了,那支参赛队是来自西域永观城的一个世家队伍,整个队伍当中就只有两个王境强者,却好运的一路走到了最后。

    当进入半决赛的队伍选出来后,观众们对于无相殿能够拥有这个资格倒是没有任何的怀疑,然而对于另一支队伍却充满了惊奇,不过比起他们的惊讶和奇怪,帝都学院这边就显得要沉默不少。

    一行人沉默地看着场中剩下的两支参赛队,在半晌之后,皇明月突然呵地一笑,道:“看来另一支队伍出现了,不过比起万兽宗,他们倒是幸运了不少,居然还能进入半决赛,即便明日输给了无相殿,从明日之后,这个小家族也要开始水涨船高了啊。”

    听了皇明月的这番话,身边的其他人都是神色动了动,燕君折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场内,道:“永观城的君家,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且他们整个家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跟万兽宗比起来更没有什么可比之处,可为何无相殿却偏偏选中了他们?”

    这个问题不仅燕君折疑惑,其他人也同样疑惑。

    皇明月盯着君家的队伍眯了眯眼,道:“无相殿不会平白无故的去扶持一个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的废物,或许我们看不出来这个君家究竟有什么特别的,但有时候越是看上去无害的东西,往往却会成为致命的存在。”

    随云闻言眸光一动,侧头看向皇明月,问道:“要去查查看吗?”作为鬼面骑士团的队长之一,随云探查消息的本事儿也绝对不弱。

    皇明月没吭声,并不是他不想去查,而是如今在无相城也查不出什么,除非派人去永观城,但如今的无相城,只怕没有几个人能出得去,所以当随云询问可要去查探君家的时候,皇明月沉默了。

    随云他们尚且还不知道昨日城外发生的事情,见他突然沉默不语,纷纷觉得有些奇怪。

    轩辕天心是知道皇明月心中在想什么的,但此时这里却并不是说事儿的好地方,所以只能笑着道:“查肯定是要查的,但也不急在这一时,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比赛,等咱们回了帝都之后,再派入好好查查吧。”

    闻言,随云等人齐齐对视了一眼,燕君折更是垂眸笑道:“队长说的对,明日可就是大赛的最后一日了,的确不适合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话落,其他人也是纷纷笑了起来,烈重渊更是附和道:“说起来,一想到明日就要争夺冠军了,可是我怎么觉得自己都没怎么上过场呢。”

    轩辕天心闻言笑看了他一眼,道:“放心,明日让你打个够。”

    烈重渊一听,眼睛都亮了,咧嘴扯出一个较为凶悍的狠笑,道:“对上无相殿的那些家伙,我们可不会再客气。”

    “对他们也用不着客气。”轩辕天心拉着皇明月起身,看着众人道:“走吧,先回去了。今日回去后你们就好好休息,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明日的冠军赛上才能好好发挥。”

    一行人回了驿馆后,轩辕天心和皇明月还没来得及坐下,秋棠就独自一人回来了。

    “可找到了那些人被关在何处?”轩辕天心急切地问道。

    秋棠点点头,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沉声道:“找到了,那些参赛队的人都被关押在城中。”

    “城中?”轩辕天心闻言一愣,她有想过无相殿会将抓回来的关在城外一个隐瞒的地方,也想过或许会在他们的总部当中,却没有想过居然就关在了城中。

    一愣之后,轩辕天心连忙问道:“城中何处?”问完又道:“这城中除了他们的总部,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关人?”

    秋棠一听这话就来了气,道:“无相殿的那些家伙可真够狡猾的,那些被他们抓回来的人全部关在了城中一座民宅里。今日中午那会儿我跟夏言一直守在城外,本想着等着他们再抓了人便偷偷跟上去,结果他们的确又抓了人回来,却并没有去其他的地方,而是将那些参赛队的队员们装入了货箱中给运进了城。”话音顿了顿,又继续道:“我们以为他们会将人给运回总部,可没想到无相殿的那些人运着箱子在城中逛了好几圈,最后去了一处民宅。我跟夏言偷偷跟了进去后方才发现,那宅子看似普通,其实地下却有着一个极大的地牢,那些被抓回来的人全部被关押在了地牢里。”

    “地牢?”轩辕天心眉心一皱,再次追

    问道:“里面的守卫如何?”

    “不知道。”秋棠摇头,道:“那宅子里有高手,属下二人并不敢再深入,所以也没能查探到地牢里的情况。不过夏言却说,他在院子里闻到了离恨花的香味。”

    “离恨花?”轩辕天心疑惑地看着秋棠,“离恨花是什么东西?”

    “离恨花就是一种花。”皇明月悠悠地道,不过轩辕天心却并不满意他的这个答案,没好气地瞪着他,道:“我也知道离恨花是一种花,我的意思是这离恨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否则秋秋为何会特意提起来。”

    皇明月冲她勾唇一笑,解释道:“你这么心急做什么,爷不是还没把话说完吗?”话落,见轩辕天心又要瞪自己后,继续道:“离恨花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它的花蕊却能研制成一种药,名叫离恨丹。将离恨丹给人服下,并在四周撒上离恨花的花粉,那么即便是帝境强者都会变成一只弱鸡。”

    闻言,轩辕天心瞪大了眼睛。

    皇明月继续道:“夏言在院子里闻到了离恨花的香味,想来这些离恨花就是无相殿用来对付那些被抓了的蠢货们的。”说完,有些嫌弃地嗤了一声,又道:“难怪无相殿会这么放心将那些蠢货给关在城中,有了离恨花,如今那些蠢货都成了废人,即便没人看守他们,估摸他们也是逃不出来的。”

    “离恨花离恨丹”轩辕天心皱眉,看着皇明月问道:“这种东西可有解?若是没有解药,就算你晚上成功的救了他们,他们也逃不了啊。”

    皇明月闻言摸了摸下巴,道:“这属于药理方面啊,爷可并不擅长。”

    轩辕天心一听,眉心皱得越发紧了,皇明月瞥了她一眼,又笑道:“不过那个老家伙定然知道。”说着,突然起身,看着轩辕天心,道:“爷现在就去找那个老家伙,你就乖乖留在这里,等老家伙制出解药,爷就立刻去救人。”

    哪知他话音还未落,轩辕天心却跟着起身,皇明月挑眉看着她,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道:“放心,我不会跟着你。你去做你的事儿,我也去做我该做的事儿。”

    “你要做什么事儿?”皇明月立刻挡住她,不放心地问道。

    轩辕天心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该不会忘了天符宗吧?”

    天符宗?!

    皇明月一愣,看他这模样显然是忘记了。

    轩辕天心看着他,无奈道:“今日的比赛已经结束了,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天符宗的人定然会在今晚离开。无相殿可是很着紧那个天符师的,我若不去拦住他们,只怕等他们一出城后,定然会被无相殿给抓回来。而那天符师一旦落入无相殿的手中,只怕就不会被关去那个地牢了,天符师的重要性可不是那些参赛队能够比的。”

    妖王殿下偏头轻咳一声,打死不承认自己此时有些尴尬了,还嘴硬地提醒道:“你去拦住他们可以,但不许出驿馆。”

    轩辕天心好笑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若再挡下去,说不得我还真的要出驿馆去追他们了。”

    话落,只见妖王殿下立刻挪了挪身子,不再挡着她。

    轩辕天心含笑越过他去开门,而妖王殿下也跟了上去,不过当轩辕天心将房间门打开后,她跟皇明月却是齐齐一愣。

    只见房间门外,随云、子亦、烈重渊、燕君折、乐正羽、还有徐真,居然一个不落的站在走廊里。当听见他们的房间门打开后,六人齐齐抬眼看了过来。

    轩辕天心愣了愣后,方才冲着六人一笑,问道:“随云哥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不是让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吗?怎么都站在走廊里呢?”

    随云闻言笑了笑,而子亦却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跟在二人身后的秋棠,意味深长地道:“小五啊,你是觉得师兄很傻是吧?还是觉得你的哥哥很傻?或者说是觉得他们很傻?”

    轩辕天心眨眨眼,子亦继续笑道:“你跟殿下明显是瞒了我们什么事儿,今日殿下在角斗场的沉默,若我们还看不出来,就真的是个傻子了啊。”

    “额。”轩辕天心一噎,子亦瞥了她一眼,接着又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而你们此时出门又是准备要去干什么?”

    六个人六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和皇明月,说实话,轩辕天心还真的觉得有些压力。

    皇明月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却难得的没有管她,径直越过她出了门,朝楼梯口走去,边走边道:“妞,这些家伙就交给你了,爷先去找那个老家伙。”

    见皇明月居然把人丢给自己就跑了,轩辕天心一阵气结,更让她气闷的还有秋棠,居然也垫着脚尖,身子贴着门框从她身边越了过去,还一副生怕被自己主子给丢下的模样,在一出门后,还不忘回头跟自己说再见。

    “”轩辕天心瞪着那两个瞬间走没影的一主一仆,将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响,这两个没义气的东西!

    不过她在这里咬牙切齿,却不代表随云他们会放过她啊。

    子亦慢慢晃到她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笑眯眯地道:“还不说实话?”

    轩辕天心:“”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子亦,再看了看齐齐围了过来的另外五人,轩辕天心只能无力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先跟我走,咱们边走边说,否则我怕来不及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