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26:无极宗寻来

正文 326:无极宗寻来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如何?”

    见二人没有反应,大圣瞅着二人笑问道:“难道本大圣不行?”又接着道:“本大圣虽然只是一道神念,可也正是因为只是一道神念,所以才好办事儿。无相殿关人的地方定然被人给严密把守,且还不知道弄了多少的防御,有了本大圣在,你们在救人的时候也要轻松一些。”

    皇明月摸着下巴开始认真思考,但轩辕天心的脸上却出现了迟疑之色。

    大圣的话虽然没错,有了他帮忙救人应该会轻松不少,可是

    “不行。”轩辕天心摇头,看着大圣语气坚决地道:“就因为大圣您只是一道神念,所以才不行。”

    “为何?”大圣皱眉,瞅着轩辕天心的神色,问道:“你这丫头该不会是不放心本大圣吧?”

    “是不放心。”轩辕天心点头,道:“这里是无相殿的老巢,能够察觉到您的存在的人也肯定不少,您若是跟着去救人被发现了,我担心”

    话没说完,却被大圣给打断,“发现不了的。”

    “嗯?”轩辕天心疑惑地看向大圣,大圣却笑吟吟地瞥了一眼皇明月,道:“救人的时候藏在这东西的体内,谁能发觉得了本大圣?不过是到时候出来帮忙破点儿防御,破开严密的把控罢了,悄无声息的将事情解决了,本大圣就藏了,哪里会被人发现。”

    闻言,轩辕天心却没吭声,显然还是不怎么放心。

    倒是一旁的皇明月在嫌弃地看了大圣一眼之后,方才侧头对着轩辕天心道:“这死猴子说的办法也不错,让他先藏在爷的体内,别人想要察觉也察觉不到的,否则他一直躲在你的体内早就被人给楸出来了。”话落,似知道轩辕天心在担心什么般,又道;“有爷在,这死猴子不会出什么事儿的,虽然爷很想捏死它,不过爷保证会将他带回来的。”

    抬眼看了看正瞅着自己的大圣,又转头看了看一脸保证之色的皇明月,轩辕天心这才勉强地点了点头,道:“那好吧。”话落,又不放心地补充了一句:“若是没有必要的话,大圣您最好还是别出手。”

    见轩辕天心如此紧张担心大圣,皇明月的表情有些发酸了,而大圣却翻了翻眼皮子,轻声嘀咕道:“小丫头真当本大圣没什么用吗?想当年本大圣什么龙潭虎穴没去过。”

    轩辕天心叹了一口气,道;“是是是,大圣您是谁啊,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不过是一个无相殿而已,自然挡不住大圣您的。”

    大圣闻言立刻满意了,皇明月的脸色却越发的酸了。

    可轩辕天心话音一转,接着道:“但大圣您现在连当初的一半修为都没有,我担心紧张您也是正常的啊,倘若您如今是全盛时期,您就算扛着根铁棒要去砸了无相殿,我都不会说什么,甚至还会买好瓜子搬个小板凳坐在一旁看热闹呢。”

    大圣瞥了她一眼,见她眼中仍有担心之色,嗤笑道:“什么铁棒,本大圣的那叫如意金箍棒!”

    “如意金箍棒我是没有瞧见。”轩辕天心朝大圣摊手,笑道:“反正我瞧见的就是一根黑不溜秋的铁棒子,不如您将大名鼎鼎的如意金箍棒拿出来给我瞅瞅?”

    见她又想诓着自己拿出金箍棒给她看,大圣白了她一眼,嗤笑道:“等着吧,你会看见的。”

    轩辕天心撇嘴,又是让她等着,等她看到如意金箍棒时,恐怕就是她成为天地掌控者,帮着把大圣的本体给带回来的那一日了吧?!

    皇明月瞅着这一人一猴,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外人,什么棒子不棒子的,他大爷的完全听不懂啊!

    妖王殿下不乐意了,一把拉住轩辕天心,刷存在感地道:“爷也有棒子?”

    轩辕天心一愣,转头看着皇明月,眼中有着疑惑。

    他哪里来的棒子?

    大圣却是眯了眯眼,然后神色微妙地瞅着他。

    妖王殿下无比认真地点头,“你还见过。”

    轩辕天心更加茫然了,她什么时候见过他的棒子?!

    然而大圣脸上的神色越发微妙了。

    妖王殿下瞥了一眼目光古怪的大圣,神秘兮兮地将轩辕天心给一旁拉了拉,然后悄悄地在轩辕天心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只见轩辕天心先是一愣,随之脸色慢慢变得古怪,最后又涨红,接着就是一声怒吼:“皇明月——!你给我去死,老流氓!”

    “噗——!”

    此话一出,大圣立刻笑得前俯后仰,虽然没听见那死东西刚刚说了什么,但只要是个公的都会懂起的。

    大圣毫不掩饰的笑声让得轩辕天心越发的怒火冲冠,抓住不要脸的妖王殿下就准备要下手揍人,然而手才刚刚举起,房间门却被敲响了。

    ‘梆梆梆——!’

    房间里的两人一猴同时一顿,妖王殿下双手抱着脑袋就喝道:“谁?!”

    门外似乎静了静,但马上又传来一个比较尴尬的声音,“无极宗青栽,前来拜访妖王妃殿下。”

    无极宗?!

    皇明月放下抱头的双手,看向轩辕天心,而轩辕天心却眉峰一挑,笑道:“我是叫他们晚上来的,结果没曾想到他们居然如此心急。”说着转头看向大圣,招招手道:“大圣,您先回来吧。”

    大圣背着手慢悠悠地晃了过来,然后化作一道金光钻入了轩辕天心的体内。

    皇明月拂了拂身上的衣裳,侧头看向紧闭的房门,轻声道:“开门。”话音刚落,只见房间门立刻应声而开。

    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平日里从来都没有见你用过天语术,感情你的天语能力都用在这个上面?

    似听见了她心里在吐槽什么,妖王殿下冲她勾唇一笑,道:“这样方便。”

    房间门被虚虚的打开,外面的人在发现门开了后,立刻动手推开了房门。

    轩辕天心和皇明月同时看去,只见门口处除了那位青长老外,无极宗的其他人也都来齐全了。而外面的几人在瞧见屋里的轩辕天心和皇明月二人后,显得颇为踌躇,似乎不知道是该进来呢,还是不该进来。

    轩辕天心笑了笑,对他们道:“进来吧。”

    有了轩辕天心的这一句话,无极宗的人立刻放心地进来了。

    瞧着沉默寡言的冷峻少年自觉地转身将房间门给关上了,轩辕天心这才又笑道

    :“不是说晚上再来吗?怎么现在就过来了?”又道:“不过也没关系,反正都住在同一个驿馆中,想来你们上来之前也十分注意过四周的。”看向青长老,笑道:“坐吧。”

    然而青长老却没有坐,只是目光迟疑地看了看皇明月,似想要说什么,却又一副不知道该不该开口的模样。

    要知道他们在敲门之前可没有想到房间里面还多了这位妖王殿下啊!

    似知道青长老在迟疑什么般,轩辕天心拉着皇明月一起落了座,方才笑道:“没关系的,你们想说什么就说,他不是外人。”

    一听这话,青长老连同身后的四人都是目光一亮。

    青长老呵呵一笑,“无极宗青栽,见过神女阁下。”右手虚握成拳,轻轻放在心口之上,正要单膝跪下,却被轩辕天心制止:“别跪我!”

    ‘别跪我’三个字一出,青长老还当真动作一顿,不是他听话没有跪下去,而是真的跪不下去。身体似乎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给禁锢住了般,但又不是彻底禁锢,他能起身也能动,就是不能跪。

    青长老看着自己弯曲不了的膝盖,老眼中闪过一抹震惊,然后抬头看向轩辕天心,“神女您”

    一语定乾坤?!

    这是天语的能力啊!

    轩辕天心笑了笑,道:“我不喜欢被人跪来跪去,青长老还是请坐吧。”侧头看向不远处圆桌前的几把椅子,眸中金光一闪,只见那几把实木椅子立刻唰地一下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拉了过来。

    五张椅子整整齐齐的摆放成一排,除了崇钰以外,看得其他几人都目瞪口呆。

    青长老见状却激动了,果然是天语术!

    轩辕天心微笑着示意他们坐下,等到五人落座后,方才道:“在我来到无相城第一次见到崇凛和崇钰之后便在他们二人的身上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不过当时并未交手,所以我虽然感觉到了熟悉,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目光往崇凛和崇钰身上轻轻一落,又看向青长老继续道:“直到今日在比赛上,崇钰用出了属于我轩辕家的术法后,我方才明白过来。但我当时十分震惊,要知道我轩辕家的术法向来是因为血脉传承,且传女不传男,所以我在比赛当中将我的哥哥给换了下来。”

    青长老一愣,便听到轩辕天心继续道:“直到我跟崇钰交手之后方才晓得,原来你们能够使用我轩辕家的术法是因为你们是血脉变异的天生阳脉者,而教你们术法的人正是我轩辕家的另一位传人。”

    听到这里,坐在轩辕天心身边的皇明月才眸光动了动,不过眼底却有着一丝茫然之色,显然是在想着什么是天生阳脉者,但他的茫然和疑惑不过只有一瞬,便见他眸光一闪,似在回忆着什么,最后茫然疑惑之色渐渐消失,跟着变成了一丝恍然。

    轩辕天心看着青长老继续笑道:“难怪我之前就听说无极宗收徒极为严苛,全宗上下的人数两只手都能数过来,天生阳脉这种特殊的变异血脉,几乎可以说是十分罕见,你们能够传承下来,这些年也是极为不易吧。”

    青长老闻言神色微动,似乎轩辕天心最后这句‘极为不易’的话勾起了他心中的酸楚,似感慨般地一叹,道:“神女说的不错,无极宗能够传承三千年,这其中的心酸也只有我们才明白。天生阳脉这种特殊血脉比罕见都要稀少,当年无极宗最困难的时候,全宗上下的人数都没有一手之数。这三千年来对我们来说最棘手的并不是偷偷守护着西大陆,最棘手的是找不到传承人啊。”

    话落,青长老似笑了笑,又道:“不过还好,老天还是眷顾着我们的,如今无极宗虽然还是人员凋零,但加上宗主、长老算下来也有三十人了。”

    三十人,别说是一个宗门,即便是一个稍稍有些家底的小家族中的成员都要比这个数量多上好几倍。但轩辕天心看着青长老脸上的笑意,却能看出来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欣慰。

    而轩辕天心只注意着青长老的神色,但皇明月却听到了重点,眉峰微微一挑,道:“三十人?”倘若他没有记错的话,皇室密探、还有他妖王府中的隐卫查到的结果却只有十来人啊!

    青长老闻言看着这位妖王殿下脸上的深意,目光微闪,笑问道:“看来殿下是去打探过我无极宗了?”这话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却带着肯定。

    妖王殿下眯了眯眼,青长老继续笑道:“殿下打探到的消息可是我无极宗的人数只有两手之数?”

    皇明月没有吭声,但表情却给了青长老答案。

    青长老也不隐瞒什么,笑着道:“不管是宗门还是世家,多多少少都有些旁人无法打探到的秘密,无极宗内的人,加上宗主和长老以外的确只有十来人,不过这暗中的人数嘛”

    青长老呵呵一笑,却不再多说什么。

    但青长老虽然没将话说完,可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楚了。

    你查到的人只是我无极宗明面上的,背地里有多少人,那就只有我们自己最清楚了!

    皇明月意味深长地瞥了青长老一眼,突然问道:“这次你们无极宗有多少人来了无相城?”

    此话一落,轩辕天心立刻瞪大了眼睛,莫非无极宗来的人不止他们五个?

    青长老闻言摸着山羊胡呵呵一笑,道:“我无极宗的弟子,每一个人都是宗内最宝贝的宝贝,虽然宗主答应了兰泽学院院长的请求,让我宗四个小家伙出宗前来援助他们比赛,但宗主却并不是很放心这些孩子们,所以明面上只有我一位长老随行,但暗中却还跟来了两位。”

    闻言,不仅皇明月的眼睛亮了亮,就连轩辕天心的神色都是一喜。

    暗中居然还有无极宗的人?!

    瞧得二人的神色,青长老的眸光再次一闪,问道:“神女和殿下的模样可是出现了什么麻烦?”

    轩辕天心闻言看了皇明月一眼,点头道:“的确是出了一些麻烦,不知暗中随行的那两位是无极宗的谁?”

    对于轩辕天心的问题,青长老简直是有问必答,“如今无极宗除了宗主外,下面还有三位长老,青栽排第三。隐于暗中的是大长老灼光,跟二长老玄裳。不过还请神女见谅,大长老和二长老虽然也想前来拜见您,可奈何这里终究是无相殿的大本营,为了不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大长老和二长老不便现身。”

    一听无极宗的三位长老

    居然都来了无相城,轩辕天心立刻皱眉问道:“两位长老可是一直在城中?”

    见轩辕天心神色有异,青长老立刻回答道:“因为要暗中保护这四个小家伙,大长老跟二长老早早便来了无相城中,比我们来得都要早。”

    “难怪。”轩辕天心闻言一叹,道:“原来二位长老一直藏于城中,所以才对这几日城外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晓。”

    “城外发生的事情?”青长老听出了一丝不对劲,立刻追问道:“不知神女可否告知,这几日城外发生了何事?”

    轩辕天心神色一沉,道:“这几日输了比赛立刻无相城的那些参赛队都出事儿了。”

    “什么?!”青长老闻言一惊,就连坐在一旁规规矩矩听着他们谈话的崇凛四人都是闻言惊呼出声:“那些参赛队怎么了?”

    轩辕天心神色微微凝重,将昨日她跟着天罡宗身后一起出城的事情简单的说给五人听,虽然五人起初还有些疑惑她为何要尾随天罡宗的人出城,可疑惑不过片刻,当听到天罡宗的人在小树林被埋伏,并被人给抓走后,五人的神色就变了。

    戏时更是疑惑问道:“神女,您可知道是谁抓了他们?又为什么要抓了天罡宗的人?”

    轩辕天心还没有回答,一旁的妖王殿下却冷笑开口:“这里是无相殿的地盘,除了无相殿的人,还有谁有那个本事儿从爷的眼皮子底下将人抓走?”

    戏时等人的神色又是一变,妖王殿下方才继续冷笑道:“不仅是天罡宗,但凡是那些结束了比赛离开无相城的参赛队都被抓了。”

    “无相殿抓了他们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崇凛忍不住沉声道。

    这回轩辕天心开口了,“应该是为了对付皇室和妖王府。”又补充道:“还有帝都学院。”

    别看戏时还是一个小少年,但无极宗培养出来的弟子可不是一些什么都不懂的蠢货,一听无相殿抓了那些参赛队是为了对付皇室、妖王府、和帝都学院之后,戏时脸上的神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立刻分析道:“或者可以说,无相殿是忍不了了,想要争霸西大陆了吧。”

    轩辕天心沉默,算是默认了他的这番话,而青长老却是脸色沉凝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神女和殿下可是已经有了想法?”

    轩辕天心点头,看着青长老道:“如今我们的人已经在暗中打探那些参赛队被关在了何处,最多傍晚之前便会有消息传来,一旦消息准确之后,今晚我们便会动手救人。”话音顿了顿,轩辕天心的声音沉了不少,“这里是无相殿的大本营,即便妖王府的手段再如何厉害,想要救出那些人都十分不易,所以我想青长老你们能够帮忙救人。”

    “神女您说的这是哪里话。”青长老神色一正,道:“无极宗当初建立,本就是为了跟随轩辕神女和守护西大陆的存在,您是新一代的神女,您的话便是无极宗最高的指令。”

    话落,青长老突然起身,连同身边崇凛、戏时四人,都跟着一起站了起来。

    似知道轩辕天心不喜他们行跪礼,以青长老为首,五人同时右手虚握成拳,轻轻放在心口之上,微微垂头,道:“不管神女要做什么,无极宗上至宗主,下至弟子,都会听从神女调遣。”

    瞧得五人如此庄重又严谨的模样,轩辕天心的眼中掠过一丝感动和感激,感动于无极宗对她们轩辕家的忠诚,也感激于他们的真诚。

    轩辕天心缓缓起身,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妖王殿下也跟着站了起来。

    看着微微垂着头的五人,轩辕天心也是点头一礼,沉声道:“多谢。”

    五人见状,赶紧避开了轩辕天心这一礼,戏时更是连连摆手道:“别,我们可当不起您的这一礼。”

    崇凛也是连连点头,“别说您是神女,即便是按辈分,就连第一代宗主见着了您都不敢受您的这一礼跟一谢。您可别再这么客气了,若是被父亲知晓了,我们可都是要被罚去跪祖师牌的。”

    轩辕天心瞧着戏时跟崇凛的反应后有些无奈,特别是在瞧见青长老都是连连点头的模样后就更加无奈了。

    说实话,被无极宗的人给如此尊敬,轩辕天心是真的觉得受之有愧,她不过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而已,无极宗能够存在,只不过是因为轩辕无双。但轩辕无双只是教导了他们第一代宗主和第一代长老们半年时间而已,可无极宗的人却用了三千年的时间来追随轩辕无双,并一直代替着轩辕无双来默默守护西大陆,相比于轩辕无双的教导之恩,她这个空降的轩辕传人是真的受之有愧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