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25:大圣要出手

正文 325:大圣要出手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无相城。

    上午的十进五决赛当中,由于轩辕天心最后毁了比赛台的原因,导致后面剩下的四支队伍无法再上场比赛,无相殿殿主当即决定先暂停今日上午剩下的两场比赛,等将赛场清理出来后,大赛再准备开始。

    因为大赛暂停,角斗场内的观众们也只能起身离开,而在浩浩荡荡的人群还没有走出角斗场时,轩辕天心便已经带着帝都学院的人从专用通道提前离开了角斗场。

    驿馆房间内,皇明月瞅着站在桌前仰头猛灌水的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道:“你拉着我们跑这么快干什么?不晓得还以为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呢。”

    话落,只见轩辕天心将杯中的茶水给一口饮尽之后,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亏心事儿倒没有做,我是怕无相殿找我赔钱。”一想到那个用特殊材质打造出来的比赛台,如今却被她给毁去了一大半,这若是要赔钱的话,她把家底给掏空了只怕也不够。

    “赔钱?”皇明月闻言古怪地看了她一眼,特别是看着她脸上那种赔钱好肉疼的表情,顿时嗤了一声,笑道:“他们自己把比赛台给做的不经用,关你什么事儿。”话落,又吊着眼角继续道:“况且就算真要找你赔钱,爷难道还赔不起一个比赛台?”

    “那也不行。”轩辕天心哐地一声放下了手中的水杯,瞪着他道:“就像你说的,是他们自己的比赛台不经用,想要找我赔钱,没门!”话落,想了想又补充道:“有钱也不给他们。”

    瞧得轩辕天心一副钻钱眼儿里的模样,皇明月立刻嫌弃地瞥了她一眼,道:“无相殿只怕现在没有心思来找你赔钱了。”

    轩辕天心闻言看向他,皇明月继续道:“之前你在比赛上用出了超天阶功法,你以为他们都是瞎子没看见不成?”说着,脸色有些难看地睨着她,又道:“不过是一个元素融合武技罢了,你要想挡下来还得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不用乾坤撼天印的话,我还真挡不下来。”轩辕天心点点头,走到他身边坐下后,道:“你真以为容惊风的那一招很好挡吗?第一……”轩辕天心朝皇明月伸出一根手指,“他的修为同样在王境巅峰,全力爆发的一击跟帝境没多大的差别。”话落,又缓缓伸出了一根手指,“第二,他所用的功法武技同样是天阶级别的。”又指了指自己,继续道:“我呢?霸王枪决是准天阶武技。准天阶跟天阶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可本质上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皇明月:“……”被噎住了。

    轩辕天心好整以暇地瞅着他,道:“你不是说着天阶武技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吗?当初为了你这本准天阶武技,我可是将自己都搭给了你,结果呢?凤毛麟角的存在我遇到了多少了?遇到了不说,还都比我的准天阶武技少了一个字,别人的都是天阶!”

    皇明月:“……”被噎得不轻,不过还是忍不住出声反驳:“那是你自己没将霸王枪决修至大成,等大成之后,霸王枪决就进阶成天阶了!”

    轩辕天心闻言瞥了他一眼,然后朝他伸出了三根手指,“你别打岔,还有第三没有说呢。”

    妖王殿下垂眸看着她伸到自己眼前来的三根手指,鬓角似乎有些冷汗滑落,干巴巴地问道:“第三又是什么?”

    轩辕天心又瞥了他一眼,道:“第三,容惊风一个王境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再加上所用武技是天阶级别,然后又融合了两种元素之力。”话音顿了顿,斜睨着他,问道:“你说说,我不用乾坤撼天印出来,我拿什么去挡?”

    妖王殿下眼珠子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轩辕天心嗤道:“用我的言灵术?”

    闻言,妖王殿下眼睛一亮,立刻看向了她,仿佛要点头,结果这头还没点下来,就被轩辕天心给怼了:“那感情好!天符宗暴露了一个天符师就让得无相殿的人眼睛都绿了,然后我这里不仅爆出一个天术师身份,然后又同时爆出还是个天语师。”呵呵一笑,凉凉地问道:“你是觉得我活得太舒坦了吗?”

    妖王殿下立刻抬头望天,一副爷什么都没说的模样。

    轩辕天心眼疼地看了他一眼,又道:“除了言灵术,能挡下来那一招的还有神龙啊。”

    妖王殿下这次打死都没有看她了,轩辕天心也不在意,继续呵呵冷笑两声,哼道:“倘若我当时放神龙,你信不信元烬还有百里苍何那些人就算面子里子都不要了也要立刻对我出手?”

    妖王殿下继续抬头望天花板,打死不吭声,也弄死不看她。

    而轩辕天心将妖王殿下给怼得开不了口后,方才跟要做出什么总结似的,悠悠地问道:“所以,我用乾坤撼天印,哪里错了?”

    “……”妖王殿下都快哭了,爷不过就说了一句,你就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来反驳,你口才这么好,你家里人造吗?!

    “你没错,爷错了行不行?!”

    在心里吐槽归吐槽,但妖王殿下认错也十分的快。

    怼得妖王殿下认了错,轩辕天心这才满意了,一改刚刚讲道理的模样,又是那个乖巧软萌的小甜心。

    “不过……”刚刚乖巧软萌不过一秒,轩辕天心的神色再次一深,道:“我也并不完全是因为容惊风那一招挡不下来才用出的乾坤撼天印。”

    皇明月闻言凤眸一眯,神色也跟着正经了起来,“哦?”

    轩辕天心跟着眯了眯眼,沉声道:“如今无相殿的目光因为乾坤撼天印的原因已经全部落在了我的身上,你若是准备要救人,最好尽快。”

    “你这是在拿你自己冒险!”皇明月闻言黑了脸。

    轩辕天心却不怕他,瞅着他就道:“虽然你说过救人不要我插手,但是我也知道你想从无相殿的大本营将那些人给救出来定然没有你说的那般轻松。”说着冲他弯了眉眼一笑,继续道:“我不插手你救人,不过帮你打掩护却可以啊。”

    看着眉眼带笑的她,皇明月虽然心中不悦,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爷没想不让你插手,只是觉得人越少越好,倘若知道你会想出这么一个办法来,当初还不如将你给算上。”

    轩辕天心笑得眉眼弯弯,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救人?”

    “你又想做什么?”皇明月一听她这话,就没好气地瞪着她。

    “给你介绍几个帮手啊。”轩辕天心继续笑道。

    “帮

    手?”皇明月闻言一挑眉,笑了:“你又从哪里给爷找来了帮手?”

    “从比赛上找来的。”轩辕天心笑道。

    闻言,皇明月眸光一闪,然后哈地一笑,瞅着她就道:“你说的帮手是无极宗的人?”

    “就是他们。”轩辕天心立马笑吟吟地点头,看着他道:“我让他们晚上来找我,你若要去救人的话,不如将他们给带上,如何?”

    “信得过?”皇明月斜睨着她。

    “信得过!”轩辕天心又点头,笑道:“若是信不过,怎么会让你带着。”话落,又问道:“你还没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救人呢?”

    皇明月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方才悠悠地道:“就今晚。”

    “今晚?”轩辕天心一愣,脸上的笑容也微微收敛了几分,看着他皱眉道:“今晚救人会不会太急了一些?况且连无相殿将他们关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要怎么救?”

    “秋秋他们已经出去查了大半日了,若是还查不出来,爷就要让他们回炉重造了。”皇明月嗤笑道:“况且今日上午的比赛虽然暂停了,但是下午比赛还是会继续的。”说到这里,皇明月突然话音顿了顿,又意味深长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方才继续道:“你以为你故意毁了比赛台就能延迟比赛的时间吗?只不过是没了一个比赛台而已,虽然无相殿短期内无法将比赛台给修复好,但是他们却可以拆啊。”

    轩辕天心倏地一下瞪大了眼睛,盯着皇明月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怎么晓得我是…是故意毁了比赛台的?”

    闻言,皇明月嗤笑了一声,瞅着她道:“之前爷也不知道你是故意的,不过当你说出你用出乾坤撼天印的目的后,爷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到。”话落,似笑非笑地凑近她,然后伸手楸住她的脸,“小心儿行啊你,如今你这脑袋倒是转得越来越快了,倘若不仔细想想的话,连爷都会被你给糊弄过去。”

    轩辕天心:“……”

    继续揪着她的脸蛋不放,妖王殿下继续道:“你为了让爷有足够的时间救人倒是蛮拼的,不仅在比赛中给爷找帮手,还拼着曝光神阶功法的危险也要毁了比赛台延迟大赛时间,爷这是上辈子积了多大的德,这辈子走了什么狗屎运,才能找到你这样的媳妇儿啊……”

    虽然这话听起来像似在夸她,可轩辕天心却不知为何越听越心里发虚。

    果然,妖王殿下的话锋突然一转,阴测测地道:“但你就没想过,比赛台被毁了后,无相殿大可以不用比赛台的吗?你信不信待会儿咱们就能得到通知,无相殿的人在下午比赛开始之前就拆了比赛台并清理完了场地,下午的比赛继续进行?”

    “不…不会这么迅速吧?”轩辕天心结结巴巴地道:“至少…至少也能延迟一天的时间吧?”

    “就算延迟一天大赛的时间又如何?”妖王殿下哼了哼,道:“延迟一天,大赛也会在后日结束,而你在无相城多待一日,便会多危险一日。”

    “可是……”轩辕天心挣扎道:“能够延迟一天也能让你可以多有一天的时间去救人啊?”

    “你还是没有分清楚孰轻孰重。”皇明月瞥了她一眼,揪着她脸蛋的手微微用了一些力,疼得轩辕天心眼泪都要出来了,方才沉声道:“那些人救出来了又如何?救不出来又如何?他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没有你在爷的心里重要。”

    “松…松手!”轩辕天心疼得拿手去拍他的爪子,嘟嚷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而且那么多人被抓,若是不救出来的话,对咱们以后也有威胁,我是想帮你来着。”

    皇明月淡淡地瞅着她,目光在扫到她的小脸已经被自己给楸红了后,方才慢慢松了手,“你好好的,就是帮了爷的大忙了。”

    轩辕天心抽着气儿揉着自己的脸,小声儿地嘀咕:“这话听着感觉我好像没什么用似的!”

    皇明月闻言眉峰微微一动,然后突然伸手将她给抱了过来,“爷倒是宁愿你没用一点儿,事事都能多依靠爷一点儿,你太有用了的话,反倒是显得爷没用了。”

    轩辕天心一愣,虽然这话听起来像似在抱怨什么,但皇明月话中隐藏的那一份心,她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狭长的双眸中掠过一抹柔软,轩辕天心顺势抱住他,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笑道:“原来殿下喜欢养金丝雀啊。”

    皇明月嗤地一笑,道:“可惜,爷眼睛看花了,养了一只母老虎,还是一只不安分的母老虎。整日里张牙舞爪的,一点儿都不让爷省心。”

    “行了啊你。”轩辕天心忍不住一口咬住他的肩膀,瓮声瓮气地道:“我哪里像母老虎了?况且你也不比我省心。”

    微微偏头看了一眼咬住自己肩头不放的她,皇明月眼中带笑,嗤声道:“还说不是母老虎!”

    窗外的阳光洒了进来,将房间里给渡了一层淡淡的光辉,二人拥坐在一起,却是难得的温馨场面。

    不过一般这种温馨的场面都不会太持久,因为总会出现那么一个两个出来破坏气氛的家伙,比如说某位在意识海中已经快要被酸得掉牙的大圣。

    眼瞅着这两个小年轻人就要你侬我侬滚做一团了,大圣为了不让自己长针眼,只能开口道:“够了啊!还真以为这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呢?”

    大圣一出口,就知有没有啊!

    此话一出之后,轩辕天心火速地从皇明月的腿上跳了起来,并一把将妖王殿下给推什么似的推开了。

    妖王殿下难得柔情蜜意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无比,瞪着从轩辕天心意识海中掠出来的大圣,差点就直接上手了,“又是你这个死猴子!你都打扰了爷几次好事儿了?真以为爷不敢捏死你是不是?!”

    大圣凉凉地瞥了已经处在爆发边缘的妖王殿下一眼,一张毛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惧意,哼笑道:“好事儿?什么好事儿?你说说若本大圣不出来,你还想接着做什么不成?”话落,那眼睛去瞅轩辕天心,一脸的你看吧,本大圣若不出来,你刚刚就得喂狼了,傻姑娘!的表情。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小脸上还带着一丝难为情。

    “死猴子!”妖王殿下快喷火了,这家伙打扰了他的好事儿不说,居然还敢当着他的面儿来挑事儿?!妖王殿下是忍不了了,唰地一下跳了起来,撸了袖子就准备开打,“爷今儿非捏死你不可!”

    />  结果,妖王殿下还没冲过去,大圣身子一晃,轻飘飘地就飘到了轩辕天心的身后,然后似笑非笑地瞅着已经青面獠牙的妖王殿下,目光中带着挑衅,仿佛在说你来捏捏看啊!

    这不,被挑衅了的妖王殿下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瞪着大圣的目光都要杀人了,可因为大圣拿轩辕天心做挡箭牌,他迟迟都没敢动手。

    大圣瞧着目光欲要杀人的妖王殿下,跟看热闹不嫌事儿似的,笑吟吟地道:“动手啊!怎么不动手?怕误伤到这丫头吗?”

    妖王殿下一口血卡在嗓子眼儿里,指着大圣就怒道:“你给爷出来!”

    “本大圣凭什么要出来。”大圣嗤笑。

    “你……”妖王殿下气红了眼,一步踏出就准备要上前去将这死猴子给揪出来,结果这才刚刚走出一步,便被轩辕天心给抱住了。

    “消消气儿,消消气儿。”轩辕天心死死抱住妖王殿下的双臂,打圆场地道“大圣跟你逗着玩呢。”说完,回头瞪了瞪挑事儿的大圣一眼,又道:“大圣,您别闹了,有事儿说事儿。”

    大圣瞧着轩辕天心费力的抱住皇明月不敢撒手,那小小的个子还没有人家肩膀高,看上去就跟一个小可怜似的,原本还想再逗逗的心思也立刻淡了下来。

    心疼徒弟了!

    抖了抖身上松松垮垮的袍子,大圣慢悠悠地转了过来,道:“听说你们晚上要去救人,不如把本大圣给带上吧。”

    哎?!

    轩辕天心一愣,连暴跳如雷的妖王殿下都消停了下来。

    二人同时瞅着大圣,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愣了半晌,轩辕天心方才试探般地问道:“您说…将您给带上?”

    大圣给了她一个你没听错的眼神儿,哼道:“虽然本大圣如今只是一道神念,但要说干偷偷摸摸的事情……”似笑非笑地瞥了二人一眼,“本大圣才是祖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