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24:乾坤撼天印再现

正文 324:乾坤撼天印再现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厉害了我的队长!”

    轩辕天心连赢四场,帝都学院备战席中,烈重渊等人皆是笑开了眼。紫幽阁 ziyouge

    乐正羽摸着下巴,又用身体撞了撞身边的徐真,道:“你有没有发现,队长虐起无极宗的人来,很是轻松啊,且无极宗的人在她的面前,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他们一想要还手,队长好像就会提前知道般,好几次都被队长给打断了。”

    徐真闻言点头,道:“不仅如此,我还发现队长似乎对他们很是手下留情。”

    话落,乐正羽一愣,徐真继续道:“若是别的对手落在队长的手中,少说也得受伤吧,你看看无极宗的那几个,虽然他们都输了比赛,但却没有一个人受伤。”

    听徐真这么一说,乐正羽也是一拍脑门,道:“对啊,队长她什么时候这么手软过?就算是跟咱们切磋的时候,咱们都还会被打伤呢。”

    “只能说”燕君折似笑非笑地接了口,“队长跟无极宗果然有关系。”话落,看向皇明月和随云,“殿下,你们二人不准备说说什么吗?连队友都要瞒着啊。”

    皇明月当做没听见,连个眼角余光都没有给燕君折一个。

    倒是随云闻言笑了笑,看向燕君折道:“你若是好奇,不如等小五回来后,你亲自去问她,如何?”

    闻言,燕君折神色一正,道:“算了,我也不是太好奇。”

    开什么玩笑!

    跑去问那个小丫头,只怕什么话都还没有问出来,他自己就先被坑进去了。

    子亦含笑看了几人一眼,侧眸看向随云和皇明月,道:“如今无极宗的人已经全部都输了,下一场应该便是兰泽学院的人上去了。”

    “你猜会是兰泽学院的谁?”皇明月却挑眉看了过来,似笑非笑地问道。

    子亦笑道:“容惊风。”

    “那个容惊风”皇明月瞥了子亦一眼,道:“应该就是上一届大赛时,你的对手吧?”

    子亦含笑点头,“正是。”

    “不如,下一场让那妞回来,你上去会会老对手?”皇明月不怀好意地笑问。

    子亦笑着瞥了他一眼,然后再度坐好,道:“不用了,小五一直不让我上场,便是不想我太早暴露,所以下一场比赛,还是劳烦她吧。”

    皇明月闻言嗤了一声,有些不高兴这个家伙居然不上当。

    随云好笑地看了他一眼,道:“再胜一场小五就可以回来了,殿下又何必心急。”

    皇明月目光不善地看着随云,爷哪里有心急?!

    随云却不看他,淡淡收回目光,你哪里看着都像心急!否则你也不会怂恿子亦学长上台去将小五给换下来了。

    没能将轩辕天心给换下来,对面兰泽学院的备战席中就走出了一人,帝都学院这边的所有人将目光看去,果然瞧见这次出来的便是兰泽学院参赛队的队长容惊风。

    容惊风的面色看上去有些沉重,面对着连败无极宗四人的轩辕天心,他心知即便是自己上去也不可能打赢这场比赛,可就算他知道,却还是要上去。

    不为别的,只为了哪怕是输,也要输得有尊严。

    “加油。”在跟回来的出野擦肩而过时,出野难得地一把拽住了容惊风,道:“她很厉害,你尽力就好,别太逞强。”

    容惊风闻言脚步一顿,微微侧头看向出野,微笑道:“比起加油,我更希望等比赛结束后,你们可以告诉我关于妖王妃和你们之间的关系。”

    出野闻言拽着他胳膊的手微微一松,容惊风却只是微笑看着他。

    连这些观众都能看出来妖王妃所使用的术法跟无极宗极为相似,他又岂会看不出来?只不过现在是比赛,所以他压下了疑惑没有去询问罢了。

    出野看着容惊风的神色,皱眉道:“你不相信我们?还是觉得我们在比赛上没有尽力?”

    “不。”容惊风摇头,“我知道你们尽力了,也没有不相信你们,只不过是有些好奇罢了。”话落,不再看出野,容惊风径直走入了场中,然后掠上了比赛台。

    看着上台来的容惊风,莫元九道:“双方队员请互报姓名。”

    “兰泽学院,容惊风。”

    “帝都学院,元天心。”

    莫元九朝角落退去,边退边道:“双方队员请往后退”

    轩辕天心和容惊风同时朝后方退去,待到二人退到规定位置站定后,角落里的莫元九方才大声宣布道:“比赛,开始。”

    ‘嗡——!’

    四周结界开启。

    “我一直以为我们至少会在半决赛上才会碰上的。”比赛开始后,容惊风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看着轩辕天心道:“我也一直以为我的对手会是子亦。”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看着对面的人,微微笑道:“看来对于我来做你的对手,你有些不满意。”

    “并不。”容惊风却摇头一笑,道:“或许开始是有点不满意的,但在看过你的比赛后,我却十分期待。”

    轩辕天心眨眼,容惊风继续道:“我听说,你也是帝都学院院长的弟子,跟子亦是师兄妹。”

    “学生。”轩辕天心强调道:“兰因院长是我的老师,我是他的学生,但子亦学长的确算是我的师兄。”

    师父和老师不一样,轩辕天心在这一点上倒是分的十分清楚的。

    师父如父,轩辕家的人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父母族亲,而师父也在内。

    但老师不同,老师虽说也是长辈,却只是师,可尊可敬,但不是父!

    两个称呼,却本质不同。

    容惊风诧异地看了一眼轩辕天心脸上的认真之色,心中却有些不明白这老师和师父之间有什么差别,不过他毕竟不是太纠结这些事情的人,所以在疑惑了一瞬之后,正色道:“无论是什么,只要你是院长的弟子就行,我只是想要证明自己。”

    “什么意思?”轩辕天心挑眉,似乎从容惊风的话中听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只要是院长的弟子就行?莫非他是专挑老师的学生打不成?

    容惊风闻言笑了笑,道:“看来你并不知道。”

    轩辕天心皱眉,一脸疑惑,她应该知道什么吗?!

    容惊风却敛了笑意,垂眸淡淡道:“我曾

    经也是帝都学院的人。”

    “啊?”轩辕天心闻言一愣,显然有些懵,看着容惊风惊讶地道;“你说你曾经也是帝都学院的学生?可你怎么去了兰泽学院?”

    容惊风抬眸,笑了笑,道:“我不仅是帝都学院的学生,跟子亦还是同一年进入学院的。一起进入学院,一起进入内院。那年兰因院长准备第一次收弟子,便是在我跟子亦二人之间做的选择,可惜我并没有被兰因院长选中。”

    “所以你便立刻了帝都学院转而去了兰泽学院?”轩辕天心皱眉。

    容惊风点头,笑道:“我向来争强好胜,再加上当时年纪也不大,所以负气之下便离开了帝都学院。”

    “那你如今专挑老师的弟子做对手,莫非是想要证明什么?”轩辕天心奇怪地看着他问道,可是她看着面色平静,且还能笑出来的容惊风,她又觉得他应该不是那种一直嫉恨着的人。

    “的确是想要证明什么。”容惊风却再次点头,道:“上一届大赛时,我想证明我并不比子亦差,不过这一届大赛,我却是想证明,当年负气离开帝都学院,是我的错。”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容惊风继续道:“上一届我输给了子亦,大赛之后我回去想了几年,这一次再来参加大赛之前,我便告诉过自己,倘若我再输一次,那就说明当年错的并不是学院,也不是兰因院长的选择,错的人而是我。”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最高看台之上,笑道:“虽然这一次的对手并不是子亦,不过换成你也是一样的。”

    “这样啊。”轩辕天心听懂了他的意思,其实这个容惊风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再次证明什么,不过是想要找个借口让自己对当年的不满和不甘释怀罢了。“既然你想证明,那我便证明给你看。”

    “谢谢。”容惊风闻言一笑,缓缓拿出了自己的武器,看着轩辕天心道:“不过前提是你赢我输,否则我怕我又会走入那个无法释怀的怪圈当中了。”

    “放心。”轩辕天心也是一笑,看着他手中的长枪,右手轻轻一晃,拿出了追魂枪,道:“你不会再走入那个怪圈的。”

    容惊风是武修,且武器是长枪,所以轩辕天心也选择拿出了追魂枪,当她拿出追魂枪时,便意味着这一场交锋,她不会用灵力。

    二人都拿出了武器,四周的空气顿时凝固,无形的罡风在二人之间乱窜,两道威压也是自二人身上同时升起。

    感受着那股扑面而来的凌厉威压,容惊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你的战气修为果然到了王境巅峰。”

    “你也不差。”轩辕天心眯了眯眼,感受着容惊风体内不断飙升的战气,笑道:“你的修为同样在王境巅峰。”

    “比起你来,我还差了一些。”容惊风却摇头,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却深了不少。虽然他的修为同样在王境巅峰,可是二人之间的威压比拼,他却能够感受到一丝丝压迫力,明显这位妖王妃的修为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她距离达到帝境,只差那临门一脚而已。

    可那又如何?!

    容惊风目光一凛,即便是帝境修为,这一场比赛他都会打。

    ‘唰——!’

    破风声响起,容惊风化作一道残影当先朝轩辕天心掠了过去。

    人还未到,手中长枪在半空划过一道幅度,带着迅猛的罡风,一枪挑了过来,“陨日枪——青霜鬼杀!”

    ‘嗡——!’

    先是一股冰寒气息袭来,随即轩辕天心便察觉到容惊风的速度也是猛地暴涨,在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到了自己的近前。

    两种属性?!

    容惊风的长枪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冰蓝之光,而他的身上却是有着一层青色光芒在闪烁。

    惊讶不过一瞬,轩辕天心脚下一点,朝后暴退,并右手握枪横扫而出,“霸王枪——斗转星移!”

    火光一闪,紧接着便是一声巨响,追魂枪跟容惊风的陨日枪碰撞到了一起。因为相撞之后的反震力,二人同时被震得倒飞了出去。

    ‘唰唰——!’

    轩辕天心跟容惊风在半空同时稳住了身形,然后抬头看向对方。

    容惊风笑道:“不愧是准天阶武技的霸王枪决,方才若不是我一直提防着,只怕刚刚那一击就能让我的武器脱手。”

    “容学长倒是谦虚的紧。”轩辕天心闻言一笑,将手中的追魂枪松紧了一下,道:“你的枪决可也并不普通。”

    当听到轩辕天心称呼自己为学长时,容惊风脸上的神色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他离开帝都学院转而进入兰泽学院后,这还是第一次被帝都学院的人再叫做学长。上一届大赛时,他跟着兰泽学院的参赛队在大赛中遇到帝都学院的人时,当时除了子亦以外,那些人可都是把他叫做的叛徒呢。

    “容学长。”见容惊风愣在那里,轩辕天心再次开口道:“你怎么了?”

    容惊风闻言回神,快速收敛了眼中的情绪,然后在看了一眼轩辕天心后,垂眸道:“王妃这一声学长,在下不敢当。”

    轩辕天心挑眉,笑道:“为何不敢当?就因为你现在是兰泽学院的人吗?可这也改变不了你曾经是我们帝都学院的学生的事实啊。”

    “你也知道那是曾经。”容惊风抬眸,似笑了一下,道:“不过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眼下我们要做的还是比赛。”将手中的陨日枪再次一晃,沉声道:“所以这一次,我会认真。”

    看着容惊风的眼中再次浮现出认真之色,轩辕天心微微点了点头,道:“那便请容学长赐教了。”

    ‘嗡——!’

    轩辕天心的话音刚落,容惊风的体内便冲出一股庞大的气息,而他脚下的地面也瞬间寸寸结冰。

    冰元素爆发,令得四周的空气也变的寒冷起来,轩辕天心微微哈出一口白气,体内的战气也是瞬间升腾,紧跟着火光冲天而起,同时也驱散了四周冰冷的空气。

    ‘唰——!’

    容惊风再次掠来,速度快到几乎用肉眼都无法看清。

    轩辕天心眸光一凝,跟着脚下一动,然后猛地侧身一枪刺出。

    只听见‘噹’的一声,一串火星四蹿,跟着二人快速缠斗在一起。

    比赛台上,二人的身影都快到只剩下残影,除了一阵砰砰砰的打斗声和四处飞溅的火花

    外,根本就看不清二人是如何交手的。

    观众席上,数百万的观众纷纷瞪大了眼睛,仿佛觉得只要将眼睛瞪大便能瞧得清楚一些般,可他们即便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除了看见两道残影不断纠缠又分开外,便再也瞧不清更多的东西了。

    ‘砰——!’

    又是一声巨响,两道残影同时分开,待得二人停了下来后,场外的观众们才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

    老天!这二人是来比赛的?还是来拆房子的?

    只见那用特殊材质打造的比赛台上,此时已经是一片狼藉,整个平坦的地面上也已经布满了如蜘蛛网般的裂痕,就连站在角落里的裁判,都在二人刚刚的打斗中,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在自己的身前布下了一道结界以抵挡二人交手时爆发的冲击力。

    轩辕天心的胸膛起伏的微微有些急促,反观容惊风也同样如此,且似乎比轩辕天心更为急促一些。

    将由手中的陨日枪换到了左手中,容惊风用力地甩了甩已经有些发麻的右臂,抬头冲着轩辕天心一笑,道:“好大的力气。”

    轩辕天心闻言一笑,一边动了动自己的双肩,道;“容学长的力气也不小啊。”

    “那再来?”容惊风挑眉。

    轩辕天心眸光一凝,颔首道:“再来。”

    话音一落,轩辕天心当下倒提追魂枪掠了过去,“霸王枪——炎龙无双!”

    ‘吼——!’

    庞大的火龙从天而降,带着愤怒的咆哮,直冲容惊风。

    “陨日枪——不动鬼杀!”

    冰霜龙卷平底而起,呼啸着朝咆哮的火龙席卷了过去。

    ‘砰砰砰砰——!’

    火龙跟冰霜龙卷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一阵巨大的碰撞声,与此同时,轩辕天心也掠至到了容惊风的近前,然后右手握枪,再次一枪横扫了出去。

    “霸王枪——无中生有!”

    ‘嗡——!’

    一招无中生有,瞬间破开了护在容惊风身前的冰元素之力,并同时令得容惊风的战气微微一散。

    当轩辕天心一步踏出,准备一枪刺过来的时候,容惊风反应却极快地身形一闪,避开了她的一枪,然后跟着一枪出手,“陨日枪——万象绝杀!”

    ‘轰——!’

    枪尖对枪尖,两股强悍的战气也是同时爆发。

    轩辕天心被震得唰地倒飞出去,反观容惊风居然咬牙稳住了身形,然后猛地再次追了过来。

    “霸王枪——!”轩辕天心人还在半空,却是双手握住霸王枪再次出手:“怒火连斩!”

    以此同时,容惊风周身战气再次暴涨,冰蓝色的光芒也是越发耀眼,双手紧紧抓住陨日枪,一只冰蓝色的巨虎光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陨日枪——白虎破军杀!”

    ‘吼——!’

    光影中,巨虎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虎啸,从容惊风的背后一跃而出,如同饿虎扑食般,朝着轩辕天心扑了过去。

    这巨虎是容惊风的冰元素之力凝聚而成,倘若挨上它一爪子,只怕轩辕天心立刻便会被冻结成冰。

    眼见着巨虎快要扑倒轩辕天心,观众席上的观众们纷纷发出惊呼声,连同两个备战席中的人,也忍不住齐齐站了起来。

    然而,轩辕天心却在巨虎扑下来的那一刻,身子猛地往后一趟,跟着追魂枪直直朝上刺了过去,“霸王枪——猛虎出林!”

    ‘吼——!’

    同样是一声虎啸响起,只见追魂枪上红芒一闪,紧跟着喷出大片烈火,而在翻腾的烈火中,一只巨大的火虎自火中扑了出来,并抬起右掌便是朝着冰虎的脑袋拍了过去。

    轩辕天心却没有心思看这二虎相斗,而是翻身一滚,避开了两虎争斗的范围,爬起来就朝容惊风掠了过去。

    但容惊风仿佛就是在等着她冲来的这一刻般,手中的陨日枪狠狠一剁,冲着掠来的轩辕天心突然一笑,道:“最后一招,倘若你能接住,便是我输!”

    话落,也不等轩辕天心回答,容惊风体内却冲出两束光芒,一冰蓝,一青色。

    冰蓝是冰元素,青色却是风元素!

    而这两种元素光芒一出现,便快速交缠并瞬间融合在了一起。

    轩辕天心瞳孔一缩,连意识海中的大圣在瞧见这一幕后都忍不住道:“融合!他将两种元素之力给融合在一起了。”

    要知道,两种元素之力给融合在一起是一种极为危险的事情,一个不小心便会令得它们在融合的时候产生排斥并发送爆炸。可一旦两种元素之力成功融合在一起后,其威力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的。

    ‘嗡——!’

    当两种元素之力完全融合在一起后,四周的空间突然震动,而笼罩着比赛台的防御结界也是发出剧烈的颤抖,并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响动后,砰地一声炸开了。

    ‘哗——!’

    看着炸开的结界,全场观众齐齐哗然。

    而容惊风的声音,却在喧闹的环境中极为清晰的响起:“陨日枪——战神弑天杀!”

    ‘呜呜呜——!’

    罡风四起,仿佛连天地都为之色变。

    当瞧见容惊风这恐怖的一击之后,兰泽学院备战席的中人也是纷纷瞪大了眼睛,但相比起兰泽学院的人,无极宗的崇凛等人却是有些紧张了起来。

    “完了完了,她行不行啊?”戏时一脸焦急,“容惊风居然还藏了这么一个杀招,连咱们都不知道,而神她却讲什么道义只用战气!”

    一旁的崇钰也提起了一口气,目光紧紧盯着比赛台上,喃喃道;“用结界啊,快要结界挡住!”

    可惜,比赛台的轩辕天心不仅没有用结界,仿佛还把追魂枪给收了起来。

    “她她怎么把武器也给收了起来啊。”戏时差点就想要冲出去,被身边的青长老给一把拉住了。

    青长老的眼中同样有着紧张之色,不过脸色还算镇定,紧紧拉住戏时,低声道:“急什么,那一位应该不是鲁莽的人。”

    “可是”戏时想要反驳,但话没说完,便听到崇凛却道:“那是什么?”

    嗯?!

    戏时一愣,顺着崇凛的目光连忙朝比赛台上看去,只见此时的

    轩辕天心正双手合十。

    ‘嗡——!’

    一股骇人的威压瞬间自轩辕天心的体内冲天而起,当这股威压一出现,别说崇凛等人,就连最高看台上的元烬和百里苍何都是唰地一下站了起来。

    二人同时眯了双眼,并认真地感应了一下下方传来的恐怖威压,然后二人的神色一变,同时道:“超天阶功法!”

    什么是超天阶功法?

    众所周知,整个大陆上最顶端的功法为天阶,而比天阶功法还有厉害的虽然从来没有出现过,却并不是没有,而大陆上,将这种超越天阶功法范围的功法统称为超天阶功法。

    但作为无相殿的殿主,元烬和百里苍何却明白,这种超天阶功法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神阶功法!

    神阶功法一出,天地色变,比起先前容惊风的杀招出,这才是真正的天地变色。

    二人缓缓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骇然和杀机。

    神阶功法现世,且还在妖王妃的手中,不管这神阶功法是初级还是高级,都绝不能再留她!

    同样的,太上长老等人在察觉到轩辕天心所使用的是什么后,三人眼中都快速地掠过一丝担忧之色。

    然而不管是那些担忧的目光、还是骇然、或者是忌惮,这些都已经不是轩辕天心能够考虑的。当容惊风的最后杀招一出手,轩辕天心便知道,除了出神龙,或者暴露她的言灵术外,就只有乾坤撼天印能够挡下来,即便是她用出结界,也会被融合了两种元素之力的这一招给瞬间打破。

    当初兰因还有太上长老都曾经提醒过她,让她最好不要在人前使用乾坤撼天印,她也知道这里是无相殿的大本营,但有些事情,她必须要做。

    双手合十,然后十指交错,随着她双手不断结印,那股骇人的威压也越来越恐怖。

    金光暴涨,当轩辕天心结印完成,此时容惊风的杀招也到了。

    轩辕天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结印的双手猛地推出,“乾坤撼天印——一印碎山河!”

    ‘轰——!’

    金色光印爆射而出,带着一股绝对强势的威压,瞬间朝着容惊风镇压了过去。

    ‘轰隆隆隆——!’

    巨大的轰鸣声突然响起,整个比赛台被金光笼罩,金光耀眼几乎让得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了闭眼。

    ‘扑扑——!’

    能量爆炸的中心,轩辕天心突然掠了出来,而她的手中给拎着容惊风。

    与此同时,比赛台上跟着又掠出一人,而这一个人却是裁判莫元九,不过比起轩辕天心和容惊风,莫元九的模样就不怎么好看了。

    莫元九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甚至脸上和身上都带着不少伤势。

    而当爆炸过后,金光消失,众人这才连忙看向场中,只见此时的场内,那偌大的比赛台已经被刚刚的爆炸给毁去了一大半。

    瞧得连比赛台都被毁去了一大半后,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而看向轩辕天心的目光都充满了惊恐之色。

    老天!

    这妖王妃也太可怕了,她真的只有王境的实力吗?就刚刚那一招,只怕连帝境强者都挡不下来啊。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又看向被她扔在一旁的容惊风,所有人再次在心中默默道:幸好妖王妃还算厚道,还知道将这家伙给一起带出爆炸中心,否则只怕他连尸骨都不存了吧,不信看看旁边那位裁判就知道,裁判躲在角落里都变的这么惨,更别说他了。

    容惊风同样有些回不过神来,比起这些观众,他最为直接面对刚刚那恐怖一击的人,才最能体会那一招的可怕。

    “王妃,你刚刚哪里是在比赛啊,是想杀人吧?”容惊风缓了缓神后,忍不住对轩辕天心苦笑道。

    而轩辕天心闻言后也是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看着容惊风脸上那惊魂未定的神色,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道:“抱歉,我没控制好。”

    她是真的没控制好,从她实力达到王境巅峰后,她就一直没有使用过乾坤撼天印,她哪里晓得乾坤撼天印会变得如此恐怖啊。

    容惊风闻言嘴角一抽,但看着轩辕天心脸上的尴尬神色,也明白她定然说的是实话,再次摇头苦笑,然后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道:“我输了。”接着又是一笑,语气很是轻松,“如今我也可以彻底放下不甘了。”

    不过,比起容惊风的轻松,轩辕天心却一点儿都不轻松,她目光发愁地看着不远处被毁了的比赛台,有些惆怅地问道:“无相殿,应该不会要我赔钱吧?”

    容惊风闻言一呆,轩辕天心侧头看向他,继续道:“虽然这个比赛台是被我给毁了的,但咱们两个应该都有责任,倘若他们真要找我赔钱,容学长你也要占一半的。”

    容惊风:“”她现在脑子里想的居然只是这个?

    见轩辕天心一脸‘我没钱,我很穷’的神色,容惊风无语地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转身朝兰泽学院的备战席走去。

    轩辕天心一看他就这样走了,连忙喊道:“容学长,你可别忘记啊,你也有份儿的。”

    结果,容惊风走得更快了。

    “臭丫头,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意识海中,大圣也是一脸无语地骂道;“现在是想赔钱的时候吗?你应该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乾坤撼天印曝光了,你等着被无相殿的人追杀吧。”

    哪知轩辕天心闻言却眸光一闪,垂眸在心中淡淡道:“我就怕他们不知道。”

    “嗯?”大圣闻言一怔,但很快神色一变,惊声道;“方才你是故意的?故意暴露了乾坤撼天印?”

    轩辕天心闻言低低哼了一声,道:“一半吧。”话落,又道:“刚刚容学长那一击,我的确能够挡下来,言灵术的断空,还有我家的神龙,但比起曝光言灵术和神龙,曝光乾坤撼天印更要稳妥一些。而且若是不将无相殿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我的身上,那些被他们给抓了的参赛队,要如何去救。”

    大圣闻言眸光动了动,随即笑道:“看不出来小丫头的脑子越来越好使了啊,不过你这样做的后果却是你的处境变的更危险了啊。”

    “从我来了无相城后,我的处境哪里不危险?”轩辕天心冷哼,“多危险一些也没什么,能将那些人给救出来

    就行。”

    “你想怎么做?”大圣好奇地问道。

    轩辕天心眯了眯眼,淡笑道:“晚上再说,人都还没到齐呢,不急。”

    闻此言,大圣也立刻不继续追问了,笑吟吟地将双手往脑后一枕,哼笑道:“晚上么?那就晚上再说吧,现在先等着宣布比赛结果。”

    话落,大圣不再开口说话,而轩辕天心也将目光看向了远处一身狼狈的莫元九,开口提醒道:“裁判,可是能宣布比赛结果了?”

    莫元九闻言抬头看来,不过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中却带着忌惮之色。

    按着发疼的心口咳嗽了几声,莫元九这才开口宣布道:“一对一个人赛第六场,帝都学院获胜。”看了一眼被毁了的比赛台,眉心微微一皱,又问道:“个人赛可是还要继续?”

    轩辕天心挑眉一笑,道;“都赢了五场了,便直接进入团体赛吧。”

    这边她的话音一落,兰泽学院备战席中便传来了容惊风的声音,“团体赛,兰泽学院弃权。”

    ‘哗——!’

    四周观众们哗然。

    兰泽学院居然弃权了?

    但观众们转念一想,又觉得兰泽学院弃权也在情理之中,妖王妃一个人去挑了他们兰泽学院,无极宗的外援和兰泽学院参赛队的队长都输给了她,就算是再继续团体赛也同样是一个输字,不弃权又还能怎样呢?看看刚刚那恐怖的一击吧,倘若妖王妃再来这么一下,兰泽学院的损失可就太大了啊。

    轩辕天心也为之一愣,显然也没有料到兰泽学院会弃权,目光顺着看了过去,正好看见容惊风被人给搀扶出了备战席。似乎见她看了过来,容惊风笑了笑,道:“不知不可敌,又何必再凑上去找虐。”

    轩辕天心:“”

    兰泽学院是真的弃权了!

    角斗场内再次爆发出欢呼声,并有着不少人都在高声呐喊着帝都学院的名字。

    听着四周观众们的欢呼声和呐喊声,轩辕天心无奈一笑,而莫元九也沉声宣布道:“由于兰泽学院主动弃权,这一场对比,由帝都学院获胜!”话落,又紧跟着道:“帝都学院进入前五强之列,并轮空下一轮的半决赛,直接坐镇于冠军赛。”

    “帝都学院万岁!”

    “妖王妃万岁!”

    观众们情绪高涨,忍不住大喊出声。

    不仅是角斗场,此时此刻,就连其他的城市都是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呐喊声。

    帝都中,中央广场之上站满了观看比赛的百姓,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欣喜而激动的看着光幕中的红色劲装少女,也在为她为帝都学院获得了胜利而欢呼。

    “嗯?”

    然而就在人群之外,一个头戴纱帽的女子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轻纱里,一双暗金双眸微微眯眼,目光紧紧盯住光幕中的少女。

    “这个小哥”一把拉住身边的男子,女子声音带笑地问道:“那里面是什么情况啊?里面那个少女可是妖王妃?”

    被突然拉住的男子闻言一愣,侧头看去,依稀能看见轻纱下女子娇美的容颜。

    男子眼中一喜,立刻点头道;“光幕中的少女正是妖王妃殿下,姑娘不知道吗?那是西大陆院校争霸赛的赛况传送,王妃殿下刚刚为帝都学院获得了又一轮的胜利呢。”

    话落,不知为何,男子似乎听到了一阵磨牙声。

    “大陆院校争霸赛?不知这大赛的比赛场地又在何处?”女子咬着牙笑问道。

    “在无相城啊。”男子一脸奇怪地道:“姑娘难道不知道吗?这一届争霸赛的举办方是无相殿,所以大赛举行的地方也在无相城中。”

    “无相城——!”女子惊呼出声,随即在男子莫名其妙的目光中,转身便走。

    “姑娘”见佳人就这么走了,男子还有些不舍地喊道,可惜他话还没说完,便听到那女子似乎咬牙切齿地低咒了一声,然后红芒一闪,整个人凭空消失。

    男子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女子消失不见的地方,半晌才哆哆嗦嗦地道;“老天,活见鬼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