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23:争着抢着上台找虐

正文 323:争着抢着上台找虐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崇钰!”

    这边崇钰刚一回到备战席,便被兰泽学院的人给团团围住。om

    “崇钰,先前你们在那里面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输给那个妖王妃的?”

    “妖王妃真的很厉害吗?连你都不是她的对手?”

    面对兰泽学院等人七嘴八舌的询问,崇钰却一直沉默不语。

    容惊风看着沉默不语的崇钰,心中却微沉,若是连崇钰他们都不是那个妖王妃的对手,那他们兰泽学院还如何进入强五?

    就在众人等着崇钰开口之即,青长老却带着戏时三人走了过来,看着兰泽学院的队员们,笑道:“崇钰估计受到的打击有些大,你们便不要再询问了。”话落,朝被围在中间的崇钰招招手,“臭小子,还不过来吗?如今你应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了吧?”

    崇钰抬眼看了青长老一眼,闷不吭声地走了过去。

    青长老作势要训人般,拎着崇钰的后衣领子就走去了一旁角落,兰泽学院的众人一看崇钰都要挨训了,也不敢再说什么,免得他们说错了什么,惹得青长老更生气后,只怕崇钰还得被打罚一顿。

    “队长,下一场比赛,咱们该怎么办?”兰泽学院中有人忍不住低声询问容惊风。

    而容惊风还没有开口,另一边的戏时就笑呵呵地道:“放心,下一场还是我们去。”话落,丢下面面相视的兰泽学院等人,一溜烟儿的朝着青长老和崇钰二人跑了过去。

    不仅戏时跑过去了,连崇凛和出野二人也跟着跑过去了。

    “舌头被猫给叼走了?”青长老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垂着脑袋不吭声的崇钰,忍不住道:“还是被吓着了?”

    崇钰闻言猛地抬头,当瞧见青长老脸上的似笑非笑神色之后,张了张嘴,道:“您都知道了?”

    “你当我们瞎啊。”一旁戏时突然接了话,“我们跟青长老可一直坐在下面看着的,虽然后面空间被封锁了,并没能看到最后,但只看到一点点就足够了啊。”

    崇钰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又将脑袋垂了下去,嘀咕道:“怎么会是那样儿的她可一点儿都不像”

    “不像什么?”青长老挑眉笑问,“还是说你还在质疑?”

    崇钰赶紧摇了摇头,“我可不敢。”接着又道:“但是宗主不是说她是楼家人么,怎么会”

    “宗主也是人,猜错了很正常。”青长老摇头失笑,随即又颇为感慨地道:“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大概也没人会想到吧,这个身份可没人敢乱猜。”

    崇钰闻言立马点头,就是,谁能猜得到那位妖王妃居然是那样的身份啊,当时他还以为她跟他们一样,都是天生阳脉呢。

    “崇钰,刚刚你跟那位在封锁的空间里做了些什么?”戏时好奇地问道:“又打了一场?”

    崇钰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道:“被指点了一二。”

    指点?

    别说戏时目光一亮,就连青长老都是老眼湛湛地看了过来。

    “她说什么了?”崇凛也是追问道。

    崇钰当然不可能说那一位说自己出手慢,只是面无表情地道:“说咱们的伏魔棒少了一些东西。”

    “少了什么?”青长老立刻问道。

    “她没仔细说”崇钰摇头,“只是说可能传承的时间太久了些,咱们丢失了一些东西,伏魔棒上镌刻的符纹少了一些。”

    “嘶——!”青长老吸了一口气,忍不住道:“不愧是。”又将话吞了回去,话锋一改,继续道:“当年的确是丢了一些东西,但师祖却离开了西大陆,当年的宗主跟长老们也只是凭着记忆仿造的伏魔棒。”

    闻言,戏时眼珠子一动,一脸兴奋地道:“不如,咱们去找那一位问问?”看向崇钰,“你可见到了那一位手中的伏魔棒?”

    崇钰点头,“见到了。”

    “怎么样?”连一向冷峻的出野都忍不住问道:“跟咱们的有什么不同?”

    崇钰皱眉回想,不确定地道:“我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不过是多了龙纹而已。”

    这个回答根本就相当于什么也没有回答啊!

    出野目光鄙视地看了崇钰一眼,白问了。

    而戏时却是欣喜地道:“下一场我去,我去问问。”这话刚一说完,他人就立刻蹿了出去,就跟生怕有人要跟抢似的,“这一场我去啊,你们等着。”

    瞧得戏时一溜烟儿地奔了出去,出野便忍不住嗤道:“心急什么,后面不是还有好几场么?早去晚去不都是一样的。”

    结果出野的话音一落,一旁的崇凛却立刻道:“那戏时回来后,我去下一场。”

    出野:“”

    崇凛冲他微微一笑,“你说的,早去晚去都是一样,你就等到第五场吧。”

    见几人争先恐后的要上台,崇钰倒是没好气地瞥了他们一眼,道:“争着抢着上去找虐,你们脑子被狗给啃了吗?”

    “你懂什么。”崇凛瞪了他一眼,“那位可是正统!有机会得她指点一二,别说是咱们了,你问问青长老想不想上去?”

    青长老闻言嘴角一抽,不过见崇钰还当真看了过来,青长老摸了摸山羊胡,一脸正色地道:“自然想,不过老夫的年纪太大,不能上去罢了。”

    崇钰闻言眼角抽了抽,青长老又补充道:“估摸就算是宗主在这里,也是想要上去的。”

    崇钰:“”

    另一边,戏时已经掠上了比赛台。

    莫元九看着戏时脸上莫名的兴奋,有些奇怪地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多想,只是开口道:“双方队员请互报姓名。”

    “兰泽学院,戏时。”戏时兴奋而急切的开口,盯着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还不忘补充道:“我是无极宗的。”

    轩辕天心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就算你不说你是无极宗的人我也知道啊。

    “帝都学院,元天心。”

    莫元九往角落里退去,一边退一边道:“双方队员请后退。”

    闻言,轩辕天心朝后退去,结果对面的戏时不仅没有往后退,反而在瞧见她退了后还又往前走了几步。

    轩辕天心:“”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戏时,特别是这家伙

    脸上那种兴奋又激动的模样,若是身后再陪上一条毛茸茸的尾巴不断摇摆起来,那就跟某种动物更贴切了。

    莫元九也是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地看着又朝轩辕天心的方向挪近了几步的戏时,忍不住提醒道:“兰泽学院的选手,请你往后退。”

    结果呢,被莫元九给提醒了之后,人家还不乐意地回过头瞪了一眼。

    被莫名其妙给瞪了一眼的莫元九差点就想直接将戏时给罚下场了,不过最后终究是忍住了,沉声再次提醒道:“兰泽学院的选手,你到底还比不比?若是不比,那就下去换人。”

    一听要换人,戏时立刻正常了,“比!怎么不比!”说完后这才一脸不舍地朝后退去,只不过那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依然亮得惊人。

    “比赛,开始!”

    就在戏时刚刚退到了规定位置,莫元九似生怕他又要蹦跶出去般,立刻大声喊了开始,并同时开启了比赛台四周的结界。

    ‘嗡——!’

    结界开启,瞬间将四周吵杂的声音给隔绝在了外面。

    别看戏时方才有些不正常,盯着轩辕天心的模样就跟一只求投喂的小狗似的,哪里晓得这结界一开启之后,这家伙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二话不说就动了手,那出手的速度叫一个迅速,叫一个干脆,连轩辕天心都差点开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被换了一个人,跟刚刚那个有点儿好笑又有点儿逗的家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一张定身符被戏时瞬间抛了出去,并同时结印大喝:“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

    比起先前的崇钰,戏时虽然要小了几岁,但不管是出手的速度,还是结印的速度,都比崇钰快了不少。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半空中的定身符,在戏时刚刚结印完成之际,却是脚下一闪,踩着鬼影迷踪步就躲开了戏时的锁定。

    然而戏时已经出手,只见数道金光朝轩辕天心快速袭来,她知道一旦被那几道金光所缠绕住后,自己便会被定住。

    但轩辕天心虽然不是轩辕家正儿八经培养的传人,可她终究也是轩辕家的女儿,比起自家的术法来,这里大概没有谁会比她更清楚。

    所以只见轩辕天心猛地身形一转,如同漂移般,贴着那袭来的数道金光就滑了过去。

    别看她躲得很轻松,实则却是角度、速度都被她控制到了最完美的地步,否则只要出现一点点小误差,她就立刻会被定身咒给定住。

    这边轩辕天心刚一躲过去,对面不远处的戏时便瞪大了眼睛,若不是太过震惊,只怕他就会立刻大喊一声好了。

    但震惊归震惊,戏时却不会忘了继续出手。

    眼见着轩辕天心躲过了自己的定身咒,半空中的那张定身符也失去了作用,他立刻手掌一翻,再次拿出一张符纸,然后往半空一扔。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千里冰封!”

    一招定身咒,一招千里冰封,戏时的主要目的都是想要控制住轩辕天心。而轩辕天心也明白他的用意,所以当冰封符中寒雾蔓延而出,四周的空气也随之开始冻结的时候,轩辕天心右手微微一晃,同时扔出一道符纸,双手迅速结印,并朝着半空猛地一推。

    “天道无极——火神祝融借法,烈火燎原!”

    ‘轰——!’

    火海翻腾,原本已经起了寒雾的四周瞬间被烈火吞噬,炙热的温度也驱散了刺骨的寒气。

    烈火燎原一出,轩辕天心再次脚掌一踏,化作一道残影如风般掠过,直袭戏时。

    与此同时,在瞧见轩辕天心朝自己掠来后,戏时也是欲要再次出手,可轩辕天心并没有给他任何出手的机会,一张符纸自她手中弹出,只见她单手结印,快速朝戏时一指,喝道:“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

    ‘唰——!’

    数道金光自定身符中暴掠而出,不过是几个呼吸间便如藤蔓般瞬间将戏时缠绕。

    而戏时在被金光缠绕住的瞬间便忍不住在心中哀嚎,完了!

    戏时被定在了原地,轩辕天心也掠至到了他的身边,狭长的双眸中似有一道金光极快地一闪而过,盯着一动不动的戏时,挑眉一笑,道:“你输了。”

    戏时:“”

    轩辕天心偏头看着他,见少年面如冠玉,虽然脸上满是懊恼,眼中却依然兴奋之色不减,当即又是一笑,道:“你比崇钰好一点点。”

    话落,戏时的眼中顿时掠上欣喜,张口就道:“神”

    可惜,才刚刚喊出一个字,便被轩辕天心一眼给瞪了回去。

    戏时连忙改口,瞪圆了一双眼睛,满脸愤慨地道;“神气什么!我虽然输了,可后面还有人呢,有本事儿赢了我们所有人再来说这话。”

    瞧着戏时脸上的愤愤神色,就连轩辕天心都不得不为他点个赞,夸一句好快的反应力了。

    深深地看了戏时一眼,轩辕天心解开了他身上的定身咒,笑得令人牙痒地道:“好啊,我等着你们其他的人上台来。”

    戏时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脸不爽地退到了一旁。

    莫元九看着比赛已经分出胜负,自角落里走了出来,一手打开结界,一边沉声宣布道:“一对一个人赛第三场,帝都学院获胜。”

    这边莫元九刚一宣布完结果,那边戏时就一脸不高兴地跳下了比赛台,他的这个反应像极了那种打架打输了却并不服气的小孩子。

    四周爆发出观众们的掌声和欢呼声,人群中更是议论纷纷。

    “妖王妃好厉害!”

    “可不是,以前都听说这位妖王妃是灵武双修的天才,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不是灵修,而是天术师啊。要知道这天术师可是东大陆那边才有的,咱们西大陆虽然也有,却极为稀少。”

    “这届大赛可真有看头,前面第一场对比不仅出现了天符师,如今还爆出了妖王妃居然是天术师,你们说后面的比赛当中,会不会还有天语师出现啊?这样一来的话,嘿嘿三个最珍贵又稀少的职业可都凑齐了,咱们也不枉老远跑来这里看了好几日的比赛了。”

    “说不准呢,倘若真的再有天语师出现,那咱们可就能饱眼福了。”

    “你们怎么就尽注意这样啊?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妖王妃用的术法跟

    无极宗的人很像吗?”

    被这么一提醒,原本议论纷纷的观众们又立刻附和道:“岂止是像,我觉着吧,他们根本就是出自同宗啊。”

    “难道妖王妃其实是无极宗的人?”

    “说什么呢!谁不晓得妖王妃是出自大泽城轩辕家,她又怎么可能是无极宗的人!而且倘若妖王妃真是无极宗的人,那早几日无极宗的人怎么会跟妖王妃是一副不认识的模样。”

    “兄弟,你说的也在理。可是明明是不认识的人,但他们的术法为何又如此相似?”

    “这就奇了怪了。”

    众说纷纭间,所有人的心中都出现了疑惑,但他们也并没有疑惑太久,便被接下来的第四场个人赛给拉去了注意力。

    在戏时回到备战席后,兰泽学院的人见他臭着一张脸,还纷纷上前去安慰他,而这边还在安慰呢,另一边的崇凛便已经走出了备战席。

    崇凛掠上比赛台后,虽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有些奇异,却并没有先前戏时那般丢人。

    莫元九来到二人之间,沉声道:“双方队员请互报姓名。”

    轩辕天心瞧着眼前这个跟崇钰长得极为相似的青年,笑道:“帝都学院,元天心。”

    崇凛在听到她的名字时,眸光却闪了闪,名是真的,姓却是假的,她真正的名字应该是叫做轩辕天心吧

    将轩辕二字在心中再次念了一遍后,崇凛方才抱拳道:“兰泽学院,无极宗崇凛。”比起崇钰,他多了一丝沉稳,比起戏时,他更多了一份恭敬。

    轩辕天心将他眼底深处的那丝尊和敬看在了眼里,笑问:“你叫崇凛,那你跟崇钰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崇凛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莫元九,垂眸敛了眸中的神色,方才淡淡道:“我比崇钰先出生一刻钟。”

    “原来你是哥哥。”轩辕天心笑了笑,“难怪比起崇钰要沉稳一些。”

    崇凛闻言呼吸轻了一些,却没人看见刚刚才被夸沉稳的人,他的眼中也同样掠过一丝欣喜。

    莫元九狐疑地看了二人一眼,总觉得这二人之间,或者说妖王妃跟无极宗的人之间有些奇怪,但他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奇怪。

    压下心头中的狐疑,莫元九缓缓朝角落退去,一边退一边道:“双方队员请后退。”

    闻言,轩辕天心和崇凛二人同时朝后退去。

    待得二人退到了规定位置后,莫元九方才大声道:“比赛,开始!”

    ‘嗡——!’

    防御结界再度开启。

    然而这一次,结界被开启后,只见四周空间再次震动。

    崇凛站在不远处,双手已然结印,“天道无极——乾坤列阵,大轮金刚印,空间封锁!”

    ‘嗡嗡嗡嗡——!’

    金光暴涨间,比赛台上再次被空间封锁,而轩辕天心和崇凛二人也跟着消失。

    ‘哗——!’

    全场观众目瞪口呆!

    怎么又消失了?

    怎么又躲着打啊?

    莫元九也是脸色有些难看,瞪着被空间封锁住的比赛台中央,却又无可奈何。

    比起外面观众们的哗然,被封锁在空间内的轩辕天心倒是颇为淡定,瞧得四周只剩下了自己跟崇凛二人,当即笑道:“空间封锁,这一手用得不错。”

    崇凛脸色有些白,虽然他极快的出手封锁了空间,但空间封锁这种术法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是太过消耗灵力。当听得轩辕天心的话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体内波动剧烈的灵力,方才抬头冲轩辕天心笑了笑,然后一手撩开衣摆,突然单膝跪下,垂头沉声道:“无极宗崇凛,见过神女阁下。”

    “你将空间封锁住,该不会就是为了这样来跟我见礼吧?”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道。

    崇凛抬头,然后摇头笑道:“自然不是。”

    轩辕天心挑眉,等着他继续说。

    “崇凛将空间封锁住,不过是想要请神女指点。”崇凛笑容得体,又不失恭敬地道:“无极宗开宗祖师乃第一代神女轩辕无双的大弟子,当年第一代神女无法在西大陆停留太久,在收了祖师跟第一代大长老和二长老后,只教导了半年时间便匆匆返回了东大陆。如今三千多年过去,无极宗已传至第四代宗主,但随着时间流失,无双神女留下来的术法却有一小部分失传,好不容易等到了第四代神女再次降临,崇凛想恳请天心神女能够修复无极宗那失传的一部分术法。”

    轩辕无双

    轩辕天心的目光微动,神色也变得极为柔软。

    原来当年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先祖叫做轩辕无双,无字辈的传人应该是第六十代!如此算下来,居然比子言先祖还小了好几辈,莫非她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出现了时间偏差?

    见轩辕天心沉默不语,崇凛忍不住开口喊道:“天心神女”

    轩辕天心闻言瞬间回神,看向目光急切地看着自己的崇凛,笑道:“你先起来说话。”上前几步,一把将人给扶了起来,道:“既然你们是无双先祖的传人,我自然会帮你们将丢失的术法修复完整。”

    听得她对第一代神女的称为,崇凛目光一亮,忍不住问道:“天心神女跟无双神女之间的关系是?”

    轩辕天心含笑看了他一眼,道:“轩辕无双乃我驱魔龙族第六十代传人,而我是驱魔龙族第六十六代传人,轩辕天心。若按辈分的话,她应该是我的姑祖婆婆。”

    崇凛目光再次一亮,“那二代神女”

    轩辕天心脸上的笑意微微一敛,“二代神女轩辕子言,乃我驱魔龙族第五十多代传人,比起辈分更在无双先祖之上。”

    “可是”崇凛神色微微一诧,显然有些弄不明白为何二代神女辈分怎么会比一代神女还高。

    似知道他在疑惑什么般,轩辕天心淡淡问道:“你们这里相传我们来自哪里?”

    崇凛皱眉,立刻回答道:“相传神女自天而降,虽然不曾有传言神女来自哪里,但既然是自天而降,那便应该是来自九天之上。”

    轩辕天心闻言嗤地一笑,道:“九天之上?你当我们是九天玄女不成?我们不过是来自另一个世界,跟你们不同的世界罢了。从另一个世界要到达别的世界,需要穿过时空和空间,但在穿梭的过程中,却

    很容易出现时间偏差,所以这才导致为何二代神女明明辈分比一代神女还高,来到这里的时间却比一代神女还晚了一千年的原因。”

    崇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轩辕天心看着他,接着道:“你不提二代神女,我倒是忘记了。”神色微微一敛,沉声问道:“既然无极宗早在三千多年就已经存在,那么二代神女来到这里时,你们无极宗也应当知晓的,对吗?”

    崇凛见她神色肃穆,立刻点头沉声道:“当初二代神女跟您一样是隐瞒了身份,且第三代宗主也没有想到还会有神女会到来,所以便没有一直关注大陆上的事情。直到当年二代神女带着还是云海学院的参赛队在争霸赛上取得冠军并暴露了身份后,上一代宗主方才得到消息。”

    看了一眼轩辕天心的脸色,崇凛继续道:“后来大赛结束,二代神女也从云海学院毕业,并带着当年一起参加大赛的同伴到了帝都,并创立了神女殿协助皇室治理西大陆。上代宗主曾亲自前往神女殿见过二代神女,并想带着当时的无极宗跟随在神女的身边,但被神女拒绝了。”

    “拒绝了?”轩辕天心微微诧异,看向崇凛,后者却点了点头,接着道:“二代神女说,无极宗是一代神女留下来保护西大陆的最后一道屏障,所以并不希望无极宗出现在太多人的眼前,让无极宗继续隐世不出,只等日后西大陆真的陷入危机之后,无极宗还能成为最后一张底牌。”

    “子言先祖为何要这么做?”轩辕天心脸色微变,“莫非她当时就察觉到了什么?”

    “无相殿!”崇凛沉声道,“无相殿虽然在二代神女陨落之后才出现,可其实他们早就已经存在于西大陆之上,当年二代神女正是察觉到了大陆上有着一个极为庞大神秘组织,方才让无极宗藏于暗处。”

    “你怎么会这么清楚当年的事情?”轩辕天心奇怪地看着崇凛。

    崇凛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道:“忘记告诉神女,如今无极宗第四代宗主乃是家父。”

    “哦?”轩辕天心惊讶,却是没想到崇钰很崇凛二人居然是无极宗宗主的儿子。

    “神女也知道,无极宗传承了三千多年,也一直遵守着一代神女的教诲,守护着西大陆。”崇凛却再次正色道:“但在这三千多年的守护中,我们却发现西大陆上似乎一直都存在着一股神秘的势力,但当年的不管是一代宗主,还是二代宗主或者是三代宗主都查探不到那股势力的底细。直到二代神女陨落,第三代宗主方才知晓,那股神秘的势力便是无相殿,且无相殿的存在,似乎比一代神女降临到这里更为久远。”

    轩辕天心神色变得深邃了起来,无相殿的创建者若是来自灵山,那他们会存在这么久,也是说得过去的,恐怕在无双先祖都还没来到这里之前,无相殿就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年了。

    崇凛瞧着轩辕天心神色,想了想继续道:“当年二代神女陨落的太过突然,上一代宗主曾亲自出宗查探,发现”似乎变得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崇凛开始结巴起来。

    轩辕天心看着他,冷冷一笑,接了他没有说出口的话,“发现二代神女会陨落,是跟无相殿有关。”

    崇凛一惊,看着轩辕天心脸上的冷色,脱口道;“天心神女原来已经知道了?”

    “子言先祖是我轩辕家的人,且又死得如此古怪蹊跷,我又岂能不查?”轩辕天心敛了脸上的冷色,道:“况且我从来到这里后就遇到了先祖的血脉传人,又亲自经历过无相殿打压轩辕家的种种事情,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那二代神女的遗体失踪”崇凛试探地问道。

    “在无相殿的手中。”轩辕天心沉声道。

    “果然在他们手中!”崇凛脸色一沉,怒道:“当年二代神女遗体失踪,虽然皇室掩盖了这个消息,却没能瞒过我们无极宗的耳目。我们无极宗用了几百年的时间却一直没能找到二代神女遗体的下落,他们偷了二代神女的遗体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轩辕天心摇头,“但不管他们要干什么,先祖的遗体我必须要找回来。”

    “神女可是已经查到了什么?”崇凛立刻问道。

    轩辕天心也不隐瞒,点头道;“在来到无相城后,我便偷偷去过无相殿的总部,是发现了一些东西,但是先祖的遗体却被他们给转移了。”

    “天心神女。”崇凛突然道:“二代神女的遗体岂可落入他们的手中,若天心神女想要寻找二代神女的遗体下落,无极宗愿听您的调遣。”

    “先不忙。”轩辕天心摇头道:“等今日比赛过后,我想见见你们无极宗的那位长老。”

    “青长老吗?”崇凛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即便神女您不召见,青长老估摸都会来找您的。”

    轩辕天心笑了笑,却并没有立刻将无相城中发生的事情告诉崇凛,而是道:“晚上你们来驿馆顶楼寻我,有些事情或许需要你们出手帮忙。”

    “帮忙?”崇凛闻言疑惑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您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若是真需要帮忙,可需要崇凛通知父亲和宗内其他的人?”

    轩辕天心正要摇头,但转念似想到了什么,道:“先不忙,这些事情等晚上再说。”话落,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笑道:“将空间封锁解开吧,我们在里面呆得太久,会引起无相殿的怀疑的。至于你先前想要我指点,以后有的是机会。”

    崇凛闻言当下笑了笑,却在撤开结界之前,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他,崇凛笑道:“这样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更有说服力一些,虽然有些对不住兰泽学院的人,但比起兰泽学院的院长,还是您更重要。”

    闻言,轩辕天心差点笑出来。

    只见崇凛一手捂住胸口,俊朗的脸上更是露出一副痛苦之色,然后手法极快地撤掉了空间封锁。

    嗡地一声震动,当空间封锁一撤掉,二人立刻出现在了全场所有人的眼中。

    崇凛似艰难地咳嗽了两声,语气带着黯然又带着丝丝不服气地道:“我输了。”

    轩辕天心:“”这无极宗除了修习了她们家的术法外,其实还学过变脸和演技的吧?!

    这边崇凛一开口认输,外面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却已经哗然出声,虽然隔着一道防御结界,并不能听见崇凛说的什么,但光看此时二人的模样便知道这

    场比赛的结果。

    帝都学院又赢了!

    虽然遗憾没有看见精彩的打斗,但帝都学院再次获胜,还是令得观众们十分激动。

    莫元九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挣扎着爬起来的崇凛,又看了一眼面色淡淡的轩辕天心,心中虽然布满了疑惑,却也只能撤掉结界,宣布道:“一对一个人赛第四场,帝都学院获胜。”

    轩辕天心连胜三场,令得观众们欢呼不已。

    崇凛跳下了比赛台,返回到了备战席当中,还没有站定,出野便掠了出去。

    兰泽学院瞧见快速掠出去的出野,但此刻谁的脸上都没有半丝高兴之色,毕竟连崇凛都输了,出野即便上台了,估计也肯定是一个输字。

    此时兰泽学院的备战席中,兰泽学院的学生们皆是愁云罩定,连一向稳重的队长容惊风,都是一脸挫败之色。

    比起兰泽学院的愁云,无极宗的人却是神色有些古怪。

    戏时一把拉过崇凛到了角落,压根声音问道:“你方才跟那一位躲在封锁的空间里干了什么?”话落,又立刻道:“别说你跟那一位打了一架,虽然你装的很像,不过我们都是自家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你体内的情况。”

    崇凛还是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瞥了一眼四周,这才低声道:“没干什么,不过是说了一些话。”

    “说了什么话?”

    崇凛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两道轻风,紧接着便瞧见青长老和崇钰都跑了过来。

    崇凛嘴角微微一抽,看了一眼二人,压低声音道:“她说,让咱们晚上去寻她。”

    青长老闻言老眼一亮,戏时立刻追问道:“还有呢?还有什么?”

    崇凛瞥了他一眼,道:“还说会帮咱们修为丢失的术法。”

    “当真?!”戏时惊呼道,声音之大,惹得不远处的兰泽学院等人纷纷都看了过来。

    崇凛咬牙瞪了戏时一眼,后者却是脸色一改,愤愤道:“妖王妃也太过分了,居然如此欺负你!”

    崇凛:“”

    兰泽学院等人:“”齐齐用同情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的目光看向崇凛,原来崇凛不仅输了,还被妖王妃给欺负了啊。

    崇凛:“”

    戏时却跟入了戏般,继续愤愤道;“崇凛你放心,出野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兰泽学院众人闻言又纷纷将目光看向已经掠上比赛台的出野,然后脸色又是齐齐一黯。

    得了吧,崇凛都输了,出野更没戏,更不要说报仇了!

    果不其然,在比赛一开始后,出野便被轩辕天心给压着打。

    同样的术法,同时出手,但孰强孰弱,一眼便能看出来。

    出野是越打越惊心,轩辕天心却是出手一次快过一次,最后一招虚晃,直接祭出天雷阵,然后踩着鬼影迷踪便来到了出野的近前。

    无极宗的人都是术师,虽传承于轩辕无双,可终究比不过轩辕天心这个正儿八经的轩辕家的人,且轩辕天心不仅修灵力,还修战气。

    比灵力和术法,出野赢不了轩辕天心,比战气,那就跟不行了。

    只见轩辕天心一爪抓来,出野立刻想要闪避,可才刚刚踏出一步,便被轩辕天心给堵了去路。

    “罡步虽然变化莫测,但比起速度来可是不行的。”轩辕天心一把抓住出野的右臂,然后猛地一个侧身,回头笑道:“你应该用瞬步往左边躲,或许我还抓不住你。”说着,抱着他右臂用力一个过肩摔,“走你——!”

    ‘咻——!’

    出野只觉得自己眼睛一花,人就被扔了出去,还没反应过来,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阴影袭来,轩辕天心笑吟吟地掠到他身边,垂眸看着他,笑道:“你输了,换下一个吧。”

    出野:“。”被摔得眼冒金星,连话都说不出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