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22:你究竟是谁

正文 322:你究竟是谁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这边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随云的心中虽然充满了疑惑,也只是含笑点头,道:“好,若是小五的话,自然是能够试出来的。不过小五……”话音顿了顿,又担心地道:“既然他们……那就说明他们跟咱们有着极大的关系,待会儿你上场跟他们动手,他们极有可能会猜出你的身份。而你的身份……”

    似知道随云在担心什么般,轩辕天心却是笑了笑,道:“既然他们能够用出咱们家的东西,那么即便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可我也觉得他们不该是坏人。”

    随云皱着的眉心却依然没有松开,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要知道这里可是无相城,倘若小五的身份曝光的话,只怕无相殿不会再装下去了。

    轩辕天心抬手轻轻拍了拍随云的肩膀,笑道:“随云哥哥放心,其实我看人还是挺准的。”话落,又笑道:“即便你不相信我的眼光,也应该相信咱们家的做事风格才对啊。”侧眸看向比赛台上,继续道:“不管他们为何会使用咱们家的东西,但一定是有人教的,而教他们的人,即便不知道是谁,也定然是我们家的人。所以,就算他们真的知道了我的身份又如何,我相信他们。”

    “你这根本就是毫无理由的护短了。”皇明月忍不住吐槽,道:“你们家的天性可真奇怪,如今连他们的底细都不知道,仅仅凭一个天道无极,你就开始护短了。”

    “你都说这是天性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轩辕天心闻言似笑非笑地瞥了皇明月一眼,然后推开二人,道:“该我上去了,再不上去只怕别人还会以为咱们要直接放弃比赛了呢。”

    说着,推开二人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轩辕天心出场,四周的观众们再次惊呼。

    帝都学院突然换人,居然换成了妖王妃亲自上场?!

    而兰泽学院那边在瞧见换人换的居然是轩辕天心后,也是纷纷皱眉。

    戏时蹲在青长老的身边,看着掠上比赛台的轩辕天心,奇怪地道:“青长老,这妖王妃究竟要干什么啊?我实在是有些闹不明白了。”

    青长老闻言瞥了他一眼,道:“老夫也不明白,所以你还是坐回去好好看后面的比赛吧。”

    哪知戏时却是一摇头,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道:“算了,我就坐在您这里吧,免得待会儿比赛开始后,被那个妖王妃出其不意的又给吓一跳。”

    “你似乎很看好那个小王妃啊。”青长老闻言笑呵呵地垂眸瞥了戏时一眼,而戏时却盘着腿,用一只手撑着下巴道:“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妖王妃很不简单。”

    “能够成为妖王妃,本身就已经是件很不简单的事情了。”青长老笑呵呵地道。

    “青长老。”戏时又朝青长老的身边挪了挪,压低声音道:“您说,那妖王妃真的是出自楼家吗?”

    “这是宗主当初的猜测。”青长老拂了拂胡须,眯着老眼道:“但不知道为什么,老夫的心中有了一个特别的想法。”

    “什么想法?”戏时好奇地问道。

    哪知青长老却神色微妙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小孩子别问这么多。”

    戏时:“……”

    ……

    ……

    莫元九看着上台来的轩辕天心,垂眸道:“双方队员互报姓名。”

    崇钰神色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轩辕天心,估摸是又起了那晚在四海楼的误会,摸了摸鼻尖,道:“兰泽学院,崇钰。”

    轩辕天心抬眸看了崇钰一眼,然后垂眸敛下了眸底的神色,道:“帝都学院,元天心。”

    莫元九朝角落退去,边退边道:“双方队员往后退……”直到他站在了角落里,二人也退到了规定位置之后,大声道:“比赛,开始!”

    嗡!

    防御结界再度开启。

    唰!

    当防御结界开启之后,轩辕天心当先冲了出去,如同一道闪电般,直接掠下崇钰,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次她却没有拿出那杆晶莹剔透的长枪。

    脚下踩着鬼影迷踪步,轩辕天心在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来到崇钰的近前,当先一掌探出,变掌为爪,朝崇钰的胸口前抓了过去。

    崇钰也是被轩辕天心的速度给惊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时,那一爪已经抓了过来,当下不敢有任何迟疑,立刻侧身一躲,想要避开轩辕天心的攻击。

    然而轩辕天心却不依不饶,再次脚下一踩,跟着追了过去。

    见崇钰想要再次躲避,轩辕天心一脚伸出,贴着地面横扫而过。

    崇钰不敢大意,连忙拿脚去挡,一脚踢出去想要挡下她扫来的一腿。

    然而…。

    砰!

    二人两腿相碰,发出一声闷响,便见崇钰脸色发白地蹭蹭蹭退了出去。

    嘶!

    光是瞧见崇钰那张突然变得惨白的脸色,观众们就知道那一下碰撞有多疼了。

    崇钰咬牙忍着腿上传来的痛意,在站定后,却仍然忍不住拿手去揉了揉,目光警惕地看着轩辕天心,似怕她再次攻过来般,嘀咕道:“力气怎么这么大,你那腿是铁做的吗?”

    崇钰的嘀咕声虽然小,但轩辕天心却听得清清楚楚。

    当下冲崇钰挑眉一笑,道:“我的腿可不是铁做的,而是你的身体素质太差了。”

    崇钰闻言一噎,他是术师,擅长的是术法,身体素质当然不可能跟武修相提并论。但他怎么说也是大男人,被一个姑娘说身体素质太差,怎么也觉得有些丢脸啊。

    崇钰踢了踢仍然有些发麻发疼的腿,不服气地瞪着轩辕天心道:“拿自己的长处去比别人的短长,有什么可笑话别人的。”

    轩辕天心再次挑眉一笑,却道:“那你也可以拿你的长处来对付我啊,我不介意的。”

    崇钰又是一噎,但看着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怎么都觉得有些牙痒痒,“你别得意,若我当真拿我擅长的,到时候你可别说我欺负你。”

    见崇钰那咬牙切齿又愤愤的模样,轩辕天心的心中却有些想笑,但脸上依然带着令人牙痒的恶劣笑容,道:“欺负我?到时候咱们谁欺负谁可还说不定呢。”

    崇钰闻言剑眉倒竖,轩辕天心却眯眼笑得愉悦。

    “丫头。”意识海中的大圣却突然开口:“这个家伙的血

    脉……”

    轩辕天心闻言心中一愣,“血脉怎么了?”

    大圣眯眼,若有所思地看着外面的崇钰,道:“有些奇怪。”

    “奇怪?”轩辕天心心中一动,连忙问道:“怎么奇怪了?”

    大圣突然问道:“你可听说过天生阳脉?”

    “天生阳脉?”轩辕天心一愣,“什么是天生阳脉?”

    “一种极为特殊的血脉变异者。”大圣解释道:“先前本大圣也没有察觉出来,不过方才你跟他对碰之后,本大圣这才感觉到了。”话落,又道:“你不是奇怪他为何会轩辕家的术法吗?”

    轩辕天心心中一跳,连忙问道:“大圣,您的意思是他就是那个什么天生阳脉?而他会我们家的术法,便是跟这个变异血脉有关?”

    大圣微微颔首,道:“你们轩辕家的术法是靠血脉之力的传承,但天生阳脉者却有些特别,即便他们没有轩辕家的血脉之力,只有有人教导,他们就能够修习。”

    “什么?”轩辕天心大惊,“没有轩辕家的血脉之力都可以休息轩辕家的术法?居然这么奇特?”

    大圣哼道:“就是这么奇特,不过天生阳脉者却在天地间极为稀少,通常千万人当中都找不出一个来。而若是有个你们家的传人悉心教导,他们除了不能够召唤神龙,和一些特别的禁术外,你们家的术法他们几乎都可以学会。”

    “嘶!”轩辕天心倒抽一口凉气,惊叹道:“那照您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初皇明月说过,这个无极宗极为神秘,且收弟子极为严苛。无极宗存在了至少三千年,可他们宗门的弟子加上宗主跟长老却没有两手之数,莫非无极宗收弟子如此严苛,便是因为他们收的弟子必须都是天生阳脉者?”

    “很有可能。”大圣点头,道:“而且,无极宗跟你们家有着莫大的关系。既然他们会轩辕家的术法,那就说明是有人教导过,而教他们的人,便是你们家的传人。”

    轩辕天心皱眉,“可没听说过第二代神女有收过弟子啊。”

    “无极宗存在了三千年,比第二代还早。”大圣提醒道。

    轩辕天心眸光闪烁,随即双眼瞪大,“是第一代!”

    大圣挑眉,轩辕天心继续道:“我曾经听皇明月说过,第一代神女曾经跨过了屏障来过西大陆,甚至还帮西大陆解决了不少问题。”

    “莫非还真是第一代?”大圣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轩辕天心目光一凝,在心中道:“这个可能性很大,但究竟是与不是,那就要去问问他们本人才知道了。”

    “喂!”

    就在轩辕天心跟大圣讨论的时候,对面不远处的崇钰却是奇怪地看着突然发愣的轩辕天心,皱眉问道:“你在想什么呢?怎么愣在那里不动了?你若再没反应,我可出手了,到时候你可别说我偷袭你。”

    崇钰的话,令得轩辕天心瞬间回神。

    轩辕天心看着崇钰,眼中的神色却柔和了不少,她跟大圣刚刚在说话,这家伙明知道自己在发愣,却没有趁机动手,居然还出声提醒自己,由此可见,这人心性定然是那种正大光明的。

    崇钰被轩辕天心这种突然变得柔和了不少的目光给弄得一愣,这妖王妃是怎么了?!怎么看我的目光有些渗人呢?

    若是轩辕天心知道崇钰此时觉得自己的目光是渗人的话,只怕会变得更加的渗人。

    冲着一脸奇怪的崇钰微微一笑,轩辕天心道:“抱歉,刚刚走神了。”

    这话……

    崇钰嘴角一抽,走神了?!

    在比赛上,她居然说她刚刚走神了?这女人究竟有没有把他当做对手啊!?

    崇钰愤怒了,这女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做对手,连跟自己的比赛中都可以走神,这简直是瞧不起人!

    倘若轩辕天心知道自己一句解释的话被崇钰给误解成了这样,只怕也会后悔早知道还不如不解释呢,所以当崇钰目光愤愤地瞪着自己的时候,轩辕天心当真是一头的雾水。

    这人怎么了?做什么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瞪着我啊?!

    轩辕天心不解,而崇钰却气得跟要吃人了似的,指着轩辕天心就道:“你太瞧不起人了。”

    轩辕天心:“……”一脸的无辜,她不过就刚才逗了逗他,哪里有瞧不起人了?看着崇钰试探般地问道:“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崇钰却愤愤地哼了一声,“既然妖王妃殿下如此瞧不起在下,在下若不拿出看家本领,只怕要无法给我无极宗正名了。”

    轩辕天心却是眼睛一亮,仿佛等的就是崇钰拿出看家本事般,点头道:“正好,我也想要看看你们无极宗的看家本领。”

    然而轩辕天心的这一句话,又被崇钰给误解成她承认了自己看不起他。

    “你!”崇钰俊脸一黑,估摸是被气得不轻,只见他手掌一翻,便是一张明黄色符纸被拿了出来。

    轩辕天心眯眼,目光盯着那张符纸上的符纹,心中暗道:天雷符!

    果然,这边轩辕天心心中的话音刚落,崇钰便将手中的符纸一把扔了出去,双手结印,喝道:“天道无极雷神借法……”

    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双手结印也没有完成,轩辕天心却突然掠了过去,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拍出,手法极为巧妙地卡在了他双手之间,并成功的阻止了他的结印。

    崇钰的神色唰地一变,目光似震惊地看向轩辕天心,“你……”

    轩辕天心笑吟吟地抬头看着他,道:“教你的人难道没有说过吗?结印时要快,咒文更要跟上结印的速度。”右手一翻,啪地一下打开了崇钰结印的双手,继续道“你结印的速度太慢,咒文却念的太快,这样很容易被人抓住破绽,然后破了你的术法。”

    崇钰脸色倏地再次一变,然后蹭蹭蹭地退了好几步。

    轩辕天心也不追他,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道:“继续。”

    崇钰:“……”

    下方,兰泽学院的备战席中,青长老还有戏时等人却是唰了一下站了起来。

    崇凛眉心紧蹙,看向一脸神色莫测的青长老,道:“那位妖王妃出手太及时了,这是巧合吗?”

    青长老老眼中的目光不断闪烁,巧合?这根本就不是巧合!妖王妃

    突然出手打断崇钰那一手极为巧妙,看似没什么,但实则却打在关键,仿佛她极为熟悉崇钰接下来的印决变化般,直接在一个变幻间就打了过去。

    戏时也是一脸惊讶地摸着下巴道:“这还是第一次出现有人能够打断我们施术呢。”

    出野一张冷峻的脸上也是带着惊讶和疑惑,“这种感觉,就像她十分了解我们的术法般。”

    十分了解?

    此话一出,崇凛还有戏时便异口同声地道:“这怎么可能!”然后二人同时看向青长老,道“青长老,您觉得呢?”

    青长老眸光一闪,突然呵呵一笑,道:“老夫也不知道,至于是不是出野说的那样,咱们接着看不就知道了。”话落,又坐了回去,只不过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中,却带了一丝奇异的光芒。

    至于比赛台上,崇钰被轩辕天心那一打断就有些懵了,看着轩辕天心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崇钰几次张了张嘴,但都没有吐出任何话来。

    轩辕天心看着他,笑道:“怎么了?被打断后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吗?”

    崇钰眸光一动,垂眸看向已经掉在地面上的符纸,然后深深吸一口气,并在心中安慰自己,刚刚都是自己大意了,没关系,再来。我就不相信还能打断。

    如此一安慰后,崇钰的目光再次一凛,然后右手一翻,又是一张明黄色的符纸被拿了出来。

    轩辕天心目光一瞥,当瞧见符纸上所画的符纹后,微微一笑。

    天雷阵不行,就换成了烈火符了吗?

    果然!

    崇钰快速将符纸扔出,双手再次结印,这次却吸取了上一次教育,这一次的崇钰不管是结印还是语速都一致的的快,且同步。

    轩辕天心眯眼。

    “天道无极火神祝融借法,烈火燎原!”

    嗡!

    明黄色符纸在半空爆发出金光,只见大片的烈火自符纸中爆发。

    而帝都学院备战席中,烈重渊等人也是唰地一下站了起来。

    先前他们并没有看清什么,但如今瞧得崇钰再度出手后,烈重渊等人的脸上便带着古怪之色。

    这种术法,跟队长的是出自同宗啊!怎么会这样?

    烈重渊等人纷纷将疑惑古怪的目光看向随云和皇明月,可惜随云跟皇明月二人却根本没想过要跟他们解释什么,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瞥他们一眼。

    可是下一刻,兰泽学院备战席中,刚刚才坐下的青长老,连同戏时、崇凛、还有出野却再次火急火燎地跳了起来。

    只见比赛台上,面对扑面而来的烈火,轩辕天心也是右手一翻,一张明黄色的符纸被她握在了手中。

    角落里,莫元九的瞳孔一缩,她果然还会术法!

    比起莫元九,崇钰却是将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轩辕天心冲着对面的崇钰勾唇一笑,然后手中的符纸扔出,“天道无极”

    崇钰神色大变,并不可置信地看向轩辕天心。

    下方备战席中,青长老几人更是齐齐往前冲了一步,目光死死盯在了轩辕天心结印的双手之上。

    金光自轩辕天心的脚下溢出,“乾坤借法,不动明王金刚阵,启!”

    轰!

    烈火全部被挡在了结界之外,但隔着淡金色的结界,崇钰却伸手指着轩辕天心,道:“你…你……”

    轩辕天心看了他一眼,抬眸看着半空中爆发火光的符纸,却隔着结界朝它虚空一指,眸中金光一闪,“破!”

    唰!

    烈火瞬间消失,而半空那张烈火符却噌地一下烧了起来。

    崇钰打了一个哆嗦,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如同见鬼了般。

    轩辕天心挥手撤开结界,然后极快地瞥了一眼角落里的莫元九,再次手掌一翻,符纸弹了出去。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大轮金刚印,空间封锁!”

    嗡嗡嗡嗡嗡!

    金光突然暴涨,然后在几个呼吸间就将轩辕天心跟崇钰二人给笼罩其中。

    青长老倒抽一口凉气,看着比赛台上金光闪烁,喃喃道“空间封锁!”

    “他们人呢?”兰泽学院的人却是大惊失色,比赛台上出了耀眼金光外,根本就看不见轩辕天心和崇钰二人了。

    戏时一脸震惊地收回目光,看向一旁大惊失色的兰泽学院众人道:“别紧张,他们只是被封锁在了空间内,空间封锁不撤开,我们是看不见他们的。”话落,又侧头看向青长老,一脸欲言又止地道:“青长老,那个妖王妃她怎么会……”

    青长老收敛了眼中的神色,突然垂眸一笑,“出现了吗?”

    戏时神色一震,而一旁的崇凛和出野都是倒抽一口凉气,随即眼中有着什么一闪而过。

    比起备战席中的青长老等人,最高看台上的元烬二人却是神色有些深沉了。

    百里苍何看向太上长老,“妖王妃居然还是天术师。”

    太上长老垂眸,淡淡道:“每个人都有底牌,不是吗?”

    “但她的术法,却跟无极宗很像。”百里苍何又道。

    太上长老闻言侧头看着他,挑眉:“副殿主想要说什么?莫非你觉得那丫头跟无极宗也有关系?”

    百里苍何眸光一闪,突然笑道:“无极宗的来历向来神秘,这么多年来,就算是我们无相殿也没有查出他们的底细。而妖王妃的出身同样神秘,若说她跟无极宗有关系,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太上长老却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直接撇开了目光,“随你怎么猜想,不管她是谁,跟无极宗是否有关系,我只要知道她是我帝都学院的学生这一点就够了。”

    一旁天老的眼中虽然也是有着疑惑和惊讶,却在闻言后点头附和道:“对,不管那丫头是谁,我们皇室也只要知道她是妖王府未来的女主人,是妖王妃就够了。”

    百里苍何皱眉看了二人一眼,然后又沉默地将目光看向了比赛台上。

    与此同时,被封锁在单独空间内的崇钰却是一脸狐疑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你究竟是谁?”

    轩辕天心笑望着他,道:“你不是知道吗?比赛前我也说过的,帝都学院元天心。”

    “不可能!”崇钰沉声道:“你的术法是谁教你的?你也

    是特殊血脉?”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无极宗的人果然是天生阳脉者。

    崇钰却再次道:“据说你出自大泽城轩辕家,但是玉家早就没人了…莫非…你真是楼家的人?因为是特殊血脉,所以才会这些术法?”话落,又皱眉,“楼家向来神秘,且跟轩辕家是姻亲关系,或许当年的确留下过什么,但就算是二代神女曾经留下过术数,自学也不可能啊……”

    见崇钰越说越离谱,轩辕天心摇头一笑,道:“为何你会觉得我是楼家的人?”

    崇钰瞪向轩辕天心,道:“是我们宗主猜测的。”

    “你们宗主?”轩辕天心摸了摸下巴,笑道:“其实我对你们宗主还挺好奇的,正好我也有问题想要问问你们,你们的术法是谁教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崇钰目光警惕地看着她。

    轩辕天心笑了笑,倒不在意崇钰警惕的目光,道:“即便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一二。”

    崇钰闻言眯眼,轩辕天心看着他继续道:“是第一代神女吧?你们无极宗可是三千多年前,第一代神女来到西大陆时收下的弟子创建的?”

    崇钰眸光一变,轩辕天心笑了:“看来我说对了。”歪头看着崇钰,道:“轩辕家的术法,都是传承于血脉之力,但因为你们是天生阳脉,所以也可以学习。听说你们无极宗的收徒条件很是严苛,全宗上下包括宗主长老在内,皆是不出双手之数。天生阳脉是变异血脉,千万人当中都找不出一个,所以你们无极宗的人数才会如此少。但即便天生阳脉者再稀少,你们无极宗还是找到了弟子传承了下去,看来这些年,你们无极宗也挺辛苦的。”

    随着轩辕天心每说一句,崇钰的脸色就变了一分,直到轩辕天心将话说完,崇钰眼中的警惕之色就更浓郁了,“你到底是谁?可是楼家人?”

    “不是。”轩辕天心摇头,笑道:“我不是楼家人。”

    崇钰一愣,不是?真不是?

    轩辕天心冲他挑眉,再次笑道:“说再多,都没有你亲自来确认更稳妥。”说着,朝崇钰勾勾手,道“继续出手,让我看看无极宗还教了你些什么。”

    崇钰皱眉,她这语气倒不像是要跟自己打架啊,反倒是想要指点自己……

    轩辕天心见崇钰没反应,微微摇头,道:“既然你不动手,那我可动手了。”话落,整个人唰地一下掠了出去,且脚下踏着极为古怪的步伐,在眨眼间便靠近了崇钰。

    “罡步!”崇钰瞪大了眼睛,盯着轩辕天心脚下的古怪步伐。

    轩辕天心抬眸冲他一笑,道“看来你也会。”说着一手猛地探出,朝崇钰抓了过去。

    崇钰神色微变,脚下立刻一闪,同样是踏出那种古怪的步伐,瞬间闪了出去。

    “瞬步?”轩辕天心侧头看过去,笑道:“不过慢了。”话落,脚下一踩,同样的步伐追了过去。

    崇钰看着追来的轩辕天心,心中却越来越惊。

    轩辕天心人未追到,崇钰立刻反应过来出手,“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

    话没说完,轩辕天心却瞬间闪避开,崇钰失去了锁定目标,口中的口诀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我说过,你出招太慢。”轩辕天心突然出现在了崇钰的身后,却将后者给吓了一跳。

    瞅着跟受惊的兔子般跳开的崇钰,轩辕天心笑吟吟地道“定身咒要快,否则你一旦慢了,被锁定住的人跟可能会闪出你锁定的范围。”

    崇钰嘴角一抽,忍不住道:“那是因为你熟悉,所以才能避开。”

    轩辕天心挑眉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儿,因为自己极为熟悉,所以才能提前预防。“好吧,算你说对了,但你的确出手慢了些。”

    崇钰这下不仅是嘴角抽搐了,连眼角都跟着抽了抽,若不是他脑子里对轩辕天心的身份还有些懵逼,只怕当下就会吼回去。

    “你不相信?”看着崇钰不断抽搐地嘴角和眼角,轩辕天心笑吟吟地道:“这样,咱们来场斗法,同时出手,且用一种术法,如何?”

    崇钰闻言神色又是一愣,轩辕天心却右手一翻,拿出了一张符纸,冲着崇钰晃了晃,道:“这是天雷阵,来吧。”

    崇钰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符纸,看符纹的确是天雷阵,然后有些迟疑地拿出一张天雷符。

    轩辕天心笑问道:“开始?”

    崇钰深深吸一口气,点头:“开始。”

    两张符纸同时被扔了出去。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轩辕天心双手结印,她的手印都已经凝结完,但对面的崇钰却只结的一半。

    轰隆隆隆!

    五道天雷当头劈下,轩辕天心双手持印,提醒道:“不结界挡住啊。”

    崇钰连忙撤手,一边暴退,一边布结界。

    当五道天雷尽数劈在结界之上后,轩辕天心方才笑吟吟地看着他道:“如何?我没有说错吧?”

    崇钰俊脸一黑,不服气地道:“你别得意!”

    轩辕天心笑着挑眉,问道:“继续?”

    这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欺负人,就连意识海中大圣都看不过眼了,提醒道:“丫头,别欺负过了头。你们可还在比赛当中,外面的那些人还等着的呢。”

    “我哪有在欺负人。”轩辕天心的心情颇为不错,在心中笑道:“难得遇上了第一代神女先祖的传承者呢,我这是在指点啊。”

    大圣闻言嗤了一声,压根就不相信她这话。

    而被指点的崇钰却是有些挂不住面了,右手却是一探,一根暗金色伏魔棒瞬间出手。

    轩辕天心看着他手中的伏魔棒,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似点评道“做的不错,轩辕家的伏魔棒标准长度是1。25米,重5。54公斤。”目光往伏魔棒上一扫,又道:“不过,这上面镌刻的符纹却少了一些。”

    崇钰眼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她…她怎么如此熟悉?!

    轩辕天心摸了摸下巴,目光定在伏魔棒之上,道:“应该是时间太长了,所以你们传承之中丢了一些东西。”

    “你…”崇钰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更加惊悚了,结结巴巴地道:“你…你究竟是谁?”

    哪知轩辕天心却抬头冲他一笑,道“妖王妃啊。”

    <b

    r />  崇钰:“……”吐血的心都有了。

    然而下一刻,崇钰的一双眼睛便瞪成了两个铜铃。

    唰!

    轩辕天心右手轻轻一晃,一根古金色的伏魔棒出现在了她的手中,比起崇钰手中的那一根,却更显神秘,且在伏魔棒的手柄顶端,还雕刻着极为复杂漂亮的龙纹。

    崇钰的目光定在那龙纹之上,然后突然打了一个哆嗦,目光呆滞地看着轩辕天心,结巴地道:“你…你是……”是什么?最后几个字似乎太过震惊而没能说出口。

    轩辕天心一手握着伏魔棒,冲崇钰一笑,道:“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降魔伏妖剑阵,诛邪!”

    轰!

    大量金光爆发,化作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光,朝着崇钰齐齐飞射了过去。

    崇钰被金光给晃了一下眼,然后立刻回神,当下脸色大变,不敢有任何迟疑,手中伏魔棒横扫而出,喝道:“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列阵,阴阳逆转,降魔伏妖剑阵,诛邪!”

    轰!

    又是大片金光暴涨,同样化作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光飞射而出。

    轩辕天心眯眼看着半空中的撞在一起的剑光,单手在头顶之上一抹,“天道谶言断空!”

    嗡!

    一道淡金色的屏障瞬间出现,将上方的天空隔绝。

    同样布出结界护住自己的崇钰却是差点把眼珠子瞪了出来,那根本就不是术法!

    “你……”

    轩辕天心却冲他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笑道:“秘密。”

    崇钰瞬间闭上了嘴,只不过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却越发古怪和惊奇。

    砰砰砰的闷响声不断响起,令得封锁的空间不断颤动。

    轩辕天心抬眼看了看四周,却收起了手中的伏魔棒,然后冲崇钰一笑,道:“我们该出去了。”该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所以也没有必要在封锁空间了。

    崇钰见轩辕天心收起了伏魔棒,立刻眸光一动,也是瞬间将伏魔棒收起。

    轩辕天心瞥了一眼他的动作,给了他一个你很上道的眼神,弄得崇钰立刻有些不好意思的垂眸。

    “待会儿出去后,你什么都不许说。”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看着他道,然后也不等他回答,挥手撤开了空间封锁。

    当空间封锁一撤开,二人的身影立刻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中。

    数百万观众都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比赛台上再次出现的二人,都在想着这场比赛到底谁输谁赢?

    莫元九看着再度出现的二人,眼中划过一抹幽光,见二人各自站一边,但看上去二人似乎都没有什么事儿,只能出声问道:“两位参赛者,比赛可是还有继续?”

    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看向崇钰,而后者却是立马摇头,“我输了。”

    哗!

    全场哗然。

    输了?

    怎么输的啊?他们压根就没有看到啊。

    莫元九闻言皱眉,别说观众没有看到,连他也没有看到,但崇钰自己已经亲口承认,所以莫元九在沉默一瞬之后,挥手撤开了结界。

    “帝都学院跟兰泽学院的第二场个人赛,帝都学院获胜。”

    等莫元九一宣布完,崇钰目光奇特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然后转身便掠下了比赛台。

    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站在比赛台上,目光一直追着崇钰回了备战席。

    意识海中,大圣似察觉到了轩辕天心的愉悦心情般,忍不住笑哼道:“丫头,你似乎心情很好。”

    轩辕天心闻言也不否认,“是很好。”

    大圣闻言笑吟吟地问道:“你究竟是因为刚刚欺负完了人而心情好呢?还是因为又找到了一些跟自家有关系的人而心情好?”

    轩辕天心忍不住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道“大圣,您是在明知故问。”

    大圣哈哈一笑,道“丫头,如今的你,可还在这里感觉到了孤单?”

    轩辕天心一愣,随即又笑道:“不知不觉间在这个异世中多了亲人、爱人、朋友、如今又多了传承轩辕家术法的特殊传人,我自然不会再觉得孤单了。”

    “那就好。”大圣闻言点头。

    轩辕天心却又继续道:“况且,除了他们,我的身边一直还有您和金翅在,我也不会觉得孤单了。”

    大圣闻言笑了笑,淡淡道了一句那就好后就沉默了下去。

    大圣的沉默让轩辕天心觉得奇怪,“大圣。”

    “嗯?”大圣应了一声。

    轩辕天心不知为何心中一紧,道:“大圣,这次大赛过后,只怕我们的处境很是危险,无相殿应该不会再忍下去了。”

    “嗯。”大圣淡淡应道。

    轩辕天心心头一跳,“大圣,您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

    大圣闻言笑了,“当然。”又道:“小丫头在紧张什么呢?”

    轩辕天心压下心中的紧张,道:“没什么,只是想确定一下。”

    “你怕本大圣会丢了你跑了不成?”大圣嗤笑道。

    轩辕天心闻言一笑,“是啊,以您的性子,您做的出来啊。”

    大圣闻言眯了眯眼,笑道:“不会的,本大圣会陪你到灵山。”

    轩辕天心噗地一笑,道:“好啊,当年的大圣是陪着圣僧一路西行前往灵山,如今大圣又陪着我一路去灵山,看来大圣跟灵山很有缘分呢。”

    大圣嗤了一声,轩辕天心继续道:“不过当年大圣去到灵山是成佛,这一次跟着我去灵山,可没有功德加身了,大圣您不觉得亏啊?”

    大圣嗤笑道:“亏?亏什么亏?谁说本大圣陪你去灵山会没有功德在身?等你成为梵境之主,本大圣还想要你做件事儿呢。”

    “大圣想要什么?”轩辕天心好奇地道。

    大圣往地上一趟,将双手枕在脑后道:“重新改下本大圣的封号吧。”

    “哦?”轩辕天心诧异,笑道:“您都是斗战胜佛了,您还想要什么封号?”

    “斗战胜佛又如何?”大圣却撇嘴,道:“佛讲究的是四大皆空,放下屠刀。都四大皆空放下屠刀了,我还斗什么?战什么?”

    轩辕天心眨眼,想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便问道

    :“那大圣您想要什么封号?”

    “当然是齐天大圣!”大圣笑道:“本大圣还是喜欢这个封号。”

    “您的这个封号也没有被撤掉啊。”轩辕天心奇怪地道。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大圣翻了个白眼,道:“从本大圣灵山成佛后,苍天柱上便没有了齐天大圣这四个字,有的只是斗战胜佛。”话落,又道:“但等你成为梵境之主后,你便可以给本大圣改掉。”

    “苍天柱?”轩辕天心疑惑地问道:“什么是苍天柱?”

    “苍天柱啊,对现在你的来说还太遥远了。”大圣嗤笑道“等你哪日走到灵山,本大圣再告诉你也不迟,只要你到时候记得给本大圣换掉就成。”

    “好啊。”轩辕天心点头,笑道:“不过大圣要一路陪着我去灵山,您若中途跑路了,我可是不会帮您改的。”

    “一言为定!”大圣笑道。

    “嗯。”轩辕天心点头,“一言为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