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21:帝都学院VS兰泽学院

正文 321:帝都学院VS兰泽学院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没想到一千多年过去了,又有天符师出现了啊。”最高看台上,元烬神色有些颇为感叹地道。

    “的确是没想到。”天老呵呵一笑,却突然道:“就是不晓得这个小天符师能不能成长起来。”

    元烬闻言侧头看了天老一眼,道:“一个天符师是何等稀罕,天符宗自然会将她当宝贝般的供起来。”

    “宝贝是宝贝。”天老垂眸,语气说不出是个什么意味地道:“就怕正因为是宝贝,所以才会被一些豺狼给盯住。”

    元烬眸光一闪,笑笑不语,至于天老口中所说的豺狼是谁,就值得推敲了。

    因为天符宗突然出现了一个天符师,倒是令得不少人的心思都没有放在之后的比赛上,直到第二场的比赛结束,莫元九宣布第三场比赛将由帝都学院和兰泽学院上场后,方才将角斗场内的气氛再次推倒了顶峰。

    帝都学院和兰泽学院的参赛队入场并进入了备战席准备,轩辕天心看着对面混在兰泽学院当中的无极宗四人,目光微微一转,又落向了角落里跟兰泽学院的带队导师坐在一起的青衣老者,眸光微动。

    隔着整个偌大的场地,轩辕天心依然能够从那位青衣老者身上感觉到一丝淡淡的熟悉气息。

    “他就是无极宗此次一起出宗的长老了吧?”轩辕天心收回目光,看向皇明月问道。

    皇明月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点头:“据说叫什么青长老,但他在无极宗到底是个什么长老,秋秋他们就打探不出来了。”

    “队长。”身后坐着的烈重渊探过身子,问道:“跟兰泽学院的第一场,你准备让咱们中的谁第一个上场?”

    轩辕天心微微侧头,看着他道:“视情况而定。”

    烈重渊一愣,身后其他人也是跟着一愣。

    什么叫做视情况而定?

    轩辕天心瞥了他们一眼,解释道:“看他们派什么人出战,咱们再做决定。”

    “为什么要等他们派人后咱们再决定?”乐正羽不解地问道。

    轩辕天心正要开口,结果却被身边的皇明月给抢了话,道:“意思就是,若他们派出的人是兰泽学院的那些学生,就让你们上场,若是无极宗的人,就要另作考虑了。”话落,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乐正羽和烈重渊几人,又接着道:“别说爷是在打击你们,虽然你们几个都已经进入王境,但是对上无极宗的人,是输是赢还是个未知数呢。”

    闻言,烈重渊和乐正羽二人齐齐一噎,连徐真和燕君折都是只能苦笑。

    殿下还说不是在打击他们,这话明明就是打击啊,且还是暴击!

    而帝都学院这边在商讨,其实兰泽学院那边也同样如此。

    “这一场跟帝都学院的比赛,咱们不能拖,拖得越久越对咱们不利。”兰泽学院参赛队的队长沉声道。

    兰泽学院参赛队的队长名叫容惊风,也是上一届争霸赛上兰泽学院正选队的队员。虽然这一届大赛中帝都学院的参赛队员几乎已经没有了上一届的人,但容惊风却一眼就认出了帝都学院中的子亦。

    二人都是参加过上一届大赛的老选手了,容惊风对子亦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在上一届的大赛中,子亦可是帝都学院参赛队的队长,虽然这一届不知道为何队长变成了那位妖王妃,但子亦当年的实力却令得他记忆犹新。更何况如今几年过去了,他相信以子亦的天赋定然修为大涨,虽然他并不确定如今的子亦的修为已经到了哪一步,可多多少少心里都有了一个猜想。

    帝都学院当中有个子亦,还有那位令人忌惮不已的妖王皇明月,再加上一位天赋可怕的妖王妃,单单是这三个人的存在,就给容惊风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兰泽学院想要胜出,就必须得以最快的速度取得个人赛的几场胜利,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进入五强之中。

    所以容惊风在思忖了一瞬之后,看向无极宗的四人,沉声道:“个人赛的第一场,由崇钰上场。”

    双胞胎之一的崇钰闻言挑眉,容惊风看着他,认真道:“你的能力特殊,因此在比赛上能够得到先机,第一场个人赛,说什么也得是咱们拿下了。”

    崇钰眸光一动,看向对面帝都学院的备战席,微微点头,道:“我只能说尽力,毕竟我们也不知道待会儿帝都学院会派谁第一个出场。况且我的能力只是能够提前察觉到好与不好,遇上他们当中实力强悍的人,这个能力其实没多少作用。”

    容惊风自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当崇钰点头后,沉声道:“那就尽力而为吧,第一场就拜托你了。”

    崇钰闻言摆摆手,笑道:“拜托什么的就不必说了,宗主让我们四人出宗帮助你们,可是你们院长亲自去拜托的宗主,所以这拜托的话,不用再说第二次了。”

    容惊风闻言笑了笑,但脸上的神色却依然没有放松。

    噹!

    沉闷的钟声响起,比赛也即将开始。

    莫元九站在比赛台之上,高声宣布道:“请帝都学院和兰泽学院派出一对一个人赛的第一位队员上台。”

    随着莫元九的话音一落,崇钰也跟着缓缓起身。

    “崇钰,加油!”兰泽学院的队员们纷纷打气道。

    崇钰冲身后的队友一笑,转身走入场内。

    而帝都学院这边在看见兰泽学院派出的第一个队员就是无极宗的人后,轩辕天心的目光就看向了众人中的随云,笑道:“随云哥哥,交给你了,小心一点儿。”

    随云闻言含笑起身,烈重渊等人更是打气道“随云,第一场可要拿个开门红啊。”

    “哥,加油!”随风也是激动地道。

    皇明月瞅着随云,脸上的表情似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开口提醒道:“那家伙的能力有些古怪,你自己看着办。”

    崇钰的古怪能力,当初在皇明月上台去抽签的时候随云便已经听说过,所以当皇明月再次开口提醒自己后,随云淡淡颔首,道“我会注意的。”

    看着随云跟着入场,兰泽学院备战席中的无极宗几人却是古怪地皱起了眉心。

    戏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地看向角落里坐着的青长老,一脸怎么是他的表情。

    对于戏时的这种神色,青长老却是呵呵一笑,老眼湛湛地看向已经掠上比赛台的二人,一边摸着白花花的山羊胡,

    一边笑的莫名地低语着什么。

    此时,已经上台的二人都是在打量着对方。

    莫元九看了二人一眼,道:“双方选手请互报姓名。”

    “兰泽学院,崇钰。”崇钰打量着随云,眼底也带着一丝古怪。

    那丝古怪之色虽然不怎么明显,可还是被随云给看在了眼中,奇怪地再次看了崇钰一眼,道:“帝都学院,轩辕随云。”

    轩辕随云……

    场外四周的观众们纷纷瞪大了眼睛,又是一个姓轩辕的。

    但很快,便有观众想了起来什么般地道:“啊,他就是大泽城轩辕家的人。”

    这个轩辕随云可跟那日的那个叫轩辕红莲的小姑娘不同,他可是正儿八经的轩辕家的人。

    最高看台上,元烬的目光有些深沉的看着随云,然后笑道:“大泽城轩辕家,他就是轩辕家的大小子吧。”说着看向太上长老,继续道:“本殿记得轩辕家如今有两个孩子。”

    “本来有三个。”天老却是瞥了一眼元烬,冷笑道:“可惜,几年前唯一的一个姑娘却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大泽山脉。”

    “哦?”元烬闻言一脸惊讶地看向天老,然而天老似乎十分看不惯他装模作样的表情般,直接又道:“当年轩辕家的那个小姑娘会死在大泽山脉,至今还是个迷,不过据说那次她是跟着学院去大泽山脉历练的,可那次历练的带队之人却是你们无相殿的人。”

    “居然有这么一回事儿?”元烬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郁了。

    天老垂眸,眼底的冷意一闪而过,“看来元烬殿主是一点儿都不知晓啊。”

    元烬笑了笑,一脸惭愧地道:“守护者也知道,我无相殿在各地的分殿太多,殿中的事物也多,本殿还真的是不晓得这件事儿。”

    “不晓得也没有关系。”天老抬眼看着元烬,淡淡道:“殿主只需要知道,你们无相殿在大泽城的分殿之人是如何无能便可以了。”

    元烬皱眉,百里苍何也是有些不满地看向天老,问道:“不知道守护者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老嗤地一笑,看着二人道“老夫没什么意思,只是有感而发罢了,大泽城分殿中的人若不是无能,岂会连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也保护不了?”话落,见二人张嘴似想要反驳,天老却继续道:“说来这事儿也奇怪,一起进山脉历练的学生那么多,怎么别的学生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偏偏就只有轩辕家的那个小姑娘出了事儿呢。”

    元烬跟百里苍何对视一眼,前者呵呵笑道:“带队入山历练,谁也不希望学生会出事儿的。”

    天老闻言笑了笑,将目光再次看向了比赛台,道:“或许吧。”

    最高看台上再次沉默了下来,而下方的比赛已经开始。

    比赛台四周的结界被开启,莫元九也退到了角落里,偌大的比赛台几乎全部留给了随云和崇钰二人。

    锃!

    随云当先长剑出鞘,周身银紫色的光芒缓缓浮现。

    崇钰察觉到了随云身上传来的气息,目光凝重地开始往后退了退。

    果然是王境巅峰强者,且还拥有攻击性极高的雷元素。

    唰!

    破风声响起,随云化作一道残影直袭崇钰。

    随云能够进入皇室鬼面骑士团,且还能在短短几年中成为鬼面骑士团中的一队队长,他的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鬼面骑士团极为擅长暗杀和隐匿,所练的功夫都是以快和狠为主。

    在面对无极宗的崇钰,随云直接选择了正面动手,并以最快的速度想要拉近二人之间的距离。

    这边随云刚一动,崇钰便有了动作。

    一手缓缓结印,崇钰却出乎意料往左边闪避而去。

    随云瞧得崇钰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能够提前察觉到自己的攻击路数!

    长剑握于随云的手中,剑尖微抬,明显是他准备要出剑的起手式,而随云这还未出手的一剑,也的确是想要朝崇钰的右边横扫过去,可崇钰却在他还未出剑时就知道了什么般,直接没等到他出剑,人就已经朝左边躲了。

    随云脚下一晃,再次追了过去。

    崇钰右手结印完成,脚下光芒一闪,直接朝随云一指,喝道:“定身咒!”

    唰!

    随云身体一个猛冲,却在中途停了下来。

    轰隆隆隆!

    惊雷声响起,被定身咒定住的随云周身银紫色光芒一闪,数道惊雷冲天而降。

    只见原本定住随云后想要冲过来的崇钰却被这些惊雷给挡在了外面,倒是避免了他趁机靠近随云。

    随云凤眸一抬,看向被惊雷挡在外面的崇钰,双眸微眯,然后一张俊脸猛地涨红,光洁的额头上青筋凸起,发出一声大吼:“啊!”

    咔嚓!

    仿佛什么东西碎了般,只见刚刚还没定身咒定住的随云,身子再次往前一冲,踏出了一步。

    崇钰瞳孔一缩,看着再次一步踏出的随云,似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他强行冲开了定身咒?!”

    这边随云一冲开定身咒,立刻右手挥剑横扫而出,“雷鸣荡剑封天!”

    轰!

    四周惊雷暴动,带着一股凌厉的剑气,朝着崇钰横扫而去,只见剑气扫过之处,皆是带着噼里啪啦的雷电之声。

    崇钰见剑气扫来,脚下猛地一点,唰地一下朝后暴退,并双手结印。

    然而,当他双手结印的同时,备战席中的轩辕天心却是猛地一下自座位上跳了起来。

    轩辕天心似瞧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双狭长的双眸瞪得圆溜溜的,嘴角还在哆嗦,“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皇明月瞧着她的反应也是一惊,一把拉住她,问道:“什么不可能?”

    轩辕天心的目光发直,直勾勾地盯着比赛台上的崇钰,或者说她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崇钰结印的双手,随着崇钰不断变幻的印决,轩辕天心眼中的瞳孔便不断收紧。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大日金刚结界,起!”

    一声暴喝自比赛台上响起,只见一道金色屏障挡在了崇钰的四周,也同时挡下了随云这惊天一剑。

    然而比起备战席中的轩辕天心,随云在听到崇钰这一声暴喝之后,脸色也是出现了一

    丝呆滞,甚至连手中准备发出第二招的长剑都有些握不住。

    随云呆滞而不可置信地看着被结界保护在后的崇钰,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天道无极……

    怎么会是天道无极?!

    天道无极这四个字,在没有遇到轩辕天心之前,随云可能还不知道是代表着什么,然而如今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那是轩辕家,或者说是驱魔龙族的术法!

    这边随云突然顿住,而结界之后的崇钰却是突然抬头冲着他咧嘴一笑,认出来了吗?

    一手撤开结界,崇钰冲他笑道:“熟悉?”

    随云瞳孔一缩,却侧头看向了备战席。

    此时轩辕天心的神色明显变得极为古怪,古怪中又有着疑惑不解。

    莫元九站在角落里,拧眉看着随云和崇钰二人,眼中同样有着疑惑和茫然,似乎在思索着崇钰那句熟悉是什么意思。

    随云缓缓收回剑,目光审视般地看着崇钰,沉声问道:“你是谁?”

    “崇钰啊。”崇钰笑吟吟地道:“我说过的。”

    “姓什么?”随云拧眉。

    崇钰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一字一句地道:“姓崇名钰。”

    “这不可能!”随云沉脸。

    对于随云的不相信,崇钰双手一摊,无奈道:“我说的是实话。”

    随云沉默,可看着崇钰的目光却更加狐疑了。

    见随云如此神色,崇钰又耸了耸肩,提醒道:“现在可还是在比赛。”

    随云眯眼盯着他,崇钰又道:“既然你怀疑,不如咱们再来一次?”

    话落,也不等随云回答,崇钰右手一晃,一张明黄色符纸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备战席中的轩辕天心在看清那张符纸是什么后,神色微变。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隆!

    明明是晴空万里,比赛台之上却雷云聚集。

    四周观众看着这一幕,齐齐哗然出声。

    而随云却是神色古怪地看着头顶之上的雷云,等到五道天雷从天而降之后,随云一手握剑,周身雷电之力再次暴涨。

    “雷鸣荡剑横扫!”

    砰砰砰砰!

    爆炸声在比赛台上接二连三的响起,天雷中,随云周身电芒乱窜,一剑出去之后,直接打碎天雷,但他人也被天雷之力给逼得蹭蹭蹭的退了数丈后方才停了下来。

    瞧得周身雷电之力乱窜的随云,备战席中的轩辕天心却握紧了双手,而皇明月此时也同样看出了什么,脸色古怪地道:“你们家的人?”

    “不是。”轩辕天心摇头,“除了我四哥外,我们家还没出现过有男子能继承灵力的。”

    “那他?”皇明月眯眼。

    轩辕天心神色复杂,吸了一口气道:“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在无极宗的人身上感觉到的熟悉,莫非就是因为这个?”皇明月若有所思,道:“看来这无极宗真的藏了一个大秘密。”

    “我不喜欢这种秘密,且这个秘密还跟我家有关。”轩辕天心眸光一凝,直接走出了备战席,“所以,我要亲自去弄清楚。”

    看着轩辕天心突然走出了备战席,其他人皆是一愣,只有皇明月抱着双手,似笑非笑地道:“看来待会儿有场好戏。”

    这边轩辕天心刚一走出备战席,就被所有人发现,只见就在众人不解她出来干什么的时候,轩辕天心却突然对比赛台上的莫元九打了一个换人的手势。

    换人?

    全场观众再次哗然。

    帝都学院为何要换人?而且比赛中换人,可是意味着他们直接放弃了这一场比赛啊。

    同样觉得不解的还有最高看台上的元烬等人,当轩辕天心打出换人手势之后,元烬笑呵呵地看向太上长老,道:“妖王妃这又是要干什么?轩辕家的那个小子也不一定会输,怎么就直接换人了?”

    太上长老虽然眼中带着疑惑,但听到元烬的询问,淡淡笑道:“那个小丫头如今是队长,比赛的事情都是她决定的,中途换人这种事情,我也同样很疑惑。”

    元烬笑了笑,看向一旁不言不语的兰因,又笑着道:“兰因院长作为妖王妃的老师,你可知道她的用意?”

    兰因闻言垂眸一笑,“不知道,小五一向有主见,她若要换人,定然有她自己的考量。”

    话落,元烬见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只能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场内。

    而此时场内,莫元九在瞧见了轩辕天心的手势后,掠到了场中终止了比赛。

    随云看了一眼一脸莫名其妙的崇钰,小五要换人的原因,他心中自然清楚,所以对于中途要将自己换下去,随云也没有任何意见。

    这边兰泽学院的人却是齐齐愣住,不明白为什么要换人。

    戏时悄悄挪到青长老身边,低声问道:“青长老,那个妖王妃为何要换人?若是轩辕家的随云放开手脚跟崇钰打,输的人定然会是崇钰,可是她却直接放弃了这场比赛,这个妖王妃还真奇怪。”

    青长老的眼中同样有着疑惑,显然也不明白帝都学院为何会要求换人。

    这边莫元九已经撤开了结界,“帝都学院要求换人,所以个人赛第一场终止,并有兰泽学院获胜。”

    观众们齐齐发出不解的哗然声,而随云却极为直接,在莫元九宣布之后,他便立刻收了武器掠下了比赛台。

    当随云返回备战席后,帝都学院的人这才七嘴八舌的道“队长,为何要换人?”

    “是啊,随云都还没有出手呢,也不见得咱们这场比赛会输啊。”

    “队长,你将随云给换了下来,那咱们又派谁上去啊。”

    对于烈重渊等人的七嘴八舌,轩辕天心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众人道:“下一场,我去。”

    “啊?”其他人闻言一惊,显然没搞懂轩辕天心这又是什么打算,将随云换下来,她上去,这是搞什么?

    轩辕天心却没有心思跟他们解释什么,而是拉着随云去了一旁,明显是要单独跟随云说什么,其他人见状又不好跟过去,只能面面相视。

    皇明月瞥了他们一眼,大摇大摆地跟了过去。

    随云

    的神色有些复杂,“小五……”

    “他们不是。”轩辕天心似知道随云要说什么般,直接摇头道:“所以我必须亲自上去试试。”

    “妞,可是爷记得你说过,你们家的术法是血脉传承。”皇明月接嘴道:“没有你们家的血脉之力是不可能修习你们家的术法的。”

    轩辕天心闻言沉默,随云皱眉道:“小五,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其实是轩辕……”

    “不是。”轩辕天心再度肯定地摇头,“若他们是我们家的血脉,我不可能感觉不到。”似怕随云不相信般,又道:“能够使用我们家的术法的人,必须是直系血脉,而直系血脉之间的感应是最强力的,当初我第一次见到随风哥哥会感应不到,是因为你们的血脉之力已经很淡薄了,除非将你们的血引出体外,我才会有感应外,其他情况根本无法确定。但能够使用术法的直系血脉,当我们面对面的擦肩而过时,我就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话落,抬眸看向随云,“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在他们身上感应的血脉之间的联系。”

    “这样吗?”随云皱眉,道:“那他们怎么会……”

    “所以我要亲自上去试试。”轩辕天心沉声道。

    题外话

    没写完啊,时间来不及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