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17:玩大了

正文 317:玩大了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和皇明月回城之后并没有去他们所住的驿馆,而是转道去了皇家驿馆,并通知了太上长老和兰因。不过在通知兰因这一点儿上,二人出现了一些分歧,皇明月是不愿意通知兰因的,给出的理由是知道的人越多越会坏事儿,而轩辕天心却觉得皇明月还是在怀疑兰因,所以有些不高兴。

    估摸是看出了轩辕天心的不高兴,皇明月最后还是妥协了,在通知太上长老的时候顺带将兰因给带上了,直到皇明月通知完,轩辕天心这才脸色好看了一些。

    瞅着她总算是好看了一些的脸色,皇明月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袖,道:“爷不就是小心一点儿吗?你至于这样?”

    “你是小心吗?你根本就是不相信老师。”轩辕天心瞪着他,道:“你究竟在怀疑老师什么?之前你受伤,非要老师来给你看伤,看伤的时候你也试探过老师,不是什么都没有查到吗?既然没有查到,老师的嫌疑就应该解除了,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通知了太上长老,却单单将老师给撇开,这像什么?不管怎么说,老师也是学院的院长,哪有将院长给撇开的?”

    见她似乎又要来气了,一向眼高于顶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妖王殿下只能认怂般地哄道:“爷小心还不是为了你?万一出了什么事儿,你的身份……”

    轩辕天心一眼瞪过来,妖王殿下只能闭嘴,不过嘴虽然闭上了,可是眼神却显得有些委屈。

    瞧着眼神中露出委屈之色的妖王殿下,轩辕天心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这东西如今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以前不是鼻子朝天一副老子天下无敌的模样吗?怎么现在动不动就跟她装无辜扮委屈啊?她又没怎样他!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轩辕天心主动拉住他的手,语气也放软了一些,道:“我知道你这么小心都是为了我,但是我真的不希望在还没有查出那个奸细是谁时,你就这样直接将老师给排除在外。或许我这样的决定有些妇人之仁,甚至一个不好就会将我们弄到进退两难的危险境地,可是将心比心,老师待我如何,我不相信你不清楚,我相信老师待我是真心的,所以我也不愿意因为小心谨慎而伤了老师的心。”话落,伸手摸了摸皇明月的脸,认真道:“我的想法或许在你看来是天真了一些,但是皇明月,我愿意去相信一个人的好,就如同当初我相信你一样。老师倘若真的要害我,他要害我的机会简直太多了,当初你不在的那段日子,还有我单独去北域去焚天谷的路上,那是害我的最好机会,然而老师一路跟着我,却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出手救我,不仅救了我,甚至还把他自己的性命搭在了我的命上,你觉得倘若老师真的值得怀疑,他会这样做吗?”

    皇明月垂眸看着她,一把握住她的手,挑眉问道:“你的确天真,爷也的确是太过小心,但是爷问你,倘若你的相信给错了人,你可后悔?”

    “不后悔。”轩辕天心冲他一笑,道:“至少我问心无愧过。”

    “问心无愧?”皇明月闻言突然笑了,“好一个问心无愧,既然你求的是问心无愧,爷又岂会让你心中有愧。”

    话落,拉过她的手朝皇家驿馆中走去,边走边道:“走吧,他们也快来了。”

    二人一路进了皇家驿馆,此时三楼中,天老早就等候多时。

    在见到二人推门进来后,天老立刻起身看着二人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儿?先前我就看见了城外的信号,若不是你发讯来说要过来,老夫早就赶过去了。”

    皇明月拉着轩辕天心在一张双人软塌上坐了下去,挑眉看着天老,道:“急什么,等人来齐了再说。”

    见状,天老只能再次坐了回去,看着皇明月跟没骨头似的趴在轩辕天心的背上,皱眉道:“明日就是决赛了,你们这么晚跑到城外去干什么?”

    “找人的。”皇明月懒洋洋地道,话音刚落,房间门再次被敲响。

    天老挥手打开房间门,门外正好是赶来的太上长老和兰因。

    太上长老带着兰因进了屋,待得房间门关好,二人也落了座后,天老再次问道:“现在人齐了,说吧。”

    太上长老和兰因将目光看向皇明月跟轩辕天心,二人眼中皆是带着疑惑和询问之色。

    皇明月懒洋洋地道:“先前爷跟这女人出城去寻人……”

    “你们出城去寻什么人?”太上长老没等他将话说完,就立刻瞪了过来,“你这臭小子又想惹事儿?”

    妖王殿下闻言不高兴地看了太上长老一眼,什么叫他又想惹事儿?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惹事儿了好吗?这老东西是眼瞎了,还是脑子糊涂了?

    轩辕天心一见皇明月阴沉下来的脸上,似怕他跟又跟太上长老掐了起来,只能一把按住他,接了话道:“是我有些事儿,所以才让他陪我出城去寻人的。”

    “丫头你?”太上长老一听见是轩辕天心寻人,立刻变了嘴脸,笑呵呵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你要去寻什么人?大晚上了还跑出城去?”

    话落,兰因也是看向了轩辕天心,清冷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好奇。

    轩辕天心笑了笑,避重就轻地道:“天罡宗的人,我有些问题想要问问他们。”

    “天罡宗?”太上长老和兰因微微诧异,就连天老都是一脸莫名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你跟有什么事儿想要询问天罡宗的人?”

    轩辕天心再次一笑,随即脸色变的凝重,道:“不管我想要找他们问什么,如今都问不了了。”

    嗯?

    房间内的三人一愣,一脸莫名地看着轩辕天心,这是什么意思?

    轩辕天心看着三人,沉声道:“我们跟在天罡宗的人后面出的城,可是刚过了那片旷野,就察觉到了小树林里传来的战斗波动,我们猜想是天罡宗出了什么意外,就一路赶了过去。”

    “什么?意外?”天老神色一沉,察觉到了事情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问道:“天罡宗的人呢?”

    “死了一些,然后被人给带走了一些。”轩辕天心道。

    “什么人干的?”太上长老神色微变,“你们可有看到是什么人?”

    轩辕天心闻言摇头,皇明月却嗤地冷笑,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你觉得还有谁能干出这种事情来?连爷在城外的人都没有察觉到任何动静,除了无相殿,有谁还有这个能耐能瞒过爷的人?”

    太上长老和天老神色一沉,兰因皱眉问道:“可是无相殿将天罡宗的人带走是为了什么?”

    轩辕天心抬眸看向兰因,道:“老师,我怀疑无相殿带走的不止天罡宗的人,或许之前离开的那些参赛队,都被无相殿的人暗中带走了。”

    “什么?”天老闻言一惊,看着轩辕天心问道:“这事儿你可确定?”

    “还不能确定。”轩辕天心摇头,但又立刻道“不过秋秋他们已经去查了,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

    话落,屋内瞬间沉默。

    半晌后,天老方才沉声道:“倘若那些离开的参赛队真的被带走了,无相殿这么做,究竟是想要……”话未说完,天老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大变,“他们是想要扣人质在手!”

    “除了这个,爷也想不到别的了。”皇明月冷笑,道:“这次前来无相城参加大赛的可是整个西大陆中的所有势力中的精英,不仅包含了隐世宗门,连同一些世家,还有学院的人都在一起,无相殿将这些参赛队的给抓了,可以说是将西大陆上的势力一网打尽了。”

    “混账!”天老闻言大怒,道:“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扣了所有人,难道他们就不怕被所有人群起攻之吗?”

    “攻?谁敢?”皇明月瞥了天老一眼,凉凉地道:“如今那些人的精英弟子,和天才族人全在无相殿的手中,无相殿若是发了狠,废了这些人,那些势力也相当于大出血了,谁敢冒这个险?”

    天老闻言沉默,但脸色却是无比的难看。

    “他们是疯了?”太上长老沉声道。

    “疯还不至于。”皇明月摇头,眯眼道:“爷估计他们扣住那些人不过是想要个掣肘而已,无相殿真正想要对付的是咱们。”

    兰因闻言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错,无相殿的野心本就昭然若揭,想要对付我们学院和皇室之心也是越来越急切。但他们不管是对付皇室,还是对付我们学院,都会成为大陆上的公敌,所以他们即便再自大,也不敢冒这个险。唯有将大陆上那些势力的命脉抓到了手中,一是可以牵制住这些势力,在他们朝我们发难的时候,那些势力不会也不敢插手。二是,一旦他们真的对付了我们,待得所有一切尘埃落定后,他们就成了西大陆上的真正霸主,有人质在手,没人敢反对他们。等他们坐稳霸主之位后,再将那些人给放了,但结局也已经定了,就算有人不服他们,也翻不起任何的浪花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天老闻言神色凝重地问道:“如此曾大赛还未结束,咱们现在立刻返回帝都?”

    “回不去了。”兰因摇头,道:“今日小五和殿下发现了天罡宗的事情,无相殿肯定也得到了消息,再则,大赛还未结束,我们帝都学院却弃赛,就算让我们顺利回去了,你们可曾想过百姓会如何看待我们?无相殿又会用什么话来抹黑我们?”

    “他们会说帝都学院浪得虚名,未战先怂,连比赛都没有打完,就灰溜溜的带着人回了帝都。”轩辕天心沉声道。

    兰因点头,道:“对,无相殿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在现在就对那些参赛队出手。”话音一转,道:“而且,我相信如今在这个城中的参赛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将消息传出去。”

    “没有任何人?”皇明月却冷笑道:“的确没有任何人,却不代表爷传不出去。”

    话落,其他人纷纷转头看向皇明月。

    轩辕天心更是问道:“你先前还做了什么?”

    皇明月侧头冲她一笑,道:“你真以为爷只是让秋秋他们去查其他参赛队有没有被抓?”

    轩辕天心闻言眨眼,皇明月笑道:“秋秋四人是爷一手培养出来的,爷哪怕不说话,只是一个表情,他们都能明白爷的意思。”话音顿了顿,捏了捏轩辕天心的鼻尖,继续笑道:“若是爷猜得不错,如今爷的信使已经坐着飞行兽离开了西域,正朝着帝都返回。”

    闻言,轩辕天心眼睛一亮,一把抱住皇明月,笑道:“还是你聪明,幸好你有安排,只要信使回了帝都,等皇倾澜收到消息,定然会做安排。”

    皇明月一脸惬意地享受着轩辕天心的投怀送抱,笑吟吟地道:“皇室里的那些老家伙闭关太久了,也该让他们出来晃晃了。”说着,目光一厉,脸上却还带着笑意,道:“爷并不介意跟无相殿来打一仗,看看是我皇室的军队厉害,还是他们无相殿的弟子厉害。”

    “我陪你上战场啊。”轩辕天心眯眼笑道,抱着皇明月没松手,“不介意的话,让我领兵试试。”

    “爷要上战场,你自然要随爷一起。”皇明月垂眸看着她,笑道:“这叫夫唱妇随。”

    二人抱在一起,相视一笑,倒是让得屋内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

    太上长老和天老对视一眼,然后摇头失笑,前者更是打趣道:“若不是时机不对,只怕这次回去也该给他们准备大婚了吧?”

    天老呵呵一笑,道:“是啊,不过这小子本就不是寻常人,小丫头也不是寻常丫头,时机不对又如何?妖王府的人,可不介意在大战前夕举行大婚。”

    两个老人再次呵呵一笑,看着二人的目光皆是充满了感叹和柔和。

    兰因看着抱着一起的二人,淡淡笑了笑,便垂了眼。

    而轩辕天心被太上长老和天老这么一打趣,立刻想起了这里可不只是她跟皇明月两个人,小脸微微熏红,一把将皇明月推开,道:“想大婚没那么容易。”

    “怎么?”妖王殿下闻言立刻不干了,瞪着她,道:“爷大婚,看谁敢来阻止!”

    “我又没说怕人来阻止。”轩辕天心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没求婚就想大婚,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话落,又道:“况且我还小,这么早就大婚,似乎并不合适。”

    “求婚?”皇明月一呆,转头看向太上长老和天老,问道:“什么是求婚?”

    结果太上长老和天老也是一脸茫然,摇头表示不知道。

    见状,妖王殿下纠结了一张俊脸,想要去问轩辕天心什么是求婚,结果轩辕天心却并不看他,摆明了就是要他自己去想。

    见妖王殿下的一张脸都快皱在一起了,太上长老摇头失笑,果然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是一物降一物啊,这么多年了,这个臭小子从小被他看着长大,他何曾见过

    这个臭小子有如此纠结的一面?

    屋内的气氛正好,房间门却再次敲响。

    太上长老等人神色一怔,随即天老再度挥手打开了房门。

    “主子。”春笙快步走了进来,然后先太上长老等人一一行礼,方才冲轩辕天心和皇明月道:“小王妃,你先前猜得不错,属下一路寻去,果然在不同的地方都发现了战斗痕迹,有些是几日前留下的,有些是昨日还有今日下午留下的。”

    轩辕天心等人闻言神色一沉。

    “看来无相殿真的这么干了啊。”天老咬牙道。

    春笙站在一旁,询问般地看着皇明月和轩辕天心,似乎在等着二人下命令。

    皇明月思忖一瞬,问道:“其他人呢?”

    “秋棠大哥他们还在城外,冬凛去了妖月骑军营。”春笙道:“属下在来之前,已经命人去城中查探,让他们随时注意无相殿的动静。”

    “很好。”皇明月眯眼,沉声道:“春春,去妖月骑军营跟冬凛会合,你跟冬凛就待在军营中,随着等着爷的命令。”

    “是,主子。”春笙闻言抱拳领命,然后快速出了房间。

    直到春笙走后,太上长老方才道:“你的妖月骑在城中还是城外?”

    “城中郊区。”皇明月道。

    太上长老点点头,不再言语。

    天老却皱了眉,道:“让妖月骑的人小心点儿,既然无相殿下了决心要对付我们,他们首先便会铲除留在城中的妖月骑。”

    皇明月皱眉,然后点头,起身正要将春笙再度喊回来,却被轩辕天心拉住。

    疑惑地垂眸看向她,轩辕天心冲他笑了笑,自古金镯中拿出了那块传音龙佩,道:“用这个,当初你不在,我给了秋秋他们四人一人块,里面我记录了他们四人手中的传音佩气息,正好方便了联系。”

    皇明月瞅着她递来的龙佩,眉峰挑得老高。

    天老见他的神色没对,抽空瞥了一眼轩辕天心手中的传音龙佩,然后眼角一抽。

    这传音龙佩,似乎跟当初那块定情佩一模一样啊……

    皇明月一脸看不出什么神色地拿过她手中的龙佩,握在手中把玩,阴测测地道:“你还给了他们?”

    轩辕天心一瞧他的神色,心中立马一跳,然而对面的兰因却淡淡投来一眼,突然开口,“这块传音佩,跟小五给我的似乎是一样的。”

    轩辕天心:“……”老师,您不能在这里时候突然坑我啊!?

    只见一眨眼的功夫,妖王殿下的脸都绿了,瞪着轩辕天心,咬牙切齿地道:“你还给了谁?”

    轩辕天心欲哭无泪,一旁的天老已经捂着脸将头转到了一边,太上长老却一脸莫名地看着他们,显然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兰因淡淡收回目光,似乎在一句话说完后,就功成身退了般。

    “你先通知春笙正事儿要紧,这个话题,等咱们回家后,我慢慢给你说,如何?”轩辕天心笑得比哭还难看地道。

    妖王殿下磨牙,却不依不饶:“你先告诉爷,你还给了谁?”

    轩辕天心见他是不问出来不罢休了,只能如实道:“随云哥哥和随风哥哥都有,红莲也有,还有玉娘亲他们……”越说声音越小。

    咔嚓!

    一声脆响,只见妖王殿下腰间佩戴的一块极品暖玉佩被他给捏碎了。

    轩辕天心缩了缩脖子,直接装了鹧鸪不吭声了。

    妖王殿下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手隔空指了指轩辕天心,几乎是咬着牙地道:“元小五,你行啊!等回去后,爷再跟你好好探讨探讨。”话落,带着一身怒气,直接走了出去。

    见皇明月终究没有忘记正事儿,出门去通知春笙去了,轩辕天心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抱着脑袋懊恼地唔了一声,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兰因,道:“老师,不带你这样坑我的啊。”

    兰因闻言抬眸,似笑了笑,道:“小五你当初可是说那只是一块传音佩。”

    轩辕天心快哭了,那真的只是一块传音佩,可是在皇明月的眼里,那就不是传音佩了,而是定情信物啊!

    “怎么,那传音佩还有什么故事不成?”太上长老奇怪地看着他们问道,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传音龙佩,太上长老的这一块传音龙佩,自然也是轩辕天心给的。

    天老嘴角一抽,老眼古怪地看着太上长老手中的那块龙佩,道:“你也有?”

    太上长老奇怪地垂眸看了看手中的龙佩,点头:“有啊,小丫头给的。”

    天老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呵呵一笑,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你这回是玩大了些。”

    轩辕天心一副天塌脸,看着太上长老,道:“太上长老,您还是赶紧收起来吧,可别让他再看见了。”

    太上长老一脸莫名其妙,天老却笑呵呵地道:“晚了,就算太上长老收起来,但是你刚刚说的那些人,估摸都会很惨,你也一样。”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看向天老,而天老却挑眉笑呵呵地看着她。

    然后,轩辕天心默默地从古金镯中又掏了一块出来,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丢入了天老的怀中,“如今,您也跑不掉了。”

    天老一把抓住龙佩就跟抓了一个烫手山芋般,想要又扔回去,“小丫头不厚道!”然而他还没有扔,刚刚出门的妖王殿下又回来了。

    天老:“……”想死的心都有了。

    妖王殿下的脸色不绿了,直接黑成了煤块,一双凤眸跟冰刀子似的往天老手中的龙佩一扫,扫得天老都觉得自己的手生疼。

    扫完天老,又扫向太上长老手中还未来得及收好的龙佩,太上长老也忍不住抖了抖。

    妖王殿下一言不发地走了进来,周身带着冻死人的冷气,面无表情地看着轩辕天心,道:“元小五,跟爷回去了。”

    轩辕天心也跟着打了一个哆嗦,讪讪笑道:“不是还有说事儿吗?”

    “说事儿?”妖王殿下冷笑,一把拉起她,道:“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斜眼看着她,凉凉道:“攘外必先安内?家不平何以平天下?”

    轩辕天心小声儿地道“这是两句话。”

    妖王殿下看着她凉凉地一笑,“不管是一句话还是两

    句话,这件事儿不解决了,爷没心情解决其他的事儿。”说完,拉上她就朝外走。

    “哎哎……”轩辕天心被他拉得快步两步跟上,“你慢点儿。”

    见皇明月拉了轩辕天心就走,屋内的太上长老一脸懵逼,“臭小子,事情不谈完就走?”

    妖王殿下头也不回地道:“什么事儿都没有爷身边的这个女人重要,再则,该跟你们说的都说完了,至于后面你们要怎么安排,就是你们的事儿了,别问爷。”

    太上长老:“……”

    天老捂脸。

    兰因垂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