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16:林间战斗

正文 316:林间战斗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作弊的妖王殿下大摇大摆地回了休息区,丝毫不理会背后投来的愤怒憋屈目光,在一进入休息区后,就对着轩辕天心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道:“妞,搞定了。”

    轩辕天心想笑,可是看着比赛台上无极宗那名青年的憋屈愤怒的目光,她又生生忍住了,只是点了点头,道:“干得漂亮!”

    妖王殿下闻言笑的更开心了。

    所谓一家欢喜一家愁,这边妖王殿下是笑的十分开心了,但兰泽学院那边的气氛却有些不太美妙。

    “崇钰。”

    兰泽学院这边在瞧见青年黑着一张脸回来后,其他人纷纷迎了上去。

    崇钰黑着一张脸不语,其他人还以为他在介意自己跟帝都学院抽在了一起,身为哥哥的崇凛还安慰道:“抽签这种事情也不能怪你,况且你是先抽,也没有料到妖王会抽中你。”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后崇钰的脸色更难看了,瞪着自己的兄长就道:“就是因为我先抽才这样的,那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他作弊!”

    什么?

    其他人闻言一惊,崇凛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抽中你的?”

    “或者说是故意抽中兰泽学院的。”一旁那名叫戏时的少年接话道。

    “不对啊。”一名兰泽学院的学员疑惑地道:“虽然往年都是我们学院跟他们争夺冠军,可是今年,帝都学院的人明显是在针对无相殿,为何那位妖王殿下要故意抽咱们?谁都知道这次的冠军争夺赛,无相殿才是他们的劲敌。”

    “你们是躺枪了。”另一名冷峻少年瞥了说话的人一眼,若有所思地道:“妖王殿下会故意抽咱们,应该是冲着我们四人来的。”

    “你们?”兰泽学院的其他人闻言再次一惊,更有人不确定地问道:“出野,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冲着你们无极宗来的?”

    冷峻少年闻言点头,目光转向双胞胎兄弟二人,问道:“我记得之前听崇钰提起过,几日前你们在四方楼曾遇见过妖王和妖王妃。”

    崇家兄弟二人闻言一愣,崇钰更是点头道:“是,当时……”话音一顿,然后神色变得惊疑不定,看着出野等人不确定地道:“那妖王会故意抽中咱们,该不会是因为我在四方楼说的那些话吧?”

    “你说什么了?”其他人立刻问道。

    崇钰脸色微微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道:“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只是见他们二人坐在卡座里的姿势有些…有些不好,所以我说了一些话……”

    崇钰虽然没有说他究竟说了什么话,但是一看他这表情,众人便知道他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戏时有些头疼地一拍脑门,道:“崇钰啊,我以前就说过你那嘴上应该要有个把门的,你还偏不信。看吧,现在果然将麻烦惹来了,你应该庆幸当时那位妖王没有计较,否则你那晚能不能够安全回来都是个问题啊。”

    崇钰讪讪不语,不过身边的崇凛却皱眉道:“没有这么简单。”

    “嗯?”其他人闻言看向他,崇凛继续沉声道:“若因为崇钰说了什么话而得罪了那位妖王殿下,估摸那位殿下当场就会发作,以他的性子不可能忍到现在,还专门跑去抽签抽中咱们这么麻烦。”

    兰泽学院的人纷纷皱眉,无极宗的几人却一脸深思,崇凛看了他们一眼,接着道:“他今日会故意抽中咱们,或许正是冲着咱们无极宗来的。”

    “可是我们无极宗跟妖王府并无来往,也没有什么过节啊。”戏时奇怪地道。

    崇凛眸光一闪,侧头看向刚好走来的青衣老者,后者却是突然一笑,道:“想那么多干什么,不管那位殿下为何要故意抽中咱们,既然明日的比赛已经确定了对手,现在你们应该想的是如何应对明日的比赛。”话落,侧头看向兰泽学院的学员们,笑道:“都散了吧,你们的导师还在那边等着你们呢。”

    兰泽学院的人闻言纷纷点头,然后向青衣老者恭敬地点头行了一礼,便朝着自己的导师走去。

    等到兰泽学院的人都走了之后,崇凛这才低声道:“青长老,那位妖王妃据说是出自轩辕家,妖王皇明月会故意抽中我们,会不会是因为妖王妃在那日晚上发现了什么?”

    青衣长老闻言神色一深,道:“虽然妖王妃是出自轩辕家,但也并不是轩辕家的人,她的来历似乎有些古怪,当初咱们出宗的时候,宗主曾经怀疑,这位妖王妃或许并不是玉倾颜的娘家人,而是来自楼家。”

    “楼家?”崇凛等人闻言神色一诧,戏时更是道:“可是楼家不是早在两千年前便已经消失无踪了吗?即便是咱们都没有查到楼家人的来历。”

    “楼家不是消失无踪了,不过是当年二代神女的夫君将楼家给隐藏了起来。”青衣长老摇头,淡笑道:“这位妖王妃出现的十分古怪突兀,天赋也绝高,据我们得来的消息,玉倾颜的娘家早就没人了,又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小丫头,所以宗主才会认为她或许并不是出自玉倾颜的娘家,而是来自那个神秘的楼家。不过是怕有心人寻到楼家的蛛丝马迹,所以才谎称她是玉家人。”

    话落,青衣长老又是一笑,道:“当年那位楼凌风也是惊才绝艳之辈,两千多年后,楼家再出了一个灵武双修且拥有四种属性的绝世天才,也不是没有可能。”

    “管他什么楼家还是玉家,明日的比赛上咱们应该怎么做?”戏时抓抓头,看着青衣长老道:“若是遇见那个轩辕家的随云,咱们也要打吗?”

    青衣长老闻言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戏时,道“不打你想干什么?放水吗?”

    “额。”戏时闻言脸色一滞,放水?

    青衣长老笑看着他,意味深长地道:“你若真对他放水,说不得你会输得很难看,轩辕家的那个小家伙可没有你想到那么弱。”

    戏时讪讪一笑,一旁的出野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一个高阶王境,甚至有可能已经半只脚都踏入帝境的人,你若敢对他放水,我只能对你说一句保重了。”

    戏时闻言一噎,嘀咕道:“轩辕家沉静这么多年,不少人都以为他们没落了,却是没想到还有崛起之日。”

    “轩辕家的血脉从来都不简单,更何况还有一个隐藏至深的楼家。”青衣长老淡淡一笑,道:“走吧,先回去了。”

    ……

    ……

    />  夜晚降临,繁星满天,这样的星空一看就知道明日的天气定然很好。

    无相城内因为比赛已经快要进入最后的尾声,城内也不再像几日前那般的热闹,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心情再出门,令得城内看上去有些冷清。

    今日的大赛过后,又有不少参赛队收拾了行礼准备离开,似乎这些参赛队们并不在意天色已晚,又或许是因为输了比赛而心情不佳,所以也不想再留在无相城内,哪怕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也能看到一些参赛队整队出城离开。

    无相城外是一片极大的旷野,而飞行驿馆却在离城池二十里地的地方,这些离开的参赛队们要走过旷野,再穿过一片小树林,方才能够达到飞行驿馆。

    小树林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响起,一队人正抹黑前进,安静的树林里除了他们的脚步声和衣物摩擦植物的声音外,就再也听不见其他的动静。

    扑扑扑扑!

    突然,前方密林了一大群飞鸟被惊飞,令得这队抹黑前进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

    领队的是一名老者,老者神色有些惊疑,盯着前方深幽的树林,突然高声道:“不知道是哪方朋友在此,我等是天罡宗的人,还请前面的朋友能给个面子,让条路出来。”

    “呵呵……”轻笑声自黑暗中传来,随即数十道黑影自前方密林中蹿了出来。“让路?天罡宗的朋友可曾留下让路钱来?”

    老者眸光一凝,瞧见这些突然出现的黑衣蒙面人,心中却是微沉。

    那黑影蒙面人中一个看似领头之人缓缓走出,目光戏谑地看着天罡宗的众人,轻笑道:“天罡宗的朋友可真是精神好,这大晚上的赶路做什么?不如跟我等回去做客如何?”

    做客?

    老者神色微变,沉声道:“就算是请人做客,阁下似乎也该报上名讳?”

    “等你们跟我们走了后,不就知道了吗?”那领头人似笑非笑地道。

    “既然阁下不肯告知,那就请恕我天罡宗不能从命了。”老者沉声道。

    “你们这些宗门就是麻烦。”那领头人摇头笑道:“都是喜欢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又是何必呢?乖乖跟我们走不就行了,还非得动手,弄得一身伤被带走好看吗?”

    “放肆!”老者闻言一怒,周身罡气涌动,“我天罡宗虽然不是什么大宗大派,却也轮不到你们这些人说带走就能带走的。”话落,沉声对着身后的一众弟子道:“结阵,你们自己小心点儿。”

    “是,大长老。”身后一众弟子闻言立刻沉声道。

    嗡嗡嗡!

    灵力暴动,小树林里的空气瞬间乱了。

    看着准备出手的天罡宗众人,四周的黑衣蒙面人却一动不动,但在那领头人轻轻挥手间,数十人却瞬间动了,齐齐扑向了天罡宗的众人。

    爆炸声、打斗声不断在小树林中响起,令得林中不少鸟兽都纷纷惊走。

    而在这混乱之即,远方无相城内,轩辕天心跟皇明月二人也正好出城。

    二人出城后的速度极快,不过片刻就穿过了旷野,但在他们二人刚到达小树林外时,却突然发现了里面传来的战斗波动。

    轩辕天心神色一变,看向身边的皇明月,问道:“你还派人来拦截他们了?”

    “怎么可能!”皇明月神色一沉,皱眉盯着黑压压的小树林,道:“爷知道你想来探他们的底,又怎么会再派人来拦截他们而打草惊蛇?”

    “遭了。”轩辕天心脸色一沉,连忙朝树林里掠去,“他们应该是遇到什么变故了。”

    皇明月身下一闪,跟着追了上去,声音阴测测地道:“还有人敢半路截了爷的胡不成!”

    二人不再多言,加快速度冲入了小树林,顺着战斗波动传来的方向,一路朝深处掠去。

    然而当二人赶去后,只瞧见了一地的狼藉,和不少天罡宗已经战死的弟子。

    轩辕天心脸色难看地查看那些尸体上的伤痕,在发现都是一剑毙命之后,咬牙道:“看手法就是专业的,都是一剑毙命,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留活口。”

    “天罡宗的人不止这样吧。”皇明月眯眼看了看四周,道:“爷记得他们当中还有一个宗内的长老,而且跟兰泽学院上场比赛的那些家伙都没有看见。”

    “莫非被带走了?”轩辕天心起身,目光往四周一看,皱眉道:“可又是谁要带走他们?”

    皇明月闻言收回目光,侧头看向她,冷笑道:“做的这般干净利索,还有谁有能力能够做到?这里可是无相殿的地盘。”

    “无相殿……”轩辕天心双眸微眯,一脸深思地道:“可无相殿为什么要带走天罡宗的人?”

    “为什么?”皇明月双眸也是一眯,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物,跟着往半空一扔,只见那东西升空后立刻炸出一片血色的花火。

    拍了怕双手,皇明月淡淡道:“想要知道为什么,查过不就知道了。”

    轩辕天心挑眉,然后再次转身去附近查看,皇明月站在原地皱眉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数道破风声传来。

    “主子。”

    “小王妃。”

    秋棠四人踏着月色快速掠了过来,跟着他们四人身后的还有多日不见的獠牙。

    皇明月侧头看向五人,最后目光落在四人身后的獠牙身上,道:“你一直在城外,最近几日可是有发现什么?”

    獠牙闻言一愣,摇头道:“并没有发现什么啊。”

    “没有?”皇明月冷冷一笑,一指满地的狼藉,道:“你看看这些是什么?”

    獠牙皱眉,他当然看得出来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斗,可是……

    春笙却突然啊了一声,目光落在地上的尸体上,疑惑道:“这些人…好像是天罡宗的人啊,他们怎么会死在这里?被人埋伏了?被什么人埋伏了?”

    “爷若是知道,叫你们来干什么?”皇明月凉飕飕地瞥了他一眼,阴测测地道:“既然不知道,那就给爷去查。”

    “可是主子…这要怎么查啊?”春笙苦着脸道。

    远处查探的轩辕天心走了回来,突然接了口,道:“去查查看,之前那些离去的参赛队可有安全回去,然后沿路去看看可有什么留下来的打斗痕迹。”

    皇明月闻

    言眸光一动,看向轩辕天心,道:“你的意思是…怀疑那些离开的参赛队都被无相殿的人给抓了回去?”

    “无相殿既然动手抓天罡宗的人,就没道理只抓他们,天罡宗跟无相殿可没有什么恩怨。”轩辕天心道:“所以我怀疑其他离开的参赛队也出事儿了。”

    “可是小王妃,无相殿抓这些参赛队干什么啊?”秋棠不解地道。

    “抓了这些人,就代表着将整个西大陆的宗门势力还有家族势力给全部掌握在了手中。”皇明月却是一脸深沉地道:“无相殿若是想要搞事情,抓了这些人岂不是能抓住他们的命脉,前来参加的大赛的人,可都是那些势力的精英和血脉子弟。”

    秋棠四人闻言一惊,但很快便了解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齐声道:“属下等立刻去查。”

    “獠牙。”轩辕天心侧头看向獠牙,道:“你也跟着他们一起,万事小心点儿。”

    獠牙闻言点头,五人再次离去。

    轩辕天心皱眉看着一片狼藉的四周,脸色颇为难看,“无相殿究竟要干什么!”

    “管他们干什么。”皇明月冷笑,一把搂过她,道:“先跟爷回去,不管他们要干什么,至少不是现在。回去后找老头子他们说说,然后让妖月骑随时待命,爷倒是想要看看,无相殿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