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15:他抽签作弊

正文 315:他抽签作弊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一行人刚一回到备战席,妖王殿下就笑的一脸得意地走了过来,挑眉看着轩辕天心道:“怎么样?爷教你的办法不错吧?”

    看着妖王殿下一脸求表扬的模样,其他人都纷纷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轩辕天心,虽然在上场前他们就知道皇明月给轩辕天心教了一些什么,但刚刚在比赛上,由于被大片火海给挡住了,他们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别说是他们,就算是跟轩辕天心在一起的红莲都不知道,只看见那些妖兽纷纷被吓得趴在了地上,但轩辕天心似乎却什么都没有做。

    “还不错。”轩辕天心眯眼一笑,要说皇明月其实也并没有教她什么,只是对她提醒了几句而已,至于提醒的是什么,自然是跟她们轩辕家的神龙有关。

    用神龙的龙威去镇压那些妖兽,当初轩辕天心在对付爱宝的时候就用过,不过因为时间太长,而她又惦记着要如何在比赛上废了万兽宗的人,倒是直接把神龙给忘记了,好在被皇明月给提醒了,这才让之前的比赛上有了妖兽们被吓得屎尿齐流的一幕。

    虽然她用神龙的威压镇压住了那些妖兽,并切断了万兽宗对妖兽的控制,但得到的效果,却远比她自己想办法动手去废掉万兽宗更加来的要好。

    万兽宗的八人,其中五人战死,三人重伤,这样的战绩就算是她亲自动手都不会有的,即便她动手或许也可以做到,但代价却是她犯规出场,甚至学院还会失去进入决赛的资格。然而让妖兽们自己动手,那么结果就不一样了,万兽宗损失惨重,他们帝都学院顺利赢得比赛进入决赛,这个结果,连轩辕天心都不得不在心里为皇明月出的这个主意给点个赞。

    得了表扬的妖王殿下笑的更开心了,一把搂过轩辕天心就朝后面的休息区走去,边走边道:“下一场比赛快要开始了,将这里让出来给别人吧。”

    帝都学院的一行人返回了休息区,待得坐好后,场内比赛台上也被打扫了干净。

    莫元九刚刚仿佛被轩辕天心伤得不轻,就连在宣布下一场比赛的队伍时都是忍不住用一只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皇明月瞥了一眼比赛台上的莫元九,细长的凤眸中有着一丝寒芒闪过,收回目光,微微侧头看向轩辕天心,问道:“他方才对你做了什么?”

    轩辕天心闻言笑吟吟地瞥了莫元九一眼,道:“噬心术,不过却术法没到家,所以被我加倍的还了回去。”

    皇明月闻言挑眉,“噬心术是什么术?”

    “若方才我中了术,只要他心念一动,我便会有蚀骨焚心之痛。”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解释道:“不过,如今被蚀骨焚心的却是他。”

    “蚀骨焚心……”皇明月的脸上虽然依然带着笑意,但那笑意却未达眼底,反而看上去像一种即将爆发的模样,“那他倒是挺能扛的,蚀骨焚心之痛下还能站在那里主持比赛。”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催动噬心术罢了。”轩辕天心笑道。

    皇明月闻言眯眼看来,问道:“为何不催动?”

    “倘若现在催动了,他再次吐血,无相殿岂不是又要换裁判。”轩辕天心笑道:“留着他继续做裁判也好,免得在明日的比赛中,又会被人暗中下手。”目光再次看向比赛台上的莫元九,淡笑道:“比起再换一个裁判,这个被我捏住把柄的裁判,我更喜欢。”

    闻言,皇明月突然哈地一笑,似乎被逗乐了般,笑吟吟地看着轩辕天心,道:“你这女人倒是学坏了。”

    轩辕天心闻言翻了一个白眼,看着他意有所指地道:“我这是近墨者黑,跟你学的。”

    “不错。”皇明月满意地点头,十分不要脸地道:“都说夫唱妇随,你跟着爷学才是对的。”

    估摸是没有想到这东西居然如此的打蛇上棍,轩辕天心无语地再次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道:“看比赛吧,待会儿比赛结束后,可别忘了你要做的事儿。”

    “放心。”皇明月伸手捏住她的脸蛋,笑道:“爷办事儿可不会失手。”

    轩辕天心拍掉他的爪子,目光就从比赛台上转到了不远处兰泽学院所在的休息区那边,皱眉道:“若咱们跟无极宗的人对上后,那无相殿的另一只爪牙怎么办?”

    “你担心这个做什么?”皇明月嗤笑了一声,道:“明日就是决赛,也是十进五,等明日的比赛过后,咱们帝都学院就会轮空。”

    “轮空?”轩辕天心闻言诧异,侧头看向皇明月,问道:“为何咱们会轮空?”

    “帝都学院是历届大赛的冠军。”皇明月淡淡解释道:“只要进入了决赛,那么在最后的冠军赛之前就会被轮空,我们只要坐镇最后,等着第二名选出来后,咱们才会跟下场跟他们争夺最后的冠军。”

    “还有这样的?”轩辕天心瞪大了眼睛,皇明月笑瞥了她一眼,道:“不然呢?你真以为我们这个历届大赛冠军的名头没有任何好处啊?”

    “那若是咱们没能进入决赛呢?”轩辕天心好奇问道:“那我们还能参加决赛吗?”

    妖王殿下呵呵一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反问道:“你觉得呢?”

    轩辕天心眨眨眼,突然觉得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连决赛都没能够进入,又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参加决赛并坐镇最后!

    估摸是看她反应了过来,妖王殿下这才继续道:“十进五之后,正好单出了一支队伍,我们就算是被单出来的。只要等着另外四只队伍胜出了两支,那么那胜出的两支队伍就会再次比赛,选出一支来跟我们打冠军赛,输的那一支队伍便会是本次大赛的第三名。”

    话落,皇明月笑吟吟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所以,你根本就不必去关心无相殿的另一个爪牙队伍是谁,只要我们在明日打赢了无极宗,咱们后面的对手就只有无相殿了。”

    原来如此!

    轩辕天心似放心般地点了点头,二人也不再开口说话,只是坐在休息区内安静的看起了比赛。

    夕阳西下,当天空再次被晚霞渲染成了橘红色,进入前十强的队伍也被选了出来。

    元烬一脸庄重严肃的宣读决赛规则,并随后宣布了抽签仪式开始。

    十支队伍都纷纷派出了自己的队员入场抽签,然而当帝都学院这边出来抽签的人变成了妖王皇明月之后,他一人便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b

    r />

    莫元九看着上台来的皇明月,眉心不着痕迹地一皱。

    妖王殿下就是妖王殿下,别的队伍上台来抽签的人都站成了一排,他却懒洋洋地走到了莫元九的身边站定。

    不知道为什么,当妖王殿下在莫元九的身边站定后,台上的其他人似乎都瞧见了这位裁判的身子都颤了颤。

    “你……”莫元九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仿佛受到了什么沉重的压迫般,甚至连开口说话都显得极为困难。

    而他才刚刚吐出一个字,皇明月便侧头看向了他,俊美如妖的脸庞上噙着一丝笑意,可说出来的话,却令人生寒,“你应该庆幸你如今是裁判,而大赛规定不能对裁判出手,否则就凭你先前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爷就会先废了你一双手。”

    莫元九闻言瞳孔一缩,脸庞迅速涨红,倒不是被气的,而是皇明月再次对他施加了一层威压,令得他连呼吸都开始粗重了起来。

    慢慢收了威压,皇明月往一旁再次挪了挪,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莫元九,道:“还不宣布抽签开始?”

    莫元九将一口血给吞了回去,平复了一下体内的剧烈波动之后,方才粗重嗓子宣布道:“请各位参数队的选手上前抽签。”

    台上的另外九人虽然疑惑刚刚裁判跟妖王皇明月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在听到可以抽签后,也都纷纷压住了心中的好奇,然后快步上前走到签箱前。

    皇明月抱着双手也不紧不慢地上前,不过他却有意无意地靠近了代表兰泽学院上台来抽签的无极宗弟子。

    这一次无极宗上来抽签的依然是那对双胞胎之一,对于这位妖王殿下的靠近,他倒是没有多想什么,轮到他上前抽签后,只见他伸手在签箱中极快地一抓,然后就退了回来。

    皇明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在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似无意地撞了那人一下,却正巧令得那人手中的号码牌露了出来。

    “抱歉。”皇明月极快地瞥了一眼那张红底的号码牌,用着一种毫无抱歉的语气道。

    无极宗的那人原本是想要发怒的,因为谁都能看出来他是故意撞的自己,可抬头一看撞自己的人是妖王皇明月之后,不知为何那人又收敛了怒气。

    再次握紧手中的号码牌,青年垂眸淡淡道:“没关系。”

    皇明月挑了挑眉,然后转身走向签箱,不过他将手伸进签箱后,捞号码牌的时间却有些长。

    众人只见这位殿下将手伸进去后就没见他想拿出来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里面捞什么,但尽管他捞得有些久,在场的众人却没人敢去催他快一点儿。

    等到这位殿下终于将手从签箱拿出来后,所有人只看见他的手中抓着的是一张黑底的号码牌,至于是黑底几号牌,那就没人知道了。

    十个人都抽完了签,一旁的莫元九似乎也恢复了过来,看了一眼他们手中各自抓着的号码牌,沉声道:“请将你们的号码牌拿出来,并等待大赛的工作人员前来登记。”

    唰唰唰!

    等十人纷纷将手中的号码牌一露出后,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十张号码牌,被分为红黑两种颜色,只有五个数,非常容易辨认。

    当瞧见妖王殿下手中的黑底三号牌后,四周的观众们便立刻去寻找是谁抽中了红底三号牌,然而当他们找到那位抽中红底三号牌的人后,全场惊讶哗然。

    居然是兰泽学院!

    以往的大赛都是帝都学院跟兰泽学院作为最后争夺冠军的两支队伍,却是没有想到这一届大赛,这两支队伍居然在刚刚进入决赛便对上了。

    同样觉得吃惊的还有那位无极宗的双胞胎青年,显然他也没有想到妖王皇明月会抽中自己,然而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般,脸色倏地一变,然后瞪着不远处将号码牌丢给登记的工作人员便径直掠下台的妖王殿下,忍不住在心里怒道:那家伙作弊!

    可不就是作弊嘛!

    先前故意撞自己的那一下,他就是为了让自己露出号码牌,而他站在签箱前捞了那么久,也定然是在用什么办法在捞跟自己一样的号码牌。

    然而,明知道对方作弊,可他却找不到任何证据,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