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08:这一局算你们赢

正文 308:这一局算你们赢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

    萱萱在结界一撤开后就头也不回地跳下了比赛台。

    乐正羽站在比赛台上,默默地收回了自己伸出去想要叫住人的手,然后一脸尴尬地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并对着一旁目光鄙视的栾谦讪讪一笑。

    “萱萱。”

    萱萱一回到备战席,一个颇为俊朗的青年就快步走了出来,一把拉住她,神色有些阴鸷地问道:“你没事儿吧?那个家伙刚刚在比赛上……”

    “我没事。”不等青年把话说完,萱萱开口打断,道:“虽然那人的嘴是有些欠抽,但是他的实力的确很强,若不是他手下留情,我不会这样毫发无损的下来。”话落,不看青年,萱萱直接绕过了他。

    青年看着萱萱离开的背影,眼中的阴鸷之色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发浓郁。

    缓缓侧头看向比赛台,阴鸷的双眼中有着一丝淡淡的杀意掠过。

    “符均。”

    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青年立刻收敛了眼中的神色,回身恭敬道:“少宗主。”

    只见,身后人群中,一个明媚的女子坐在众人的中间,娇俏的脸上带着一抹如沐春风的笑容,道:“这一场,你上去可好?”

    叫符均的青年闻言眼色一喜,立刻垂头抱拳道:“是,少宗主放心,符均一定将那人打下比赛台。”说到打下比赛台时,符均垂下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狠色。

    先前那场比赛中,虽然因为有着结界阻挡并不能听见上面发生了什么,但光看样子就知道帝都学院的那个家伙一直在调戏萱萱。而整个万兽宗里,有谁会不知道萱萱一直被他视为禁脔,他看上的女人,又岂能让别的男人去调戏窥觊!

    刚好少宗主让自己上台去打比赛,符均当然愿意。

    “很好。”万兽宗少宗主闻言再次一笑,看着符均的目光里似乎充满了鼓励,道:“听大长老说你为了来参加这次大赛,可是闭关了好几个月,这一次可不要让大长老和宗主失望啊。”

    “是,符均一定不会让宗主、少宗主、还有爷爷失望的。”符均再次沉声道。

    “去吧。”万兽宗少宗主含笑点头,而符均也在她的话音落下后,立刻转身走出了备战席。

    当符均掠上比赛台后,帝都学院备战席中的轩辕天心却是缓缓走到了外面,冲着比赛台上的栾谦打了一个换人的手势。

    栾谦瞥了一眼,然后看向因为又有了新对手而显得有些兴致勃勃的乐正羽,道:“帝都学院准备换人。”

    “什么?!”同样的话却出自不同的人口中。

    乐正羽是一脸懵逼,大概没想到会换人。

    而符均却是脸色阴沉,他好不容易上台了,结果自己想要教训的家伙却被换了下去,这种感觉就像吞了一只死苍蝇,吞不下去又吐出来般的难受。

    栾谦却不管二人是什么表情,直接看着乐正羽道:“这位参赛者,你可以下去了,你们学院将会换新的队员上来。”

    乐正羽一脸懵逼地转头看向备战席的方向,正好看见轩辕天心在冲自己招手。

    “唔!怎么现在就将我换下去啊。”当乐正羽在瞧见轩辕天心对自己招手后,就立刻明白自己是必须下去了,垂头丧气地道:“我才打两场啊!”

    说着,闷闷不乐转身准备下台。

    “等等!”

    然而乐正羽才刚刚迈开步子,身后的符均却是突然开口喊道。

    乐正羽闻言诧异地回头,只见符均一脸阴沉的看着自己,道:“我上来比赛就是因为你,你若这么下去了,那我上台来还有什么意义!”

    乐正羽眨眨眼,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问道:“兄弟,你是不是说错了?你因为我上台?咱俩认识吗?你来这里参加比赛,是因为大赛吧?怎么就因为我了呢?况且你家少宗主让你上来,你敢不上来?这跟我有毛线关系啊?”

    符均:“……”被乐正羽这么多的一番话给噎住了,但却他却无言以对!

    见乐正羽再次转身,符均脸色阴沉的喝道:“既然如此,那我向你挑战,你若是个男人,就堂堂正正的给我打一场。”

    闻言,乐正羽再次转身,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道:“兄弟,你这里……”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这里是西大陆的院校争霸赛,你当这里是什么?说挑战就能挑战的?就算我同意,你问问裁判同不同意。”说着又指了指一旁的栾谦,“大兄弟,这里可不是江湖,更不是外面那些打擂台的比赛,全西大陆院校争霸赛是严肃的,也是最正规的,懂吗?”这话说的,乐正羽的脸上可是无比的庄重严肃。

    说完,乐正羽朝一脸阴沉得都快能滴出水来的符均,继续道:“再说了,在我家队长面前,我就不是个男人!是男人又怎么了?要是违抗了她的话,小爷我连人都做不了!”

    话落,乐正羽再次转身,然后冲一旁的栾谦耸耸肩,语气颇为无奈地道:“裁判啊,不是我说,好好的西大陆院校争霸赛你们无相殿弄一些江湖宗门来参加做什么?这么多届大赛,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会在大赛上不顾大赛的规矩,不顾自己团队的荣誉,擅自向对手提出个人挑战的。”

    栾谦嘴角一抽,一直都以为这个小子是嘴贱,原来他的嘴还很毒。这一番话说的,不仅把万兽宗的脸给打了,还连带打了其他宗门势力的脸,连他们无相殿的脸都没有放过。

    更令人无语的是,你明知道这家伙打了自己的脸,却无法去反驳他啊!

    乐正羽啪啪打完了他们的脸,便带着一脸无辜的转身,准备掠下比赛台。

    然而……

    “混蛋——!”

    一声愤怒的吼声自身后传来,与此同时,乐正羽突然感觉到身后一股腥风袭来,四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更是齐齐发出惊呼声。

    ‘唰——!’

    乐正羽反应不慢,光是凭身后袭来的腥风和观众们的反应就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所以当下脚下一闪,立刻避开了身后快速袭来的腥风,然后人还未站定,乐正羽便猛地一回身。

    “我靠——!”

    刚刚转身过来的乐正羽却是猛地瞪大了眼睛,爆了一句粗口。

    只见不远处的符均居然出手偷袭自己不说,还放出了妖兽,不仅放出了妖兽,还一放就是八只,

    且这八只妖兽中有一半都是万年级别。

    乐正羽脸色一沉,他没有料到万兽宗的这个男人居然如此大胆,还突然发出八只妖兽来,如今八只妖兽已经扑到了近前,他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一念之间,立刻召出烈焰枪,就准备硬抗下这八只妖兽,虽然扛是能扛住,但他自己肯定会重伤。

    瞥了一眼愣在原地没有反应的栾谦,乐正羽眼中闪过一抹寒芒。

    作为裁判会被突发事故给惊得愣在原地?开什么玩笑,栾谦那个家伙根本就是想要自己重伤。

    乐正羽咬了咬牙,在暗影扑下来的时候,立刻要抬枪出手。

    然而,他的枪还没有出手,就听到了一声大喝。

    “霸王枪——斗转星移!”

    轩辕天心居然赶到了,从备战席到比赛台,虽然距离不远,但也不近,可轩辕天心却能在顷刻间赶到,可想她有多心急。

    ‘砰砰砰砰——!’

    一连串沉默的响声在半空响起,轩辕天心单手握枪站在半空,而朝乐正羽扑来的八只妖兽全部被她这一枪给震飞了出去。

    ‘哗——!’

    全场哗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可怕的一幕。

    然而此时的轩辕天心却脸色阴沉,在一枪震退了八只妖兽之后,目光阴冷地看了一眼地面上的栾谦,然后倒提追魂枪再次掠了出去。

    “霸王枪——血战八方!”

    ‘轰轰轰轰轰——!’

    更为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只见那八只妖兽都被一招血战八方给吞噬,然后在爆炸声中齐齐发出惨叫。

    轩辕天心目光淡漠地看着被火爆炸得血肉纷飞的八只妖兽,眼中却没有任何同情,然后目光一转,看向另一边明显呆滞住的符均。

    符均在发现自己的八只妖兽都跟自己失去联系后就已经傻了,那可是八只啊,其中有四只还是王境,即便是他的爷爷身为万兽宗的大长老,为他弄来这样妖兽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大量的金钱,可居然就这么一两招,他的妖兽就全没了。

    符均开始浑身发抖,但却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被气的。

    愤怒抬头看向半空中的轩辕天心,眼中的神色跟要吃人似的。

    轩辕天心垂眸看着符均的神色,突然冷笑了一声,然后提着追魂枪就朝他冲了下来。

    一瞧见她的动作,全场再次哗然。

    这妖王妃要做什么?!

    符均也是一呆,随即目光变得不可思议,他不相信这个女人敢杀自己。

    然而,轩辕天心冲下来的速度极快,在转瞬间就到了他的身前,抬起一脚砰地一踹,符均猛地倒飞出去,人还在半空就是喷出一口逆血。

    轩辕天心脸上的冷色不变,却再次提枪追了过去。

    一枪提起,对准符均,正要刺下去时,栾谦却是突然掠了过来,“住手!”

    轩辕天心抬眸冷冷的看着他,嘲讽笑道:“怎么?裁判这次没有愣住了?你这次的反应怎么这么快?刚刚我帝都学院的人在被人偷袭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手?如今我不过是报仇而已,你倒是紧张起来了。”

    栾谦一噎,但神色还是严肃地道:“如今是比赛,你若伤了他,帝都学院就犯规了。”

    “那他刚刚出手伤人算什么?”轩辕天心冷声道。

    “也是犯规,我一样会判他输。”栾谦立刻道。

    哪知轩辕天心闻言却冷笑一声,然后一把拍开栾谦挡在面前的手,冷声道:“这一局,帝都学院犯规,输一场!”

    话落,握枪的手一抬,然后直接对着符均双手手腕划了过去。

    “啊——!”

    一声惨叫陡然响起,令得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好狠的妖王妃,但为什么觉得这么解气呢?

    轩辕天心没有杀符均,却直接挑断了他双手的手筋。

    “符均——!”

    万兽宗的人也掠上了比赛台,但看着符均此时的惨状,万兽宗的人都纷纷用愤怒的目光瞪向轩辕天心。

    面对万兽宗众人的愤怒瞪视,轩辕天心却丝毫不相让,“万兽宗的人给我听着,今日我废他一双手也是他咎由自取,若你们万兽宗的人再敢做出这种背后偷袭人的无耻事情,我让你们来了多少人,就躺着回去多少人!”

    话落,轩辕天心也不管万兽宗的人会有其他什么反应,直接转身对着乐正羽道:“走,回去了。”

    乐正羽也被轩辕天心这狠辣的一手给震住了,待听到她的声音后方才回神,然后冲她伸出大拇指,“厉害了我的队长。”话虽这样说,但乐正羽也清楚,轩辕天心会这么狠辣,定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所以乐正羽虽然脸上带着夸张的笑意,但眼神却是暖暖的感动。

    二人正要掠下比赛台,身后却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王妃殿下请留步。”

    轩辕天心闻言回身,只见那昨日抽签时对着她笑的女子从万兽宗众人之中走了出来。

    女子的脸色依然带着一丝令人感到亲切的微笑,轩辕天心眉梢微挑,问道:“梅少宗主?不知你让本王妃留步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梅若雪,万兽宗宗主梅冠海唯一的女儿,亦是万兽宗的少宗主。

    闻言,梅若雪含笑颔首,目光瞥向正在被人止血的符均,道:“符均是我万兽宗大长老唯一的孙子。”

    “所以呢?”轩辕天心冷笑,“既然是万兽宗大长老唯一的孙子,那么大长老就应该将这个唯一的孙子给教导好,教他怎么做人。否则,你自己教不好孙子,就别怪外人来教了。”

    梅若雪闻言也不生气,淡笑道:“符均虽然有错,但帝都学院的这位公子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是吗?”

    “哈!简直就是个笑话!”轩辕天心嘲讽一笑,“若是我帝都学院的人真的出事儿了,他还有命活?我的人没事儿,那是因为本王妃救援及时,你们万兽宗的人出了事儿,那就是你们自己救援不及时,倘若你们救援及时,他也大可以如我的人这般无事。”

    这话说的,就有些埋汰人了。

    就轩辕天心刚刚出手的那阵势,只怕万兽宗的人全部冲了上来救援,也会被她一起打的吧?别以为没人看见她连赶来阻止的裁判都打了。

    梅若雪被噎得不轻,皱着眉不语。

    轩辕天心也不想跟她继续再争论什么,直接道:“既然敢背后偷袭,那应该也做好了被本王妃追究的打算,梅少宗主也不必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本王妃废了他又如何?别说他只是你们大长老的孙子,就算是天王老子,敢耍阴招对我帝都学院的人动手,本王妃就敢杀。如今第三场比赛已经结束,这一局算你们赢,后面还有比赛呢,你们万兽宗若是不服气,大可以继续打。”

    话落,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看着梅若雪,问道:“这后面的比赛,你们万兽宗还打是不打?”

    梅若雪微微垂眸,笑道:“既然我万兽宗是为了大赛而来,这后面的比赛自然是要打的,不过还请王妃见谅,只怕之后的比赛,我万兽宗弟子气愤难忍,恐出手会重些。”

    轩辕天心闻言一笑,笑出一口小白牙,道:“正巧,我帝都学院的人也是如此,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在大陆争霸赛中遇到这种被人偷袭的事情,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大赛上出现如此不知规矩的无耻之辈,我帝都学院的人虽然向来不拘小节,可是这种事情却一直是不能忍的,之后的比赛上,本王妃还要请梅少宗主多担待一些才是。”

    话落,似笑非笑地瞥了梅若雪一眼,轩辕天心直接转身,带上乐正羽就掠下了比赛台。

    ------题外话------

    别问我有没有二更…(顶锅盖)人在外地,身不由己,你们懂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