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05:道术和阴阳术

正文 305:道术和阴阳术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什么是阴阳术?”

    虽然轩辕天心的声音很轻,但还是被坐在她身边的皇明月和随云等人听到,众人见她反应有些奇怪,便忍不住好奇,特别是听到那个什么阴阳术后,众人的脸上更是有着疑惑和茫然。

    轩辕天心皱了皱眉,在瞧见比赛台上的戏时轻轻松松挡住了那个五芒星阵之后,方才又坐了回去,缓缓道:“一种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中的术法。”

    “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中?”

    除了皇明月和随云外,其他人既是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皇明月跟随云对视一眼,二人的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后者更是隐晦地问道:“你是指这种阴阳术是那里的东西?”

    那里?

    其他人更加一头雾水了,那里又是哪里啊?

    轩辕天心点头,侧头看向众人,道:“你们都是修炼者,应该知道这个天地间除了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其实还存在着很多其他的世界,而那些世界我们将它称之为位面。三千大世界中有着数十亿的小世界,天昊大陆便是这数十亿小世界的其中之一。”

    子亦和烈重渊等人闻言点头,他们都是修炼者,对于其他位面的事情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了,但如今轩辕天心却突然提起其他世界,再结合她先前的话,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天罡宗弟子所使用的那个什么阴阳术就是来自于其他世界?”子亦诧异道。

    “是。”轩辕天心点头,眯眼道:“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既然有人,那么其他世界也定然会有,而阴阳术便来自另一个世界。”话音顿了顿,继续道:“在那个世界中,有着不同的国家,而在那些国家中有着一个古老神秘的东方古国,阴阳术最先起源便是那个东方古国,但后来却被另一个相邻的国家的给广泛推崇,最后成为了那个相邻国家特有的一种术法。”

    “你是怎么知道的?”燕君折奇怪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

    轩辕天心眸光一闪,淡笑道:“看书啊,轩辕家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札记可是很多的。”说着,目光瞥向随云,而随云立刻笑道:“小五就爱看那些很陈旧的古书,我和随风都不喜欢看书,所以知道得并不多。若不是她今日突然说起来,我都不晓得原来还有阴阳术的存在。”

    其他人闻言一脸的恍然,原来如此!原来轩辕家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札记,那就不会出错了,毕竟轩辕家的先祖可是二代神女啊。

    众人没有任何怀疑,倒是后面的随风一脸的茫然,摸着脑门暗想他们轩辕家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札记?他怎么不知道?

    “那既然阴阳术是来自其他的世界,为何天罡宗的人却会使出来?”乐正羽疑惑道。

    轩辕天心眼中有着一抹沉思一闪过而,道:“这也正是我觉得疑惑的地方。”说着,将目光再次落下比赛台,此时比赛台上的交战已经越发激烈。

    诸天一在瞧见戏时轻松截住自己的五芒星阵之后,立刻双手结印,喝道:“天地、山泽、风雷、水火、八卦相错,急急如律令!”

    一个银色八卦图自诸天一的脚下升起,四周的天地灵气立刻涌动。

    戏时微微偏头看着诸天一脚下的八卦,在察觉到四周涌动的天地灵气之中,忍不住挑眉道:“用八卦准备封印我,又抽空四周的天地灵气,不仅想要令我失去行动力,连天地灵气都不给我一点儿,你这一招可谓是釜底抽薪呢。”

    话落,戏时抬眸看向诸天一笑了笑,笑得眉眼弯弯地道:“但是封印还有八卦可不是这么用的,不如让我来教教你啊,什么才是术法的正统,可好?”

    “乾坤阴阳,五行逆转!”戏时突然双手结印,脚下金光闪烁间,一个巨大的八卦图也是自他脚下浮现,而与此同时,只见四周的天地灵气瞬间暴动,比起先前诸天一引出的动静更为巨大。

    笑吟吟地看着诸天一,戏时道:“这才是真正的八卦封印阵!”话落,结印的双手往前一推,低喝道:“结阵!”

    嗡!

    一金一银两个八卦阵互相辉映,然后在光芒闪烁间,四周的天地灵气突然全部朝戏时涌了过去,而诸天一脚下的银色八卦阵却渐渐变得暗淡起来。

    诸天一神色微变,当下反应也不慢,右手在探出丢出一张巴掌大的白色小纸人,再度喝道:“螣蛇,现!”

    话落,只见那白色小纸人立刻周身银光大绽,在光芒闪烁中一道修长挺拔的人影突然破光踏出。

    当瞧见这突然出现的人后,观众席中的观众们齐齐发出惊呼声,不只是因为亲眼见到一张小纸人变成了人,还因为那突然出现的人的样子实在是太令人觉得诡异了,因为那人有着一双红色的眼睛,且脸颊和光裸出来的双臂之上都覆满了像蛇皮一样的鳞纹。

    帝都学院休息区内,轩辕天心也是猛地瞪大了眼睛,道:“式神…螣蛇!”

    要知道即便是在阴阳师中,能召唤出螣蛇来作为式神的阴阳师是少之又少,而这个诸天一居然能直接召唤出螣蛇,可想而知他的阴阳术有多高。

    但轩辕天心的话音还未落,诸天一对面的戏时也有了反应。

    此时戏时的脚下已经踩着那个巨大的金色八卦阵,一双眼睛却十分感兴趣地在打量着螣蛇,然后笑道:“有点儿意思,一片小纸人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大家伙出来,看来你们天罡宗也是有几分本事儿的。”话落,只见他不慌不慌地伸手往自己怀中一掏,似乎掏了什么东西出来,但因为看台跟比赛台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所以即便观众们伸长了脖子也无法看见戏时到底从怀里掏了什么出来。

    但观众们看不见,同样身处于比赛台上的诸天一和栾谦却能看得见。

    戏时从怀里掏出来的居然是一把黄豆!

    “这可是我的小零嘴,出宗之前专门让球儿给我炒的。”戏时一脸舍不得地道:“来了这里这么多天,已经被我吃得没剩多少了,居然还要浪费在这里,早知道当日出宗的时候,就应该让球儿再多给我准备一些的。”

    话落,头疼地看了自己手中被炒得金黄的豆子好几眼,戏时方才不甘不愿地扬手一把撒了出去,当一把黄豆如天女散花般被戏时撒出去的同时,只见他的嘴一开一合似乎在念着什么,但因为声音实在太小,即便是他对面的诸天一都没有听清楚。

    唯一听清楚的便是戏时突然一声大喝:“现身!”

    嗡!

    空气突然震动,发出阵阵嗡鸣之音。

    而先前被戏时一把撒出去的黄豆也是齐齐绽放着金色光芒,然后在这些金色光芒中,一道道黑影陡然出现。

    轩辕天心脸色一变,看着比赛台上突然多出来的数十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士兵,不可思议地道:“阴兵!”不仅是阴兵的出现令轩辕天心感到不可思议,还有戏时所用的术法,居然是……“撒豆成兵!”

    这个是正宗的道术!

    以黄豆为媒介,将自己的气息附在黄豆之上,然后向地府借阴兵,这不管从哪里看,都是正宗的道术!

    意识海中,大圣也是为之诧了诧,忍不住道:“这场比赛有意思了,不仅出现了阴阳术,连道术都出现了。”

    闻言,轩辕天心忍不住在心中对大圣道:“而且,我总觉得那个叫戏时的少年没有出全力,他似乎在隐藏什么。当初我在无极宗的那对双胞胎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但因为没能够跟他们交手,所以我无法探查到那一丝熟悉的气息究竟是什么。如今那个戏时虽然动手了,可是隔着一道防御结界,我还是无法查探清楚。”说着,似懊恼地道:“若是没有那道结界就好了,只要没有那道结界,哪怕那个少年有所隐藏,我也能够察觉出来。”

    “那还不简单。”大圣眯眼道:“想办法破了那道结界呗。”

    话落,轩辕天心一惊,立刻道:“大圣您可别乱来,如今这里这么多人,最高看台上还有着元烬和百里苍何在,你若是暗中动手破结界,肯定会让那二人察觉到的。”

    意识海中的大圣一顿,立刻抓脸烦躁道:“那你说怎么办?”

    “今日比赛之后,找个机会去试试他们。”轩辕天心想了想,沉声道。

    “今日比赛之后?”大圣皱眉思索,随即轩辕天心继续道:“不仅是无极宗,还有天罡宗也要试试,这里会出现阴阳术,您不觉得奇怪吗?”

    “说的也是。”大圣点头,随即又道:“可惜金翅为了护养它元神里的那个家伙一直在昏睡,不然将它叫醒问问也行啊。”

    轩辕天心闻言侧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肩头上的金翅大鹏,道:“就算是它醒着,也不会知道得太多。”说着,揉了揉眉心,又道:“先看比赛吧,或许在后面的比赛中,我能看出一些什么来呢。”

    话落,轩辕天心和大圣都不再说话,再次将目光落向了比赛台。

    而此时的比赛台上已经成了大混战,或者说是群殴也不为过。

    戏时召出来的阴兵正齐齐围攻诸天一的式神螣蛇,而他们本人也打在了一起。

    诸天一避开戏时挥来的一道金光,脸上的神色却越来越凝重。

    式神跟主人之间的感应是相通的,他能够感觉到螣蛇的力量在慢慢减弱,若是再等上一会儿,说不得当螣蛇消失之后,那些黑甲士兵便会连同戏时一起来围攻自己。

    转念之间,诸天一神色一沉,一手结印,一手翻转,拿出一张白色的符纸,然后踏着古怪的步伐,喝道:“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奉请北斗七元解厄星君,急急如律!”

    戏时眸光一凝,看着被诸天一走过的地面出现的北斗七星阵,低声道:“封魔咒吗?”

    这边他话音刚落,对面的诸天一便将手中的白色符纸猛地扔出,而白色符纸在半空爆发出耀眼银芒,并射出密密麻麻的银色箭矢。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北斗七星阵也是齐齐爆发出光芒,只不过在转瞬间便将整个比赛台给笼罩。

    四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被这刺眼光芒给弄得都是闭上了眼睛,没人看见那些刺眼光芒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连同在比赛台上的栾谦也是在光芒爆发的瞬间腾空而起。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被光芒笼罩的比赛台上,突然,她的眸光一动。

    只见那银光闪烁中,一束金光突然冲出。

    这束金光逐渐扩大,在扩大的同时,仿佛将闪烁的银芒给彻底吞噬。直到比赛台上笼罩的光芒完成变成了金色之后,戏时和诸天一二人的身影也被露了出来。

    诸天一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戏时,仿佛在刚刚瞧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而戏时却一手结印,另一只手中还持着一张明黄色的符纸,那射向他的银色箭矢全部被挡在了他身体四周的淡金色结界之外。

    没人知道诸天一在刚刚瞧见了什么,除了他本人。

    而也没有人知道,诸天一先前看见的,不过是戏时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纸,然后整个比赛台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戏时抬眸看着诸天一,微微一笑,道:“封魔咒不是这么用的,我又不是妖魔鬼怪!”话落,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但嘴却在继续一开一合,明显是在念叨着什么。

    顷刻,明黄色的符纸突然被他扔了出去,然后便听到戏时一声大喝:“缚!”

    嗡!

    金光再次暴涨,与此同时,诸天一脚下的北斗七星阵居然嘭嘭嘭的开始炸开,连同半空中的那道白色符纸也是倏地一下烧了起来。

    噗嗤!

    阵法被破,诸天一立刻一口逆血喷出。

    戏时也是瞬间掠出,在眨眼之间出现在了诸天一的身侧,两指并拢,轻轻地点在了诸天一的眉心上,微笑道:“你输了!”

    哗!

    全场哗然,任谁都能看出来此时是诸天一输了。

    观众们沸腾了,因为这一场比赛的精彩,也因为戏时表现出来的强大。

    “不愧是兰泽学院啊!”

    “好厉害的少年人,难怪兰泽学院能够成为历届大赛的第二名。”

    “兰泽学院都这么厉害了,那么往年大赛冠军的帝都学院岂不是更厉害?”

    “那可不一定,你们没听见先前比赛开始的时候那个少年说的话吗?他虽然是代表了兰泽学院出赛,但却并不是兰泽学院的人,而是兰泽学院请来的外援。”

    “对对对,似乎听说是来自什么无极宗……”

    “这个无极宗究竟是何方神圣啊?居然这么厉害,怎么以前都没有听说过?”

    “或许是已经隐世了很多年的大宗门吧。”

    观众们议论纷纷,而兰泽学院跟天罡宗的第五场个人赛也结束。

    只不过比起四周观众席内议论纷纷的观众们,帝都学院休息区内的轩辕天心却显得很是沉默。

    先前戏时的突然爆发,虽然他还是藏得紧,可隔着一道防御结界,轩辕天心却再次察觉到了一丝熟悉……

    直到第六场个人赛开始后,轩辕天心的眉心都没有松开过,眼中带着一丝疑惑,盯着比赛台上的戏时,似乎想要将他给看透。

    “妞,你这么看着他做什么?”身边传来妖王殿下不善的声音,阴测测地问道:“那东西有爷好看?”

    轩辕天心闻言回神,无奈地瞥了一眼面色不善的妖王殿下,道:“没你好看!”

    “既然没爷好看,你还一直盯着他看什么?”妖王殿下却不依不饶。

    见他真计较上了,轩辕天心只能道:“我盯着他看是因为我总在他们无极宗弟子的身上感到一丝熟悉的气息,但他们太会隐藏了,所以我并不能够完全察觉出那一丝熟悉的气息究竟是什么。”

    皇明月闻言消停了,细长妖娆的凤眸落向比赛台,低声道:“熟悉?”

    轩辕天心颔首,“你第一次带我去四方楼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在那对双胞胎身上也感觉到过,第一次可以说是意外,那么这一次呢?这个世间可没有这么多的意外。”

    妖王殿下眯了眯眸子,道:“无极宗隐世太久,且整个宗门都太隐秘低调,即便是爷也查不到关于他们太多的事情。”但随即话音一转,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地看向轩辕天心,道:“但你若想晓得无极宗的事情,爷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轩辕天心闻言双眸一亮。

    只见皇明月笑吟吟地望着她,缓缓道:“下午的比赛结束后,换爷去抽签。”

    “换你去抽签?”轩辕天心一头雾水,看着他不解问道:“换你去抽签也没什么,但这是什么办法?”

    “爷去抽签,就能抽中无极宗。”皇明月冲她邪肆地一笑,道:“明日十进五的比赛上,咱们的对手变成无极宗的人,届时你跟他们交上了手,不就可以探清楚他们到底隐藏了什么吗?”

    话落,只见轩辕天心脸上的神色一动,明显是有些动心了。

    抽签抽中无极宗,可比她私下去找无极宗探底要来的更为保险一点儿,但是……

    “你如何能够抽中无极宗?”轩辕天心忍不住问道。

    哪知皇明月低低一笑,哼道:“爷自然有办法,你问你想不想跟他们对上。”

    “当然想!”轩辕天心毫不犹豫地道。

    “想就行了。”妖王殿下抬手捏了捏她的脸,笑道:“明日的对手,爷保证会是无极宗。”

    虽然不晓得皇明月会用什么办法让他们明日的对手变成无极宗,但是对于他的话,轩辕天心还是十分的相信的。当下,她收敛了所有心思,再次安心地看起了比赛。

    而此时比赛的赛况,在诸天一输了之后,天罡宗又派出了一名弟子上台,但第二个弟子的实力显然没有诸天一强大,所以在跟戏时的对战中,不过十多分钟就败下了阵。

    戏时连胜诸天一等四人之后,结束了一对一的个人赛,彼时双方的胜负都是各赢四场,最后以平局收场,所以天罡宗和兰泽学院想要进入决赛,就得看最后的团体赛了。

    当团体赛开始之后,天罡宗的一方,以诸天一为首的八名弟子掠上了比赛台。

    而兰泽学院这方,除了先前输了四场的学员上台后,还另外多加了两名学员,以及戏时跟另一个冷峻少年。

    比赛开始的一声令下之后,双方队员齐齐出手,但兰泽学院这边,戏时跟那个冷峻少年却极为突出,不管是出手还是使用的招数,同时出奇的一致,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二人出自同门同宗。

    就因为这二人,团体赛从一开始后,兰泽学院便一直稳压住了天罡宗,哪怕诸天一奋起反抗,都是被戏时给打得节节败退。

    戏时一个人就压制住了诸天一,而另一个冷峻少年却独自一人对战着天罡宗剩下的七人,以至于他身后那些兰泽学院的学生们反倒成了摆设。

    当戏时再次震退诸天一并将之控制住后,另一边的冷峻少年也面无表情地解决了天罡宗剩下的其他人,然后在数百万观众们的震惊目光中,结束了这一场比赛,并带着兰泽学院挺进了十强,拥有了参加决赛的资格。

    因为天罡宗和兰泽学院之间的精彩比赛,角斗场里成为了一片欢呼呐喊声的海洋。

    然而当栾谦宣布下一个入场比赛的两支队伍时,才刚刚念出帝都学院四个字后,观众们兴奋而热烈的情绪再一次暴涨到了一个顶点,几乎全场的观众们都在高喊帝都学院的名字。

    而在一片为帝都学院的呐喊声中,休息区内的轩辕天心也缓缓起身,并带着身边的一众人走出了休息区,进入到了场内的备战席中。

    与此同时,万兽宗的人也是进入了对面的备战席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