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300:(一更)

正文 300:(一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队长!”

    轩辕天心刚一回到备战席,就被乐正羽等人给围住了,此时他们脸上都带着兴奋之色,唯独烈重渊臭着一张脸,显得很是有些怨念。

    “队长你刚刚简直太帅了。”乐正羽朝轩辕天心伸出大拇指,夸道:“那火也霸气了,焚天谷那个小子的火跟你比起来,简直不止是弱了一点半点啊。”

    徐真也是笑着道:“队长这一战,把咱们帝都学院的声望又给提到了顶点呢。”

    “为什么我上场的时候遇到的尽是一些逗逼。”烈重渊怨念地道:“等你一上场后就可以好好大战一场啊。”

    对于乐正羽和徐真的话,轩辕天心只是笑了笑,反倒是烈重渊的话,让得她挑眉看来,道:“运气不同而已,谁叫你方才要自己下场的?你若不下场,就能好好打一架了不是。”

    此话一落,烈重渊的怨念更深了。

    然而比起他们的七嘴八舌,随云却是眉心微蹙,看着轩辕天心道:“小五,你方才太引人瞩目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知道随云在担心什么般,轩辕天心冲他笑了笑,道:“无妨,我都已经来了这里了,不管是早一点还是晚一点,都会引人注意的。”

    随云眉心再次蹙紧,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被妖王殿下给挤开了。

    妖王殿下一手搂过轩辕天心,吊着眼角看着随云,哼道:“有爷在,你担心个屁。”

    随云闻言倒是没什么反应,后面跟来的随风却是一怒,“你能耐,你能保证比赛结束后无相殿的那些家伙不会对小五做什么吗?”

    可惜,妖王殿下却看都懒得看随风一眼,嗤道:“做什么?只要有爷在,爷看谁敢。”话音一落,又补充道:“即便是那些狗东西敢,有爷在也伤不到她。”

    随风本能的就要张嘴反驳,轩辕天心却立即阻止道:“行了,咱们今日的比赛已经结束了,先回休息区去,将这里让给下一场比赛的人。”

    轩辕天心一开口,随风和皇明月立刻熄火。

    帝都学院一行人返回到了休息区,而下一场比赛的参赛队也跟着入了场。

    今日上午的比赛统共只有二十场,如今即将开始第十七场比赛了,也意味着上午的比赛已经快接近尾声。

    最高看台上,元烬瞥了一眼下方入场的两个参赛队,随即笑呵呵地看向今日一上午都冷着一张脸的太上长老,道:“帝都学院不愧是大陆第一院校,先前焚天谷少主的修为可是已经半只脚都踏入了帝境,可尽管如此,还是输给了妖王妃。”话音顿了顿,似好奇地问道:“妖王妃如今的实力恐怕也是王境巅峰了吧?”

    太上长老闻言不语,元烬也不在意,继续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一个十六岁的王境巅峰强者,就算是当年的妖王殿下都是十七岁时方才做到的啊。”

    “元烬殿主倒是记得十分清楚。”坐在角落里的天老闻言笑哼了一句,别有深意地道:“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我都不记得了,居然你还记得。”

    元烬闻言打着哈哈一笑,道:“没办法,妖王殿下惊才绝艳,本殿就算是想不记住都难。”

    “先前妖王妃的那火似乎有些不一般。”百里苍何突然开口,但目光却看向了沉默不语的太上长老,“焚天谷少主是输在了斗火之上,据我所知,焚天谷中有一种奇异的兽火被称为兽神火,乃是一头极为神秘的奇兽的本命之火。这种兽神火向来只传焚天谷谷主或者下一代谷主传人。千年前,焚天谷老祖曾经跟红家老祖相约斗过一场,结果却是红家老祖的红莲业火都败在了这兽神火之下。”

    话落,见太上长老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百里苍何继续道:“如今这兽神火却败在了妖王妃那碧青火下,也不知道妖王妃的那种火焰究竟是什么火。”

    元烬的眼中出现了深思,显然也是有些在意轩辕天心那奇怪的火焰的。

    “你想说什么?”太上长老突然开口,目光冷淡地看向百里苍何。

    百里苍何眸光微变,却笑了笑,道:“清绝你紧张什么?我不过是好奇而已。”

    太上长老收回目光看向比赛台,淡淡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每个人的机缘都不一样,有时候好奇心太重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百里苍何脸色变了,他听出了这话中的警告和提醒,虽然他并不意外,却还是忍不住心中一怒。

    “副殿主。”

    元烬一瞧见百里苍何眼中浮现的怒意就立刻眉心一皱,生怕他又像昨日那般惹恼太上长老,让得太上长老再次拂袖离去,连忙道:“太上长老说的不错,每个人的机缘都不一样,且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秘密,你又何必好奇这些呢。”

    似乎是因为元烬的及时阻止,百里苍何眼中的怒气这才缓缓散去,看了一眼神色淡漠的太上长老,百里苍何在暗暗咬了咬牙后,方才冷声道:“是我僭越了。”

    最高看台安静了下来,且气氛显得有些冷凝,一直到大赛结束,最高看台上的四人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当大赛结束的钟声响起,百里苍何这才冷着一张脸起身,连看都没看太上长老一眼,直接甩袖离去。

    元烬看着百里苍何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随即侧头看向太上长老,笑道:“副殿主就是这样的脾气,还请太上长老勿怪。”

    太上长老缓缓起身,脸上看不出是个什么情绪,慢慢地拂了拂袖,淡声道:“他的脾气一向如此,老夫习惯了自然不会怪罪。”

    元烬闻言一笑,结果太上长老却话音一转,接着道:“不过如今无相殿作为大赛的举办方,副殿主的一切行为便代表了无相殿,为了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殿主还是多加劝劝副殿主才好。”话落,也不看元烬有什么反应,太上长老直接对他抱了抱拳,便转身离去。

    看着太上长老缓步离去的背影,元烬的眼中却闪过一抹深思,似乎有什么变的不一样了。

    这些年百里苍何对玉清绝的心思,整个无相殿只怕没几人会不知道,但玉清绝虽然从来没有给过百里苍何什么回应,可也对他从来没有生分过。

    然而这一次,玉清绝对百里苍何的态度却发生了一些转变,不仅会冷言乐语,甚至连态度都变得分明了起来,这可不像是玉清绝或者帝都学院的作风啊。

    “殿主,告辞。”就在元烬深

    思间,兰因也跟着起身。

    元烬快速收敛了心思,朝兰因呵呵一笑,道:“院长慢走。”

    一旁天老走来,似笑非笑地瞥了元烬一眼,他就如同看穿了所有事情的那一个人般,意味深长地道:“认识了玉清绝这么多年,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有如此大的气性。不过想想也是,每个人都有底线,当自己底线被人一再触碰后,哪怕是再好的脾气,或者是再好的情谊,也会有忍无可忍爆发的那一天。”

    元烬闻言一愣,随即眯眼看向天老,而天老却嘿嘿一笑,背着手就优哉游哉地朝看台下走去,一边走一边怪腔怪语摇头晃脑地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哟…有道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还有道是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恶事做多了,天不收你自有人收……”

    天老的话听上去有些像疯言疯语,且前后不搭,但他每说一句,元烬眼中的眸色便沉了一分。

    直到天老的声音再也听不见后,独自一人坐在高台之上的元烬才缓缓起身。抬眼看了看天上有些刺眼的太阳,双眼微眯,冷笑道:“天?往后这西大陆的天,是我无相殿说了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