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99:锋芒毕露

正文 299:锋芒毕露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少主居然亲自出场了?

    焚天谷众人皆是有些惊讶,不过一想到方才自家少主说的话,就立刻又表示理解了。

    大概少主是准备在这一场比赛中将他们焚天谷的声望给掰回来吧。

    然而,当轩辕天心从对面帝都学院的备战席中走出来后,焚天谷众人就见识了自家少主演绎了一出什么叫帅不过三秒!

    易水寒瞧着对面缓步走出的轩辕天心,原本还悠闲的步伐立刻打了一个踉跄,一脸斯巴达地看着正隔着老远冲自己似笑非笑的轩辕天心,在心中悄悄想着要不自己再返回去?

    可惜的是,如今他已经走出了备战席,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备战席,若就这么转身又返回,恐怕有些不大好看吧?

    看着轩辕天心在下一刻就掠上了比赛台,易水寒的一双眼睛都直了。

    她…她…她怎么就出来了呢?!

    呆滞地回头看向自己身后备战席内的众人,易水寒欲哭无泪。

    炎家老大和老二齐齐扶额,一众焚天谷弟子也都是抬头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反正就是没有一个人有想要出去接替自家少主的打算。

    易水寒磨磨蹭蹭地掠上了比赛台,先前的悠闲却荡然无存。

    栾谦看了二人一眼,道:“请双方队员互通姓名。”

    轩辕天心冲易水寒笑出一口小白牙,脆生生地道:“帝都学院,元天心。”

    易水寒一脸郁瘁地看了她一眼,蔫耷耷的回道:“焚天谷,易水寒。”

    易水寒这三个字,对于前来参加大赛的那些宗门势力并不陌生,虽然他们没有多少人见过焚天谷少主本人,但焚天谷少主的名讳却是知道的。所以当易水寒报出姓名之后,不少参赛队和观众席上的人都是惊讶地咦了一声。

    原来那个俊朗的青年便是焚天谷少主啊,这次焚天谷来参加比赛,居然连他们少主都亲自来了。原先不晓得的时候,他们还以为这青年不过是焚天谷一个颇有地位的子弟呢。

    众人在惊讶间,却又发现这位焚天谷少主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好,又结合了一番先前焚天谷那些弟子在比赛中的表现,然后不少观众就开始担心了。

    这位焚天谷少主该不会也是如先前那四个人一样,打不了几下就直接认输吧?

    还别说,易水寒在瞧见帝都学院上场的人是轩辕天心之后,真的有想过要认输的,可是转念一想,若是他这一场再认输,只怕先前那四场比赛上丢的面子就真的找不回来了啊,这消息若是一旦传回焚天谷去,家里的那个老头子恐怕会扒下自己一层皮的。

    易水寒暗自纠结自己是打还是不打的的时候,一旁的栾谦可不会给他太多纠结的时间,在见到二人已经互通姓名之后,便开始径直往后退去,边退边道:“双方队员开始往后退……”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一边往后退,一边盯着易水寒翻来覆去变幻的脸色,仿佛觉得十分有意思般,目光专注得几乎让下方备战席中的妖王殿下差点操刀冲上来宰了易水寒。

    待到二人各自退到了规定的位置,栾谦也退到了比赛台的边缘,一声令下直接喝道:“比赛…开始!”

    嗡!

    四周结界再次被启动,将比赛台之外的一切全部都给挡在了外面。

    轩辕天心慢吞吞地召出追魂枪,瞧着对面易水寒还在纠结,且一张脸都快拧得皱巴巴的时候,忍不住出声喊道:“喂!你还要纠结多久啊?比赛都已经开始了。”

    易水寒皱着一张脸,欲哭无泪地看着轩辕天心,道:“王妃你怎么上来了啊?这跟在下设想的剧本不一样啊!”

    闻言,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道:“那你设想的剧本是什么?”话落,也不等易水寒回答,又道:“可是想着前面认输四场丢了面子不打紧,等到第五场后你亲自上来将丢的面子找回来?”

    易水寒倏地瞪大了眼睛,明显是一副被轩辕天心给说中后的模样。

    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瞅着他,继续道:“你这个想法倒是挺好的,可我们不一定会按着你的想法走啊。”

    易水寒:“……”用着一种咱们都是盟友,不用做这么绝吧的表情看着轩辕天心,苦哈哈地道:“让我们赢一场也行啊。”

    “不行。”轩辕天心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这种事情事关学院的荣耀,输一场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失败,所以我们一场都不能输!”

    “一场都不能输?”易水寒收了脸上苦哈哈的表情,这变脸的速度也是相当的令人咋舌,挑眉看着轩辕天心,笑道:“如今不过才四十进二十的循环赛,后面的还有好多场呢。王妃你就敢保证你们帝都学院当真一场都不会输吗?”

    “我自然不能保证。”轩辕天心笑道:“但我能够保证的是,我们帝都学院的人对于每一场比赛都会全力以赴。在全力以赴后,即便是输了比赛却也是赢了自己,可若是因为相让而输了比赛,那是绝对不行的。”

    易水寒闻言抬手揉了揉眉心,苦笑道:“是我失算了,没有想到你们对于帝都学院的荣誉感会这么强。”话落,抬眸看向轩辕天心,耸了耸肩,“不过王妃有一句话我还是认同的,既然是比赛,那么就要全力以赴,虽然在下明知道不会是王妃的对手,但这一场比赛在下还是要打的。”

    “那就好。”轩辕天心闻言含笑点头,目光揶揄地看着他,道:“我就怕易少主不打而直接认输呢。”

    易水寒嘴角一抽,倒是十分老实地承认道:“在瞧见对手是王妃的时候,在下的确想过干脆认输算了,不过在听完王妃先前的那一番话后,在下觉得还是全力以赴为好。”

    话落,易水寒脸上的神色微微一敛,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变化。

    他的这种变化,即便是结界外的那些观众们都发觉了。

    “咦?感觉这个焚天谷少主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有人忍不住诧异道。

    “的确是。”又有人附和道:“莫非这才是焚天谷少主原本该有的样子?”

    “你们还是不了解啊。”有人立刻为他们科普,“你们别看先前焚天谷少主那样儿看上去有些不着调,但人家可是北域三十岁以内强者榜上的第一人。”

    “北域三十岁以内强者榜?”这个话题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好

    奇,“那是什么榜?”

    “就是整个北域在三十岁之前便拥有王境修为的强者榜啊。”那人立刻道:“能在北域上那个强者榜的人,无一不是天赋了得天才。”

    “三十岁以前就拥有王境实力?”

    “老天!那岂不是说这个焚天谷少主还是个王境强者?”

    “可不是嘛,居然还是榜上第一人,那他的修为究竟有多高?”

    “有多高我就不晓得,反正不会是低阶王境强者。”知情的那人摇头道。

    “你是怎么晓得?”立马又有人狐疑地问道。

    只见那人得意地一笑,道:“因为我就是来自北域啊,所以北域的事情我可清楚了。”

    一听这话,原本还有些狐疑的人立刻也是相信了。

    但还是有人忍不住问道:“兄弟,那照你看来,这焚天谷少主跟妖王妃…他们二人究竟孰强孰弱?”

    那人脸上的笑意一僵,干巴巴地道:“这个我也不清楚。”话音一转,又道:“不过你们想要知道他们究竟谁强谁弱,等他们开打后不就知道了。”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并有不少人开始打赌,“我赌妖王妃要厉害些,我可是听说这个妖王妃虽然年纪不大,但天赋过人,曾经在去帝都学院报名测试时,可是被评为咱们西大陆上的第一绝世天才,更是灵武双修,还拥有四种元素之力呢。”

    这话一落,立刻也有人跟着附和:“对对,我也赌妖王妃厉害些,毕竟绝世天才这个称号可不是白叫的,更何况妖王妃也同样是王境强者呢。”

    但也有人赌易水寒,“我赌焚天谷少主会厉害些,虽然妖王妃被称为绝世天才,但她的年纪终究还是小了些,但焚天谷少主不同,他竟然能成为北域那强榜第一,说不得就是一个高阶王境强者呢。”

    各说各有理,观众席上的观众们还为此开了一个小赌局。

    而比赛台上,成为众人打赌对象的轩辕天心和易水寒二人却是已经交上了手。

    这二人动起手来可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含糊,也完全没有什么试探对方的一说,整个比赛台上几乎可以说成飞沙走石,刀光剑影也不为过。

    轩辕天心手持追魂枪大开大合,每一枪出手便是十分的力。而易水寒也同样如此,只不过他的武器有些特别,居然是一条银色的九节鞭,像这样的软武器,正好是长枪、长刀的克星。

    唰!

    劲风袭来,轩辕天心凌空一翻,避开了直面袭来的鞭子,而在她人还在半空并没有落地的时候,她刚刚避过的鞭子却突然转了一个方向,再次冲着她背后袭来。

    察觉到那丝凌厉的破风声,轩辕天心立刻回枪一挡。

    只听见噹的一声,九节鞭立刻如同一条灵蛇般,缠绕上了她的追魂枪。

    翻身落地,轩辕天心顺着九节鞭朝前看去,正好看见易水寒正冲着自己挑眉笑了笑,那模样仿佛在得意的说他得手了。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双手握住追魂枪,然后再次凌空一翻,握紧的手更是用力一转。

    只听哗啦啦一阵轻响,九节鞭立刻拧着转了一个方向,与此同时,易水寒只觉一股大力袭来,握在他手中的九节鞭几乎就要脱手。

    不过易水寒终究不是普通人,战斗经验也十分丰富,在察觉到轩辕天心的意图后,他立刻也是跟着凌空一翻,原本拧着的鞭子再次恢复原状,另一头依然死死缠绕在轩辕天心的追魂枪上。

    易水寒一落地后,握着鞭子的手便是立刻用力一拽,似乎是想要将轩辕天心手中的追魂枪拽脱手。

    而轩辕天心在察觉到他的用意之后,唇角却是诡异地一勾。

    唰!

    一道银光闪过,追魂枪真的从轩辕天心的手中被拽了出去。

    “呀!”

    当追魂枪从轩辕天心手中脱手而出后,四周观众席中的观众们就齐齐发出惊呼声,仿佛觉得武器被人夺走,这场比赛就要分出胜负了般。

    然而他们的惊讶声才刚刚响起,比赛台上却出现了惊变。

    只见易水寒原本还得意自己成功拽走了轩辕天心的武器,然而他脸上的得意还没有完全展开,他握鞭子的手就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重力,紧接着被他用九节鞭拽飞的追魂枪瞬间砸落了下去,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易水寒神色一僵,看着那被追魂枪给砸出了一道浅坑的地面,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然后他尝试着拽了拽还缠着银枪的鞭子,却骇然的发现自己居然拽不动。

    他居然拽不动!

    这个发现,让得易水寒瞬间懵了懵。

    老天!那长枪到底有多重啊?!

    唰!

    就在易水寒震惊的同时,轩辕天心化作一道残影直掠而来,且速度比之先前快了不止一倍。

    易水寒察觉到劲风袭来,立刻想都没想便要闪避,可他手中的九节鞭还缠在追魂枪上,而追魂枪如今砸落在地面,他想要抽回九节鞭都是无能为力,只能在轩辕天心快要逼到近前来时,无奈地放弃了自己的武器。

    这叫什么事儿啊?!

    原本他是想要拽走妖王妃的武器的,结果不曾想到武器是被他拽走了,可他自己的武器也报废了,这一刻,易水寒几乎没有一点儿怀疑刚刚妖王妃的长枪脱手根本就不是被自己拽走的,而是她故意放手的。

    果然!

    他心里的想法一落,便听到轩辕天心的声音传来,“既然你这么想要拿走我的追魂枪,那我就给你好了,只不过我给了你,你为何去放手呢?”

    易水寒猛地抬眸看去,只见轩辕天心在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自己的近前,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仅放手了,如今连你自己的武器都没了。”

    易水寒嘴角再次一抽,然后连忙闪退。

    可轩辕天心却是如同一道影子般,对他简直是如影随形啊,他刚刚退出一丈,她就逼近一丈,且易水寒还发现,不管他怎么闪避,都是无法脱离她的紧追不舍。

    “你的速度……”易水寒倏地地瞪大了眼睛,若是现在他还发现不了异常,他就不是焚天谷少主了。

    轩辕天心脚下一闪,瞬间出现在他身侧,然后猛地一掌拍出,“发现了?”露齿一笑,笑出一口森森小白牙,“不仅是速度快了,连力量也大

    了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那凶猛的一掌带起一阵呼呼风声,易水寒脸色一变,根本就不敢正面硬接,立刻脚下一点,迅速升空。

    可惜,他是王境修为能够升空不错,但轩辕天心同样是王境,同样可以升空啊。

    所以当他刚刚才掠上半空,就瞧见下方唰地掠来一道残影,然后轩辕天心再次逼近他,紧跟着就是一拳挥了过来。

    这一拳的力道,令得易水寒头皮有些发麻,他甚至都听到了空气炸响的声音。

    双手在身前一挥,易水寒立刻反击,而他的反击却让得轩辕天心眉峰一挑,因为易水寒的这个起手式,像极了八卦掌。

    要知道八卦掌向来都是以柔克刚,且借力打力,不得不说易水寒的战斗经验是真的丰富,在察觉到轩辕天心那一拳的厉害后,立刻想到了以柔克刚。

    一拳砸了过去,却被一股莫名柔和的力量给化解,一拉一推间,轩辕天心感觉到一股反力朝自己扑来。

    然而轩辕天心也不收力,另一只手也是一拳挥了过去,以柔克刚不错,但是以刚治柔也不是不可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化解都是零。

    砰!

    一声闷响,易水寒瞬间倒飞而出,显然是被轩辕天心的第二拳给轰飞了出去。

    在易水寒飞出去的瞬间,轩辕天心却没有任何迟疑,脚下一踏,再次紧追了过去。

    “焚天烈焰!”

    一声低喝响起,只见倒飞出去的易水寒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身形,在还没有站定后,便周身红光暴涨,紧跟着轰的一声,火浪自他脚下陡然升起。

    轩辕天心追去的身形猛地一顿,隔着大片火海,狭长的双眸微眯。

    火海翻滚,连空气都变得炙热了几分。

    易水寒身处火海中,身影若隐若现,而就在轩辕天心想要冲入火海之中时,意识海中的大圣却哟了一声,提醒道:“小丫头,那里面有东西出来了。”

    轩辕天心目光一凝,看着不断翻滚的火海,即便是大圣不提醒,她都能感觉到那火海中似乎有着出现了什么别的东西。

    吼!

    一声猛兽的怒吼突然自火海中响起,即便是隔着一道防御结界,外面的那些人也隐约听到了一些。

    一时间,整个角斗场中的人都纷纷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熊熊烈火之中。

    怎么会有猛兽的叫声?

    但很快,众人的疑惑就解开了。

    火海突然朝两旁分开,一头巨大的火狮子自火海中跃了出来,而在那火狮子的身上,易水寒周身有着由烈火凝聚而成的铠甲,手中还握着一条有烈火凝聚而成的火鞭。

    轩辕天心的目光微微一诧,她发现这个状态下的易水寒似乎连修为都暴涨了一个台阶。

    “这焚天谷的功法果然好厉害,居然由火化形不说,还能暂时提升自己的修为。”意识海中的大圣也是惊讶地道:“难怪他们这次会跑来参赛,若不是运气不好遇见了你们,只怕焚天谷的这些人还真能冲入决赛。这小子此时的修为都已经半只脚进入帝境了,来参加大赛的那些参赛队伍,能打赢他们的只怕还不到一手之数。”

    闻言,轩辕天心也是微微点了点头,在心中道:“的确很厉害,焚天谷这一手可藏得真深。”

    话落,意识海中的大圣却突然嘿嘿一笑,道:“不过这小子也挺倒霉的,他的对手是你,玩火的话,只怕这片大陆还没人能玩得过你。”话落,又补充道:“当然了,即便是去了上界,你的实力若足够,且没有遇到另外几种天地异火的话,在上界也是没有人能够玩火玩得过你。”

    “如此说来……。”轩辕天心眸光一动,忍不住笑道:“大圣您是要我跟他斗火不成?”

    “当然。”大圣点头笑道:“这小子的火也不一般,若本大圣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兽火,焚天谷中定然有一种异兽,这个小子的火就是来自于那头异兽。”似笃定什么般,再次道:“那异兽的本命兽丹就在他的体内,那可是个好东西,对于任何火属性修炼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宝贝啊。”

    听着大圣话中的垂涎之意,轩辕天心忍不住笑道:“虽然是那兽丹是个好东西,但大圣,咱们可不能打它主意。”

    大圣闻言撇了撇嘴,立刻否认道:“本大圣就是说说而已,哪里有想打主意,臭丫头别歪曲本大圣的意思,本大圣可不是那种人。”

    是吗?

    轩辕天心挑了挑眉,虽然心中对于大圣这话有些嗤之以鼻,不过却也没有开口再去怼大圣。

    而就在轩辕天心跟大圣在讨论间,场外的观众们却沸腾了起来,特别是那些私下打赌焚天谷会赢的人们,都是变的精神抖擞起来。

    瞧瞧焚天谷少主这模样,一看就是发大招了呀,这一场比赛的结果,定然会是焚天谷获胜。

    而此刻发大招的易水寒站在火狮子的背上,朝着轩辕天心一笑,道:“这还是在下第一次被人逼得动用了兽神火,王妃殿下果然厉害。”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易水寒,笑吟吟地道:“看易少主的这个模样,我是不是能理解为你觉得自己赢定了?”

    易水寒闻言当即再次一笑,道:“在下可不敢这么认为,只不过是觉得总算扳回了一点儿劣势,可以跟王妃正常动手了而已。”

    话落,只见轩辕天心看着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古怪,问道:“易少主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易水寒一愣,轩辕天心微笑提醒:“我也有火,且这个火还是来自……”来自什么,她并没有说完,然而却让得易水寒的脸色陡然一变。

    对啊!

    妖王妃也同样有火,且那个火还是来自他们焚天谷的禁地,是他们焚天谷历代谷主都垂涎了好久却始终没能够得手的宝贝!

    猛地一拍脑门,易水寒忍不住痛苦呻吟,颇为懊恼地道:“我就是个傻子!居然将这事儿给忘了个干净。”话落,瞥了一眼自己此时的状态,然后看向轩辕天心试探般地问道:“王妃,不如我收了状态,直接认输可好?”

    这话一出,原本还竖着耳朵偷听二人谈话的栾谦也是忍不住嘴角一抽。

    焚天谷的一行人连同他们少主在内,绝壁是来搞笑的!

    可惜,易水寒想要认输

    ,但是轩辕天心却不同意啊。

    “易少主既然已经动手了,现在想要收手只怕是不行的。”轩辕天心含笑拒绝道:“就算是我同意,你问问外面那数百万观看比赛的观众可同意。”

    数百万的观众自然不同意,别说他们不同意,就连此时正在各大城市使用传送光幕观看比赛的百姓们也是不会同意的。

    所以,在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她的脚下也是猛地升腾起了一片火海。

    而这片火海的颜色却十分的诡异,居然是一片碧青之色。

    一红一碧青两种颜色将整个比赛台都覆盖,甚至逼得角落里的栾谦都不得不连忙升空。

    易水寒瞅着这片碧青火海升腾而起后,也立刻察觉到了自己的兽神火已经开始出现了萎靡之状,就连他脚下由兽神火凝聚而成的火狮子都是发出一阵阵焦躁的怒吼声。

    轩辕天心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踏于火海之上,含笑道:“看如今的时辰似乎也不早了,不如咱们来个一招定输赢如何?”

    “一招定输赢?”易水寒闻言一愣。

    轩辕天心点点头,道:“不占你便宜,你可以用出你最强的一招,而我就用这火,咱们一招定输赢,若是你能逼得我退一步,这一场比赛便是我输。”

    “你这么大方?”易水寒狐疑地看着她。

    “我当然没有那么大方。”轩辕天心笑着摇头,道:“不过是这一局比赛打得有些久了,想要早点结束罢了,别忘了后面还有团体赛呢。”

    易水寒闻言眯了眯眼,似在思考着什么,待得半晌之后,他突然笑道:“可以,不过在下怎么说也是个男人,自然也不能白占了王妃的便宜。不如这样吧,咱们一招定输赢,若在下能逼得王妃退了一步,哪怕是小小的一步,便算我焚天谷赢,然后咱们直接进入团体赛。”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他,易水寒继续道:“反之,若是在下没能逼得王妃退一步,便是在下输,那么后面的团体赛也不用再比了。”

    “不用再比了?”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道。

    易水寒点头,“当然,若是连在下这种状态都无法逼得王妃退一步,那么后面的团体赛就算再打一场,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反正都是输,那么何不输得干脆一点儿呢?”

    “似乎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轩辕天心含笑点头。

    “那王妃是同意了?”易水寒笑问。

    轩辕天心笑了笑,再次点头道:“易少主都如此痛快了,我没理由不答应啊。”

    “那好!”易水寒闻言眸光一凛,周身气息再次暴涨,“那就请王妃赐教了,正好在下也想看看,王妃这火究竟有多厉害。”厉害到让他们焚天谷的历代谷主都如此垂涎却又始终没能得手。

    话落,只见易水寒脚下的火海再次翻滚,而他本人也是猛地掠起,手中所持的火鞭瞬间化为无形,然后双手快速结印,狠狠向前一推,喝道:“焚天兽神吞天!”

    吼!

    巨大的火狮发出一声震天咆哮,带着熊熊烈火,张开大口就朝着轩辕天心扑了过去。

    以此同时,轩辕天心单手结印,然后猛地一挥,“心火凝形去!”、

    吼!

    同样是一声咆哮响起,碧青色的火海瞬间冲天而起,而在火海中,一条碧青色的巨龙破火而出。

    一狮一龙在空中撞在了一起,立刻让得整个比赛台都为之颤抖,然后一声熟悉的炸响跟着响起,只见比赛台四周的结界再次破碎。

    角斗场上的天空被火光给渲染成一红一绿,四周观众席的观众们都纷纷骇然起身,看着空中相斗在一起的火狮跟火龙,纷纷瞪大了眼睛,甚至有不少胆小者,都忍不住想要抱着脑袋逃跑远离此地了。

    龙狮争斗,这一幕可谓是大赛开始以来最精彩的一幕。

    不仅是角斗场中的人,就连各个城市中坐在传送光幕前观看比赛的百姓们也是纷纷震惊出声。

    咆哮声不断,火光四溅,无相殿的人立刻出动想要控制场面,免得这场战斗波及到四周的观众。

    而轩辕天心却淡淡虚立在半空,一动也不动。

    半晌之后,只见青色巨龙猛地缠绕住了火狮,在火狮奋力挣扎中,发出一声咆哮,然后猛地再次用力一颤。

    砰!

    一声巨响在空中炸响,火狮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被青色巨龙绞杀,最后化作无数火星如同下雨般纷纷落下。

    易水寒一见火狮消失,也立刻双手一挥,将散落的火星尽数收回,以免伤到无辜。

    待得易水寒终于将兽神火完全收回之后,半空之上就只剩下一片碧青火海,和依然盘卧在天空上的青色巨龙,而轩辕天心依然站在那里,一步都未曾动过。

    “我输了。”易水寒拍了拍衣裳上的褶皱,极为干脆的认输。“王妃果然厉害。”

    轩辕天心闻言笑看着他,道:“其实你还有余力。”

    “即便有余力,在下也不是王妃的对手。”易水寒摇头,笑道:“王妃同样没怎么消耗不是吗?”

    话落,易水寒直接掠下了半空,对着跟着掠下了的栾谦道:“我焚天谷认输,后面的团体赛也不用再比了。”

    栾谦点点头,先前二人的协议他同样有听到,所以当听到易水寒认输后,栾谦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大声宣布道:“一对一个人赛第五场,帝都学院获胜。因焚天谷自动放弃团体赛,所以帝都学院成功进入二十强。”

    哗!

    此话一落,全场哗然。

    而在哗然,数百万观众纷纷起身,然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这掌声跟欢呼声不仅是给帝都学院的,也是给焚天谷的。

    在经过刚刚那一幕之后,没有人再怀疑焚天谷的实力,而焚天谷会输,不是他们实力弱,只不过是帝都学院的实力太强了而已。

    听着四周观众们的欢呼声,还有不少人齐齐大喊焚天谷的名字,易水寒也是忍不住挑了挑眉,然后十分爽快地掠下了比赛台。

    虽然他们输了比赛,但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差,至少焚天谷的声望,他还是给挽回来了。

    在易水寒下了擂台后,轩辕天心也是自半空掠了下来,不过在落下的同时,她便察觉到栾谦看向自己的复杂目光。

    轩辕天

    心冲他微微一笑,道:“不知裁判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可是我有什么不妥之处?”

    栾谦神色一敛,摇头道:“并没有,恭喜帝都学院进入二十强。”

    “多谢。”对于栾谦的道谢,轩辕天心也是挑眉一笑,不过在转身掠下比赛台的时候,她的眼底却极快的掠过一抹寒芒。

    别以为她真的眼花或者近视,栾谦看着自己的眼中,那一抹还未来得及收回的忌惮之色和杀意,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丫头啊,锋芒毕露了啊。”大圣同样也看到了栾谦眼中的那一丝杀机,忍不住摇头道:“经此一战,只怕无相殿的那些家伙将会把你列入第一个必杀名单,甚至连皇明月那个东西都要排在你的后面。”

    轩辕天心敛眉冷笑,“那就让他们来试试,我若害怕的话,就不会来无相城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