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98:焚天谷的人全是奇葩

正文 298:焚天谷的人全是奇葩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宁九是真的被人给抬下去的,在被人抬下比赛台的过程中还能听到他咋咋呼呼的声音,一边嚷着自己快要死了,一边却又中气十足的冲着站在焚天谷一行人当中的仇七算账。

    当焚天谷派出第三人上场后,烈重渊的脸色已经黑得跟锅底有一拼了。

    因为无他,就因为焚天谷派出的第三人的名字就做卓一!

    按焚天谷十二持剑使的排名来算,虽然卓一是排在第一个的,但他的实力却是十二人当中最弱的一个。烈重渊起初还以为在宁九下场之后,焚天谷应该会派出那个第十出来,哪里会想到人家焚天谷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居然将最弱的一个派了出来,烈重渊这个战斗疯子不黑脸才怪呢。

    卓一一上场,就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似的,惊恐地看着烈重渊哆哆嗦嗦地道:“你…你别乱来啊,我…我可是很厉害的!”

    闻言,烈重渊的黑脸瞬间唰地一下绿了。

    什么叫做让他别乱来?搞得他好像要那啥这家伙似的。

    下面帝都学院备战席中的众人在听见卓一的话后也是一脸的凌乱,妖王殿下更是捧着肚子哈哈笑道:“这焚天谷是准备干什么?”

    轩辕天心抽搐着嘴角,看了一眼笑抽在自己腿上的妖王殿下,随即面无表情地道:“大概是焚天谷少主自暴自弃了,所以变着法子来认输吧,顺便也还能给你留下一个好印象,待得下一次来找你商谈事情的时候,你好歹会给点儿面子。”

    “给!爷一定给!”妖王殿下抹了一把眼角快要笑出来的眼泪,连连道:“就冲着那些东西能将爷给逗乐了,这个面子爷就一定会给。”话落,妖王殿下爬了起来,一把笑得抽抽,一边看着轩辕天心问道:“妞,你说焚天谷的那些家伙比起爷的秋秋四人,他们谁更逗?”

    轩辕天心眼角一抽,还当真好好想了想后,方才道:“应该不相上下。”

    妖王殿下一听,顿时遗憾地道:“真可惜,早知道焚天谷有这么一群人,爷就应该将秋秋他们四人也弄来上场比赛一下了。”

    “你当这大赛是什么?”轩辕天心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秋秋他们四人又不是学院的人,哪能你想弄来比赛就能弄来比赛的。”

    妖王殿下闻言一噎,随即又是一脸遗憾地道:“那可真是可惜了。”

    正说着呢,四周突然传来观众们起倒哄的声音,轩辕天心和妖王殿下二人连忙将目光看向比赛台上。

    只见,此时比赛台的烈重渊似乎已经处在要暴走的边缘,而跟他作为的对手的卓一,正一脸惊恐的躲在了栾谦的身后。

    轩辕天心:“……”这又是哪一出?

    烈重渊一手握着黑色重剑直直指着栾谦身后的卓一,几乎是用着从牙齿缝里逼出的话,道:“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出来跟老子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我…我不是男人!”卓一从栾谦的背后探出脑袋,然而他的这一句话让得烈重渊一呆,就连栾谦都是愣了愣。

    不是男人?

    可卓一的样子明显不是女人啊,莫非是男扮女装?

    就在二人疑惑的时候,又听见卓一小声儿地道:“我还只是个男孩子,所以不算是男人。”

    烈重渊:“……”

    栾谦:“……”

    原来不是男人这句话是这么个意思!

    烈重渊黑沉着一张脸,咬牙道:“管你是男人还是男孩子,只要是个带把的就给老子出来打一场,莫非你还要说自己没有把?”

    卓一闻言后立刻又将自己缩回到了栾谦的身后,反正就是一副我不出来的模样。

    别说烈重渊黑脸了,就算是栾谦都忍不住一脸的黑线,警告道:“焚天谷的队员,如今正在比赛当中,请不要拿裁判作为挡箭牌!”

    卓一却跟一只八爪鱼似的,紧紧抱住栾谦的腰,将自己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行,我若放开了你,那个家伙肯定会打死我的。”

    闻言,栾谦额前的青筋猛地跳了两跳,特别是卓一将他抱得太紧,紧到连他都挣脱不开。

    别说烈重渊想要打死他了,就连栾谦都想打死这个家伙!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栾谦忍着想要打死他的冲动,对卓一警告道:“这位队员,你若再不松开本裁判,本裁判就会宣布你犯规,罚你下场了。”

    一听要判自己犯规后,卓一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栾谦,然后一小步一小步地从他身后挪了出去。

    烈重渊见卓一出来后,拎着手中的重剑就大步朝卓一走去,然而他才刚刚走了两步,就见卓一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兽们,立刻大叫一声又闪到了栾谦了身后,并再次一把抱住了栾谦。

    “不行,那家伙太可怕了,裁判你要保护我!”

    栾谦:“……”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最后忍无可忍的大吼一声,“够了!焚天谷队员犯规,这一场比赛结束,帝都学院获胜。”说着愤怒转头瞪向紧紧抱着自己的卓一,咬牙切齿地道:“给本裁判松开手,你可以滚下去了!”

    “哎?”卓一闻言一呆,仿佛没有听到栾谦所有的话,只听见了比赛结束这四个字般,立刻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并且十分痛快的松开了手,“比赛结束了?哎呀,真是太好了,那我是不是可以下去了?真的可以下去了吗?”

    栾谦黑着一张脸,忍着即将爆发的脾气,冷声道:“你可以下去了,现在、立刻、马上!”那模样,仿佛一眼都不想再看卓一似的。

    被裁判以犯规罚下场,并输了一场比赛,若是换作其他人只怕会沮丧会难过,但是这事儿发生在卓一身上后,却见他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沮丧和难过,反而还一脸的兴高采烈,瞧他那高兴的模样,只怕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是他赢了比赛呢。

    兴高采烈的卓一对着一脸麻木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的烈重渊,眉开眼笑地挥了挥手,道:“辛苦了兄弟,再见啊。”

    烈重渊:“……”

    栾谦:“……”

    就没见过变脸这么快,且这么奇葩的品种!

    帝都学院连赢三场,且每一场都赢得如此令人瞠目结舌,让得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却是有些不满了。不过他们倒不是对帝都学院不满,而是对焚天谷不满啊。

    “焚天谷的那些家伙是来干什么的?

    我们花钱买门票进来可不是为了来看你们认输的。”有观众开始抱怨,然而这一声抱怨仿佛成了一颗砸入水中的石子般,立刻引起了一阵阵涟漪。

    “焚天谷亏得还是北域三大巨头之一,怎么尽派一些奇怪的家伙上场?”

    “这是怕了帝都学院吗?焚天谷就算是怕,也应该好好比赛啊。”

    “就是,浪费我们的钱,这样的比赛可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

    “焚天谷,你们不想比赛就干脆弃赛算了!”

    听着观众们愤怒的喊声,焚天谷一行人所在的备战席中只有一片沉默,其所有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自家正在悠闲喝茶的少主。

    炎莽听着那些叫骂声,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少主,您没听见这些人在骂咱们什么吗?”

    易水寒淡定抬头,仿佛真的没有听见般,问道:“骂什么?”话落,有道:“就算是骂了咱们,可那又如何?”

    炎莽被噎的不轻,但是对于自家少主,他自知自己嘴笨说不过,只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大哥和二哥。

    老大炎鸿还是一副沉稳模样,但是老二炎峰笑了笑,看向易水寒道:“少主,做过了会有反效果的,况且咱们来参加比赛可是为了增加声望,而不是来丢声望的。”

    “声望这个东西,我昨日之前还挺看中的。不过跟妖王妃接触之后,本少主觉得这个声望可要可不要,只要日后的北域只剩下我们焚天谷,我们要那么多的声望干什么?等到日后焚天谷做大,要多少声望就会有多少声望。”易水寒挑了挑眉,不过才瞧见身边一众人都是一副十分憋屈的模样之后,随又笑道:“不过也的确不能做得太过,否则这次回去后,老头子恐怕会发飙。”

    闻言,焚天谷众人眼睛一亮。

    易水寒瞥了他们一眼,笑着继续道:“不要着急,本少主自有分寸,冷二上去准备第四场吧。”

    被叫到的青年走后面走出来,疑惑地问向易水寒,“少主,还跟方才一样吗?”

    易水寒笑着点头,“嗯,一样。”

    冷二嘴角一抽,一脸痛苦的走出了备战席。

    毫无疑问的,一对一个人赛的第四场开始后,焚天谷这边依然保持了刚刚三场中的奇葩风格,在烈重渊一声怒吼之下,才上台没多久冷二就打着哆嗦认输了。

    第四场焚天谷的人再次认输,这一下不满的观众们立刻炸开了锅,就连叫骂声也比先前多了一倍。

    烈重渊站在比赛台上,俊脸的脸庞上已经是生无可恋了,显然对焚天谷的参赛队员也已经不报有任何的期待和希望了。

    所以当冷二跳下擂台后,烈重渊也是冲裁判举手,心累地道:“下一场帝都学院换人!”他不打了行不行?焚天谷的那些家伙都特么是奇葩啊,鬼知道他刚刚在那四场比赛中经历过什么!

    烈重渊头也不回地跳下了比赛台,黑着脸返回了备战席。

    “不打了?”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看着回来的烈重渊,见后者一点儿都没有之前被派出去上场时的兴奋后,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想笑。

    烈重渊一脸心累地摇头,然后愤愤地道:“老子再也不想看见焚天谷的那些家伙了。”

    乐正羽走过来,一脸同情地拍了拍烈重渊的肩膀,看着他十分诚恳地道:“兄弟,辛苦了。”不仅烈重渊心辛苦,就连他们这些坐在下面的人也很辛苦,笑得很辛苦!

    烈重渊一把拍开乐正羽的手,然后气呼呼地朝燕君折走去。

    轩辕天心将众人一看,含笑问道:“那么下一场,你们有谁想上去的吗?”

    结果她这一问,立刻让得其他人瞬间散开,显然没有一个人想要上去跟焚天谷那些奇葩打啊。

    一见他们的反应,轩辕天心便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最后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缓缓起身,笑道:“既然下一场你们都不想上场,那么就我去好了。”

    哎?!

    其他人闻言一呆,估摸是没有想到轩辕天心会主动上场,那焚天谷的家伙们可是一群奇葩,上去会被气死的。

    似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般,轩辕天心看着他们笑道:“你们都不想上去,所以我作为队长就只能上去了啊。”话虽是这样说,但认真看她的眼底,却能在她眼底瞧见一丝奇怪的笑意。

    唯有妖王殿下趴在一旁哼哧哼哧的笑,不仅笑的古怪,他还用十分同情的目光看向烈重渊。

    与此同时,对面焚天谷所在的备战席中,气氛也是无比的尴尬,不过谁在听见四周那些叫骂声是骂的自己后,都会尴尬的吧。

    炎莽已经气得脸色黑成了锅底,看着气定神闲的易水寒,道:“少主,下一场又是谁上去?”

    哪知易水寒闻言突然一笑,然后缓缓起身,拂了拂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皱褶,道:“下一场…本少主去。”

    焚天谷众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