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97:烈重渊的憋屈(二更)

正文 297:烈重渊的憋屈(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加油什么的,宁九是一点儿都不想要啊,但看着自家少主笑眯眯的模样,所以他也只能在那群没义气的家伙们的同情目光中硬着头皮上场了。

    烈重渊此时就如同一只被惹怒的雄狮般,当宁九也掠上比赛台之后,目光就恶狠狠的盯住了宁九。

    栾谦皱眉看着宁九走来,待得他站定后,方才开口道:“双方队员互通姓名。”

    “帝都学院,烈重渊。”烈重渊冲着宁九露出一个凶残的笑容,吓得宁九顿时头皮一麻,并忍不住在心里低咒了一句刚刚结束了比赛的仇七,方才干巴巴地道:“焚天谷,宁九。”

    栾谦似无语地瞥了一眼毫无斗志的宁九一眼,道:“双方队员开始后退,准备比赛开始。”说着自己也往后退了起来。

    烈重渊一边退一边拿手指了指宁九,咧嘴笑道:“你可别想着仇七一样认输不打。”

    宁九闻言打了一个激灵,还别说,他刚刚还真有这么想过。

    待得二人退到了规定位置之后,栾谦立刻宣布道:“比赛…开始!”

    嗡!

    结界再度开启,将整个比赛台笼罩。

    唰!

    一道残影划过,烈重渊已经冲了出去,眼瞅着他人就快眼掠到宁九的近前后,众人都以为宁九会被瞬间秒杀,可是令人惊讶的事情却发生了。

    只见烈重渊一掠了过去,手中黑色重剑便毫不犹豫的挥了出去,然而一剑挥出,却并没有砍在宁九的身上,而是砍了一个空。

    “要死了要死了!”宁九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还带着一丝哆哆嗦嗦的颤抖,“你这是比赛吗?你这根本是想杀人啊!”

    烈重渊凶狠的目光一缩,猛地转头看下去,只见刚刚还站在这里的宁九已经跑到了十数米之外,正一脸惊恐愤怒的瞪着自己。

    怎么回事儿?

    好快的速度!

    不仅烈重渊的目光变了,就连下方备战席中的轩辕天心等人的目光也是跟着变了些。

    “这焚天谷的人有些意思!”妖王殿下突然似笑非笑地道:“好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扮猪吃老虎?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可不就是扮猪吃老虎么!

    刚刚那家伙躲避烈重渊的一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速度啊!

    比赛台上,宁九依然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看上去似乎被烈重渊那凶狠的一剑给吓得不轻,然而他惊恐的双眼中,若仔细去看的话,眼底似乎非常平静。

    烈重渊盯着宁九眯了眯眼,然后笑了,“很好,你比仇七那个家伙厉害!”

    宁九拍着胸口的动作一顿,似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歪着脑袋瞧着烈重渊,然后抬手指了指自己,道:“你说我?比仇七厉害?”

    话落,见烈重渊盯着自己不语,宁九顿时委屈的一撇嘴:“他是七,我是九,哪里会比他厉害?我就是给我家少主端茶递水的。”

    烈重渊眯着眼不语,先前仇七也是自己说给焚天谷少主捏腿捶背的,结果又跑来一个说自己是给焚天谷少主端茶递水的,这焚天谷的少主感情可真会用人啊!

    一双鹰眸在宁九身上转了几圈,烈重渊突然收了手中重剑,看着宁九缓缓道:“我听说,焚天谷一个有十二个持剑使……。”

    宁九闻言脸上的神色一顿。

    烈重渊看着他,继续道:“十二持剑使一般只跟在焚天谷谷主或者少主的身边,很少有人见过他们。”勾唇笑了笑,盯着宁九突然问道:“你是排第几?”

    半晌,宁九脸上的神色渐渐变了,不再是跟先前那般哆哆嗦嗦或者惊怒交加的模样,反而是一脸深思地瞅着烈重渊,问道:“十二持剑使这种事情,你是如何晓得的?”

    这种事情可是焚天谷的秘密,且他们十二人自被建立之后,便一直没有在人前出现过,那么帝都学院的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烈重渊闻言挑眉一笑,道:“我自然有办法知道。”话落,看着宁九又道:“看来你还真的是十二持剑使之一,你的名字就宁九,那就说明你是第九个持剑使。而先前的仇七,便是第七个持剑使。”

    宁九看着烈重渊不语,烈重渊却继续道:“不过我疑惑的是,你们持剑使的排名不是按照实力来排的吗?你的实力可明显要比仇七厉害,为何他排在七?而你却排在九?”

    见烈重渊问来,宁九在沉默了一瞬之后笑了。似乎也不准备再扮猪吃老虎般,又似乎觉得已经被烈重渊给说破就没什么好隐藏似的,看着烈重渊笑道:“因为十二持剑使的排名可不是排第一的最厉害,而是第十二个家伙才是老大!”

    “……。”

    原来如此,原来十二持剑使是排名越后面的人才越厉害啊!

    “受教了。”烈重渊在一愣之后,冲着宁九点点头,然后再次咧嘴一笑,道:“你是排第九,后面还有三个人,如今咱们这才是第二局,也就是说,我还是有机会跟排在你后面的那三个家伙打一场的。”

    “那可不一定!”宁九跟着笑道:“万一你输了这一局,后面的个人赛可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你想要跟我后面那三个家伙动手,或许就只能等到之后的团体赛才行。”

    “是吗?”烈重渊目光一凛,“那就试试看!”话落,再次朝着宁九掠了过去,与此同时一拳挥出,出拳的右手上立刻泛起淡淡金光。

    宁九面色不变,眼看着烈重渊的一拳挥来,他却如同一条泥鳅般,居然呲溜一下从一旁滑了出去。

    又想躲?

    烈重渊双眸一眯,整个人猛地一侧身,然后一腿踢了出去。

    劲风扫过,宁九见似乎避不开这一腿了,当即同样踢腿而出。

    砰!

    一声闷响,两人同时暴退分开。

    烈重渊退了数步后,方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而对面的宁九却是夸张的一把抱住自己的腿,一边揉着一边嚷道:“你那腿是铁做的?哎哟…我的腿都要断了!”

    对于宁九夸张的叫嚷,烈重渊却有些嗤之以鼻,“行了别装了,有时候扮猪吃老虎一次两次还好,若是扮猪扮多了,就真的容易变成猪的!”

    宁九揉腿的动作一顿,然后快速放下腿,看着烈重渊一本正经地道:“啊,抱歉

    ,习惯了!”

    烈重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什么反应,反而是远处角落里的栾谦在听到宁九这句话后微微抽了抽嘴角。

    这焚天谷中的人究竟是个什么奇葩?

    “别这么无趣啊,开个小玩笑你至少要笑笑才算是给面子嘛。”估摸是见烈重渊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宁九立刻笑道:“说不得你笑一笑,我就真的跟你认真打呢?否则我很有可能像仇七那样直接认……”

    话未说完,只见烈重渊额前青筋跳了跳,但还真就冲着宁九扯出了一个笑容,只不过这个笑容略显凶狠狰狞。

    宁九:“……”果然不愧是个战斗疯子,为了能好好打一场,叫他笑他还真的笑!“兄弟,你节操不要了?”

    烈重渊唰地一下收了笑,不屑哼道:“节操?那是什么东西?可以用来打架吗?还是可以用来吃饭?既不能用来打架,又不能用来吃饭,老子要它干什么?!”

    此话一落,宁九立刻捂脸。

    他错了,他就不应该跟一个战斗疯子去论什么节操!

    而他才刚刚捂住脸,对面的烈重渊却又动了,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般,恶狠狠地朝着宁九扑了过来。

    宁九察觉到劲风袭来,立刻再次脚下一点,一边退一边嚷:“你这是偷袭!”

    “你自己说的,我笑一个你就认真跟我打。”烈重渊却嗤道:“老子笑也笑过了,自然要开始认真打了。”

    话落,烈重渊体内的气息瞬间爆发,这回是真的认真了。

    宁九察觉到他的气息,眸光顿时一变,脸上的神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剑道无坚不摧!”

    轰!

    一股凶悍的气息陡然爆发,令得宁九顿时头皮一麻,想都没想就立刻一掌拍出:“焚天掌!”

    砰!

    一声闷响,宁九低低闷哼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而烈重渊在一击之后,并没有收手,再次提剑追了上去,然后一剑斩出,“剑道人剑合一,万剑齐发!”

    唰唰唰唰!

    剑光爆闪,化作数十道剑芒朝着宁九齐齐飙射了过去。

    宁九在半空猛地一个翻身,然后周身升腾起熊熊烈火,瞅着齐射而来的剑芒,也是一剑陡现,“焚天霸剑!”

    轰!

    宁九的这一招焚天霸剑比起先前仇七用出来的可要凌厉许多,不管是威力还是掌控,都要比后者胜出一筹。

    烈重渊双眸一眯,王境的威压立刻自体内升腾而起,双手握紧在胸前一挡,然后再次举剑毁了出去,“剑道破天一斩!”

    嗡!

    比赛台上剑芒冲天,连带着笼罩比赛台的结界都开始发出微微嗡鸣颤抖。

    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剑芒爆闪的中心发生了爆炸,而不断颤抖的结界也在这一刻怦然破碎。

    噗嗤!

    而在结界破碎的瞬间,宁九整个人也是如同断了翅膀的蝴蝶般,直接朝后砸了出去,人还在半空,便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宁九!”

    下方,焚天谷众人在瞧见宁九受伤吐血之后,立刻纷纷站了起来。

    而烈重渊却在这时收剑,并没有在追击下去。

    砰!

    人体砸落的闷响声响起,宁九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发出一连串撕心肺裂的咳嗽声后,宁九挣扎的坐了起来,抬手一抹唇边的血迹,一边要哭不哭地道:“亏了,这次亏大了!明明是仇七惹的你,怎么全报在了我的身上。”这边刚刚一说完,冲着裁判所在的方向就喊道:“裁判,我受伤了,不打了!”

    烈重渊:“……”

    焚天谷的第二人再次认输,且在认输之后就一副要死不活地躺回到了地上,“我不行了,快来人抬我下去。”

    “……”烈重渊一脸黑线,不行个屁啊,这家伙又在装,刚刚那一剑在最后的时候他就已经收了力,这家伙会吐血根本就是他自己逼出来的!

    焚天谷的这些家伙简直就是太无耻了!

    第一个人直接认输不打,而第二个人居然在打了一半之后装重伤吐血,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你特么不行了还叫得这么大声,鬼才相信你的话!

    不得不说,烈重渊这两场比赛打得可真是憋屈至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