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96:(一更)

正文 296:(一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这一剑不过只是一个试探,在试探过后,便是真正的交锋。

    仇七在缓了缓后,周身突然爆发红芒,手中的重剑之上也是泛起了一层火光。

    烈重渊挑眉看着重剑上的跳动的火光,笑道:“火属性?”

    仇七同样一笑,道:“焚天谷的人,都是火属性。”

    烈重渊瞅着他,突然笑道:“你如今这个样儿,可是刚昨日大不一样呢。”话落,只见对面的仇七立刻嘴角一抽,似乎也是想到了昨日自己在比赛上干了什么事儿般,脸色微微有些尴尬。

    烈重渊仿佛没有瞧见他的尴尬神色般,继续笑着道:“就算昨日你们不演那一出戏,以你们的实力也是能够进入四十强的。”

    仇七嘴角抽搐,干巴巴地道:“能是能,不过会很辛苦,况且……”目光瞥了一眼下面备战席中的易水寒,用着一种一言难尽的表情道:“况且还是少主吩咐的,我也只能照办。”

    闻言,烈重渊哈地一笑,似乎十分的愉悦,“你们家少主倒是一个妙人。”

    妙人?!

    仇七眼角跳了跳,他可一点儿都不觉得这话是在夸少主,虽然他自己也对少主的决定有些不满,但自家少主却不能被别人调笑,即便这个别人来自帝都学院,且还是跟那个妖王妃的关系不错,那也是绝对不行的。

    “开始吧,说那么多也没意思。”仇七敛了神色,看起来还颇为严肃,不过他的下一句话,立刻让得他脸上的严肃之色变得有些分外滑稽,“快点打完,打完了我还要去给少主捏腿捶背。”

    烈重渊:“……”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的说笑话啊?!

    但仇七显然并不觉得自己是在说笑话,仿佛去给他家少主捏腿捶背这件事儿比比赛都要重要许多般,在他将话一说完之后,整个人的气势就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明明是一个看上去极为不起眼的青年,却在气息升腾而起之后,变成了一个令人想要忽视都无法忽视的存在,烈重渊甚至都可以从他的身上感觉到身经百战的老练,和一股如铁血军人才有的独特气息。

    所以当烈重渊察觉到他的变化后,也是目光诧异地一变。

    大火自仇七的脚下升腾而去,如同一根撑天的火柱,他手持重剑站在火柱之中,仿佛浴火归来的战神。

    “焚天霸剑!”

    轰!

    一声低吼,仇七举剑挥出,带出一股霸道炙热的剑芒,直冲烈重渊而去。

    与此同时,只见烈重渊也是周身金芒暴涨,面对仇七如此霸道的一剑,却不躲不避,双手抬起黑色重剑在头顶一挡。

    “剑道无极金盾!”

    噹!

    一声巨响,整个比赛台被火光还有金光完全笼罩,即便是站在角落里的栾谦也不得不立刻掠上高空,以免被这交锋产生的狂暴能量给吞噬。

    因为整个比赛台都化作了火海,火海四周又有耀眼金光笼罩,是以四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都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令得不少人都为了能够看清楚一些而纷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内场两边的备战席中,燕君折等人也是猛地起身,连同对面的焚天谷等人也是同样如此。

    “仇七那家伙在搞什么?比赛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他怎么就用上了焚天决?”炎莽忍不住脸色微变,一双虎目瞪着比赛台上一瞬不瞬,“以他如今的修为,焚天决的狂暴可不是他能够完全控制得了的啊。”

    但比起炎莽的急躁,炎鸿和炎峰倒是要淡定不少,后者更是摇头道:“不,仇七这么做是对的。”

    “什么意思?”炎莽皱眉看向自己二哥,炎峰的目光却始终盯在比赛台上,继续道:“明知双方实力有着不小的差距,仇七这一战拖得越久,就越对他不利。”

    “所以……”炎鸿沉声接了话,道:“仇七才会选择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必杀的打法,只有这样方才能够将自己的劣势扳回一点。”

    似乎因为炎鸿和炎峰在解释过后,炎莽有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着被大火笼罩着的比赛台,问道:“那仇七那小子可有机会打赢帝都学院的那个家伙?”

    闻言,炎鸿和炎峰二人突然沉默,倒是一直没吭声的易水寒沉声道:“没有机会……”

    话音未落,炎莽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比赛台上就出现了变数。

    轰!

    金光自火海中冲出,将熊熊大火给从中间猛地分开,同时也将被大火遮挡住的二人给露了出来。

    然而当仇七和烈重渊二人的身影一出现后,观众席上便传出了一阵阵抽气声。

    “啊呀啊呀……这就是焚天谷的焚天决吗?果然是个很危险的招数呢。”烈重渊的声音突然响起,令得比赛台上的空气仿佛在瞬间被凝固了般。

    只见火海的真空地带中,仇七还保持着双手举剑斩出的姿势,而他手中的那把重剑却停在半空,仿佛怎么也斩不下去般。

    也不能说是仿佛斩不下去,而是真的斩不下去,因为那一剑被挡住了!

    烈重渊双手持剑横在身前并没有去挡住自己头顶之上的那把重剑,挡住仇七这一斩的居然是他身体四周出现的淡金色光罩。

    烈重渊微微仰头看向自己的头顶,然后缓缓垂眸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仇七,咧嘴一笑,道:“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在比赛一开始就出大招,差点被你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话音顿了顿,笑出一口森森白眼,“不过我似乎忘记告诉你了,我拥有的元素之力是金。”目光淡淡瞥了一眼笼罩在自己身体四周的淡金色光罩,笑道:“我是拥有金元素之力的武修,且攻防一体!”

    仇七闻言瞳孔一缩,金元素…居然是号称无坚不摧的金元素!

    难怪这家伙能够挡住他的焚天霸剑一击,不是他的焚天决不厉害,而是他的火元素不够强,金元素这种特殊属性,除了一些特殊的火元素之力外,寻常的火元素之力根本就破不开他的防御。

    似乎见仇七明白了过来,烈重渊冲他再次咧嘴一笑,道:“若我是其他的元素之力,你这一招或许我的就挡不下来,虽然无法将我打下擂台,但也足够消耗我不少战力,甚至还会让我受到一些不轻不重的伤势。”

    光罩缓缓消失,烈重渊右手瞬间探出,而在他右手探出的那一刻,他的整

    支手臂都被一层金光覆盖,然后闪电般地一把握住了仇七的重剑。

    “你已经出过一招了,那么为了回敬你,也请你也接我一招试试,如何?”

    虽然这话看似在询问,但烈重渊仿佛并没有打算给仇七反对的机会,因为在话音还未落下时,只见他握住仇七重剑的右手猛地一用力,而拿剑的左手也是唰地一下朝仇七拦腰斩了过去。

    这一剑若是真落在了仇七的身上,只怕仇七会被拦腰斩成两截!

    “仇七!”焚天谷众人一瞧见这一幕后纷纷一骇。

    不仅是焚天谷的人被骇住了,就算是轩辕天心等人也是被烈重渊这凶狠的一剑给惊了惊。

    唰!

    残影掠过,仇七的反应也不慢,居然直接弃了武器,选择了避开这斩来的一剑。

    而烈重渊在一剑斩空之后也不懊恼,反而带笑地看了一眼仇七爆闪出去的残影,开口道:“咦?居然选择了弃剑?!好快的反应,不过……”

    唰!

    又是一道残影掠出,烈重渊眨眼间出现在了仇七的身后,“作为武修,丢弃武器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好快!

    仇七在察觉到身后那丝异样的波动之后就心知不好,原本想要快速再次闪避的,可却已经来不及了。

    烈重渊在一来到仇七的身后时,便直接抬腿然后猛地踹了过去。

    砰!

    仇七只感觉到后腰一疼,然后整个人就朝前扑了出去,但在他扑出去的同时,心中却掠过一丝诧异。

    为何这家伙只是出脚将自己的给踹了出去,而没有选择直接结束比赛呢?

    仇七在心中疑惑的同时,却没有瞧见帝都学院备战席中的燕君折已经用手捂住了眼睛。

    燕君折一手捂住双眼,便忍不住哀叹道:“完了,最近重渊那家伙应该是被憋久了些,一旦动了手,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不得不说,燕君折是十分了解烈重渊的,后者只是一个眼神的变化,燕君折便能立刻猜到他的心中所想。

    果然,当燕君折的话音一落,只见比赛台上的烈重渊突然将仇七丢掉的重剑又给他重新丢了回去,并目光兴奋地看着仇七,道:“拿起你的武器,我们继续打。”

    仇七慌忙接住丢来的重剑,然后有些懵逼的看着烈重渊,显然是对后者的举动有些茫然不解。

    不过很快,仇七的不解就得到了解惑。

    烈重渊冲着他咧嘴一笑,仿佛一头盯上了猎物的饿狼般,笑意森森地道:“我从来了这里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动过手,看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早就心痒手痒了。好不容易今日总算是让我上场了,不打个够本怎么能行,谁知道下一场还有没有我上场的机会呢,要知道我们队伍里的那些家伙可都是在竞争这个上场比赛的名额呢。”

    仇七嘴角一抽,想来也是没有料到烈重渊不直接结束比赛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且他如今一对上这个家伙那种兴奋的目光,就仿佛觉得自己被什么野兽给盯住了,无端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啊。

    这个家伙就是个疯子,一个战斗疯子!

    帝都学院将这样的疯子给放出来是不对的啊!

    仇七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而烈重渊似乎在瞧见他呆呆地盯着自己不动后就有些不耐烦了,拧着眉看着他,道:“仇七,你若是再发呆下去,可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了,我可是要动手了啊。”

    动手?

    仇七闻言立刻打了一个激灵,而烈重渊在提醒完后便举剑杀了过来。

    “……”这个疯子!

    仇七抱着怀中的重剑便是就地一滚,然后便听见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仇七转头看向去,只见刚刚自己趴着的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靠!

    仇七嘴角抽搐,看着地面上的裂痕,忍不住在心中道:这比赛台可是有特殊材料打造的,先前那么多战斗都没有在上面留下一道痕迹,结果现在居然被这个家伙给砍出了这么深的一道裂痕。

    他一点儿都不怀疑若是那一剑砍在自己的身上,自己绝对会被砍成两截啊!

    只见他这边想法刚刚一落,那边烈重渊已经提着剑再次冲了过来,仇七眼皮子跳了两跳,当下做了一个他自己觉得最明智的决定。

    哐当!

    手中的重剑被仇七给丢了出去,然后他抱头再次就地一滚,一圈还没滚完,他人也不爬起来,直接冲着裁判所在的方向,喊道:“裁判,救命…我认输!”

    嘎!

    认输二字一出,就仿佛平底响起的一个惊雷般,正朝他冲过来的烈重渊的脚下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

    而远处站在角落里的栾谦也在听见仇七喊认输后,唰地一下掠了过来,那速度之快,仿佛他若慢了一步,仇七就会被烈重渊给砍死似的。

    “停手!”

    栾谦在一瞬间便挡在了仇七的身前,一手对准烈重渊做阻止状,一边大声喊道:“焚天谷参赛队员认输,一对一个人赛第一局,帝都学院获胜。”

    瞧见挡在自己身前宣布了比赛结束的栾谦,仇七悄悄松了一口气。

    “仇七,你居然认输?!”而烈重渊却是在稳住身形后,黑着一张俊脸瞪着仇七。

    仇七一脸劫后余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对于烈重渊的黑脸却一点儿都不在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好气地看向他,道:“明知打不过还硬撑,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情。”

    “是男人就不要认输!”烈重渊被气得不轻,他好不容易才上场,都还没开始怎么打呢,对手居然认输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可惜,仇七站在栾谦的身后,伸着脖子就反驳道:“这跟是不是男人没有一点儿关系,反正我就是不跟你这个疯子打了。”

    这话说的,哪里还有他先前的半分气势?!气得烈重渊将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然而仇七可不会管烈重渊如何生气,反正等比赛台四周的结界一被撤开,他就跟身后有狗在追似的,急冲冲地就跳下了比赛台。

    看着仇七头也不回地跳了下比赛台,烈重渊几乎将一口牙咬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老子就不相信你跑了,你们焚天谷下一个上场的人跑得了!”

    <b

    r />  此话一吼出来,帝都学院的众人纷纷将脑袋给撇到了另一边,皆是一副我不认识这人的模样。而反观对面焚天谷的人,在听到烈重渊这声大吼之后,全部将幽怨的目光盯向了刚刚返回备战席的仇七。

    你招惹的那个疯子,为什么要我们去背锅啊?!

    仇七当做没看见这些人的幽怨目光,颠颠地跑到一脸抽搐的易水寒身后,语气甚是欢快地道:“少主,我的比赛任务完成了,回来给您捏腿捶背。”

    易水寒以手遮脸,似乎都没眼再看。

    瞧着一脸狗腿站在易水寒身后的仇七,炎鸿抬手揉了揉眉心,看向易水寒问道:“少主,下一场比赛…让谁上去?”

    此话一落,只见后面的焚天谷弟子纷纷一脸拒绝地齐齐朝后退了一步。

    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谁上去谁倒霉啊,没瞧见比赛台上的那个疯子正被仇七给气红了眼吗?下一个上去的比赛的人,谁上去谁倒霉!

    易水寒闻言转头看向身后,当瞧见这些家伙都是一脸拒绝的模样后,语气似商量地道:“不如这样,你谁要上去就上前一步,如何?”

    一众焚天谷弟子纷纷抬头望天,但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前一步。

    易水寒嘴角抽了抽,只能改口又道:“那不如你们谁想上去,就往后退一步?”

    结果,一众焚天谷弟子还头望天。

    易水寒一脸无奈,摊手道:“那还是谁要上去,谁上前一步吧。”说完,又补充一句,“必须选出一人,若你们选不出来,那就本少主来选了。本少主若选的话,点到谁就是谁。”

    话落,只见刚刚还在抬头看天的一众人立刻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极为有默契地往身后退了两步。他们这一退,的确有默契,可是却唯独有一人没动。

    易水寒双眼一亮,看着那没动的人,立刻喊道:“宁九!”

    那叫宁九的青年闻言先是一呆,随即目光往身边两旁一扫,当发现自己身边两旁的人都落后了自己两步后,顿时脸色一垮,“靠!你们这群没义气的家伙!”

    没义气的家伙们再次纷纷抬头望天。

    “……”宁九哭丧着一张脸,看向笑眯眯的易水寒,道:“少主,我是被他们给推出来的。”

    可惜,即便宁九是被人给推出来的,易水寒却是不管,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道:“本少主可没瞧见谁推你,只看见你一个人站在众人的面前,所以宁九啊…下一场比赛就交给你了,加油!”

    宁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