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95:(二更)

正文 295:(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闹了半天的结果还是都跟着一起出了门,不过轩辕天心却并没有选择去四方楼,而是拐了个方向,去了大食堂。

    这个时候虽然已经过了用饭的时间,但随云等人却还在食堂里,当瞧见轩辕天心和皇明月进来后,一群人立刻冲着二人打招呼,“小五,这里。”

    “你们居然没有去四方楼?”妖王殿下一见随云他们都在,立刻有些不满了,怎么身边的灯笼越来越多!?

    子亦闻言笑了笑,好脾气地道:“只有小五在,我们才会去四方楼,小五不在,我们去那里做什么。”话落,看向轩辕天心,笑道:“小五自己也清楚,所以才会来大食堂的吧。”

    轩辕天心立刻点头,笑道:“知道你们在这里,所以才直接过来的。”压根就当没看见妖王殿下那黑黝黝的脸色,看着子亦等人再次道:“你们是在讨论明日的比赛吗?”

    子亦等人笑着点头,轩辕天心走了过去,等到坐下后,妖王殿下才后知后觉地问道:“明日的比赛?对了,明日比赛的对手是谁?”

    他这话音一落,其他人皆是一副想笑又不好笑出来的模样,只有轩辕天心一脸无奈地看着他,道:“焚天谷。”

    妖王殿下:“……”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你抽中了他们?”

    轩辕天心摇头,纠正道:“是焚天谷少主抽中了我们。”话落,又补充了一句:“我先抽的。”

    妖王殿下跟轩辕天心大眼瞪小眼,半晌后突然哈地一声笑了出来,明晃晃的幸灾乐祸,“那东西就没哭出来?跟摘星阁演了一出好戏才进入了四十强呢。”

    “没有。”轩辕天心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只不过易少主看上去似乎想要一个人静静。”

    话落,身边众人皆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对了。”笑过之后,随云看向二人问道:“太上长老没事儿吧?”

    轩辕天心摇头一笑,妖王殿下却是哼道:“那老家伙好着呢。”

    随云闻言挑眉,本来想要问若是没事儿,那太上长老又为何要提前离开比赛场的,但看着轩辕天心和皇明月二人的神色皆是没有任何的异常,最后也只是点了点头。

    一行人坐在一起继续说笑了几句,这才终于回归到了明日比赛的正题上。

    烈重渊最是心急,当先看着轩辕天心问道:“队长,明日的比赛你准备让谁上场?”

    “该不会又是让林炎他们上去吧?”乐正羽也是连忙问道。

    轩辕天心闻言却摇了摇头,道:“不会。”虽然他们在知道明日的对手是焚天谷时一直在说笑,但那也是因为跟焚天谷的关系较好的原因,焚天谷可不是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些对手,若当真小看了焚天谷,只怕会吃个大亏的。

    至于明日要让哪些人上场比赛,轩辕天心在想了想后,道:“等明日比赛时,我再看着安排吧。”

    听了她这话,烈重渊和乐正羽也不再追着问了,只要知道明日的比赛他们有上场的机会就行,若再不让他们上场比赛,他们都快在休息区里发霉了。

    用完饭后,轩辕天心一行人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在回去后,众人都没有去休息,而是抓紧了一切时间修炼。别看他们在听到对手是焚天谷后都笑嘻嘻的,其实心里都还是十分的重视。

    轩辕天心在回去之后便将易水寒的打算说给了皇明月听,在听完整件事情之后,妖王殿下便笑了,“你是说焚天谷准备在收拾了罗刹门后就想要调头收拾摘星阁?”

    “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轩辕天心斜眼看着他。

    妖王殿下立刻摇头,道:“挺清楚的。”又道:“只不过爷没有想到焚天谷的胃口会这般的大而已。”

    “这不是胃口大不大的问题。”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道:“就如易水寒所说,等罗刹门被解决后,即便他们不选择动手,摘星阁也同样会对他们动手。一山不容二虎,以前能相安无事,是因为他们三方互相都牵制着,所以才能维持表面上的和平,当罗刹门被灭了之后,这份平衡便被打破了。北域那么大,没人会愿意跟别人平分,更何况摘星阁跟焚天谷的关系本来也没有多好。”

    妖王殿下当然知道这些事情,不过当听到轩辕天心帮着易水寒那个臭东西说话后,他的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可不高兴归不高兴,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把轩辕天心也惹不高兴,所以只能撇了撇嘴,看着她问道:“所以你答应了那个东西的提议?”

    “没有。”轩辕天心摇头,让得妖王殿下却是诧异地看着她。

    冲他笑了笑,轩辕天心道:“我告诉他这事儿我做不了主,让他找个时间,自己来找你谈。”

    话落,只见原本心里还有些不高兴的妖王殿下立刻又高兴了起来,伸手一把抱过轩辕天心,笑吟吟地道:“妖王府的事情,有什么是你做不了主的?你若想要答应便答应了呗,作何还让他来找爷?”

    闻言,轩辕天心没好气地一把推开他,道:“因为我脸皮没你那么厚,心也没你那么黑。”斜睨着他,继续道:“虽然他说待得焚天谷成为了北域霸主之后便跟妖王府永世交好,但我觉得这个报酬还是少了些,让他来找你商谈,以你的黑心,应该还能从焚天谷的手中再要点儿什么其他的好处。”

    这话一落,妖王殿下立刻大笑出声。

    一脸稀罕地楸住轩辕天心的小脸,妖王殿下笑得开心地道:“还说爷黑心?你既然有这个想法,那就说明你的心跟爷是一样的黑。”

    啪地一声拍开他的爪子,轩辕天心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反驳道:“就算我也黑心,那也是被你影响的,没听过近墨者黑这句话吗?”

    “爷倒是觉得这叫夫唱妇随。”妖王殿下笑吟吟地跟着起身。

    轩辕天心冲着他翻了一个差点翻出天际的白眼,似乎连话都懒得跟他再说,直接转身就走。

    “妞,你上哪儿去?”见她要走,妖王殿下连忙跟了上去。

    结果轩辕天心猛地回身瞪着他,道:“我去洗澡。”

    妖王殿下闻言双眼唰地一亮,结果便听见轩辕天心继续道:“你给我待在这里,不许跟来。”

    妖王殿下:“……”

    不仅妖王殿下被丢在了客厅里,连同意识海中的大圣,还有趴在她肩头上睡

    觉的金翅大鹏,以及好不容易重新回到她衣领子里的寒雪参皇都被轩辕天心给丢在客厅里,唯独只有幽幽,被她给带走了。

    ……

    ……

    第二日一大早,无相城再次热闹了起来。

    今日前去角斗场观看比赛的人们都有些兴奋,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今日的比赛中会有帝都学院上场。

    而轩辕天心一行人早早的就去了角斗场,虽然他们今日是第十六个才上场的队伍,但也看得出来今日帝都学院的人对这场比赛还是很重视的。

    大赛还没开始,场内的那块巨大光幕就已经将各个参赛队比赛的顺序给排列了出来。

    皇明月瞅着那光芒中一排排的名字,突然朝轩辕天心道:“妞,你有没有发现,无相殿的那些家伙的比赛都是在下午?”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而身后的徐真也是道:“不仅如此,他们每次的对手都很寻常。”

    “能暗箱操作可真是好啊。”乐正羽一脸羡慕嫉妒恨地道:“对手可以随便自己挑。”

    “他们也只会玩这些手段。”随云冷哼了一声,却又道:“不过他们的那些手段也只能对着那些寻常参赛队使用,稍稍有些实力的队伍,只怕他们立马会露馅,所以他们每次的对手才会都是寻常队伍。”

    “你们说,若将这件事儿捅了出去,那些跟他们交过手的队伍会如何想?”乐正羽笑得一脸蔫儿坏的问道。

    然后他话音一落,妖王殿下便冷笑道:“你以为那些人没有发觉?当事人都没有说什么,所以就算捅了出去又能如何?”

    乐正羽一噎,随后有些泄气地道:“以前对于无相殿的存在还没有多大的想法,如今这么一看,却是发现他们的存在可真是有些可怕。先不说他们对百姓的影响,就算是一些宗门势力对他们都是敢怒不敢言。”话落,看向微微有些黑脸的妖王殿下,问道:“皇室就真的不想想什么办法压制他们一下吗?”

    妖王殿下黑着脸瞥了他一眼,虽然没有回答,但是看他的脸色,乐正羽便也猜出了个大概。

    不是皇室没有想办法压制无相殿,而是已经压制不住了啊……

    因为这个不怎么愉快的话题,帝都学院的众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直到比赛开始之后,他们都一直沉默着。

    一场场比赛不断开始又结束,当终于轮到帝都学院上场时,都已经快要到中午了。

    今日上午的比赛统共只有二十场,但比赛越到后面,用的时间就越长。如今不过才进行了十多场比赛,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轩辕天心带着帝都学院的参赛队员进入了场内的备战席,对面焚天谷的人也由易水寒带着入了场。

    烈重渊等人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刻,当瞧见焚天谷已经派出第一个队员上场后,他们这些人就目光湛湛地瞅着轩辕天心。

    轩辕天心见状摇头失笑,最后在身边几人期待的目光中,道:“第一场的个人赛便交给烈学长吧。”

    烈重渊闻言立刻兴奋地站了起来,一听到是让自己上场,仿佛他整个人都舒畅了般,那双漆黑的凤眸中也是毫不掩饰的迸发出一抹凌厉之色。

    不愧是学院当中出了名的战斗狂人!

    轩辕天心忍不住在心中笑了笑,但还是没有忘记提醒他:“烈学长可不要大意,焚天谷的功法也是自成一派的,虽然先前上台的那人实力可能比不上你,但那人也绝对是焚天谷弟子中的佼佼者。”

    烈重渊闻言帅气地一笑,道:“放心,虽然我从来不小看对手,但想要我吃亏,只怕那个家伙还不行。”

    见烈重渊如此战意腾腾,轩辕天心点头笑道:“那便祝烈学长旗开得胜……”话音顿了顿,又极为有力地道:“帮我们帝都学院先拿下三场吧。”

    “三场?”烈重渊闻言挑眉看着她,轩辕天心见状同样挑眉,“难道烈学长还想来个一穿八?”

    “哈哈哈……”烈重渊大笑道:“一穿八可不敢想。”说着大步走出了备战席,“我知会尽全力,能拿下几场算几场!”

    瞧着烈重渊大步朝比赛台走去,备战席中的其他人皆是忍不住摇头一笑,燕君折更是笑着道:“看来重渊这次是真的很兴奋了,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如何开心。”

    “那可不一定。”哪知轩辕天心闻言却突然回头看来,似笑非笑地道:“我觉得烈学长只要跟燕学长你在一起,他都笑得很开心。”

    燕君折:“……”

    其他人闻言瞬间噗嗤一声乐了,皆是目光或微妙、或揶揄般地瞅着燕君折。

    不仅烈重渊笑得很开心,如今连他们都笑得很开心了啊。

    但有句老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乐极生悲!

    轩辕天心便应了这句话,别看她打趣燕君折打趣得挺开心的,但她却忘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不要脸的妖王殿下。

    所以在她话音刚落下没多久,一旁不要脸的妖王殿下就笑吟吟地凑了过来,道:“妞,你怎么不说爷每次见着你也十分的开心?”

    轩辕天心闻言嘴角抽了抽,然后帝都学院所在的备战席中突然爆发出众人的大笑之声,笑声之大,令得其他人四周其他人都为之侧目。

    “帝都学院的那些家伙在笑什么?”焚天谷所在的备战席中,炎莽忍不住嘀咕道:“都开始比赛了,还嘻嘻哈哈的,那些家伙根本就没把咱们放在眼里啊。”

    易水寒闻言瞥了他一眼,道:“就你话多。”

    话多的炎家老三立刻缩了缩脖子,躲到了自家大哥的身后。

    炎家老大炎鸿一向为人稳重,此时他的注意力全在掠上比赛台的烈重渊身上,见烈重渊那身令人无法忽视的战意,挑眉道:“帝都学院不愧是西大陆上的第一院校,他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可是不容人小觑。”话落,侧头看向易水寒,继续道:“少主,只怕仇七不是他的对手。”

    易水寒闻言双眸一眯,目光在烈重渊身上转了几圈,似确认了什么般,道:“仇七的确不会是他的对手,那家伙的实力只怕在王境,且还是以力量为主。”

    “王境?”炎家老二炎峰闻言神色一诧,看着比赛台上的烈重渊,道:“居然又是一个王境,这帝都学院的正选队员们该不会都是拥有王境实力吧?”

    “很有可

    能。”炎鸿点头,道:“之前帝都学院的那几场比赛,除了最先出来的那个王境强者,其他的人好像都是他们预选队的队员,如今上场的这一个,应该便是他们正选队中的另一个了。”

    “不愧是帝都学院,大陆第一院校啊。”炎峰也是忍不住叹道。

    而就在他们的讨论间,比赛台上的比赛也即将开始。

    裁判栾谦特意看了烈重渊好几眼,似乎对于帝都学院这次上来的选手也很是关注,毕竟眼前这一个,可是第一次出场的队员,对于他的资料,即便是栾谦也不怎么清楚。

    “双方队员互通姓名。”栾谦收回目光,沉声道。

    烈重渊闻言大大咧咧地冲着对面焚天谷的弟子一笑,道:“帝都学院,烈重渊。”对面那焚天谷的弟子可不是什么生面孔,昨日跟摘星阁的一战中,就是他第一个出场的,所以烈重渊对他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不可能会不深刻啊,主要是他昨日跟摘星阁弟子的那一场,太令人记忆犹新了。

    在听完烈重渊的自报之后,焚天谷的那名弟子也是抱拳拱手道:“焚天谷,仇七。”

    栾谦等着二人互报姓名之后,也随之缓缓往后退去,边退边开始喊道:“双方队员请后退……”

    烈重渊和仇七互相盯着对方,脚步开始缓缓往后退去,直到二人退到了规定的位置后,栾谦方才大喝道:“比赛…开始!”

    嗡!

    四周的防御结界被开启。

    当结界刚刚将整个比赛台给笼罩住后,烈重渊却动了。

    唰!

    一道残影快速掠过,直冲仇七而去。

    他向来喜欢直来直往的战斗,所以根本就不会选择什么敌不动我也不动的打法,烈重渊一出手,仇七的反应也不慢,立刻抬手一握,一把寒光凛凛的重剑便被他握在了手中。

    烈重渊眉峰一挑,笑出一口森森白牙,“以重剑做武器么?正巧…。”右手一探,然后猛地一握,道:“我的武器同样是这个!”只见在眨眼间,一把黑色重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仇七瞧得烈重渊手中的黑色重剑,目光却一凝,即便那把重剑才刚刚出现,他就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喜欢以重剑还有长刀、长枪做武器的人,皆是以修力量为主的武修者,仇七自然也不例外,但他最擅长的力量,在眼前这个家伙的面前,仿佛却被压了一头般。

    烈重渊紧了紧手中的重剑,然后没有任何迟疑地抬手便是一剑砍了过去,“先接我一剑试试!”这一剑没有用任何的战气,也没有附加任何的属性之力,只是纯力量的一剑。

    呼呼罡风袭来,仇七却不敢有任何大意,也是当即抬剑一挡。

    虽然实力不如烈重渊,但仇七也有自己的骄傲,烈重渊没有使用任何战气和属性,他自然也没有使用,抵挡这一剑,也是使用的纯力量。

    噹!

    一声闷响,重剑跟重剑的对碰,立刻擦出不少火星。

    而仇七在接下这一剑后,整个人却是蹭蹭蹭地朝后退了十数步方才停了下来,且他握剑的双手,也是被那强大的力量给震得微微有些发麻。

    深深吸了一口气,仇七抬头看向烈重渊,扯着嘴角笑了笑,道:“好霸道的力量。”

    烈重渊闻言挑眉笑道:“你也不差!”

    他说的可是实话,虽然那一剑上他并没有用使用战气,但修为比他低,且还能接下他这一剑的人,除了当初的轩辕天心外,可就没有别人了。

    仇七能接下他的这一剑且仅仅只是退了十数步,可见仇七本身的力量也十分的不弱。

    题外话

    其实这章还没有写完,只是时间不够了,再写下去,你们今天就看不到只有等明天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