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93:别问我静静是谁(二更)

正文 293:别问我静静是谁(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

    上天似乎十分热衷于打人一个措手不及,而今日的这个措手不及就打在了易水寒的身上!

    若是要问易水寒此时此刻有什么想法或者是心愿的话,想来他一定会说——再给他一个机会,他还可以再战五百年!

    可惜,抽签这种事情,一旦抽过了,就不会再给你抽第二次的机会,所以焚天谷少主想要再战五百年的心愿只怕是注定要落空了。

    苦哈哈地看着自己抽中的黑底十六签,易水寒都想要剁了自己的臭手。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什么签不抽,非得将这个黑底十六号签给抽了出来?

    别问他为什么这么郁闷,也别问他为什么想要剁掉自己的手,只要一看看站在不远处的轩辕天心就知道,因为此时此刻轩辕天心的手中正拿着一张红底十六号签。

    易水寒居然抽到了帝都学院!

    轩辕天心此时也挺无奈的,看着一脸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的易水寒,想要上去安慰安慰吧,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说一句‘抱歉,你运气太差’了。

    易水寒是真的运气很差,而且轩辕天心敢肯定,易水寒会跟自己抽中了相同号码签的这件事儿,跟无相殿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冲着一脸郁结的易水寒挥了挥小手,轩辕天心便直接跳下了比赛台轻飘飘地回了休息区,别说云彩了,就连易水寒的幽怨目光都不愿意带走。

    而轩辕天心一回到休息区,就被随云等人给团团围住了。

    烈重渊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道:“明日四十进二十,咱们是跟焚天谷打?”

    “真的不是无相殿暗箱操作吗?”随云也是一脸不相信地问道。

    轩辕天心无奈地看着他们,“明日咱们的对手的确是焚天谷,无相殿也没有在暗中动手。”

    随云嘴角一抽,目光瞥了一眼还呆滞在比赛台上的焚天谷少主,语气有些微妙地道:“这运气……”看向身边的子亦,“比你都差。”

    子亦抿了抿嘴,想笑,又忍住了。

    他们这里的一群人,除了预选队的几人,还有徐真和乐正羽以外,可都是知道轩辕天心跟焚天谷有着一些关系的,特别是随云,更知道轩辕天心跟焚天谷之间更算得上是盟友。

    却不料,今日的盟友变成了明日的对手……

    果然是世事无常啊!

    轩辕天心也不管其他人是个什么表情,低头理了理衣袖后,道:“走吧,回去了。”说着,便是转身要走。

    随云等人闻言立刻抬步跟上。

    “不去安慰安慰吗?”在要走出休息区时,随云突然问道。

    轩辕天心闻言回头看了焚天谷等人所在的方向一眼,摇头,道:“不用,此时易少主大概想一个人静静。”

    “……”随云嘴角抽了抽,但一想焚天谷跟摘星阁演了那么大一出戏才进入四十强,结果却在抽签时,抽到了他们帝都学院,易少主果然是比较想静静的吧。

    这边轩辕天心刚带着帝都学院的众人一走,焚天谷那边的人就齐齐将自家少主给围住了。

    炎峰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自家少主,想了半天,却没想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能开口喊道:“少主,咱们……”

    话未说完,被易水寒抬手制止。

    只见易水寒一言难尽地看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地道:“别跟我说话,我想静静。”

    一旁的炎莽闻言张了张嘴,可到了嘴边的话还没说出来,易水寒瞥了他一眼,又道:“别问我静静是谁!”

    炎莽立刻将嘴巴闭紧了,但目光却疑惑地看向自己二哥:少主怎么知道我想问他静静是谁的?

    炎峰眼角一抽,在心中低骂了一句:二货!

    ……

    ……

    因为轩辕天心的心里揣着事儿,所以回驿馆的一路上都相当的沉默,等她回到了驿馆,也没有跟其他人打招呼,直接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然而她在房间里找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皇明月。

    “莫非还在太上长老那里?”轩辕天心忍不住蹙眉道,侧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最后直接出了房门朝太上长老的房间走去。

    “怎么是你这个丫头?”

    太上长老听到敲门声,前来将房间门打开后,当瞧见门外站着轩辕天心后,忍不住笑问道:“比赛已经结束了?抽签时如何?明日你们的对手是谁?”

    轩辕天心瞅着太上长老的神色,见后者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先前心里压着的石头也总算是松了一些,“明日第十六个上场,至于对手……”轩辕天心冲他笑了笑,道:“是焚天谷。”

    太上长老神色一诧,显然也是明白妖王府和焚天谷的关系的,所以当听到明白的对手居然是焚天谷后,忍不住摇头失笑,“这可真不是什么好签啊。”说着让过身子,看着轩辕天心笑道:“丫头,进来吧。”

    轩辕天心闻言点头进屋,目光却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在发现皇明月并不在这里后,眉心微微一蹙。

    太上长老一转身就瞧见她这模样,立刻了然般地笑道:“老夫还以为你这丫头是来看老夫的,原来是过来寻那个臭小子的啊。”

    “才不是。”轩辕天心闻言立刻否认,“先前太上长老您突然从赛场离开,我可是担心了好久,这不刚一回来就来看您了么。”话落,见太上长老似笑非笑地瞅着她,轩辕天心嘴角微微一抽,又补充道:“嗯…顺道来找皇明月的。”

    “行了,不管是顺道找他,还是顺便瞧我,老夫的心中可清楚的很。”太上长老笑呵呵地道:“丫头坐吧。”

    等二人落了座,轩辕天心这才犹豫地看向太上长老,问道:“太上长老,我能问问您为何会中途离开吗?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太上长老一听,再次笑了,“果然还是女娃娃好,女娃娃的心思就是细腻些,即便是关心或者是好奇,都会先询问能不能问。”话落,又吐槽了一句:“不像那个臭小子,一来就跟土匪似的踹门,关心也矢口否认。”

    见轩辕天心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太上长老笑着又道:“没什么事儿,不过是找个借口离开而已。”

    “找个借口离开?”轩辕天心眨眨眼,随即笑问道:“太上长老您可不是这么任性的

    人,找个借口中途离开比赛,也不是您会做的事情。”

    太上长老闻言爽朗一笑,道:“果然是个聪明的丫头,难怪皇室里的那个老家伙将你给当成个宝贝,也难怪在那个臭小子失踪的时候,他们会放心将妖王府交给你。”

    轩辕天心看着太上长老笑笑不语。

    太上长老叹道:“臭小子以后有你在身边陪着,老夫也放心不少了。”

    “太上长老,我还等着您解答呢。”轩辕天心笑道。

    瞥了她一眼,太上长老沉默了一瞬,方才道:“不过是震慑罢了。”

    “震慑?”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一敛,太上长老继续道:“想来你也知道,这次比赛中存在猫腻,在参赛队抽签时无相殿可以暗箱操作。虽然我并不担心你们也会遭了这个道儿,但始终有些不放心后面的比赛,而且谁都知道,这大赛最后的冠军之争,是咱们帝都学院跟无相殿。”

    轩辕天心闻言沉默点头。

    太上长老接着道:“老夫跟无相殿打了太多年的交道,深知他们的阴险毒辣,哪怕有明月那个臭小子在,老夫依然是不放心你们这些小家伙。今日借故发作,不过是做个样子给无相殿的人看看,免得他们以为我帝都学院真的好欺负,在决赛当中对你们使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原来太上长老会突然中途离开比赛场是因为这个原因!

    轩辕天心会心一笑,道:“太上长老您放心,不管无相殿他们会出什么样的龌蹉手段,我都接着。”双眼一眯,小脸上出现了一抹跟她甜美长相极度不符合的冷厉,淡淡道:“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他们会用狠辣卑劣手段的,我向来信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若是在比赛当中他们对我们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那么就不要怪我以同样不光彩的手段,并十倍的还给他们了。”

    闻言,太上长老诧异地看着她。

    轩辕天心却淡淡笑道:“我并不介意在比赛当中失手错杀!”

    “小丫头,好重的杀心。”太上长老在听到轩辕天心的话后惊了惊,不过随即又笑道:“你这个性子倒是跟臭小子挺像的,也难怪你会降服住他。”

    对于太上长老的打趣,轩辕天心只是笑了笑,垂眸道:“比起他们对轩辕家的所作所为,我这点儿杀心可算不得什么。”

    太上长老闻言眉峰一敛,看着轩辕天心脸上的冷意,慎重问道:“丫头,你老实告诉我,那晚明月小子受伤,你们究竟发现了什么?”

    那晚的事情太上长老知道的并不多,而皇明月也没有跟他多说什么,他只知道那晚春笙突然跑来找他,说臭小子受了重伤,并在赶去的路上,将臭小子的打算和算计说给自己听了一遍,但他却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太上长老问来,轩辕天心也没有太过隐瞒,简言意骇地道:“不过是发生了当年那个空阙还活着,且还是无相殿背后真正的殿主。”

    太上长老神色一沉,轩辕天心继续道:“皇明月更是听到那人亲口承认,二代神女的陨落是跟他有关,而二代神女的遗体,也是被他给偷走的。”

    “什么?”太上长老闻言一惊,猛地起身看着轩辕天心,“二代神女的遗体果然在他们手中?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因爱生恨,所以害得神女陨落。”轩辕天心冷声道:“而偷了神女遗体,却是想要将神女复活。”

    太上长老倒抽一口凉气,“复活已死之人,这怎么可能办到?”

    “那空阙本来就不是普通人,而且复活已死之人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轩辕天心垂眸道,别说空阙可能是灵山上的某位,即便是他们轩辕家,都同样有手段令已死之人还阳。

    太上长老一脸震惊地又坐了回去,在沉默半晌之后,方才道:“他们想令神女复活这事儿,只怕并不简单吧。”

    轩辕天心抬眸看向太上长老,后者却再次道:“你说那个空阙对神女有爱,老夫相信,但他想要复活神女的想法,却并不只是单纯想要神女活过来。”

    轩辕天心闻言沉默,其实太上长老不说,她同样也明白。

    “神女在我们西大陆,或者说是整个东西大陆来说,都是绝对的神祇。”太上长老揉了揉眉心,道:“若神女复活,却站在了无相殿的身边,只怕无相殿的声望会超过大陆上的所有人,甚至是皇室。掌控住神女,便拥有了绝对的发言权,哪怕无相殿随便说一句话,他们都可以说是代天发言,届时只要随意找个理由,他们便可以轻轻松松废掉皇室。”

    “一旦皇室被废,西大陆便会彻底成为无相殿的囊中之物了啊。”

    见太上长老一脸的担忧之色,轩辕天心在沉默半晌之后,开口道:“太上长老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太上长老无奈叹气,“丫头,你跟明月小子的天赋都是绝好的,但你们还太年轻,而无相殿也不会给你们太多的时间成长起来。”说着,眼中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沉声道:“若有一日真的发生了这样的巨变,即便是拼掉整个帝都学院,老夫也会护住你们二人周全,只要你们二人还活着,那么西大陆才会有一线生机。”

    轩辕天心眸光一震,拼掉整个帝都学院?那可是要毁了帝都学院两千多年的传承啊!

    似知道轩辕天心在想什么般,太上长老无奈笑道:“学院的存在虽然说是为了教导更多的年轻强者出现,但宗旨也不过是为了西大陆上的和平,倘若西大陆落在了无相殿的手中,我并不觉得他们有那个能力能够治理好西大陆。”说着,似欣慰般地看着轩辕天心,继续道:“即便学院毁了,但却毁不了我们帝都学院的精神火种,只要你们活着,帝都学院的那些学生们还活着,总有一日你们会再次建立起帝都学院来。”

    “太上长老。”轩辕天心皱眉,虽然心中感动,但她却并不喜欢听见学院被毁这种假设,“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帝都学院还有皇室都会好好的,西大陆也同样会好好的。”

    太上长老闻言呵呵一笑,权当轩辕天心是在安慰自己,目光有些惆怅地看向窗外,无奈叹道:“已经一千多年过去了,若是新的神女能够降临在咱们西大陆,那么一切便可以迎刃而解了。”

    新的神女……

    轩辕天心眸光动了动,看着太上长老惆怅的神色,张了张嘴似想要说

    什么,但她却在开口的瞬间又忍住了。

    她还不能说!

    以她现在的实力,她还不能说,否则说了只会给太上长老增加更多的烦恼,甚至到了最后,或许真的会为了保护自己,而令得帝都学院毁于一旦。

    不仅是帝都学院,还有皇室!

    若天老知晓了她的身份,只怕也会拼了皇室的一切而保护自己,所以在她还未真正强大起来之前,她还不能说!

    她既然受天命来了这里,为的可不是要他们拼尽所有来保护自己,而是自己用尽一切去保护他们,保护这片大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