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91:不欢而散(二更)

正文 291:不欢而散(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噗嗤!

    原本趴在轩辕天心腿上睡觉的妖王殿下突然笑了起来,令得轩辕天心还有其他人都忍不住奇怪地看向了他。

    “哈哈哈!”妖王殿下乐不可支,一边笑着一边从轩辕天心的腿上爬了起来。

    “你笑什么?”

    瞧着突然发神经病的妖王殿下,轩辕天心忍不住皱眉问道。

    皇明月一边揉着腮帮子,一边笑得停不下来地道:“罗刹门要倒霉了。”

    “嗯?”轩辕天心闻言眉峰一挑,而身边其他人也是被惊了惊。

    罗刹门要倒霉了?这话从何说起?

    不过还是轩辕天心了解妖王殿下,立刻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问道:“你可是知道了些什么?刚刚你不是在睡觉?”

    妖王殿下分外妖娆的一笑,冲着轩辕天心眨眨眼,道:“爷闲来无事,所以就神识外放去听了一个墙角。”

    “听墙角?”乐正羽立刻来了精神,似乎对听墙角这种事情十分的感兴趣,立刻问道:“殿下,你听到了什么?”

    随云和子亦二人却是将目光投向了远处其他参赛队的休息区,一脸的若有所思。

    妖王殿下却笑眯了眼,道:“听到焚天谷跟摘星阁联手了。”

    众人:“……”

    妖王殿下继续道:“不仅联手了,罗刹门往后的日子只怕不好过,若是无相殿不出手帮他们,只怕北域中的三大巨头会只剩下两个!”

    众人闻言一惊,这是什么意思?莫非焚天谷和摘星阁准备联手要除掉罗刹门了?

    似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般,妖王殿下笑眯眯地点头,道:“你们猜得不错,估摸罗刹门自然也想不到他们跟着无相殿算计焚天谷和摘星阁不成,居然会引来灭门之祸。”话落,又笑道:“这焚天谷跟摘星阁果然是个狠角色,不过还真对了爷的口。”

    “那待会儿焚天谷和摘星阁的比赛?”徐真忍不住问道。

    妖王殿下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道:“自己看呗,马上就该他们上场了啊。”

    自己看?

    徐真嘴角一抽,心道不带殿下你这样吊胃口的啊!

    虽然好奇焚天谷和摘星阁待会儿会如何比赛,但徐真还是忍住了,自己看就自己看吧。

    然而等焚天谷和摘星阁真的上场比赛后,这回不仅是妖王殿下笑了,帝都学院的一众人都忍不住想笑啊!

    焚天谷和摘星阁真的是来比赛的吗?

    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客气的比赛啊!

    在焚天谷和摘星阁的参赛队员们进入场中备战席时,所有人还能感觉到双方队员们之间浓郁的火药味,可是等到他们一上场比赛后,观众们皆是目瞪口呆。

    说他们客气简直是太好听了,他们根本就是来搞笑的吧!

    只见一对一个人赛中,焚天谷和摘星阁的两名队员在双方互通姓名之后,便开始站在比赛台上拉起了家常,这边裁判栾谦都已经喊了开始了,那二人还一副没聊够的模样。

    等到二人一动手,众人再次绝倒。

    两个比赛的人,一边打一边又聊了起来。

    焚天谷弟子挥出一拳,摘星阁弟子立刻轻松接住,接住了不说,还朝焚天谷弟子笑了笑,并说了一句好厉害的拳法。

    外面观众席上的观众们也是听不到二人的对话,所以还没什么,但关键是比赛台上还有个裁判栾谦啊,栾谦一听到摘星阁弟子的话后,就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目光诡异地看着摘星阁的那名弟子,若他不是裁判的话,真想开口喷他一句。

    厉害?厉害个毛线啊!人家明明就是轻飘飘的一拳,别说战气了,连力道都是减了大半!

    更绝的是,当摘星阁弟子还手的时候,也是轻飘飘的一掌拍了过去,拍出去后还不忘提醒对手,“小心啊兄弟,我这一掌可是摘星阁的绝学摘星手!”

    焚天谷那名弟子闻言立刻惊讶地点了点头,然后慢吞吞地躲开了这一掌,嘴上还在道:“不愧是摘星阁的绝学,光是看这一掌的气势,就令人感到心惧。”

    那摘星阁的弟子哈哈一笑,连忙道:“焚天谷的兄弟真是太会说话了。”

    二人又开始拉起了家常。

    栾谦:“……”

    看着二人在台上你推我一下,我拍你一掌,此时此刻栾谦的心理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狗屁的摘星手,真当他眼瞎呢?摘星阁的绝学是这样的?你这分明就是随随便便的一掌,还没有用力!

    狗屁的令人感到心惧!就那么轻飘飘的一掌,连个蚂蚁都拍不死,你居然还感到心惧,你那心脏是冰块做的,一敲就碎?

    就在栾谦黑着脸准备警告二人认真比赛时,哪知摘星阁的那名弟子突然啊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倒飞出去,人还在半空,就开始大喊:“好厉害的一掌,难道这就是焚天谷的焚天掌?”

    嘭的一声砸落在地,摘星阁弟子一脸痛苦的捂着肚子,道:“不愧是焚天谷,在下不敌,认输了。”

    栾谦:“……”

    尼玛这两个家伙绝壁是来搞笑的!

    焚天谷那家伙的一掌都还没有拍到人,摘星阁的弟子就自己倒飞了出去,就算是要装输,也应该要敬业一点儿啊。

    栾谦看着摘星阁的弟子十分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那模样就跟受了重伤似的,连吐槽的心思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

    帝都学院休息区内,传来了妖王殿下放肆而夸张的大笑声,显然这位殿下是被焚天谷和摘星阁的人给逗乐了,丝毫不在意四周看向自己的目光,妖王殿下笑得就差没有在地上打滚了。

    “爷第一次发现原来焚天谷和摘星阁的人也有着搞笑天赋啊!”妖王殿下笑趴在轩辕天心的腿上,乐不可支地道:“特别是摘星阁的那东西,妞…快扶爷一把,爷没力气了。”

    轩辕天心也是一副快要笑抽的模样,目光微妙地看了一眼场内备战席中,向他们这边看来的易水寒,然后一把将妖王殿下给扶了起来。

    而收到轩辕天心那微妙的一眼的易水寒,嘴角微微抽了抽,当先前比赛的那名弟子回来后,似不想再看他一眼般,直接侧过头,对着身后另一名弟子道:“该你上去了。”

    那弟子嘴角抽搐,一脸的不情愿,“少

    主,待会儿我也要这样吗?”

    易水寒给了他一个你觉得呢的眼神儿,那名弟子立刻秒懂,然后一脸怨念地出了备战席。

    一对一个人赛第二局,果不其然,又出现了先前那一场的搞笑一幕。

    最高看台上,天老一脸忍俊不禁地瞧着下面的比赛,奇怪地道:“焚天谷和摘星阁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元烬眸光闪了闪,笑容得体地道:“同为北域中的人,关系好点儿也是正常。”

    天老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是吗?”心中却在道:真当他是傻子啊!虽然焚天谷跟摘星阁同为北域中的人,可双方却是敌对关系,如今比赛上这两方居然没有拼得你死我活也就算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摘星阁是在变相认输啊。

    不过元烬面色淡定,根本就瞧不出他的心中所想,天老在眯了眯眼后,再次将目光落到了比赛场中。

    倒是太上长老突然呵呵一笑,看着元烬道:“这次北域当中的三大巨头都来了,不曾想他们都在比赛中有所表现呢。”

    元烬闻言眸光一动,而坐在他一旁的百里苍何却是突然侧头看向笑呵呵的太上长老,直接问道:“清绝,你想要说什么?”

    太上长老垂眸一笑,淡淡道:“我什么也不想说,只不过是觉得有意思罢了。”

    百里苍何敛了眉眼,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太上长老。

    天老眼中精光一闪,似从太上长老的话中听出了些什么,目光看着元烬和百里苍何,突然笑道:“的确表现突出,焚天谷和摘星阁就不必说了,这两家只怕就是来玩的,但罗刹门跟你们的那场比赛,却是有些看头。”话音一转,又道:“老夫还不知道,罗刹门的实力居然这般好,个人赛中居然可以连赢你们三场。”

    元烬呵呵一笑,看着天老道:“这应该就叫做人外有人吧,我无相殿可不是什么无敌的存在,这次让那些小家伙们来参加比赛,为的也是锻炼他们,罗刹门在北域成名已久,门中弟子更是惊才绝艳,打赢我们那些小家伙也不稀奇。”

    天老闻言怪笑一声,对于元烬这话却并不再准备说什么。

    “要说无敌,谁比得过帝都学院的精英们。”似乎被太上长老的淡漠态度给气得不轻,百里苍何说出来的话就尖锐了不少,“帝都学院的参赛队当中,有着妖王殿下和妖王妃不说,还有着兰因院长的大弟子。真要说无敌的话,也不是我们无相殿,而是帝都学院。本殿看这次的大赛,还不如说是帝都学院的专场,我们这些来参赛的队伍,充其量就是个衬托罢了。”

    百里苍何这话就有些用心恶毒了,他这话若是传出去,只怕这次前来参加大赛的队伍们都会将帝都学院的参赛队当作眼中钉了。

    太上长老闻言脸上神色一冷,也不看百里苍何,只是冷声道:“如此张狂的话,副殿主还是慎言的好,我帝都学院向来都是觉得比赛第二,教导学生为第一,倘若副殿主当真觉得我帝都学院的孩子们压了你们所有人一头,我们帝都学院大可以退赛。”

    这还是第一次见太上长老在其他人的面前发怒冷了脸,别说元烬惊了惊,就连百里苍何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前者。

    太上长老脸上的冷意不变,继续道:“若觉得我们帝都学院的孩子们碍了你们谁的眼,我们大可以将位置让出来,只不过历届大陆院校争霸赛比得就是一个公平公正,我帝都学院可以将冠军之位让出,但想要代替我们取得大赛冠军,老夫也希望是用得堂堂正正的手段。若谁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龌蹉手段,别说这里数百万的观众不答应,老夫第一个就不会同意!”

    这番话,太上长老可是说得一点儿都不客气,打的也不仅是百里苍何一个人的脸,而是顺道将整个无相殿的脸都给打了。

    元烬神色一变,估摸是没想到太上长老居然真的发怒了。

    而百里苍何却在一瞬间的错愕之后,脸上起了怒意,瞪着太上长老就怒道:“玉清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那便是什么意思吧。”太上长老突然起身,并不看一脸怒容的百里苍何,而是对着兰因道:“老夫身体不适,就先回驿馆了,后面的事儿便交给院长吧。”

    兰因闻言点头,“太上长老既然觉得身体不适,那就先回去吧。”

    太上长老在兰因话落之后,看都没看百里苍何和元烬二人一眼,只是跟天老点了点头后,便直接转身下了最高看台。

    “玉清绝!”百里苍何起身想要追上去,然而他还没抬步,元烬已经沉着一张脸喝道:“副殿主,如今还在比赛当中。”

    百里苍何身形一顿,回头看向元烬。

    “还不坐下。”元烬沉着脸,提醒道:“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此话一出,只见百里苍何原本满脸的怒容一滞,紧接着脸色瞬间苍白,最后似无力般地又坐了回去。

    身份…身份……

    又是这个身份!

    若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他跟清绝还能跟以前一样!

    见百里苍何虽然安静了下来,但神色似乎有些没对,元烬眉心皱了皱,原本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碍于这里还有着兰因跟天老二人,他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但太上长老这么一走,最高台上的几人似乎都没了心思再观看比赛。

    元烬在想了想后,还是向兰因开了口,“兰因院长,太上长老他……”

    似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般,兰因垂眸淡淡一笑,道:“殿主无需担心,太上长老也不过一时生气罢了,等明日比赛时,定然会来的。”

    听了这话,元烬这才似放心般的点了点头。

    要知道他们这最高看台上一直都是所有人关注的目标,今日太上长老这么突然一走,或许还能圆说过去,可若是明日的比赛,太上长老也不出现的话,只怕就会让人起疑了。

    无相殿作为这次大赛的举办方,在比赛期间居然跟帝都学院的太上长老有了不愉快,这消息若是传了出去,对他们无相殿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最高看台上再次安静了下来,天老却是因为看了一出好戏,心情十分的愉悦,但他那个愉悦模样,着实刺痛了元烬的眼。

    但如今太上长老已经被气得半途提起离开了,万一他说了什么后,这

    位皇室守护者也借题发挥跟着中途离开,那就好玩了。

    所以即便天老在一旁笑得十分碍眼,元烬都是忍了下来。

    而因为太上长老和百里苍何的那一闹,下面比赛场中,焚天谷和摘星阁的比赛也已经结束了,最后果然是焚天谷赢了比赛,在四周观众们的唏嘘声中挺进了四十强不说,且所有参赛队员都毫发无伤。

    帝都学院休息区内

    烈重渊等人还在笑刚刚结束的那场比赛,乐正羽已经笑得倒在了徐真的身上,还停不下来。

    这时,皇明月却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拉过轩辕天心,道:“走,跟爷回去。”

    轩辕天心被她拉了个措手不及,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问道:“回去干什么?待会儿比赛结束后还有抽签仪式呢。”

    妖王殿下闻言皱眉,一脸的为难之色。

    轩辕天心瞧着他的样子,可不像是突发神经病,忍不住问道:“可是出什么事儿了?”

    皇明月脸色难看地看了一眼最高台,道:“你没发现老家伙已经不在上面了吗?”

    轩辕天心闻言一惊,立刻抬头看向最高台,然后她神色诧异,果然没有看见太上长老,“太上长老人呢?”

    妖王殿下臭着脸地道:“走了,爷一个没注意到,就发现他不在了。”

    “怎么会走的?”轩辕天心一脸的奇怪。

    而随云和子亦在瞧见二人突然站了起来,也是立刻过来问道:“怎么了?”

    轩辕天心指了指最高看台,道:“太上长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离开了。”又指了指身边的皇明月,道:“这家伙想要回驿馆去看看。”

    随云和子亦闻言后也是一惊,当二人发现太上长老果然没在了后,立刻皱眉道:“莫非出了什么事儿?”

    “爷怎么知道。”妖王殿下臭着脸,道“所以才想要回去看看。”

    “可是待会儿大赛后的抽签?”随云皱眉。

    子亦立刻道:“不如抽签还是我去吧。”看向皇明月和轩辕天心,道:“你们二人就回去看看。”

    妖王殿下不耐地啧了一声,然后一脸不舍的松开了轩辕天心的手,道:“算了,爷一个人回去,待会儿抽签交给你。”看着轩辕天心,道:“老家伙突然离开,估摸是出了什么事儿,为了以往万一,抽签还是你去,省得这个蠢东西上去被人给坑了也不知道。”别看妖王殿下整日里很是不正经,又经常发神经病,但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知道事情轻重的。

    而被妖王殿下称为蠢东西的子亦闻言嘴角抽了抽,不过终究是忍住了,什么也没说。

    轩辕天心点了点头,“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你尽快回驿馆去看看太上长老。”话落,又补充一句,“路上小心点儿。”

    “爷知道。”妖王殿下朝轩辕天心摆了摆手后,转身走了。

    皇明月一走,轩辕天心就脸色凝重了起来,因为太上长老的突然离开,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轩辕天心的心中开始出现了紧张和担忧。

    似乎瞧出了她的紧张担忧,随云开口安抚道:“别担心,既然殿下回去了,就定然不会出什么事儿的,更何况虽然太上长老离开了,兰因院长却还留在这里,倘若当真有事儿,院长又岂会还坐在那里。”

    被随云这么一提醒,轩辕天心才后知后觉想起来。

    对啊,老师都还坐在上面呢,倘若太上长老真的有什么事儿,老师也绝对不会还坐在那里。

    神色渐渐松了下来,轩辕天心点头一笑,道:“随云哥哥你说的对。”

    随云含笑拍了拍她的头,道:“先看比赛吧,待会儿等比赛结束后,还要你上去抽签呢。”

    “是啊小五。”一旁子亦也是含笑附和道:“如今这个抽签,除了你跟殿下二人,我们谁上去抽都是不放心。上午那会儿当听见你下午有事不会来的时候,师兄我可是在心里捏了一大把汗呢,就怕我去抽签时抽到什么不好的签,又或者被人给神不知鬼不觉的坑了一把。”

    “你们倒是不怕我也抽到什么不好的签啊。”轩辕天心笑道。

    “不怕。”子亦摇头,随云笑着道:“小五的人品一向很好,所以运气也不会差。”

    轩辕天心想了想,道:“那就借你们吉言吧。”

    话落,三人对视一眼,跟着再次笑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