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89:怎么是他们

正文 289:怎么是他们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

    女子翩然地离开了广场,明明走得不快,可她不过才走了几步而已,人却已经成了一个小小的背影,直到几个呼吸间后,便再也看不见了,徒留下一脸惊骇呆滞的小佣兵,傻傻的看着女子早已消失的方向,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往日人来人往的城门口在这几日显得格外冷清,但守城士兵们依然站在城门两旁,并没有任何的松懈。可尽管这些守城士兵再如何的认真严谨,却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头戴纱帽的女子从他们的眼前大摇大摆的走过。

    或者不应该说是没有人注意到,而是他们看不见,就如同他们的眼睛被什么奇怪的力量给遮挡了般,又或者说女子身形被什么奇怪的力量给屏蔽了。

    反正当那名女子已经出了城门好远,那些守城士兵们皆是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官道上,女子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正巧此时一阵微风拂过,将挡在她脸前的轻纱轻轻吹动,轻纱晃动间,隐约可以看见女子娇艳的脸庞,以及那一双如同琥珀般的暗金双眸。

    “好久都没有出来走动了,这外面的变化可真大,道峰岭的方向…应该是在那边吧?”此时女子正站在官道的一个分岔口上,并一脸疑惑地看向左前方。

    迟疑半晌,抬步朝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咬牙切齿地抱怨道:“都是那个轩辕家的臭丫头,也不知道她将我的翎羽给放在了什么地方,我居然感觉不到翎羽的气息!若不是我还记得她提过那什么帝都学院,如今还不知道要去哪里寻她!”

    女子愤愤的再嘀咕了几句,然后化作一道红芒直直掠向远方。

    …。

    …。

    “阿嚏——!”

    刚刚才修炼状态中退出来的轩辕天心忽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修炼完了?”

    “感冒了?”

    皇明月和随云二人同时看向轩辕天心问道。

    轩辕天心冲前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修炼结束了,转而看向随云,笑道:“不是感冒,我觉得应该是有人在偷偷骂我。”

    随云无奈地看着她,皇明月却嗤了一声,道:“谁给骂你,爷立刻剁了他。”

    轩辕天心给了妖王殿下一个白眼,问道:“比赛如何了?”

    随云笑了笑,道:“兰泽学院的比赛刚刚结束。”又补充道:“结果毫无悬念,隐藏在兰泽学院当中的无极宗弟子并没有出手。”

    轩辕天心没有觉得意外的点点头,又问道:“那无相殿呢?”

    随云抬手指了指场中那块巨大的光幕,道:“还有两场后便是轮到无相殿了。”

    轩辕天心目光看向光幕,当瞧见无相殿的名字后,双眸眯了眯,然后视线一滑,转向了旁边,“这次无相殿的对手是……”目光一顿,似瞧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分,“罗刹门?!”

    轩辕天心的惊讶引起了子亦和其他人的注意,见一副跟吃那啥的表情瞪着巨大光幕之上,在结合她刚刚那句话,子亦便忍不住问道:“小五怎么了?可是这罗刹门有什么问题吗?”

    “呵呵。”轩辕天心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回答子亦的这个问题了,只呵呵冷笑了一声,道:“无相殿可真会抽签呢,居然抽到的对手是罗刹门!”

    其他人一头雾水,烈重渊性子较急,立刻探过身子过来,问道:“罗刹门怎么了?你倒是先说说啊。”

    唯有知情的皇明月和随云二人显得十分淡定。

    轩辕天心撇了撇嘴,道:“罗刹门是北域三大势力之一,不过暗地里却是无相殿的一条狗!”一副天塌脸的看着他们,问道:“所以,你们觉得当罗刹门跟无相殿在比赛中对上后,他们究竟是打呢?还是不打呢?”

    其他人:“……”好嘛,他们这回算是听懂了,感情又是一场有猫腻的比赛啊。

    哪知这边众人正无语时,妖王殿下却笑吟吟地道:“妞,你再往下看看,后面的那些跟着要上场比赛的队伍里面还有意外惊喜哦。”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立刻再次将目光看向光幕之中,然后视线不断下移,最后……

    “我擦——!怎么是他们?”轩辕天心爆了粗口,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她在一连串的参赛队名字当中又找到了两个十分熟悉的名字。

    “摘星阁对战焚天谷?!”轩辕天心一脸不知道说什么的表情,半晌才道:“无相殿这是要搞事情啊,罗刹门便不说了,本来就是他们的一条走狗。但摘星阁和焚天谷可是北域三大势力当中的其中两个啊,这样一来的话,岂不是北域三大势力全部来齐了?”

    “难得一场盛事,又特许宗门势力参加,北域当中的三大巨头来参加比赛也说得过去。”随云道:“但偏偏摘星阁跟焚天谷给对上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这些宗门跑来参赛,为的也不过是名声。”燕君折突然若有所思地道:“北域的三大势力都跑来参加比赛了,自然也是为了他们的名声和威望。再加上罗刹门是无相殿的人,那么摘星阁跟焚天谷会对上的原因就很好猜了。”

    徐真作为徐家的少主自然也不蠢,在听了燕君折的话后,皱眉道:“你的意思是…无相殿有意扶持罗刹门在北域当中做大,故意借这次比赛打压摘星阁和焚天谷?”

    燕君折点头,分析道:“你们想啊,若罗刹门跟无相殿对上,然后在一对一比赛上赢无相殿两三场,即便后面他们最终输了比赛,别人也只会说是无相殿的实力太强。而罗刹门输了比赛不仅不会丢了面子,还会因为他们在比赛中曾打赢了无相殿的几场后,反而会提高他们的声望。至于摘星阁和焚天谷,这两个势力之间的关系应该并不和谐吧?一旦他们双方在比赛场中对上后,一定会拼红了眼,不管是他们谁赢了,取得的声望都没有罗刹门高,甚至他们双方在比赛上还会拼的两败俱伤,还非常有可能让得原本就不和谐的关系变得更加不和谐,以至等大赛结束后,摘星阁和焚天谷两方人马返回北域,他们心中多多少少都会对对方留下恼恨之意,若是在经过有心人的挑拨,当新仇记恨加在了一起,摘星阁和焚天谷定然会开战。”

    说到这里,燕君折看向众人,问道:“若摘星阁和焚天谷开战了,那么最后得利会是谁?”

    “是罗刹门!”乐正羽立刻道。

    “不。”哪知燕君折却摇了摇头,道:“最后得利的是无相殿。先前队长不是说了嘛,罗刹门是无相殿的一条狗,那么不管罗刹门如何得利,其实受益的还是无相殿。至于受益的是什么……”燕君折双眸微眯,沉声道:“当摘星阁和焚天谷开战,两方实力都相差无几,最后一定是拼的两败俱伤,甚至还可能让他们双方元气大伤。届时,罗刹门突然对他们发难,其结果便是摘星阁和焚天谷没落,整个北域成为罗刹门的地盘,或者也可以说整个北域落入了无相殿的手中。”

    “无相殿的那群家伙可真阴险!”烈重渊闻言忍不住道:“若不是君折你这么给咱们分析出来,只怕老子都还看不出无相殿的真正用意,一场比赛而已,其中居然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

    皇明月倒是仔细地看了燕君折一眼,然后难得正经地道:“等你从学院毕业后,有没有兴趣入朝?”

    燕君折闻言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这位妖王殿下居然如此干脆开始招揽自己,等反应过来后,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殿下,我对入朝为官可没有什么兴趣。”

    被燕君折拒绝后,妖王殿下也不放弃,十分诚恳的道:“你的这个脑子不入朝的话,着实是浪费。如今朝堂中的那些老东西都太迂腐了,需要一些新鲜的血液注入,才能令朝堂上的风气和行事手段焕然一新,而且皇倾澜那个蠢东西的身边也需要你这样的人存在。”

    妖王殿下难得对轩辕天心以外的人说这么多的话,且还是如此认真的语气,显然他是真的动了要招揽燕君折的心思。

    不过燕君折本人似乎是真的不想入朝为官,当即笑道:“有殿下在陛下的身边,哪里还用得着我。”

    妖王殿下撇嘴,嘀咕:“爷又不会看着那个蠢东西一辈子。”

    估摸见妖王殿下还没有打消招揽自己的心思,燕君折也是笑了笑不说话了。

    其他人被如此难得正在的殿下给弄得都有些惊讶,只有轩辕天心似乎没有关注二人,在沉默了一瞬之后,问道:“焚天谷此时来的是谁?为何我都不知道他们也来了无相城?”

    随云虽然也是有些好笑的看着妖王殿下和燕君折二人,但一听见轩辕天心的话后,便立刻看向了轩辕天心,道:“焚天谷似乎并没有住在驿馆中,况且你经常缺席不在,又如何会知道他们来没来无相城。”

    轩辕天心闻言一噎,小脸有些窘迫,这么听起来…似乎她这个队长做的十分不称职呢。

    随云一瞧轩辕天心脸上的窘迫之色,立刻笑着继续道:“焚天谷此次带队的人是焚天谷的少主,身边还跟来了炎家三兄弟。”

    “易水寒吗?”轩辕天心挑眉。

    “怎么?”妖王殿下看着她阴测测地问道:“你对他也感兴趣了?”

    “别闹!”一巴掌拍在妖王殿下的脸上,轩辕天心瞪着他道:“我不过是在想事情而已。”

    “想什么?”妖王殿下却不依不饶,如同一个被打翻了醋坛子的妒夫般,他大爷的最讨厌的就是从这个女人嘴里听到除他以外的男人的名字!

    轩辕天心倒没有在意妖王殿下那一脸的醋意,只是老实地道:“在想这次焚天谷带队而来的人既然是易水寒,那么无相殿的算盘或许会落空,我不认为易水寒在瞧见他们焚天谷跟摘星阁对上后,他会瞧不出问题来。”

    “你倒是挺了解他的。”妖王殿下不高兴了,酸溜溜地道。

    这回轩辕天心是听出来他酸溜溜的语气了,忍不住侧头看向他,见妖王殿下不仅是语气酸溜溜的,连盯着自己的目光都是酸溜溜的,忍不住扶额道:“你瞎说什么呢!”

    “爷听说在爷不在的那段时日,姓易的那个东西曾经来过帝都,不仅来过帝都,还去过王府。”妖王殿下表情有些发黑,“你去焚天谷时,那东西也在焚天谷吧?”

    瞥了一眼越说越离谱的妖王殿下,轩辕天心在忍了又忍后,终于忍无可忍地怒道:“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儿,真以为我是什么香饽饽,人见人爱呢?”

    结果……

    妖王殿下居然还真的点了点头,并一脸理所当然地道:“当然!爷就是这么觉得的。”

    轩辕天心:“……”虽然被这东西给气得不轻,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她听到他的那句‘当然’之后,轩辕天心表示自己的心中还是觉得十分受用的。

    至于二人身边的其他人,也被妖王殿下这突如其来喂来的一盆狗粮差点给噎死。

    随云一脸黑线的看着趁机表白的妖王殿下,虽然他的心中也是觉得自家小五是个人见人爱的香饽饽,但如今这并不是重点才对吧?!

    还有…殿下你那手是准备要干什么?!

    随云目光死死盯着妖王殿下不动声色搂住轩辕天心的手,当即黑着脸打断道:“即便焚天谷少主看出了无相殿的用意,也不想无相殿的盘算如愿,但关键还要看摘星阁会怎么做。若摘星阁在比赛中紧咬焚天谷不放,焚天谷也只能被迫应战。”

    “的确光是焚天谷一方还不行。”轩辕天心闻言一笑,并看向随云,当瞧见随云脸色有些发黑后,轩辕天心神色诧了诧,但很快又说回到正题上,“但摘星阁的人也并不傻,此次无相殿将摘星阁和焚天谷都给算计了,那么他们双方就有着共同的敌人。相信只要易水寒在比赛开始之前找到摘星阁这次的主事者,此次摘星阁和焚天谷定然会摒弃前嫌联手的,哪怕他们不会跟无相殿正面为敌,但这一次也定然会让无相殿的打算落空。”

    “可惜的是……”燕君折突然道:“就算焚天谷和摘星阁这次联手,跟无相殿比起来还是棋差一招。”

    还是棋差一招?!

    烈重渊和乐正羽一脸不解的看着燕君折,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会棋差一招。

    而轩辕天心却是点了点头,垂眸道:“的确是差了一招!”

    因为此次焚天谷和摘星阁会跑来参加大赛,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给自家宗门的声望发扬光大,然而尽管他们识破了无相殿的盘算,并没有按照无相殿的套路去走,但跟他们同为北域三大巨头的罗刹门却在比赛中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声望。

    所以不管怎么算,无相殿和罗刹门都不亏,而焚天谷和摘星阁不是棋差一招又是什么?!

    休息区内的众人一度沉默,轩辕天心却笑了笑,继续道:“先看比赛吧

    ,北域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北域中人去解决,只要我们知道无相殿不会那么容易将北域握在手中就够了,虽说是棋差一招,但无相殿这次的针对却给了焚天谷和摘星阁一个警惕,相信未来罗刹门在北域的日子也不会太安逸了。”

    “说得也是。”燕君折跟着一笑,道:“白白被算计了一把,虽然没有算计成功,但焚天谷和摘星阁却不是什么软柿子,无相殿针对他们的用意,只怕他们也十分清楚。想要罗刹门受益,焚天谷和摘星阁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应该会狠狠找一找罗刹门的麻烦的。”

    “而且……”随云也是笑着补充道:“就算都心里明白罗刹门是无相殿的人,但北域中的事情,无相殿也不能将手伸去太长,所以日后罗刹门应该会头疼一段日子了。”

    “听你们这么一说……”乐正羽一脸疑惑不解地道:“我怎么感觉罗刹门明面上看起来是受益了,但实际上他们却是背锅的?”

    轩辕天心几人闻言挑眉,乐正羽继续道:“你们看,罗刹门即便在比赛上得了一些好处,也只是涨涨声望,但那些其实也都是虚的,并不实际。若是无相殿的算计成功了还好,罗刹门还真有可能成为北域当中唯一的一个巨头,可若是算计不成功,那他们罗刹门就成了焚天谷和摘星楼的集火地了啊。”说着,一抓脑袋,奇怪地看着轩辕天心等人,迟疑地道:“罗刹门的门主是个傻子吗?这么冒险的事情也同意?成功了,最后得益的其实是无相殿,不成功,倒霉的却是罗刹门,这罗刹门的门主会同意干这么冒险的事情,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烈重渊也是一脸认同般地点了点头,道:“而且,我还觉得无相殿真是不怎么地道了,坑得一手好队友。”

    “队友?”妖王殿下却是突然嗤了一声,神情似笑非笑地看着烈重渊和乐正羽二人,“你们真以为无相殿将罗刹门当做是队友啊?充其量就是一颗棋子而已。能用的时候就用一用,不能用的时候就丢掉。”话落,嘲讽般地哼了哼,道:“而且,就算无相殿的算计成功了,焚天谷跟摘星阁斗得你死我活,你信不信等焚天谷和摘星阁一倒,跟着倒的就是罗刹门。”

    妖王殿下目光悠悠地瞥了一眼那最高看台之上,然后笑得嘲讽地道:“无相殿的那些东西,从来都不需要什么明面上的棋子,他们若想要北域,那就会将北域整个儿的拽在自己的手里。届时北域的三大巨头倒了两个,然后再将北域中的势力来个大清洗,罗刹门?哈……北域势力要重新洗牌,首当其冲便是拿罗刹门开刀。三大巨头都倒了两个了,还留下一个干嘛使?碍自己的眼不成?!”

    乐正羽和烈重渊:“……”

    见二人不说话了,妖王殿下方才又瞥了他们二人一眼,装模作样地叹道:“你们还是太天真了。”

    乐正羽和烈重渊二人闻言嘴角齐齐一抽,不是他们太天真了,而是他们压根就想不到无相殿居然这么阴险这么狠。

    可话又说回来,烈重渊好奇地看着妖王殿下,问道:“殿下又如何知道无相殿会这么做呢?”

    妖王殿下睨了他一眼,冷笑道:“因为若换作是爷的话,爷也会这么干!”

    烈重渊:“……”原来不仅是无相殿阴险狠毒,原来殿下也不遑多让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