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84:妖王殿下巨冤

正文 284:妖王殿下巨冤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阿嚏!”

    轩辕天心刚刚走出驿馆大门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一边抬手揉了揉鼻子,一边回眸看了驿馆一眼,然后带着愉悦的笑意,抬步离开。

    肯定是妖王殿下在骂人呢!

    大街上的叫卖声络绎不绝,似乎那些商贩们也是知道比赛结束了,之前还冷冷清清的大街上,那些小摊位纷纷如雨后春笋似的冒了出来。

    瞧着这满大街各种各样的小摊位,轩辕天心就跟看花了眼般,在每一个摊位前流连忘返。

    “你不是要去接人吗?将那个臭东西戏耍了一番,结果跑出来就干这个?”

    就在轩辕天心准备抬脚去到下一个摊位前时,意识海中说要睡觉的大圣却不知道怎么又醒了过来,而且听他话中的意思,显然刚刚在驿馆中发生的事情,被他偷偷的看了全程。

    轩辕天心闻言嘴角一抽,虽然觉得被大圣看了个全程表演有些不好意思,但她依然努力保持面色镇定地道:“这里是角斗场回驿馆的必经之路,我在这里等红莲也一样。”

    “你该不会是为了玩吧?”大圣狐疑地道。

    轩辕天心立刻正色道:“怎么可能!只不过突然想起要买些东西?”

    “买什么东西?”大圣继续狐疑地询问,显然有些不相信她的说辞。

    哪知轩辕天心眸色一沉,道:“买一些可以令姑娘在伤心难过时能够开心的东西。”

    大圣闻言挑眉,轩辕天心目光从小摊子上收回,一手将肩头上的金翅大鹏抱了下来,在心中缓缓道:“待会儿跟红莲要说的事情,定然会让她难过,大圣您别看这些小玩意儿不起眼,但是对治愈心情有着不小的用处。”

    大圣笑了笑,“果然是个姑娘家,心思是要细腻些。”说着,又闭上了眼睛,悠悠道:“那你慢慢买吧。”

    轩辕天心低低应了一声,抬步朝前面的摊位走去。

    金翅大鹏被她这么抱在手里给弄醒了过来,眼皮子懒洋洋地睁开一条缝,迷迷糊糊地问道:“小五,比赛结束了?”

    “嗯,结束了。”轩辕天心垂眸看着它,挑眉笑道:“这几日你似乎分外嗜睡,好几次我都喊不醒你,堂堂金翅大鹏王什么时候变成了瞌睡虫?”

    被轩辕天心如此调侃,金翅大鹏顿时没好气地哼了哼,道:“我这么嗜睡怪谁?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轩辕天心奇怪地看着它,问道:“你嗜睡又关我何事?”

    金翅大鹏斜睨着她,问道:“你是否忘记了我的元神中还养着一个家伙?”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随即在反应过来后,立刻紧张问道:“冰尊者前辈?他可是怎么了什么意外?”

    “别紧张。”瞧得轩辕天心脸上的紧张之色,金翅大鹏打了一个哈欠,道:“不过是到了温养的最后阶段,需要的元神之力极为庞大,所以我这几日方才这般嗜睡。”

    “温养的最后阶段?”轩辕天心眨眨眼,随即脸上一喜,问道:“你的意思是冰尊者前辈很快便可以重新凝出身形来了?那我们不是就可以用优昙华为他聚神魂塑金身了吗?!”

    “凝出身形来倒是快了,最多一个多月便可以完成。”金翅大鹏哼了哼,道:“但要用优昙华为他聚神魂塑金身,你如今的实力可还不够。”

    轩辕天心:“……”那不就是白高兴一场?!

    似知道她在想什么般,金翅大鹏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让已经死了千年的人再度复活很容易吗?能这么快就让他重新凝出身形来就已经不错了,要知道当初你将他交给我的时候,可是只剩下一丝气泽了,连神魂都是不完整的。”

    轩辕天心闻言叹了口气,道:“是我太急切了。”

    金翅大鹏点点头,“这话倒是没说错。”话落,又目光含笑地看了她一眼,道:“看在你如此急切的份儿上,那我还是继续打瞌睡去吧,争取找点让他凝出身形来,只要凝出了身形后,虽然还不算复活,但是他也能开口跟你说话了。”

    “当真?”轩辕天心闻言惊喜道。

    “我还能骗你不成。”金翅大鹏嗤了一声,又打了一个哈欠,缓缓闭上了眼睛,道:“知道你有很多事儿想要询问他,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定让你这丫头能如愿。”

    “金翅,谢谢。”轩辕天心眉眼弯弯地一笑,她对金翅大鹏的道谢真心实意,却令得金翅大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哆嗦,没好气地嘀咕道:“居然这么客气,让我都不习惯了。”

    瞧着金翅大鹏再次沉睡了过去,轩辕天心将它好好的抱在怀里,抬眸看向四周,淡淡一笑。

    虽然身在异世,但身边有朋友、有亲人、她一点儿都不再觉得孤单了!

    “小五……”

    细声细气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她的脑海里,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一怔,随即低头垂眸看向自己的衣襟处。

    当瞧见一只半个巴掌大小的幽蓝蝴蝶自衣襟里探出了头后,轩辕天心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来。

    她差点都忘了,自己的衣裳内还有一只贪睡的小东西!

    瞧得那小蝴蝶慢慢爬了出来,轩辕天心忍不住笑问道:“幽幽你醒了?破天荒的头一遭呢,之前只要一出门,你铁定会跑去睡觉,就算是我在比赛时,都没见你醒过来啊。”

    听着轩辕天心的调侃,幽幽拍了拍翅膀,稚嫩的声音却带着一种极为不符合的老成,道:“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也不喜欢这里,这个城市中有我讨厌的气息。”

    轩辕天心挑了挑眉,知道幽幽指的是什么,它是妖兽,虽然是一只十万年妖兽,但是无相城中到处都是无相殿般若堂里的人布置出来的阵法和结界,妖兽进入这里后一般都会觉得不舒服。别说幽幽这种不擅长战斗的妖兽了,就算獠牙在这城中待久了都会觉得浑身不舒服,前几日她还听天老抱怨过,说獠牙的脾气太坏了,每天都是黑着一张脸,性格也越来越暴躁。

    一想到獠牙天天黑着一张脸守在皇家驿馆中,轩辕天心虽然觉得有些不厚道,但她还是很想笑。

    垂眸看向趴在自己的心口处的小蝴蝶,轩辕天心笑问道:“那你今日怎么愿意出来了?”

    “无聊。”幽幽冷声道,随即话音一转,语气颇为疑惑地问道:“小五,那是什么?”

    “什么

    东西?”轩辕天心顺着幽幽的目光看向,只见在不远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着一个极小的摊子,但那个小摊子上插满了红艳艳的糖葫芦。

    微风轻轻一吹,似乎连空气中都多了一丝甜香之气。

    轩辕天心勾唇一笑,抬步朝小摊子走去,边走边为幽幽解释道:“是糖葫芦!”

    “糖葫芦?”幽幽的语气更加疑惑了,“什么是糖葫芦,闻起来似乎很甜很香。”

    “一种好吃的小零嘴。”轩辕天心笑道。

    在小摊子前站定,卖糖葫芦的商贩是个中年男人,估摸是许久没有客人,在瞧见轩辕天心的到来后显得十分的热情。

    “这位小姐,要买糖葫芦吗?”

    轩辕天心的目光在糖葫芦上一一扫过,含笑点头道:“要,麻烦大叔给我三串。”

    “好勒。”一听轩辕天心要三串糖葫芦,中年男人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几分,手脚麻利的摘了三串下来,递给她笑道:“三串糖葫芦三个铜币,您拿好。”

    接过糖葫芦,轩辕天心自古金镯中拿出三枚铜币递给中年男人,然后在后者的道谢中,转身离开。

    “幽幽你先别急,待会儿去了四方楼,你就可以尝尝了。”拿过其中一串,轩辕天心一边咬了一颗,一边笑眯眯地对着幽幽道:“现在是大街上,你可不能化出人形来,太引人注意了。”

    幽幽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一双眼睛死死盯在轩辕天心手中的糖葫芦上,但依然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酸酸甜甜的糖葫芦一入口,轩辕天心立刻心情愉悦地眯了眼,忍不住嘀咕道:“那个大叔的手艺不错,做的糖葫芦真好吃。”目光看向左手上拿着的另外两串糖葫芦,自言自语地笑道:“一串给红莲,一串给幽幽。”

    这边她话音还未落,前面人群里就传来了红莲的声音,“小五!”

    轩辕天心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眼看去,在瞧见红莲还有随云等人之后,立刻露出了笑容,正要开口答应,结果在瞧见他们一行人身后时,小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

    跟着红莲他们的身后的,还有太上长老、兰因和天老三人!

    此时他们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而她现在的模样…实在是有些……。

    轩辕天心两只手上拿着糖葫芦,嘴里还含了一颗,傻眼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该过去呢,还是该立刻遁走。

    不过她想要遁走显然是不可能了,因为红莲和随风已经笑吟吟地朝她跑了过来。

    随风似笑非笑地看着傻眼的轩辕天心,道:“小五,你提前离开比赛场,就是为了在这个?”目光往她手中的糖葫芦上一落,笑道:“糖葫芦?还一次买三串?”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正想要说你误会了,结果其他人也已经走了过来。

    太上长老和天老二人皆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自己,而兰因…清冷的目光显得颇为微妙,在轩辕天心越来越囧的神色后,兰因突然低低一笑,然后默默地转开了目光。

    轩辕天心:“……”她这是被老师给取笑了吗?!

    “小丫头,你身为队长却提前离开比赛场,这本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居然还在大街上一边闲逛一边吃……”太上长老的目光在她手中的糖葫芦上一落,挑眉笑道:“吃糖葫芦?”

    轩辕天心大囧,连忙将嘴里的那颗糖葫芦给吞了,甚至连山楂核都没有吐出来,慌忙道:“不是的,这糖葫芦不是给我自己买的。”

    结果,她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串已经被她吃掉了一颗的糖葫芦上,他们眼中的神色皆是明晃晃的在说你都吃了,还说不是给自己买的?。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立刻将手中的糖葫芦塞了一串在红莲手中,正色道:“红莲,这是给你买的。”

    红莲:“……”一脸哭笑不得看着轩辕天心,她可不可以不背这个锅啊?!

    虽然将糖葫芦给了红莲,但是轩辕天心却觉得根本就没人相信她的话啊!瞪向趴在自己胸口处的小蝴蝶,默默道:幽幽,都是你害的。

    小蝴蝶装死,表示这个锅它也不背!

    轩辕天心欲哭无泪,正要放弃继续解释的时候,兰因却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淡笑道:“小五还是小姑娘,喜欢吃这些也没什么打紧的。”

    轩辕天心立刻抬眸,感动的看向兰因,还是老师最好……

    结果,最好的老师话音一转,含笑看着她,继续道:“但中途离开比赛场只为了出来买糖葫芦,就有些打紧了。”

    轩辕天心:“……”老师,说好的不打紧呢?!

    噗呲!

    其他人看着轩辕天心一副天塌脸的模样,其实齐齐笑出了声儿。

    “好了好了,都别打趣她了。”最后还是天老见她一张小脸都快囧成包子了,方才笑呵呵地道:“这丫头做事儿向来有分寸,应该不是为了糖葫芦才中途离开的吧。”说着,还将目光看向轩辕天心,对着轩辕天心眨了眨眼。

    轩辕天心也十分的上道,虽然不能将实情说出来,但是她却立刻道:“当然不是,是皇明月……”

    “嗯?”天老和太上长老闻言挑眉,兰因也是静静地看着她。

    甩锅给妖王殿下的轩辕小五一点儿都不觉得不好意思,男人是用来干什么的?当然是拿来挡刀的啊,危险时将他推前面去挡刀,无聊时将他拖跟前来插刀,否则岂不是白被他给睡了!

    这么一想,轩辕天心更加理直气壮地甩锅给妖王殿下了,“是他中途突然说不舒服,所以我只能陪他一起回驿馆了。”

    天老一听皇明月有事儿,立刻紧张了起来,“那小子怎么了?又哪里不舒服?可是伤势加重了?”

    见天老如此紧张,轩辕天心刚刚的理直气壮顿时散了个干净,并跟着有些心虚起来。

    骗人不好吧?

    骗一个老人家的就更不好了,虽然这个老人家比很多年轻人都要厉害!

    太上长老虽然也是有些紧张,但比起天老来却多了一些理智,狐疑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既然那小子不舒服,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还会在外面。”

    “……”轩辕天心心虚了,但她谨记大圣的教导啊,越心虚时,就越要理直气壮。“他哼哼唧唧了半天,如今应该睡着了。

    ”说着撇了撇嘴,道:“我觉得他压根就不是不舒服,而是想要拉我一起回驿馆才是真的。”

    这话一出,太上长老立马没有任何的怀疑了,因为以妖王殿下那个作东西的性子,是非常有可能干出来这种事情的。

    成功甩锅给妖王殿下的轩辕天心冲着太上长老无奈地一摊手,道:“他骗人,我一生气就把他一个人丢在驿馆里就出来了。”

    太上长老和天老闻言立刻同情地看着她,然后点头表示理解。

    走人算是轻的了,这丫头就算将那东西给揍一顿都不过分。

    瞧着太上长老和天老的一脸理解的模样,轩辕天心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并同时在心里默道:皇明月那东西究竟有多不招惹待见啊,随随便便就可以将黑锅扣在他的身上,且不让人怀疑半分。

    其实也不是没有人怀疑,比如站在一旁的随云和子亦,这二人就是目光有些微妙地看着她。

    毕竟他们二人可是知道这丫头当时离开究竟是为了什么啊,至于妖王殿下只是跟着她跑了而已……

    不得不说,这一次妖王殿下巨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