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83:色字头上一把刀

正文 283:色字头上一把刀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红峥嵘和红劲秋走了,轩辕天心拒绝了对红盛三人高抬贵手。只是告诉红峥嵘二人,红盛三人不会死,但是这一辈子都会疯疯癫癫。

    一辈子疯疯癫癫,也就意味着红盛三人彻底的废了,红峥嵘和红劲秋没再为那三人求情,只是在走之前再次提出要带红莲回红家的事儿,但依然被轩辕天心给拒绝了。

    她不是红莲,无法代替红莲决定往后的路,不过似乎因为知道了红家所隐瞒的事情后,她答应红峥嵘二人会将这些事如实告知红莲,至于红莲在知道事情真相后会怎么选择,那就要看红莲自己的意思了。

    大雨过后的天空如被水洗过似的,被乌云遮挡住的太阳也在不知不觉间破出了云层。

    轩辕天心站在观景台前,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思绪却渐渐飘远。

    葬妖谷…无回涧,如同压在她心上的巨石般,让得轩辕天心的眉心拧在了一起。

    “大圣,现在我们已经能够决定红莲的母亲来自妖族,您说那无回涧下,可是通往妖族的通道?”轩辕天心抬手揉了揉眉心,忍不住在心中道:“如若不然,我实在想不出红莲的母亲当年在离开红家时,会执意前往葬妖谷。也实在想不出,红莲母亲的仇家是从葬妖谷中的哪里冒出来的。”

    意识海中,大圣的神色肃穆,双手背在身后,道:“十有**是这样了。”

    “但金翅曾经说过,天道封印了各族,无回涧下若是通往妖族的通道,岂不是说天道的封印已经消失了?”轩辕天心皱眉道。

    大圣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颇为头疼地道:“丫头,你要知道天道当初封印各族时可是在那遥远的上古时期,那个时期就算是本大圣都没有出世呢。”说着,神色一正,继续道:“但不管是什么封印,随着时间的侵蚀都会渐渐被削弱,更何况天道如今的力量也大不如前。妖族封印松动,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若妖族封印松动了……”轩辕天心眼中染上了忧色,道:“这片大陆岂不是危险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我们的敌人还有一个无相殿,倘若再加上那些妖族,这片大陆只怕会生灵涂炭吧。”

    “你如今倒是越来越有驱魔龙族传人的样子了。”大圣闻言一笑,道:“这悲天悯人的样子,跟你们驱魔龙族历代的传人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话落,似安慰般地道:“丫头放心,即便那无回涧下就是妖族通道所在,但妖族的那些家伙想要通过那个通道来到这里只怕不容易。若是本大圣猜得不错的话,想要通过那个通道过来,只怕还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比如实力。”

    “实力?”轩辕天心闻言一愣。

    大圣笑道:“就是实力,这片大陆的巅峰强者修为是帝境,可是帝境的修为在妖域就如同蝼蚁,哪怕一个刚出生的小妖,它都拥有着帝境修为。”

    闻言,轩辕天心咋舌,苦笑道:“大圣,您真的是在安慰我吗?我怎么一点儿都没觉得被安慰到?”

    “本大圣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大圣嘿嘿一笑,道:“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想要通过那个通道来到这里,只怕需要妖域中的巅峰强者才能过来。”

    “嗯?”轩辕天心闻言挑眉,“您怎么知道?”

    大圣耸肩,道:“猜的,虽然是猜的,但本大圣觉得已经**不离十了。”

    “怎么说?”轩辕天心连忙问道。

    “先前红家那二人所说的话。”大圣意有所指地道:“小红莲的母亲、还有从葬妖谷中突然出现的那些人。既然是仇家,为何只前来了两个人?要知道小红莲的母亲就算当时身体虚弱,都能斩杀了其中一人又重伤一人,那些家伙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追杀的对象的实力有多强。而他们既然知道,却还是只来了两个人,那就说明不是他们不想多派人来,而是他们来不了那么多的人。”

    大圣话音顿了顿,双眸微眯继续道:“这只是其一,还有其二……”

    “其二是什么?”轩辕天心好奇询问。

    大圣咧嘴一笑,突然问道:“你来到这个世界也有那么久了,那你可曾听说过这片大陆中有妖族人出现的?要知道妖族跟魔族一样,极其善斗。如若无回涧下的通道能够来到这里,妖域中的那些家伙又岂能坐得住?他们早就一窝蜂的跑来这里大肆屠杀了。”

    闻言,轩辕天心觉得大圣的话似乎有些道理,那紧蹙的眉心也渐渐松了几分。

    大圣却笑哼了一句,继续道:“再则,天道如今的力量虽然大不如前,但这里的天地规则比其他位面都要强盛,妖族的那些家伙只怕也不敢那么大摇大摆的过来,即便是妖族中的那些巅峰强者,他们就算是过来了,也会立刻压制自己的实力,否则一旦被这方天地的天地规则所察觉,那么倒霉的可能就是他们了。”哼了哼,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地道:“轻者很有可能是被天地规则重新给丢回妖域,重者…只怕一个天罚降下来,再厉害的妖,也会被天罚给劈得灰飞烟灭。”

    “您说的对,是我太紧张了。”轩辕天心笑道,“有天地规则在,我总算是不必担心妖族那些家伙突然跑来这里了。”

    “你是关心则乱!”大圣闻言哼道。

    轩辕天心闻言笑了笑,抬眸再次看向天空,“不能不乱啊,虽然才来到这里只有近两年的世间,但是这里有太多让我牵挂的人。而且…若妖族入侵,这片大陆的百姓何其无辜。”

    “不愧是驱魔龙族的传人。”大圣嗤了一声,懒洋洋地道:“如今的你,总算不是当初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小丫头了。”话落,将双眼一闭,“本大圣准备睡一会儿,没有别的事儿就不要打扰我。”

    闻言,轩辕天心的眼中掠过一丝笑容,在心中轻轻嗯了一声,便将目光看向了远方。

    片刻后,轩辕天心只觉腰间一紧,跟着便被人从身后死死抱住。

    “妞,你站在这里干什么?”皇明月不满地声音自身后传来,“发呆?”

    轩辕天心没有推开他,任由他在后面蹭着自己,道:“嗯,发呆。”

    “站在这里发呆干什么。”皇明月嗤了一声,嘀咕道:“有时间站在这里发呆,还不如回房陪爷睡觉。”说着一把搂住她就要往屋内走,“走,陪爷睡觉去。”

    轩辕天心无奈地看向他,“大白天的睡什么觉。”

    “爷是伤患。”皇明月却不管,拉着她就进了屋,“

    伤患就是要多睡觉。”

    见他真打算要拉着自己回卧房睡觉,轩辕天心立刻一把拉住他,没好气地道:“你还知道你是伤患啊,我以为你都忘记了呢。”说着挣开他的大手,瞪着他道:“要睡你自己睡,我还要等着红莲回来呢。”

    “等她干什么。”妖王殿下闻言不乐意了,“她比爷还重要?”

    轩辕天心头疼了,她最怕的就是这人跟她争论谁重要,若是她敢说红莲比较重要,这人肯定会立马闹起来。

    “你最重要。”轩辕天心无奈地道。

    只见妖王殿下眼睛一亮,满意了。

    但轩辕天心话音一转,看着他又道:“但现在红莲的事情也很重要,所以你要么就自己去睡觉,要么就待在这里陪我一起等红莲他们回来。”

    妖王殿下闻言一脸的纠结,在睡觉和等人之间犹豫了半晌,方才一咬牙道:“爷陪你等。”至少陪她等人,他不会一个人。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看着他,笑了:“真乖!”

    妖王殿下:“……”黑着一张俊脸瞪着她,怒道:“别用这种语气跟爷说话。”

    轩辕天心一边拉着他往客厅的软塌走,一边笑问道“为什么?”

    细长的凤眸幽幽的瞥了她一眼,妖王殿下粗声粗气地道:“爷会觉得你是在逗小狗。”

    轩辕天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拉着他往软塌上一坐,然后指了指里侧,道:“你睡到里面去,这样也可以睡。”等妖王殿下气呼呼的翻入里侧后,她方才往软塌上一躺,笑着道:“小狗没你好看,也没你听话。”

    妖王殿下:“……”斜睨着她,磨牙问道:“你觉得你这话是在夸奖爷吗?”

    “当然是。”轩辕天心笑着点头,说是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道:“乖!伤患就要多休息,之后的决赛还要靠你呢,好好养伤。”

    闻言,妖王殿下一张脸都绿了。

    还说不是在逗小狗?这个拍头的动作跟逗狗时有什么区别?

    可看着轩辕天心脸上明媚的笑容,妖王殿下在眯了眯眼,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一把拉过她的手,张口就是啊呜一口啃在了她的手背上。

    虽然妖王殿下这个啃手的动作看上去挺凶狠的,但却并没有用力,直到他将轩辕天心的手拿出来后,那白嫩的手背上只多了一圈浅浅的牙齿印。

    瞧着自己手背上的牙齿印,轩辕天心就一脸的黑线,目光瞥向笑得一脸得意的妖王殿下,忍不住道:“属狗的?”

    妖王殿下笑眯眯地看着她,答道:“属妖的。”

    “嘁。”轩辕天心一个白眼翻过去,差点翻出天际。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幼稚后,瞪着他一脸嫌恶地道:“将你的口水擦了。”

    妖王殿下捏着她的手,挑衅意味十足,“爷就不擦,你嫌弃爷的口水?”

    “就不擦?”轩辕天心眯眼瞅着他,将妖王殿下给瞅得背脊一凉。

    这可不是个好征兆,一旦这女人露出这种表情来,他大爷的就会挨揍啊。

    妖王殿下心尖儿打了个哆嗦,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擦个口水么,总比又被这个女人揍一顿要好吧?

    “爷擦……”妖王殿下立刻要改口说擦掉,结果才刚刚吐出两个字,他就神色一僵。

    是真的神色僵硬住了,妖王殿下一双细长的凤眸都瞪大了一圈,目光跟见鬼似的,直勾勾地看着轩辕天心。

    这女人…这女人在干什么?!

    轩辕天心在干什么?

    她在舔刚刚被皇明月咬过的手背!

    狭长的双眸媚眼如丝,一边看着目瞪口呆的妖王殿下,一边伸出小巧的舌,轻轻地、缓慢地舔着刚刚被咬过的手背……

    当瞧见她那小巧的舌舔过手背上已经不怎么明显的牙齿印后,妖王殿下如同被雷劈了般,然后激灵灵的打了一个颤,细长妖娆的凤眸中登时蹿起了一簇火苗。

    眸色暗了下来,妖王殿下的气息也跟着沉了不少,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轩辕天心,声音暗哑地道:“妞,你这是在邀请爷吗?”

    轩辕天心望着他眯眼一笑,顿时让得妖王殿下的呼吸粗了不少。

    下一秒,妖王殿下动了,如同饿虎扑食般,就朝着轩辕天心扑了过去。

    然而……

    “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定!”

    咔嚓!

    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成了渣。

    一不小心被定身咒给定住的妖王殿下,他的一颗小心脏碎成了渣!

    笑眯眯地看着被定住无法动弹的妖王殿下,轩辕天心伸手拍了拍他呆滞的俊脸,软软糯糯地道:“伤患就要像个伤患,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翻身而起,站在软塌之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轻轻一笑:“这是告诉你,色字头上一把刀,乖…自己躺这里玩着。”

    妖王殿下:“……”从呆滞中缓过了神,明白自己被耍了后,妖王殿下怒了:“死女人,你故意的!”

    “就是故意的。”轩辕天心含笑点头,瞅着他道:“这是对你刚刚咬了我一手背的口水的惩罚。”

    “解开定身咒!”妖王殿下气得黑了整张俊脸,“你居然对爷用定身咒!”

    “这个定身咒对你来说只能维持几分钟而已,你自己慢慢在这里等着解咒吧。”轩辕天心笑看着他,道:“我听见比赛结束的钟声了,所以现在我要去接红莲。”说着,附身笑眯眯地看着一脸怒火的妖王殿下,然后亲了亲他的唇,继续道:“乖,半个时辰后才准来四方楼找我,你若提前来了,我会生气的。”

    妖王殿下:“……”

    轩辕天心就这样走了,留下被定身咒给定在软塌上的妖王殿下,走得那叫一个干脆潇洒。

    “可恶的女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