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78:不一样的红莲花开

正文 278:不一样的红莲花开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这是什么意思?

    比赛都要开始了,两方参赛队没有立刻摆出阵型不说,就连两个队长都双双退到了比赛台的边缘!?

    大陆院校争霸赛举办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在比赛中出现这种情况。

    观众席上的观众们错愕了,甚至连前面休息区内的那些参赛队成员也是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模样,帝都学院和须弥城红家,这是要做什么?队长跑到一边去看热闹,留下队伍里的其他队员们自由发挥?

    这是要搞事情啊!

    作为本届大赛的裁判,栾谦也是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了看轩辕天心和红彦二人,不过见二人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当个甩手队长时,栾谦也只能在深深吸了一口后,努力保持平静的声音宣布道:“比赛…开始!”

    ‘嗡——!’

    随着比赛开始这四个字一落,比赛台四周的结界再次开启。

    只见刚刚还乱糟糟的站成一堆的帝都学院队员们如同打了鸡血般,在眨眼的时间里,七人就已经成阵。反观对面的红家人,反应就没有他们迅速了,在帝都学院的队员们都已经摆好了阵型,红家的七名子弟还愣在原地。

    轩辕天心当起了甩手队长,这次队伍里就暂时由林炎来指挥。

    “红莲跟我一起主攻。”似知道红莲跟红家人的恩怨纠葛般,林炎当下将红莲安排成了主攻,瞬间抽出武器,目光凌厉地盯着对面还没反应过来的红家人,头也不回地冲身后其他人喊道:“随风助攻,胖子和石玉防御,狄冲注意保护南格格,格格你什么都不要管,注意给我们加持就行!”

    林炎作为预备队的队长,对于队里所有人的实力和能力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哪怕是后面突然加入预备队的随风跟红莲,当知道轩辕天心为他们二人要来参赛名额后,林炎就立刻主动找到二人,并了解了二人的实力和能力。

    团体赛没有那么的个人主义,一个队伍中不管是主攻还是防御,都是听从队长的安排。团体赛除了所有队员要团结和配合以外,队长的指挥也极为重要,一个正确的指令,往往可以令整场比赛发生一些决定性的变化。

    帝都学院这边在林炎的话音一落,其他人便有了动作,而因为林炎刚刚的指挥,对面红家的人也有了反应,只不过在应战反应上,却是并不如帝都学院反应迅速,甚至能看出他们还有些手忙脚乱。

    比赛当中抢的就是一个先机,这边红家七人还在手忙脚乱的想要排出阵型时,林炎已经带着红莲冲了过去。

    “红莲——万箭齐发!”

    红莲才刚刚蹿出去,便立刻一手结印。

    漫天的箭矢陡然出现,对着红家的七人便唰唰地射了过去。

    “快防御!”红家的队伍里,代替红彦成为临时队长的少年立刻喊道,其手中也是迅速结印,似准备布置出结界,以阻挡铺天盖地落下的箭矢。

    红家的子弟皆是灵修,想要布置结界很是轻松,但他们却忘记了,朝他们冲过来的不止是红莲,还有一个林炎!

    林炎作为林家少主,其天赋并不比徐真弱多少,虽然没有如徐真那般已经进入了王境,但他的实力却也在宗境巅峰,甚至可以说已经半只脚踏入了王境。

    而红家参赛队当中除了红彦外,其他子弟皆是在宗境,虽然红家是灵修世家,但实力的差距却如同一道鸿沟,哪怕七人联手布置出来的结界,也挡不住来自宗境巅峰的林炎的全力一击。

    淡红色的结界才刚刚出现,林炎已经掠至到了结界近前,手中长剑猛地举起,然后对着结界便是用力一斩。

    这一剑,没有任何的武技,完全是靠林炎自身的战气和力量斩下去的,然而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剑,却在一剑斩下后,瞬间斩碎了结界。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笼罩在红家七人四周的淡红结界应声而碎。

    见结界被打破,林炎没有任何迟疑地再次挥剑而出,而这一次,他体内的战气也是瞬间升腾。

    “惊天剑——十字斩!”

    唰唰两道破风声,只见寒光闪烁,两道剑气交叉十字,直接对着红家众人斩了过去。

    没有哪个灵修会愿意却硬接武修的正面一击,哪怕红家众人想接,却也知道自己是接不住的,所以在瞧见十字斩的剑气袭来,红家七人的脸色一变,临时队长更是急声吼道:“散开!全部分散开!”

    他这话音还未落,红家的几人瞬间身形一动,想要分散开朝着两边躲去。然而就在他们才刚刚一动,林炎身边的红莲就蹿了出去,立刻堵在了左边,拦下了两人,“火之牢界,起!”

    ‘嗡嗡嗡嗡——!’

    大火升腾,化作一道烈火屏障,直接挡了红家人的去路。

    而在红莲动的同时,林炎身后跟着蹿出一人,正是落后于二人掠来助攻的随风!

    随风一出来,便直接绕过林炎,堵在了红家几人的右边。

    淡淡的黄色光芒将随风整个人笼罩,他在拦下红家两人后,冲着对方灿烂一笑,在对方明显愣怔的目光中,突然蹲了下去,一掌拍在地面上,快速喝道:“画地为牢——!”

    随风拥有土元素之力,原本就是防御型的武修,只不过他在修炼过程中另辟捷径,生生将土元素这种防御型的元素之力给练成了攻击性极强的能力。

    简单的来说,就是随风属于可攻可守型的武修。

    一招画地为牢,利用他体内的土元素之力,直接将红家的这二人给拦了下来!

    林炎堵在正面,红莲和随风二人堵在一左一右,帝都学院仅仅三人就困住了红家七人,这便是差距。

    瞧着红家七人骤变的神色,林炎冲着他们咧嘴一笑,语气格外凶悍地道:“准备关门打狗!”

    关门打狗?!

    这话可不怎么好听,但眼下被林炎三人给困在中间进退两难的红家人,似乎还真有点应了这句话啊。

    似乎处在了进退两难间,但红家那位临时队长的反应也不慢,他们正面和左右两边已经被堵,若往身后方退也没有退路,倒不如不退不避,合七人之力拼着接下林炎的攻击,也要打开一条出路。

    但从哪边作为突破口……

    红家的临时队长眸光一动,眼角余光极快地扫过堵在他们左边的红莲。

    红莲是

    红家人,虽然他也震惊于红莲这一年多暴涨的修为,但她所学所用皆是出自红家。他们红家都是火属性的灵修,大家都拥有火属性,抗火的能力就比其他属性修炼者要强上不少。

    “所有人,跟我一起冲过去!”似立刻有了决断,红家的这位临时队长突然调动了体内的灵力,然后身形一转朝着红莲冲了过去。

    其他几个红家人在瞧见他的动作后先是一愣,但很快也反应了过来,立马跟着调动灵力跟了上去。

    估摸是瞧出了他们的打算,林炎和随风立刻准备要动手,然而却被红莲给喝住了。

    “交给我来!”红莲突然开口,哪怕面对着红家七人的突围,她脸上的神色也半分没动过。

    林炎和随风停了下来,但二人周身战气围绕,显然是准备待会儿若红莲拦截不住就要立刻出手。

    ‘轰——!’

    先前红莲用出的火界再次暴涨,隔着一道火墙,红莲眼中的神色却变的复杂无比。

    火墙的另一边是她的族人,她跟他们都有着相同的血脉,他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亲人,然而这些亲人却是伤她最深的人。

    想起在红家被欺负的日子,想起道峰岭上青依为了救自己而死在了妖兽的爪下,红莲脸上的神色变得渐渐冷漠起来。

    复杂晦涩的手印一个接着一个的凝聚成型,红莲体力的灵力也瞬间暴动。

    ‘嗡——!’

    一束红芒冲天而起,震得比赛台四周的结界开始发出颤抖。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瞪大了眼睛瞧着那站在红光中的少女,少女却双手结印,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眼也在下一刻缓缓变成了血色,冰冷而无情。

    巴掌大的小脸上开始出现变化,一朵血色的红莲图腾出现在了少女的右脸颊之上,配着那一双冰冷而无情的双眸,无端让人感到心里发寒,被那样一双血眸注视着,红家七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丝惊惧,仿佛前面看着他们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只杀戮无情的妖兽。

    红莲的变化,感受最深的就是比赛台上的人,看着她身体四周变得极为狂暴的灵力,站在角落处的轩辕天心和红彦二人立刻神色严肃了起来,就连作为裁判的栾谦都是一副惊疑不定的模样,显然没有料到红莲会发生这样的转变。

    狂暴的灵力在空气中暴动乱窜,似突然失控了般,轰地一声形成了灵力飓风席卷了整个比赛台。

    红家七人被灵力飓风中四处乱窜的风刃给逼得齐齐退了好几步,就连林炎和随风在这个时候都不得不避开红莲少许。

    “红莲!”七人当中,突然有人顶着风暴怒吼:“你身为红家人,莫非真要不顾家族吗?”

    红莲的这种变化,没人会以为她只是在虚张声势,四周暴动的灵力,哪怕是他们七人合力都觉得无法撼动,红莲定然是在准备什么大招。

    红莲冰冷的双眸闻言动了动,目光落在那怒吼出声的人身上,脸上却多了一丝淡淡的嘲弄。

    二脉的人!

    “如今你们倒是想起了我是红家人了?”红莲面无表情地道:“我记得你,你叫红盛。当年在红家时,你就一直跟在红玉和红玲身边。”

    叫红盛的少年闻言脸色一变,红莲却突然笑了,这一笑跟她往日的笑容简直是天差地别。

    红莲一直都是温柔贤淑的姑娘,她的笑容也总是带着一丝羞涩和暖意,但此刻的红莲,神色冷漠,眼中更是冰冷无情,突然这样一笑,却笑得妖冶带着丝丝危险。

    “红盛,你还记得青依吗?”红莲突然笑问道。

    红盛明显一愣,红莲脸上的笑容不变,目光却渐渐变的杀机弥漫,用着一种似叙旧的语气,缓慢道:“看来你是不记得了啊,也对,青依不过是个小丫头,你们二脉的贵人又如何能记得住她呢。”

    当红莲说到小丫头三个字时,红盛的脑子里似乎想起了当年红莲在红家时,身边似乎是跟了一个小丫头的。

    见红盛面露思索之色,红莲却话锋一转,突然道:“青依死了,在跟我一起离开红家、离开须弥城的一个月后,死在了道峰岭。”

    “死…死了?”红盛突然头皮一麻,他记不得青依是谁,那样一个小丫头,家族中简直不要太多,更何况那个小丫头还是伺候红莲的下人,他就更不会关注了。但不知为何,当红莲说到那个小丫头死了时,他的心里就出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对,青依死了。”红莲淡漠点头,接着道:“为了救我,死在了妖兽的手中。”看着红盛一笑,“我已经好久都没有想起青依了,她被藏在了心底,我不想时时想起她就难过。但自从那晚遇到了你们,从那一晚起,我只要一入睡,就会梦见青依。”

    红盛吞了吞口水,不仅是他,连他身边其他几个红家子弟都察觉出了红莲此时的状态似乎有些不正常。

    “我梦见青依一身是血的看着我,问我有没有学有所成,有没有替她报仇。”红莲笑得极为灿烂,看着红盛几人道:“我没能帮青依报仇,因为最后杀死那妖兽的是小五,所以当青依问我有没有替她报仇时,我真的很愧疚。”

    远处,轩辕天心神色一变,意识海中的大圣也是嘶了一声道:“小红莲的妖火失控了吗?”

    “什么意思?”轩辕天心眉心一皱,但她却并没有感觉到红莲体内的妖火有暴动的迹象。

    大圣在意识海中抓耳挠腮,似有些犹豫该怎么解释,当初他在发现红莲体内居然有着红莲妖火时曾经想过要杀了红莲,因为红莲妖火可不是普通的火,凭红莲这样一个人类小姑娘根本就压制不住它,一旦红莲妖火失控,拥有妖火的红莲就会变成一个冰冷无情只知杀戮的杀神。

    大圣瞅着明显不怎么正常的红莲,这该不会是被妖火控制了心神吧?

    这边大圣跟轩辕天心紧张的观望着,而红莲本人轻轻笑出了声,似心情很愉悦般,看着红盛突然道:“不过此刻看见你,我就不怎么愧疚了,因为我同样可以给青依报仇。”

    红盛闻言脸色大变,惊惧地看着红莲,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什么意思?青依是为了救你才死了,而杀她的却是妖兽,跟…跟我有什么关系!”

    “死仇报了,但当年的欺辱之仇却没报。”红莲脸上的笑意一收,目光沉冷地看着红盛,“你该不会忘记了当年你们是怎么欺负我和欺

    负青依的吧?要我提醒吗?”偏头似在回忆,慢慢数道:“大冬天故意将我和青依推入了池塘里…用着带倒勾的鞭子如同鞭打畜生般,对了…畜生,你曾说过…我就是红家的野种,比畜生都不如呢,甚至还逼迫着我像狗一样的在地上爬,不许我起来。因为青依心疼我,大雪天跪在雪地里求你们,当时你跟红玉他们说的是什么?”

    红莲每数出一件事儿,红盛的身子便忍不住抖了抖。

    轩辕天心一脸阴沉的站在角落里,若不是她先前说过不会动手,只怕这会儿她就要冲过去宰了红家那些人。但轩辕天心虽然忍不住了,却还是忍不住地侧头看向不远处的红彦,声音如同腊月天里的冰水般,冷冽刺骨:“红家,果然该清洗了!”

    红彦张了张嘴,眼中同样有着一丝惊怒。

    红莲的话还在继续,“你们说,想要让我起来,那就代替我当畜生在地上爬。”血眸狠厉,声音突然拔高:“就因为你们这句话,青依便立刻跟狗一样在雪地里爬了整整一下午,等你们笑够了,笑累了,终于放过我和青依时,青依的双手和双膝已经被冻伤,每年一到冬天,就会被疼痛折磨!”

    突然一步踏出,红莲神色煞冷,低喝道:“这个仇,你说当不当报?!”

    红盛被吓得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一旁随风也是怒容满面,但看着一脸煞气的红莲,眼中却有着心疼之色,“红莲……”

    红莲闻言身子一颤,但却并不转头看随风,目光死死盯在红盛几人的身上,周身煞气突然暴涨,连同她的脚下瞬间升腾起一个巨大的血色阵法。

    ‘轰——!’

    红莲妖火爆发,自她脚下的阵法中突然升腾而起。

    “红莲——花开!”

    一声厉喝陡然响起,红莲置身于烈火中,双手突然结印,然后朝着红盛七人一指。

    ‘嗡——!’

    空间扭曲,结界破碎,整个比赛台都被大火笼罩。

    一朵巨大的血色火莲诡异的出现在了红盛七人的脚下,然后在全场观众的惊呼声中猛地合拢,将七人给吞噬其中。

    红彦脸色大变,想都没想便是一步掠出想要赶去救人,然而他才刚刚一动,不远处的轩辕天心却诡异的挡在了他的身前。

    “红彦队长这是想要干什么?”轩辕天心神色冷漠,“不是说好了不插手吗?”

    “那是红莲花开!”红彦焦急地道:“一旦被火莲吞噬其中,就只有被焚烧殆尽的下场。”见轩辕天心不为所动,红彦心急道:“红莲的火不是普通的火,红莲花开只有拥有火莲业火的红家人才会使用,但红莲不同。她也能用出红莲花开,但其结果却比红莲业火使出了还要霸道,她焚烧的不仅仅是人,甚至连人的神魂都会被烧成虚无。”

    轩辕天心闻言双眸一眯,看着红彦却若有所思,“你知道红莲的火有异?”

    红彦神色一滞,但目光却焦急地看向大火之中,“还请王妃让让,不能让红莲杀了他们。”

    “他们该死。”轩辕天心却不为所动。

    “王妃难道不怕犯规吗?”红彦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薄汗。

    轩辕天心突然一笑,“犯规?最多也是取消红莲的比赛资格,用比赛资格去换取报仇的机会,我觉得很划算。”

    “那王妃就不怕红莲从此万劫不复吗?”红彦突然道。

    轩辕天心神色一沉,目光凌厉地看向红彦,“什么意思?”

    “来不及解释了。”红彦脚下一闪快速绕过轩辕天心,直直朝大火中冲了过去。

    轩辕天心也不慢,跟着化作一道残影追了上去。

    大火翻腾,红彦却被挡在了外面,一起被挡在外面的还有随风和林炎。

    这是红莲妖火,即便红彦拥有着红莲业火也同样不敢走进去。

    见红彦一脸焦急地被挡在外面,轩辕天心却瞥了他一眼,径直抬步走入了火中。

    “王妃小心。”红彦大惊,想要阻止:“红莲的火不是……”他本来想说红莲的火不是谁都能靠近的,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瞧见轩辕天心已经进入了大火之中。

    她不但进去了,且还安然无恙!

    红彦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轩辕天心却并没有心思去看他,径直走入烈火的中心。在那里,红莲面色淡漠的站在火莲旁,不知道在想什么般的盯着火莲一动不动。

    “红莲。”轩辕天心眉心一蹙,快速上前。

    似听到了她的声音,红莲缓缓转身,那冷漠的血眸中终于有了一丝其他的波动。

    “小五……”

    轩辕天心快步走到红莲身边,一把拽住她的手,这才发现红莲的手居然冷的刺骨,且还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在发抖。

    “红莲。”轩辕天心瞥了一眼巨大的红莲,轻声问道:“他们人呢?”

    “在里面。”红莲冲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声音嘶哑地道:“还活着,小五放心。”

    “红莲你……”轩辕天心闻言心中一紧,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又该说什么才好。

    红莲却垂了眼,声音发颤地道:“小五,我是真的想杀了他们。”

    “那为何不动手?”轩辕天心问道。

    哪知红莲摇了摇头,抬眸看向轩辕天心,低声道:“不能动手,这是比赛。若是我真的杀了他们,虽然只是我会失去比赛资格,但会给学院带去不好的影响。”

    轩辕天心看着红莲的眼中染上了心疼之色,这样的红莲…这样事事为别人着想的红莲,红家那些杂碎又怎么能狠下心去欺负她、排斥她!

    上前一步,轻轻抱住红莲,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里面有几人是二脉的人?”

    红莲身子微颤,轻声道:“三人。”

    “将其他人放出去,可好?”轩辕天心松开她,轻声询问。

    “好。”红莲没有任何犹豫地点头,仿佛只要是轩辕天心的话,她就一定会照办。

    红莲侧头看向巨大的火莲,然后抬手在虚空一抓,四道人影瞬间被拽了出来,然后猛地一挥手,那四人立刻被打出了火海。

    守在火海之外的其他人在瞧见被丢出来的四人也是一愣,就连裁判栾谦也没有想到红家这些人居然还

    活着。

    红彦查看了四人一眼,紧蹙的眉心却没有松开,因为他发现被丢出的四人全是旁系子弟,而二脉的人还没有出来。

    火海中,轩辕天心看着垂眸不语的红莲,突然笑着道:“那三个二脉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小五你的意思呢?”红莲问道。

    轩辕天心摸摸她的头,笑了:“虽然不能杀了他们,但废了他们也不是不可以,权当先收取一些利息吧。”

    红莲闻言一愣,有些诧异地看着轩辕天心,她以为小五进来是阻止自己的,毕竟她自己也知道如今的自己看上去有多么的吓人。

    似知道红莲才诧异什么般,轩辕天心对着她笑了笑,道:“红莲不可以杀人,我们红莲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杀,又岂能让那些杂碎让你的双手染血呢?”侧头看向巨大的火莲,轩辕天心目光变的冷冽,“欺负红莲的人,我来帮你杀,红莲只做红莲就好。”

    “小五……”红莲神色一变,眼中的情绪似感动,也似无奈,“小五,我不能一直被你护在羽翼之下。”

    “你是我的妹妹,被保护是应该的。”轩辕天心却是笑道:“只要有我在,我在一日,就一日不会让红莲你的双手染血。”

    伸手再次拍了拍红莲的头,笑着道:“将那三人放出来吧,我跟他们谈谈心。”

    谈谈心?

    红莲抿嘴一笑,明明是冰冷无情的血眸,却生出一丝淡淡的羞涩和暖意。

    通常被小五拉去谈心,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儿!

    见轩辕天心含笑看着自己,红莲立刻挥手撤掉了火莲。

    与此同时,终于从火莲中出来的红盛三人还来不及庆幸自己还活着,便听到一个带笑的声音道:“你们在高兴自己还活着是吗?”

    红盛三人闻言一惊,连忙回头看去,当瞧见红莲身边站着的轩辕天心后,脸色瞬间大变。

    轩辕天心缓步上前,在三人惊惧的目光中,俯身看着趴在地上的三人,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笑意却始终不入眼底。

    “活着的确很好,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看着三人,声音却令人头皮发麻,“有的时候,活着比死更痛苦,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啊,对了…叫生不如死!”

    “妖…妖王妃……”红盛三人吓得身子一软,本来就是趴在地上的三人,如今就如同一摊烂泥。

    “别紧张。”瞧着三人惊骇的神色,轩辕天心笑得温柔地道:“我不杀你们,这是比赛,比赛上是不允许杀人的。”嘴里说着不杀人的轩辕天心,却朝着三人缓缓地伸出了一指。

    那修长白皙的手指如同美玉雕刻出来的般,莹润的指尖上却陡然冒出一束碧青色的火苗。

    当这碧青色的火苗一出来,只见笼罩在四周的烈火也是跟着猛地一抖,看上去似乎萎靡了几分。

    轩辕天心眼底有着冷意闪过,然后快速在三人的眉心一点,吓得三人连爬带滚地退出了好远,“你要做什么?”

    轩辕天心缓缓挺直身子,收回手抱在胸前,淡淡道:“我什么都没做。”

    红盛三人惊骇的脸上露出狐疑之色,什么都没做?那她刚刚点向他们的眉心处又是干什么?但若说她做了什么,可他们三人却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异样。

    轩辕天心是真的什么都没做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只不过除了她本人和意识海中的大圣以外,没人知道她刚刚那眉心一点究竟有着什么用意。

    似不屑在看三人的狼狈模样般,轩辕天心嗤了一声,淡淡回身看向红莲,然后温软一笑,道:“红莲,将四周的火收了吧,太热了。”

    红莲虽然也在诧异轩辕天心刚刚的举动,但依旧依言点了点头,双手结印然后猛地一推,“散开!”

    ‘嗡——!’

    火海翻腾,开始慢慢消散,而在火海消散的同时,红莲眼中的血色也在缓慢消退,甚至连她脸上的红莲图腾都越来越淡。

    大火终于消失了,露出了困在里面的几人,当瞧见红盛三人还活着的时候,观众们也送了一口气,红彦和栾谦二人却是显得有些诧异不解。

    轩辕天心牵着红莲走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栾谦,道:“裁判似乎有些紧张,不过还请放心,我们帝都学院向来遵守比赛规则,不会在比赛上杀人的。”说着朝身后红盛三人努了努嘴,继续道:“你瞧,那三人可好着呢。”

    栾谦神色一顿,他当然知道那三人很好,只不过那三人明显受了什么惊吓,别说还继续比赛了,只怕是让他们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轩辕天心见栾谦不语,笑了笑不再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红彦,问道:“这一场,可要继续?”

    瞧着轩辕天心眼中流露出的‘若是还要继续的话,那咱们就接着再打’的神色,红彦摇了摇头,道:“我们输了,不必再继续打了。”

    闻言,轩辕天心也不啰嗦,当下点头笑道:“那感情好,终于可以下去休息了。”

    团体赛红家再次认输,虽输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观众们却还是很买账的,毕竟先前红莲闹出了的动静,他们都亲眼看见过,哪怕比赛继续,其最后的比赛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栾谦宣布了比赛结果,轩辕天心带着一群人下了比赛台,红家众人也是在大长老洪峥嵘的带领下,将红盛几人扶了下去。

    红峥嵘看着红莲的背影,目光复杂,却不料拉着红莲的轩辕天心却突然回头看来。

    隔着大半个比赛台,轩辕天心突然冲红峥嵘勾唇一笑,小嘴一开一合似乎说了句什么。下一秒,所有人便瞧见红家这位大长老不知为何突然脸色大变。

    红峥嵘神色大变,然后猛地转身掠下了比赛台,急冲冲挡在了红盛三人身前,然后沉着脸为三人一一把脉。

    他的这种反应,令得其他人皆是一愣,显然不明白这位大长老是要做些什么。

    而轩辕天心在瞧着红峥嵘的反应后,似满意地挑了挑眉,然后拉过红莲跳下了比赛台。

    “小丫头,坏心眼,故意吓人!”意识海中,大圣突然嗤笑道。

    轩辕天心面色不变,拉着红莲走入备战席,在心中淡淡道:“我只是在提醒那位红家大长老,免得自家弟子晚上突然发了疯,他还

    一脸莫名其妙。”

    突然发疯啊……

    大圣闻言嘿嘿一笑,被青莲心火入体,可不仅仅是会发疯,还会入魔哦!

    ------题外话------

    帮基友推文——花式甜宠:叶少追妻有点忙。作者:醉猫加菲。

    林紫一说:男人是贬值品,留时间长了,不是功能下降,就是得陇望蜀。所以,得勤换。

    叶少说:林紫一这个女人你把她放在心里不行,她看不到,你得把她放钱堆里,让她天天摸着钱,顺便摸摸你。

    结果有一天,叶少把钱存到银行里了,林紫一就只剩下摸他了。

    “为什么我要摸着你?我的钱呢?”

    “你要是再不摸我,不但钱没了,连我也没了。你亏了!”

    “哦!那我摸摸!”

    **

    一辈子过下去,林紫一一个男人也没换成,但是叶少却成功换来了一句:

    “我可能爱你比爱钱多一点!”

    有时候爱情总会为了钱水生火热,但是真正让人生不如死的还是那句:“我爱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