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75:这一场,我去。

正文 275:这一场,我去。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帝都学院和须弥城红家的第一场比赛就出现了意外,令得四周观看比赛的观众们皆是有些瞠目结舌,但先前红莲在比赛台上说的那一番话,因为没有结界的原因,也让他们听了个清清楚楚,虽然红家那位队员伤势很严重,但责任并不在帝都学院身上,是以观众们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因为上一场的意外,栾谦给了双方休整的时间。

    帝都学院备战席内,当轩辕天心带着红莲回来时,烈重渊便开口安慰道:“小红莲,你也别太自责,对方出了意外,那也跟你没什么关系。”

    这话一落,皇明月、轩辕天心、随云还有子亦四人纷纷目光微妙地看了烈重渊一眼。

    没有关系吗?那可不见得!

    果然,只见原本还是一脸自责的红莲突然冲着烈重渊一笑,道:“我没有自责啊,比赛就应该全力以赴,我刚刚是全力以赴,相信红家的那位朋友也是在全力以赴。既然是为了比赛全力以赴,那么受伤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

    烈重渊:“……”这小丫头还能笑得出来,那说明她是真的没有半分自责的,可若是没有自责,那她先前的那一番模样又是怎么回事?该不会……

    似想到了什么般,烈重渊看着红莲的双眼猛地瞪大了几分。

    “你…你……”烈重渊哆嗦着嘴角,结结巴巴地道:“你刚刚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见烈重渊终于想明白了过来,轩辕天心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拉过红莲在自己身边坐下,侧目看着她,笑道:“红莲,干得漂亮。”

    被轩辕天心这么一夸,红莲的小脸上立刻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但又有些担忧地道:“红玉重伤,只怕红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了,待会儿的比赛中,他们肯定想办法找我们讨回来。”

    见红莲一脸的担忧之色,轩辕天心倒是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红家想要找回场子这是自然的,不过找咱们的场子,可不怎么容易。”眯着眼往对面的备战席一扫,继续道:“我总觉得红家的那两位长老的态度有些奇怪。”

    “奇怪?”红莲和其他人闻言一愣。

    轩辕天心眯着眼不语,心中却在回忆着先前红家大长老走时看红莲的那一眼,那一眼中情绪很是复杂和奇怪,虽然因为红玉重伤,脸上有着怒气,但那怒气似乎只是表面上的。

    “小五……”见轩辕天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红莲忍不住问道:“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轩辕天心快速回神,看着她一笑,道:“想下一场比赛该让谁上场。”说着,侧头看向后面的林炎等人。

    预备队当中就属林炎的修为最高,当初若不是皇明月横插一脚,林炎应该是正选队中的队员。红家的那位长老虽然态度有些奇怪,但是红玉重伤,肯定令红家那群年轻子弟的心里都窝了一把火气,下一场的比赛,若不出意外,他们一定会派出队伍里隐藏的底牌。

    轩辕天心在沉思一番之后,心中有了计较。

    而对面的红家,也的确因为下一场比赛该由谁上场争论了起来。

    “大长老,方才的比赛,他们明明是故意的。”红家人忍不住怒道。

    “如今红玉重伤,若是一个不好,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另一名弟子也是气愤道:“红莲好歹也是我们红家的人,她不仅抛弃了姓氏不说,居然还对红玉下了狠手,简直太过分了。”

    这说话的人是二脉的弟子,不过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显然忘记了先前比赛中,是红玉先下杀手的,若不是红莲修为比红玉高,又不惧她的红莲业火,那这会儿重伤的人或许就是红莲了。

    见红峥嵘皱眉不语,红家子弟在愤愤不平了几句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大长老,下一场比赛,不如就让红彦大哥上场吧。”

    话落,其他人皆是看向了坐在后面的那个俊美青年。

    但他们的话,并没有让沉默不语的青年有任何的反应,他就坐在那里,跟个局外人般。

    红峥嵘闻言看去,见青年沉默不语的模样,皱了皱眉,道:“红彦,你觉得呢?”

    大长老的话,终于让得沉默的青年抬眸看来,红峥嵘问道:“下一场比赛,你可想上场?”

    可想?

    这话就有些意思了。

    红峥嵘是红家的大长老,他的权威在红家,除了老家主就只有他最大,甚至于二脉的红二爷在他面前都要低一头,然而红峥嵘对这青年的态度,却并不强硬,也没有那种长辈对晚辈的高姿态,反而语气中还带着一丝询问的意思。

    别人或许不明白原因,但是红家人却十分的明白。

    红家这些年,为了下一任家主继承人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其中呼吁最高的就是二脉的红二爷,和这名叫做红彦的青年。

    红彦是旁系子弟,但因为自身的天赋而被老家主看中,从十岁起便带着身边亲自教导。红家的老家主如今老了,但新的继承人却依然没有选出来,所以红家不少人都在猜测,或许下一人的家主,就会在红彦跟红二爷当中选出来。

    别看红彦只是旁系子弟,但在红家却有着不少拥护者,特别是旁系,全以他为首。而红家二爷虽然是老家主的亲生儿子,但他的天赋和实力却并不是拔尖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红家的老家主一直没有宣布下一任继承人的原因。

    一个家主,他的责任首先就是整个家族,若只想将权利交给自己的血脉,这个家族便不会真正的强盛。红家便是以实力为尊的一个家族,不管是嫡系还是旁系,只要有实力有天赋,能带着家族继续繁荣下去,那么就可以胜任家主之位。

    红彦或许就是那个可以带着红家继续繁荣下去的人,所以在红家,哪怕他是旁系子弟,但他的地位几乎可以跟红家的那位二爷平起平坐。

    都是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

    所以红峥嵘这位红家的大长老,对待红彦的态度才会如此特别。

    见大长老问来,而红家的一群人都看着自己,红彦在沉默了一瞬之后,点头道:“可以。”

    红峥嵘闻言松了一口气,但还是说道:“那一场就交给你了,不过比赛中也不要逞强,毕竟对手也不是寻常人。”

    红彦点头,将目光看向了比赛台,然后在红家年轻子弟的期待目光中,走出了备战席。

    当红彦一出来,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轩辕天心挑眉,侧头问向身边的红莲,“那人你可认识?”

    红莲点头,目光复杂地看着掠向比赛台上的红彦,道:“是红彦大哥。”

    “实力如何?”轩辕天心道。

    红莲摇头,道:“红彦大哥的实力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原是旁系的人,但他天赋绝好,十岁时便被老家主待在身边亲自教导。”

    “哦?”轩辕天心眸光一动,笑道:“能被红家的老家主亲自带着身边教导,那他的实力想来是不错的了。”

    天赋绝好啊……

    连勉强能召唤出红莲业火的红玉都没有得到这句称赞,那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叫红彦的男子,他拥有着比红玉更让红家老家主看重的地方,但红家以红莲业火为骄傲,红玉都能勉强召唤出红莲业火了,却依然没有这个男子受到重视……

    轩辕天心垂眸一笑,这红家看来很是有趣呢,隐藏的东西也不少。

    “队长。”见轩辕天心突然沉默,乐正羽忍不住问道:“红家已经派人上场了,咱们呢?这一场比赛,咱们派谁上去?”

    乐正羽有些蠢蠢欲动,就希望轩辕天心会来一句‘你去’。

    然而他的期望才刚刚升起,就注定了落空,因为轩辕天心他在话音一落,突然缓缓起身,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中,微微一笑,道:“这一场,我去。”

    众人:“……”

    皇明月将双手抱在胸前,嗤了一声。

    乐正羽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去?为什么?队长…你上去,这不是欺负人么?”

    同样觉得轩辕天心欺负人的还有烈重渊几人,“队长,欺负人是不好的行为。”

    轩辕天心闻言没好气地瞥了他们一眼,道:“红家这次派出的人可不简单。”

    “就算是不简单,但也用不着你上吧?”烈重渊嘴角抽搐,道:“预备队的不上去,我还能理解,但是咱们这几个总可以上去啊。”

    “你们的确可以上去。”轩辕天心点头,笑吟吟地看着他们,道:“但我对那人有些感兴趣。”

    “感兴趣?”其他人一愣。

    妖王殿下却黑了脸,“你对他感兴趣?!”

    似乎是察觉到妖王殿下有宰人的心思了,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道:“别误会,我的感兴趣是另一种。”抬眼看向比赛台上的红彦,眯眼继续道:“我要去验证一件事儿。”

    验证一件事儿?

    妖王殿下不黑脸了,而是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

    轩辕天心冲几人笑了笑,然后缓步走出了备战席。

    当她一出去,场中又起哗然声。

    帝都学院这是没人了吗?怎么又派出了一个小姑娘?

    观众们或许没几人能将她认出来,但是最高看台上的四人却纷纷有些惊讶了。

    天老唰地一下起身,皱眉看着缓步走出备战席中的轩辕天心,奇怪地道:“这丫头怎么出来了?”说着,回头看向太上长老,问道:“你们帝都学院是怎么安排的战术?”

    太上长老敛了眼中的讶异之色,淡淡笑道:“战术安排,都是那个小丫头自己决定的,你问我,我也不晓得。”

    元烬和百里苍何齐齐对视一眼,一眼过后,前者方才笑道:“看来妖王妃很是重视红家呢。”

    可不就是重视么!

    否则作为帝都学院参赛队的队长,又有着那种实力,怎么会在第二场就出来了!

    兰因淡淡垂眸,道:“小五向来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大概是在下面太无聊了吧,小丫头心性,两位殿主也不用太在意。”

    百里苍何眸光一闪,点头笑道:“妖王妃这么早就上了场,正好可以给我们无相殿参赛队的那些小家伙们一个学习观察的机会,要知道那些小家伙们可是非常重视帝都学院的参赛者们啊。”

    兰因垂眸不语,太上长老笑呵呵地道:“都是一群小家伙,咱们还是好好看比赛吧。”

    百里苍何闻言看了太上长老,笑了笑没再说话。

    元烬也是笑呵呵地点头,但看着比赛场中的目光,却多了一份认真和审视。

    轩辕天心倒不晓得因为她的出场,让得最高台上的几人又多了什么心思,她在一走出备战席后,便脚下一点,掠上了比赛台。

    当她在比赛台上站定之后,作为裁判的栾谦也是惊了一把,不过看着她脸上的淡淡笑容,栾谦垂眸沉声道:“双方参赛者既然已经上台,那么便先互通姓名吧。”

    红彦看着轩辕天心沉默了一瞬,这个少女他记得,就是刚刚最先掠上比赛台去到红莲身边的人,虽然他不晓得这个少女究竟是谁,但从她先前对裁判的态度来看,她的身份就定然不普通。

    “须弥城红家,红彦。”目光直视对面的人,红彦眼中有着若有所思。

    轩辕天心迎着他那若有所思的目光,微微一笑,道:“帝都学院,元天心。”

    ‘哗——!’

    全场再次哗然!

    元天心这三个字,这一年多来在西大陆可谓是如雷贯耳。

    不为别的,就因为妖王妃的名字就叫做元天心!

    “居然是妖王妃!”观众们沸腾了。

    红家除去那晚早已见过轩辕天心的几名二脉子弟外,其他人也是忍不住一愣。

    红彦的眼中也是出现了一瞬间的错愕,但很快,他收敛了情绪,点头道:“原来是妖王妃,久仰大名。”

    轩辕天心闻言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红彦,道:“我对你,也是久仰大名。”

    “嗯?”红彦一愣,但瞧着轩辕天心眼中的意味深长,他目光极快地看了一眼对面备战席中的红莲一眼,方才似了然般地笑了笑。“看来妖王妃会这么快就上场,倒是因为我的关系。”

    轩辕天心也不否认,笑着道:“我对你挺感兴趣的。”

    “我以为王妃会说,对红家感兴趣。”红彦道。

    轩辕天心挑眉,“红家,我也同样有些感兴趣。”

    红彦垂眸,轩辕天心却继续道:“我很想知道红家的当家人,究竟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才会如此的老而昏聩,还是因为本身就是个错把珍珠当鱼

    目的庸人。”

    红彦闻言猛地抬眸看向轩辕天心,神色看上去倒没什么什么不悦,只是声音冷了几分,“妖王妃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轩辕天心一笑,侧头看向一旁的栾谦,挑眉问道:“比赛是否可以开始了?”

    栾谦目光深沉地看了二人一眼,点头,“双方后退,准备比赛。”

    话落,轩辕天心果断地朝身后退去,一边退,一边不忘提醒身为裁判的栾谦,“裁判,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里待会比赛开始后,不要站在角落里。”

    栾谦闻言一怔,轩辕天心却不看他,继续道:“那里虽然是比赛台的死角,但也同样会成为战场,裁判你站在那里,一个不好就会被误伤的。”

    这话听起来或许是好意的提醒,但是栾谦却听明白了话中藏着的深意。

    栾谦深深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道:“多谢提醒,等二位的比赛开始,我会离开比赛台。”

    闻言,轩辕天心点头。

    当二人站定后,栾谦高声宣布道:“比赛…开始!”话音一落,栾谦身形一动,瞬间掠上了半空,将整个比赛台全部让给了下面的二人。

    ------题外话------

    昨天跑去过生日了,很晚才回来,今天一醒来后,宿醉引起的头疼,差点让我想哭!

    另外,多谢妹子们的祝福,么么哒!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