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74:居然出自同族

正文 274:居然出自同族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结界撤开后,比赛台上大雨倾盆,栾谦身为大赛的裁判,只能冒雨站在比赛台中,不过他到底是有着高阶王境实力的强者,尽管天上下着瓢泼大雨,但他周身用战气笼罩,身上的衣袍却没有被大雨淋湿半分。ziyouge

    四周观众席上欢呼声震天响,全是在高呼帝都学院的名字。

    栾谦双手微抬,做了一个向下压了压的动作,高声道:“安静————-!”

    呐喊和欢呼声渐渐消停,栾谦严肃的脸庞上带着一丝微笑,道:“下面,有请帝都学院和须弥城红家派参赛队员上场。”

    备战席中,轩辕天心扫了一眼对面,侧头看向神色微微紧张的红莲,道:“红莲,正名的时候到了,这第一场,你上。”

    红莲闻言立刻起身,握拳的双手微微一紧,重重点头道:“好。”

    话落,在全场的注视中,一步一步走出备战席,并在到达比赛台下方时,深深吸了一口后,方才掠上了比赛台。

    而红家备战席中,当瞧见第一个出现的是红莲后,红玉也是猛地起身,看向红峥嵘和红劲秋道:“两位长老,这第一场就让我去吧。”

    见红玉已经起身,红峥嵘也没有反对,而是点点头,嘱咐道:“你身上还有伤,若是不敌,万不可逞强。”

    红玉闻言点头,目光看向比赛台上的红莲,眼底深处掠过一抹杀意。

    当红玉自备战席中掠出,红劲秋却目光疑惑地看了看比赛台上身穿帝都学院队伍的红莲,奇怪道:“那个小姑娘,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

    这话一出,那晚跟红玉在一起的那些少年少女顿时心中一跳。

    红劲秋没有认出红莲,但是他们却认了出来,只不过一想到当初红玉的警告,这些二脉的子弟们立刻沉默的垂了眼。

    红峥嵘在听到红劲秋的话后,也是特地看了红莲好几眼,一双老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他也觉得那个小姑娘似乎有些熟悉。

    不怪红峥嵘和红劲秋会忍不住红莲,主要是红莲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变化太大,当年的红莲在红家就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可怜,又整日里畏畏缩缩,几乎从来都不主动踏出自己破院子,再加上这些长老们平日里事儿多,根本也不会去在意她,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一面,就算是红莲如今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估摸都认不出来她是谁。

    那晚红玉等人可以将红莲认出,主要是对红莲太熟悉,天天被自己的欺负的人,红玉等人又如何认不出来,只不过当认出是红莲后,红玉等人也着实被惊了一跳,因为红莲的变化真的太大了。

    看着二位长老的反应,跟红玉交好的那几个红家子弟都是松了一口气,倒是一直安安静静坐在红劲秋身边的那个俊美青年,目光在落在红莲身上时,眉心皱了皱。

    比赛台上,瞧着两个年级相仿的小姑娘,四周的观众们皆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似乎没人想到这第一场比赛,双方居然会派出这么两个小姑娘来。

    四周观众的惊讶声并没有影响到比赛台上的人,红莲在瞧见自己的对手居然是红玉后,眼中的神色顿时变了一下,而红玉却在一上台后,对着红莲露出一个嘲讽般的冷笑。

    栾谦奇怪地看了二人一眼,直觉这两个小姑娘似乎是认识的,但他是大赛的裁判,除了比赛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跟他无关,是以在看了二人一眼之后,正色道:“双方通报姓名。”

    红玉冷笑看着红莲,当先开口道:“须弥城红家,红玉。”

    红莲在听到须弥城红家这几个字眼后,眼中还是出现了一些别的波动,但很快,她眼中的情绪再次归于平静,沉声道:“帝都学院,轩辕红莲。”

    当轩辕二字一出,全场哗然,甚至连裁判栾谦的神色都是一愣,然后特别地看了一眼红莲。

    “轩辕?居然是轩辕家的人?”

    观众席上,哗然四起,显然这轩辕二字给他们的震动,依然不小。

    虽然早在半年前,皇室便宣布恢复了轩辕家的姓氏,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在争霸赛中居然能再度听见轩辕二字。

    比起观众的震惊,无相殿的人却要淡定不少,不过淡定中又透着几分奇怪。

    大泽城轩辕家,一直都是他们关注的对象,轩辕家中有多少人,他们也十分清楚,一年多前突然冒出来的妖王妃,虽说来自大泽城轩辕家,但却姓元不姓轩辕,轩辕家的下一辈,只剩下两个男孩,这轩辕红莲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四周议论纷纷,而备战席中的红家两位长老却是奇怪地皱了皱眉。

    轩辕红莲?

    除去这个姓氏,红莲二字却让得他们心中划过一抹奇怪的感觉。

    最高台上,元烬一脸惊讶地看着下方,奇怪道:“轩辕家,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姑娘?”

    一旁天老冷笑了一声,淡淡道:“那丫头不过是轩辕家认下的干闺女。”

    “认下的女儿?”元烬眼中划过一抹若有所思,但心中却有了些变化,如今一千多年已经过去了,新的神女却一直没有出现,轩辕家在一年多前多出了一个妖王妃后,如今又多了一个干女儿,这里面是不是藏了一些什么?

    当初妖王妃的突然出现,令得无相殿着实担心了一把,就怕那个万一,但这么久过去了,妖王妃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可从来没有显露过那一族的特点,那么这个又突然冒出来的轩辕红莲,会不会是呢?

    元烬眼中的神色不断变化,就连百里苍何的目光都凝了不少。

    二人体内的气息变化,如何瞒得过一旁的太上长老等人,即便不用去猜,都晓得元烬二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当即便忍不住在心中冷笑。

    若真的是新一代的神女出现,他们又岂会让神女冒险来无相殿的大本营!

    不过太上长老和天老却万万没想到是,新一代的神女不仅真的出现了,也真的来了这无相殿的大本营。

    四人心思各异,坐于中间的兰因端过手边的茶盏,垂眸道:“红莲姓红,出自须弥城红家,只不过如今跟红家没有了任何关系,被轩辕家认了女儿,所以如今随了他们的姓,叫轩辕红莲。”

    元烬和百里苍何闻言一愣,显然还不知道这一出,但因为兰因这句话,二人眼底深处的淡淡杀机,却是消失无踪了。

    “原来是红家人,但瞧着红家

    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啊。”元烬淡淡笑道。

    这一次,兰因却没再开口说什么。

    太上长老看了兰因一眼,兰因从来不会多话,刚刚会突然解释红莲的来历,大概是察觉出了元烬二人的杀机,怕这二人为了以防万一,暗中对红莲下黑手,来个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红莲虽不是轩辕家的人,更不是他们心中猜测的新一代神女,但却是小五丫头关心的人,一旦无相殿对红莲真的有了杀机,只怕小五丫头肯定会跟无相殿再次闹起来。

    似明白了兰因的心中想法般,太上长老也是笑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已,当初那丫头突然来了帝都学院报名,我们学院的老师也很是吃惊,要知道红家的子弟可从来都是自家教导。”

    虽然太上长老只是这么一句话,但元烬和百里苍何又岂会听不出这话背后的意思。

    红家的子弟都是自家教导,那个小姑娘却跑去了帝都学院,再加上太上长老那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元烬二人便猜出了大概。

    一些大世家,总会有着一些龌蹉事儿,不奇怪。

    最高台上再次静了下来,而下方的比赛台中,栾谦在最初的吃惊过后,也是敛了眼中的神色,严肃道:“双方后退,准备开始。”

    红莲和红玉互相盯着对方,并缓缓往后退了几步。

    栾谦看了二人一眼,同样退去了角落,方才大声宣布道:“开始————-!”

    一声开始,如同点燃了导火索,场中的二人同时动了。

    但二人都不是冲向对方,而是齐齐朝自己的身后退出去了数米。

    四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同时一愣,这种拉开距离的战斗方式灵修?且这个两个小姑还都是灵修!?

    然而观众们还在惊讶的同时,场中的二人的体内就各自有着红芒冲天而起。

    “嘶————————”

    抽气声四起,紧跟着观众们皆是兴奋了起来,“火系灵修,那两个小姑娘都是火系灵修!”

    然而更令他们惊讶的还在后面

    “红莲——-万箭齐发!”

    异口同声的低喝响起,红莲和红玉二人用着同样的招式,头顶之上双双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由烈火凝聚的箭矢,并齐齐对准了对方。

    ‘哗————————-!’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轻喝,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比赛台上的两个小姑娘是出自同一脉,或者说是出自同族。

    瞧着那漫天的红色箭矢,不仅四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震惊了,就连红家备战席中的两位长老都是唰地一下站了起来,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比赛台上,或者说目光落在神色冷冽的红莲身上。

    “那是我红家的人?!”红家不明真相的弟子忍不住惊呼出声。

    “的确是我们红家的功法,但是那个少女为何看着如此眼生?我不记得我们红家有这样一个人?而且她若是我们红家的人,为何会出现在帝都学院?”另一名弟子一脸奇怪地道。

    然而他们二人的话,却让得身边的两位长老似想起了什么般,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们红家有这样一个人,只不过一年多前在家族中莫名失踪。

    红峥嵘眼中带着震惊,“难怪我会觉得她有些眼熟,居然是她”

    身边弟子闻言齐齐将询问的目光看向红峥嵘,但后者似乎因为太过震惊,并没有向他们解释什么,倒是二长老红劲秋喃喃道:“红莲一年多前突然失踪,原来她是去了帝都学院,难怪当初家主派人在须弥城四处找寻,都没能找到她。”

    红莲?!

    这个名字一出,那些还在疑惑比赛台上的少女究竟是谁的红家子弟皆是齐齐瞪大了眼睛。

    红莲,居然是那个红莲!

    这个名字,对于红家年轻一代的子弟并不陌生,当年他们谁都知道家族中有个谁都能欺负的嫡系小姐,因为被族中视为怪物、不祥,他们这些子弟从来都不跟她打交道,甚至见了她都是一副鄙夷的神色。

    然而那个在族中受到欺负、鄙夷的人,今日居然代表着帝都学院站在了比赛台上,这对于红家的这些年轻子弟来说,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角斗场内,惊讶的声音不断,但比赛台上的二人,却根本就听不见。

    顶着漫天的箭矢,红玉看着对面的红莲,冷笑:“你不是说你姓轩辕吗?既然姓轩辕,为何还要用我红家的功法。”

    红莲捏诀的手不变,盯着红玉沉默不语,但她的沉默,却让得红玉脸上的嘲讽之色越来越浓,“好不容易傍上了轩辕家,听说轩辕家的术法更是无人能比,为何不用轩辕家的术法?还是人家根本就没有交给你这个外人?”话落,再次冷笑道:“不过想来也对,外人终究是外人,轩辕家的术法又岂会交给你这种怪物。”

    红莲闻言依然沉默,但捏诀的手却是突然一变,然后挥手朝红玉一指,喝道:“疾————!”

    随着红莲话音一落,只见她头顶上方的箭矢,唰唰唰地朝着红玉射了过去。

    红玉双眼一眯,冷笑道:“在红家,我才是正统,哪怕你学了红莲宝录,也只是皮毛而已。”手印一变,猛地一挥:“疾——————-!”

    万箭齐发,比赛台的上空瞬间被火光笼罩。

    红莲瞧着飙射而来的箭矢,神色不变,再次双手结印,在周身一划,“火之牢界——-启!”

    同样的,对面的红玉也是双手结印,跟着喝道:“火之牢界————启!”

    ‘砰砰砰砰————————!’

    巨响声不断,箭矢射在烈火结界之上,然而砰的一声炸开化为点点火星。

    “红莲,我们出自同族,你会的,我都会,而我会的,你不一定会,若你就只有这些手段,那么今日这里就是你的结束。”红玉眼中杀意升腾,脚下猛地蹿起大片烈火。

    瞧着红玉眼中的杀意,红莲心中也是瞬间一紧,特别是瞧着她脚下的烈火居然开始渐渐凝成一朵扭曲的莲型时,神色出现了微微变化,“红莲业火。”

    “你没想到吧?”见红莲一口道出了红莲业火,红玉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盯着微微有些失神的红莲,道:“世人都传我红家这么多年来再也没有人能召唤出红莲业火,然而他们知道什么?我红家

    家的秘密又岂会让外人知晓。念你有着红家血脉,让你死在红莲业火之中,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红莲神色一凝,看着一脸得意的红玉,平静道:“不过是刚刚能召唤出来而已,你的红莲业火都还未完全成型,却也算不得真正的红莲业火。”

    “即便尚未完全成型,但我仍然是红家这么多年来,除了先祖外唯一一个召唤出它的人。”红玉冷笑道。

    哪知她话音还未落,红莲脸上的神色一冷,道:“谁告诉你是除了先祖以外唯一一个召唤出它的人?当年我父亲的天赋,同样召唤出了它,且比你的这个尚未成型的红莲业火可要凝聚得真实太多。”

    红玉眼中一厉,但脸上依然带着冷笑嘲讽:“你的父亲?一个死了的死人又岂能算。”

    “那也是你亲大伯!”红莲沉声道。

    “呸!”红玉嗤笑,“一个被女人杀死的无用之人而已,若不是爷爷当年派入去寻找,他的尸体早就喂了外面的妖兽。”

    “闭嘴!”红莲眼中有血光闪过,一向文静的脸庞上顿时出现了狰狞之色,瞪着红玉怒道:“我父亲的死跟我母亲没有关系,当年就是你们在族中造谣,否则我母亲又岂会背上杀夫的罪名。”

    “你父亲刚死,你娘就跟着消失不见,造谣?”红玉嗤了一声,“我们何来造谣之说,你的娘本来就是来历不明,若不是当年你父亲将她带回家中时,她肚子里已经有了你,就她那种来历不明的出生,又岂能进得了我红家的门。”

    估摸是见自己的话能够激怒红莲,此时红莲的气息明显发生了变化,红玉更加得意地道:“因为你那来历不明的娘,当年我红家在须弥城遭受到了多少非议?不过好在你父亲最后死了,那个女人也跟着消失,我红家也终于太平了”

    “红玉!”红莲咬牙怒吼,“当年你们欺我辱我,我可以不计较,但辱我父亲跟母亲今日我若让你安然走下这比赛台,我就不配为人女。”

    “哈!”红玉闻言大笑了一声,嘲讽般地看着一脸狰狞怒视着自己的红莲,嗤笑道:“就凭你?”随即脸色一沉,眼中杀机尽显,“正巧,我也没有想让你安然走下这里的打算,不如今日就让你来试试我的红莲业火。”

    话落,手中快速结印,只见红玉脚下的烈焰猛地暴涨数倍,火势也顺着整个比赛台蔓延而去。

    红莲瞧得火势快速蔓延而来,双手瞬间一抬,并在虚空一抓,只见红光爆闪中,一把由火元素凝聚而成的长弓突然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红莲体内灵力暴动,左手执弓,右手开弓,一支红色箭矢陡然出现,对准被烈火包围住的红玉,便是猛地松开了拉弓手。

    “红莲————-穿天箭!”、

    ‘咻——————-!’

    由火元素凝聚而成的红色箭矢瞬间划破长空,在转瞬间就已经来到红玉的近前,然而当箭矢刚刚进入烈火之中时,却听见噗地一声,直接被红玉周身的烈焰个焚烧殆尽。

    红玉脸色不变,嘲讽看着红莲,“在红莲业火下,只要是火系攻击都没有任何作用。”右手捏诀一指,翻腾的火海中卷起一道火舌朝着红莲席卷而去,“我说过,若你只有这点儿能力,今日你就留在这里吧。”

    火舌呼啸卷来,红莲却如同吓傻了般站在原地不动。

    四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在瞧见这一幕后忍不住惊呼出声,就连红家备战席中的两位红家长老也是猛地神色一变。

    红玉居然下了杀手?!

    红劲秋老脸一急,猛地一把抓住身边的红峥嵘,道:“快阻止红玉。”

    可惜,比赛已经开始,比赛台四周的结局也已经落下,想要阻止红玉下杀手,只怕有些不可能了。

    另一边角落处的裁判在瞧见这一幕之后,也是浑身紧绷,似乎准备随时出手救人,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帝都学院所在的备战席中,轩辕天心却做得稳稳当当的,似乎一点儿都不着急此时红莲的处境。

    不仅她不着急,连她意识海中一直关注着这场比赛的大圣都不着急。

    大圣双手抱在胸前,瞧着比赛台上的那一幕,忍不住嗤笑道:“本大圣亲自教导出来的人,又岂是那区区还未成型的红莲业火可以打败的。

    似乎想要印证大圣的这一句话般,比赛台中似被吓傻了的红莲动了。

    她的周身突然抱烈火笼罩,然后一步踏出,如同一只蓄势已久的猎豹般,朝着红玉就蹿了过去。

    “主要是火系攻击都没有任何作用吗?那今日就让你看看,红莲业火可不是天下无敌,更别说你这个尚未成型的红莲业火了。”红莲话音未落,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冲入了红玉召唤出来的烈火之中,然而令得红玉震惊的是,红莲的身上似乎有着什么可以隔绝红莲业火的宝贝般,她明明冲入烈火中,却没有被红莲业火伤到半分。

    红莲只在眨眼间便来到了红玉的近前,然后做出了一个全场都想不到的事情。

    抬起一拳,然后直接朝着红玉的脸上挥了出去。

    ‘砰————————!’

    一声闷响,红玉居然被这一拳,给直接打的倒飞出去。

    “嘶——————-!”抽气声顿起,不可思议地道;“她不是灵修吗?为何她的一拳比武修们的力量还要大?”

    若不是大圣不想在这些人的面前现身,只怕立即就会掠出轩辕天心的意识海,并插着腰大笑几声,告诉他们本大圣教出来的人,岂会跟那些弱鸡似的灵修一样不经打。

    而比赛台上,红莲在一拳打飞红玉之后,脚下再次一点,居然就这么追了过去,抬脚又是一踹。

    只听唔地一声痛苦闷哼,红玉瞬间捂着肚子缩成一团。

    “你总是让我使出我的本事来,这一年多来,我在帝都学院学会的就是这些。”垂眸看向卷缩成团的红玉,红莲冷声道:“教我的人告诉我,即便是灵修,也同样可以像武修一样揍人。”

    “你”红玉咬牙抬头,目光愤恨的盯住红莲,捂着肚子的手却在悄悄捏诀。

    ‘嗡——————-!’

    大片的烈火再次升腾而起,将二人瞬间困在了烈火当中。

    红玉挣扎着起身,抹掉唇角边的血迹,狠毒道:“那又如何,如今你还是被困在了我的红莲业火当中。

    ”

    红莲神色不变,看了一眼四周升腾的烈火,垂眸道:“红玉,你还是没有发现吗?”

    红玉闻言一愣,红莲抬眸看着她,淡淡道:“你的实力在宗境四重,而我的修为”话音一顿,周身气息瞬间暴涨,“在宗境八重!”

    红玉猛地瞪大了眼睛,察觉到红莲体内爆发的气息后,惊怒道:“这不可能!”

    当年红莲从家族中失踪时,她的实力明明才灵士三重境而已,为何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她便窜入了宗境?!

    似知道她在震惊什么般,红莲看着她,平静道:“在帝都学院,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话音顿了顿,继续道:“红玉,除了我们实力的差距外,你似乎还没有看清一点。”

    红玉神色一变,看着红莲不语。

    红莲却突然对她一笑,道:“你的红莲业火,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闻言,红玉瞳孔一缩,然后猛地朝四周看去,果然发现她的红莲业火无法近红莲的身。

    “为为什么?”

    红莲笑了笑,道:“教的人告诉我,这叫做属性压制。”

    属性压制?!

    红玉的眼神有一瞬间的茫然,似有些不明白。

    然而很快,红玉似乎就明白了。

    只见红莲周身的气息变得极为狂暴,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眸居然渐渐变成了血色,而她白净的脸庞上也出现了变化,右脸颊上也慢慢有着一个血色图腾出现。

    红莲一双血色双眸变得冷漠无情,双手却突然结印,然后她的脚下瞬间升腾起一个血色的神秘阵法。

    “红莲妖火——————-!”

    ‘轰——————————!’

    四周的空气瞬间变得炙热无比,就连角落处的栾谦都被这突来的异变给惊了惊,然而就在栾谦直觉不好,想要扑过去救援或者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当红莲妖火出现,栾谦就发现,他根本就无法靠近那诡异的烈火,甚至于比赛台四周的结界都是在这狂暴的烈火总发生了扭曲,最后砰地一声炸开了。

    以前的红莲想要祭出红莲妖火必须要使用血祭,且红莲妖火的出现要耗损她的生命力,然而经过大大圣的教导后,红莲如今根本不用血祭就可以随意将红莲妖火召唤出来了,但召唤的次数却也有限。

    红莲妖火一出,全场哗然。

    似乎都被这恐怖的火焰给吓到了般,更别说被红莲妖火困住的红玉。

    不看红玉脸上的苍白之色,和眼中的恐惧,红莲手中印决一变,道:“我不杀你,但你辱我父母,我也不能放过你。”

    “你想干什么?!”红玉一惊。

    红莲却突然转身朝火海外走去,道:“我不会收走这火,你若有本事,就自己走出来,只要你能自己走出来,是死是活就看你的运气。”火中突然站定,红莲回头看向一脸惊恐的红玉,继续道:“不要想着呼救,或者说是放弃比赛,我的火叫做红莲妖火,被困在里面的人,不管你如何大喊大叫,外面的人都是听不到半分的。红玉,要么你自己走出来,要么就死在红莲妖火之中吧,不过我提醒你,红莲妖火一出,就会不断收紧,直到将里面的活物焚烧殆尽方才会熄灭,你只有一刻钟的考虑时间。”

    话落,不管红玉在里面任何叫喊,红莲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当红莲走出火海后,栾谦立刻绕了过来,沉声问道:“另一名参赛者呢?”

    红莲抬手指了指火海中,道:“在里面,胜负未分,她还在里面破我的阵。”

    栾谦闻言眉心一皱,他是裁判,但如今胜负未分,里面被困着的人也没有呼救,更没有喊放弃比赛,他就无法干预。

    “你确定她不会有危险?”栾谦看向红莲,沉声提醒道:“你要知道这是比赛,不可杀人,否则你的比赛资格将会被取消。”

    红莲神色不变,认真点头,道:“我知道,这个阵能维持一刻钟,一刻钟不收,便会自动焚烧阵中的活物。”

    栾谦闻言神色微变,但红莲很快又道:“不过还请裁判大人放心,若她在一刻钟内无法破阵,我也会在阵法开启之前立刻收了火。”

    闻此一言,栾谦的脸色才渐渐收敛。

    然而栾谦却没有看到,红莲微微垂眸的眼底有着一抹情绪快速闪过。

    她说的是一刻钟内红玉无法破阵,她便会收火,但红玉若在一刻钟内自己莽撞的冲了出来被妖火所伤,那就不关她的事儿了。

    不得不说,当初胆子小又柔弱的小红莲,已经被轩辕天心给带坏了。

    一刻钟还没到,被困在红莲妖火中的红玉便待不住了,因为不管她在里面如何大喊大叫,外面的人都听不到,而她又记得红莲的话,说她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若是一刻钟内她无法出来,就会被这诡异的妖火焚烧殆尽。

    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一阵大喊大叫之后,最后决定拼一拼,强行冲出去只是会受伤,总比被困死在里面要好。

    这么一想,红玉咬了咬牙,当真发狠朝外面冲了出去。

    然而她却不知道的是,红莲妖火又岂是寻常的火,连红莲业火都低它一等,一旦被红莲妖火沾身,很可能就会被烧成灰烬。

    但红玉也不算是没有脑子,她在冲出去之前,还召出了红莲业火将自己保护住,可尽管她保护措施做得再好,当红莲业火一接触到红莲妖火后,立刻被焚烧殆尽。

    “啊——————————!”

    一声惨叫自火中响起,所有人都被这声凄厉的惨叫给吓了一跳。

    也就在这时,一个浑身着火如同火球般的人扑了出来,这一幕,令的观众席上不少胆小的人都吓得发出一声惊呼。

    红家的众人更是脸色大变。

    红玉自火中冲出来后,就倒在了地上,但身上的火依然没有灭。

    栾谦也是脸色一变,但他还没有反应,身边的红莲就蹿了出去,一掌拍向红玉的后背,只见她身上的烈火瞬间被红莲给拍散。

    红莲一脸焦急地道:“怎么就这么冲出来了呢?你若是破不开阵,在里面喊一喊我就会收了火,你怎么能这么冲出来啊?!”

    红玉没喊吗?

    她喊了,可惜没人能听见啊。

    红莲脸上的

    焦急之色可不像假的,一双眼睛都红了,“快来人,她必须立刻就医,否则只怕真的会有什生命危险。”

    此时台下的红家众人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直接冲上了比赛台。

    红峥嵘脸色难看的看了一眼此时已经陷入了昏迷中的红玉,侧头看向一脸焦急且要哭不哭的红莲,张了张嘴本想说什么,可惜他话还未出口,另一边备战席中的轩辕天心等人也掠了上来。

    轩辕天心一上来,就一把搂过快哭出来的红莲,软声安慰道:“红莲别哭,跟你没关系。”

    这话一出,红峥嵘的气息顿时不稳了,其他的红家子弟也是怒目而视。

    “人都已经被烧成这样了,你居然还说跟她没关系?”

    见红家人怒声质问,轩辕天心一边轻轻搂住红莲,抬眸淡淡地看了过去,“有没有关系,难道裁判不会断定吗?”话落,侧头看向栾谦,问道:“裁判,您觉得这跟我们帝都学院有关系吗?”

    栾谦正要开口,然而趴在轩辕天心怀里的红莲却猛地抬头,抽抽搭搭地道:“刚刚我就跟裁判大人说过,若是一刻钟内她破不了阵,我就会收了火放她出来,我也没有想到她会如此莽撞的强行冲阵,她若是无法破阵,只要在里面喊一声,我也会收火的,但我跟裁判大人在这里站的这一会儿,根本没有听到她的呼喊声,我以为她已经找到了破阵的办法,谁知道谁知道她居然会这么冲出来。”

    红家的人瞬间脸色一黑,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红玉自己逞强冲阵,才会被烧成这样?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吗?

    轩辕天心嘴角微微勾了勾,但很快又压了下去,一脸严肃地看向栾谦,问道:“裁判,我们的队员刚刚是否跟你说了这番话的?”

    栾谦被轩辕天心这么一问,直觉有什么没对,但是如今帝都学院和红家的人都看着他,他只能皱了皱眉,点头道:“的确是如此,且我一直站在这里等着救援,可红家的参赛者却并没有呼救,也没有说放弃比赛。”

    轩辕天心闻言笑了,侧头看向红家众人,道:“我相信裁判的公平公正,在这种事情上,裁判可不会说谎。”

    红家的子弟似乎还想争论,然后红峥嵘却深深地看了红莲和轩辕天心一眼,挥手道:“尽快将红玉带去治疗。”

    红家大长老发话了,其他人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立刻出来两名红家子弟,扶起昏迷中的红玉便掠下了比赛台。

    轩辕天心含笑看了红峥嵘一眼,方才对着栾谦道:“裁判,这一局是否是我们赢了?”

    栾谦一噎,但还是点头道:“一对一第一场,帝都学院获胜。”

    轩辕天心似满意般地点点头,看向红峥嵘,问道:“你们可还有继续比赛?”

    红峥嵘淡淡看了轩辕天心一眼,“比,怎么不比。”话落,再次看了一眼垂着头不语的红莲一眼,居然就这样带着红家的其他人下了比赛台。

    轩辕天心看着红峥嵘的背影,眯了眯眼。

    这么好说话?

    垂眸敛了眼中的神色,轩辕天心拍了拍红莲,道:“这一场你也受了惊吓,下一场就休息吧。”

    这时的红莲似乎当真如同受到了惊吓般,乖乖的点了点头。

    轩辕天心牵过红莲的手,侧头对着栾谦一笑,道:“下一场,帝都学院换人。”话落,也不待栾谦说什么,直接拉着红莲下了比赛台。

    ------题外话------

    今天要出去过生日,所以早早就把更新写了,晚上会很晚才会回来,所以今天没有二更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