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73:红玉的心思

正文 273:红玉的心思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原本晴朗的天空被乌云覆盖,比赛在开始了一小会儿后,谁也没有料到会下起了瓢泼大雨,不过还在角斗场的观众席、休息区四周都是有建棚子,这也并没有影响到观众们观看比赛。至于场中的比赛台上,虽然没有遮雨的棚子,但是在比赛时却有结界笼罩,这样的大雨也影响不到参赛者的比赛。

    如此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二十六场,虽然大雨淋不到结界内,但因为一开一撤,也让得比赛台上面变得湿漉漉的。

    因为下一个上场的队伍就有帝都学院,所以轩辕天心他们已经起身等在了休息区的边缘,就等上面的比赛结束后,可以直接进入下方的备战席。

    因为马上要上场,且又知道这一场会让他们这些预备队的队员上场,林炎一行人的眼中都有着兴奋之色在涌动,不过比起他们眼中的兴奋之色。烈重渊和乐正羽二人却显得有些蔫耷耷的,不为别的,只因为前面那二十五场赌局中,这二人只赌赢了三次,剩下的二十多次,全赌输了,就连现在正在比赛的这一场,他们也没有赌对,眼瞅着又输,都快输得没脾气了。

    未来这几日在无相城的伙食,看来他们二人是包定了。

    当裁判掠入比赛台中央,宣布了比赛结束后,四周的结界再度被开启,上面刚打完团体战的双方参赛队,各自退了场。

    轩辕天心领着一群人自休息区进入了场中的备战席后,抬眼便瞧见对面备战席内的红家众人。

    一声沉闷的钟声响起,第二十七场比赛也即将开始。

    隔着哗哗大雨,轩辕天心的视线却并没有模糊,依然能够清楚的看见对面备战席的红家众人似乎在商量着什么,而被红家的年轻子弟围在中间的两名老者,应该就是这次负责带队的红家长老。

    从昨日跟帝都学院抽到相同号码后,红家的人一回到驿馆后就召开了紧急讨论,但由于没人能够摸清帝都学院那群参赛学员的底细,是以红家的人也无法制定出一套更好的应对战术。

    大赛开始的第一天,帝都学院在淘汰赛当中只上场过一名队员,且还是一名有着王境实力的队员,红家这边的人说没有压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次前来无相城,红家带队的长老是大长老红峥嵘和二长老红劲秋。

    红家在上一次的淘汰赛中耗损太大,虽然必赢了比赛,却是惨胜,带来的十多个子弟中,有一半都在淘汰赛上出现了伤势,甚至还有几个是重伤。

    经过一两天的休养,伤势过重的子弟自然没有这么快能恢复过来,但既然是为了大赛而来,红家也不是没有准备,到底是底蕴不错的老世家,还是藏了后招的。

    “大长老,跟帝都学院这一场,咱们该怎么打?”红家子弟中,一名少年忍不住问道。

    大长老红峥嵘闻言看了一眼对面,目光在对面皇明月的身上一落,道:“将你们的实力发挥出来就好,原本我想着凭红彦的实力,咱们红家至少能进入大赛的前二十名中,但人算不如天算,循环赛第一场就遇上了帝都学院。”

    一群红家子弟闻言,立刻侧头看向安安静静坐在二长老红劲秋身边的一个俊美青年身上,眼中都露出一丝遗憾和可惜。

    “淘汰赛上咱们损失那么大,二位长老都忍着没有让红彦大哥上场,就是为了能够隐藏我们的实力,让红彦大哥作为杀手锏,谁能想到咱们运气这么背,居然跟帝都学院抽到了一起。”

    这话中多多少少藏了一丝埋怨,倒不是埋怨别的,而是埋怨昨日去抽签的红玉,手居然这么背,抽到谁不好,结果抽中了帝都学院。

    红玉是红家二脉嫡系,虽说红家的家主如今还是老家主当家,但一脉已经没人了,如今二脉倒是成了红家唯一一个能在以后继承红家的人选,如今的二脉红二爷,便是红玉的父亲。

    按理说,红家二爷会是未来的红家家主,红玉的身份便是红家的嫡小姐,在红家当中可没人敢埋怨她什么,但这次的比赛,对于红家很是重要,所以以往没人敢得罪红玉,可不代表现在没有人会不敢抱怨一二。

    红家这些年渐渐没落,这次大陆院校争霸赛在无相城举行,又赶上无相殿突然改了大赛规则,不仅西大陆上的院校可以参赛,就连一些家族和宗门都可以报名参加。红家高层认为这是一个让红家再次振兴的机会,所以在大赛规则一改动之后,就立刻安排了人手前来报名参赛。

    原想着以红家的实力,即便进入不了决赛,但好歹也能进入个大赛前二十名内,这样一来,红家也能渐渐再次走入世人的眼中,可哪里想到不过才循环赛的第一场,他们就跟帝都学院碰在了一起。

    帝都学院那是什么实力?

    不是红家的人太瞧不起自己,是他们再自负,也有自知之明。

    帝都学院乃是历届争霸赛的冠军,即便这一届大赛的规则被改,那也绝对是最后冠军的争夺者之一,如今这场大赛中,唯一能跟帝都学院争锋的队伍,或许就只有无相殿了。

    所以昨日当瞧见红玉居然抽到了帝都学院,红家弟子中已经有不少人都开始不满了。

    族人的不满,红玉本人也同样知道,若是换作平日,以红玉那大小姐的脾气,只怕也早就爆发了,但是令不少人觉得奇怪的是,红玉从昨日开始就有些不对劲,太安静了。

    不仅是红玉本人太安静,就连平日里跟红玉交好的那几个人也同样安静。

    因为这一句抱怨,备战席中不少红家子弟都转头看向了坐在角落处安安静静的红玉几人,当瞧见红玉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时候,其他人都奇怪地皱了皱眉。

    红玉如此反常的表现,不仅他们觉得奇怪,就连大长老和二长老同样也觉得奇怪。

    大长老红峥嵘皱了皱眉,见红玉如此反常,还以为她是在自责昨日抽签抽到帝都学院的事儿,虽然红峥嵘本人也觉得有些遗憾和运气不好,但他毕竟是长老,也知道这抽签的一事儿,压根就跟红玉没什么关系,所以在瞧见红玉沉默不语的坐在角落里后,红峥嵘忍不住严厉地看了一眼刚刚抱怨的弟子,方才放软声音,对着红玉道:“红玉丫头,这抽签也不是你的错,天意如此,你也不必如此自责。”

    红玉闻言眸光动了动,红峥嵘几人都以为她是自责,其实只有红玉本人,还有陪她坐在一起的那几名少年少女方才知道她究竟是为什么。

    那晚在大街上遇见了红莲,还惹出了妖王妃,这件事儿他们在回去后压根就没有对红家的其他人说过一个字,在比赛开始的第一天,当红玉发现那位妖王妃居然在帝都学院的队伍里后,红玉的脸色就变了不少,特别是当她发生连红莲都在帝都学院的队伍当中后,那脸色就更难看了。

    前来参加比赛的参赛队都住在一个驿馆当中,但无相殿安排的驿馆非常大,而帝都学院因为是历届冠军,所以独占了驿馆的顶楼,所以大赛开始了几日,红家一行人跟帝都学院的人都没有在驿馆中碰见。

    红玉隐瞒了红莲的存在,除了不想让红家的人知道红莲现在在帝都学院外,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当年的红莲,虽然在红家不受待见,但红莲却也是红家的嫡系,且还是一脉嫡系。

    红莲的父亲跟红玉的父亲是亲兄弟,当年红莲的父亲还活着的时候,不仅天赋好,还十分受到红家家主的重视,更甚至一直被红家家主当做继承人在培养,若不是当年突然陨落,只怕如今早就说红家的家主了。

    当年红莲的父亲突然陨落后,其母亲也突然失踪,因为其母亲失踪得突然,倒是令得红家传出一些不好的猜测,其中一个便是红莲的父亲其实是被其母杀害的,谁叫那个女人来历不明呢。

    因为这种种猜测,再加上红家家主一直不喜欢这个大儿媳,自红莲父亲陨落后,便迁怒给了当时年纪只有三岁的红莲,而红莲五岁觉醒时,又因为天赋很弱,所以红家的人便一直不怎么待见她,导致她虽然是一脉的嫡系小姐,却在红家活得连个下人都不如。

    亲爷爷不管,父亲早亡,母亲又失踪,年幼的红莲就成了一个小可怜,红家的年轻子弟都可以随意欺负她,而当年最喜欢欺负红莲的就是二脉的人。

    当年红莲年纪小,被欺负了也只能躲在小破院子里哭,直到有一日,被人欺负狠了,红莲却突然爆发了,但红莲的爆发却让得红家不少人惊骇不已,小小的姑娘目光冰冷,面瘦肌黄的小脸上却有着诡异的图腾,因为这突来的变化,令得红家人视她为怪物、不祥,所以红莲在红家的处境,就更困难了。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若不是红家还顾忌着家族名声,当年在发现红莲的诡异之后,只怕当场就会被秘密处死了。

    这些年,红家的老家主从来都没有过问个红莲的事情,也一直对红莲在红家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红家老家主的态度,滋长了那些欺负红莲的人的气焰,他们欺负起红莲来就更肆无忌惮,因为他们知道老家主不会管,所以便理所当然的觉得红莲在老家主的眼中是个不重要的存在。

    直到一年多前,红莲突然从红家失踪了,谁也不知道红莲去了哪里,跟着她一起失踪的还有从小陪着红莲的小丫头青依,但也正是那个时候,红玉还红玉的父亲才发现,老家主并不是不在乎的红莲这个孙女的。

    红莲失踪后,老家主不仅发了怒,并还暗中派了不少人出去寻找红莲,就因为这个,让二脉的那些人心中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

    一脉就只剩下红莲一个人了,如今在红家,二脉可以说是如日中天,所以人都觉得红家以后的家主会是二脉的红二爷,但是老家主对红莲的态度,却是如一根刺般,哽在了二脉众人的喉咙口,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原本想着红莲突然失踪,一个没什么修为的小姑娘,身上又没什么钱财,失踪了一年多,只怕已经不晓得死在哪里了,二脉的人都是这么想的,但谁晓得红莲不仅没有死,还进入了帝都学院,不仅进入了帝都学院,还得了妖王妃的庇护。

    那晚在大街上,红莲亲口说她自己叫轩辕红莲,这是摆明了要跟红家脱离关系,这个消息对于红玉这位二脉嫡小姐来说本该是好事儿,但她依然觉得红莲一日不死,就会威胁到他们二脉。所以在那一晚之后,即便被轩辕天心那般教训,她都忍着没有向红家的两位长老说什么,就连当晚跟她在一起的那些人,都被她下了封口。

    这几日她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大长老和二长老会认出红莲,令她庆幸的是,似乎老天都站在她这一边,红家跟帝都学院住在同一个驿馆中,双方都没有碰见过。

    红玉正在庆幸,可谁知道昨日她却抽签抽中了帝都学院,如今他们红家跟帝都学院是对手,那么帝都学院中的红莲,只怕也瞒不住了。

    红玉的沉默,让得红峥嵘皱了皱眉,就连二长老红劲秋都奇怪地看着她。

    “红玉丫头,你怎么了?”红峥嵘再次开口询问。

    红玉闻言回神,连忙摇头道:“大长老,红玉没事儿,只是在想待会儿的比赛而已。”

    红峥嵘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比赛的事儿,你们尽量发挥吧,输和赢已经不重要了。”

    “大长老。”红玉垂眸遮住眼底的光芒,似自责般地道:“这次跟帝都学院对上,责任在我,所以我请求上场。”

    “你要上场?”一旁二长老奇怪地看了看她,淘汰赛上这丫头就上场过,还受了一些伤,本来这次他们就没想过再让她上场,只想让她好好养伤来着的,却不料这丫头居然会主动请求上场。

    红玉点头,抬眸看着二长老,自责道:“若不是我抽到帝都学院,咱们红家想要进入前四十名也不是不可能,既然是我的错,我自然要弥补。”

    见她说的这般认真,估摸是真的自责不已,二长老无奈道:“既然你要上场,那就上场吧,但是红玉丫头,你身上的伤势还没好,所以比赛中万不可逞强。”

    红玉点头,“红玉知道。”垂眸,眼底幽光闪烁。

    自责,她才没有这种东西,不过是想着看能不能在比赛上遇到红莲那个贱丫头,若是遇见了,她一定会让那个贱丫头没命走下比赛台,虽然大赛规定不可对对手下杀手,否则就会被取消比赛资格,但他们红家跟帝都学院对上后,本来就没有后面的比赛机会了,既然如此,那她为何不趁此机会除掉红莲?

    到时候比赛已经开始,就算是大长老而二长老认出了红莲,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红莲那贱丫头死后,她大可以推脱是失手错杀,而且如今红莲跟当初在红家时已经判如两人,她也完全可以说是没有认出她来。

    只要除了红莲,爷爷的心里就算再对红莲有什么,总不可能因为一个死了的孙女,对她这个活着的孙女做什么重

    罚吧!

    红玉敛了眼中的杀机,脸上依然是一副自责的模样。

    而也此时,比赛开始的钟声也再次响起。

    ------题外话------

    昨天因为身体原因所以请假了,本来今天还是有些提不起精神的,但想着昨天已经请假了,今天再休息有些说不过去,还是爬起来码字了。

    这人啊,不逼一下自己,始终不晓得自己到底可不可以,逼一下,原来我还是可以的,哈哈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