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67:(二更)

正文 267:(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从修炼状态中一退出来,就瞧见妖王殿下正捉着金翅大鹏翻来覆去的摆弄,不晓得的只怕还以为他手中玩的是一个玩具,而作为被当成玩具的金翅大鹏,此时此刻它的内心是拒绝的。

    但内心拒绝又能如何?当实力不如人时,这位灵山神禽也只能一脸生无可恋的接受现实。

    眼瞅着妖王殿下就要捏着金翅大鹏的两只小腿短来个劈叉后,轩辕天心一脸黑线的连忙喝止:“皇明月,你不是在睡觉吗?”

    妖王殿下给强行要给金翅大鹏劈叉的双手一顿,抬头看去,在瞧见轩辕天心终于退出了修炼状态后,立刻扬眉一笑,将手中已经半死不活的金翅大鹏给丢到了一边,三步并成两步地走到轩辕天心的身边,笑吟吟地道:“妞,你修炼完了?”话落,剑眉一皱,目光狐疑地将她来来回回上下打量了一圈,又道:“你身上…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皇明月的感知是相当敏锐的,但轩辕天心不动声色地看着他,问道:“多了什么东西?”

    妖王殿下闻言皱了皱眉,研究地看着她半晌,道:“不知道,不过爷总觉得你身上似乎多了什么,就好像…”似想到了什么般,挑眉看着她,道:“好像你的身上笼罩了一层雾,让人有些看不真切了。”

    笼罩了一层雾?

    轩辕天心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笑了。

    “你倒是感知敏锐!”

    “怎么?”妖王殿下一听,连忙在她身边坐下,问道:“跟你刚刚的修炼有关?你究竟在修炼什么东西?”

    轩辕天心冲他笑了笑,道:“大圣教给我的一本心经。”

    “心经?”妖王殿主眨眨眼,“那是什么东西?”

    看着他好奇的模样,轩辕天心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笑道:“你仔细感觉一下,看能感觉到什么不?”

    感觉?

    妖王殿下一脸莫名地垂眸看向自己的手,然后突然笑得荡漾地道:“爷就感觉到了十分的柔软。”话落,那按在轩辕天心心口处的爪子还抓了抓,补充道:“弹性也不错,大小正合适…咦?”一双妖娆的凤眸瞪大了少许,似发现了什么惊奇的事情般,抬眸看向轩辕天心,兴奋道:“妞,爷发现你的小馒头似乎变成了大馒头……”

    啪!

    话未说完,一脸荡漾的妖王殿下就挨了一巴掌。

    只见那张俊美妖冶的脸庞上,瞬间多了几根手指印,轩辕天心黑着一张小脸,怒吼:“皇明月,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妖王殿下捂着脸,嚷嚷道:“死女人,是你按着爷的手放在那里的,也是你问爷有什么感觉的,爷的感觉就是这样,也如实说了,你反过来打爷干什么?!”

    轩辕天心:“……”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但看着一脸委屈悲愤的妖王殿下,轩辕天心颤着手指着他,道:“我明明是让你感受一下我心里的情绪,你个不正经的东西!”

    “情绪?”妖王殿下闻言一呆,然后看了看轩辕天心黑黝黝的小脸,目光又转到那起伏剧烈的胸口处,似终于明白自己刚刚误会了,然后打死不认错地道:“是你自己没说清楚,怎么能怪爷!”

    “你!”轩辕天心闻言气得又想揍他了。

    估摸是真的怕被揍,妖王殿下立刻换了嘴脸,笑得讨好地道:“来来来,刚刚是爷误会了,谁让你不说清楚来着,这回爷知道了,爷重新感觉一下。”说着,伸出爪子,一脸兴奋地就要按上去。

    就在他那爪子快要按在轩辕天心的某个高耸之处时,便听得她阴测测地道:“皇明月,你若按错了地儿,我立刻剁了你的爪子。”

    妖王殿下的爪子一僵,狐疑地看了看轩辕天心,见后者一脸冷笑地望着自己,妖王殿下眼珠子转了转,只见他伸出去的那只爪子立刻偏移了原本的轨道,转而落在了轩辕天心的心口上。

    咚咚咚咚咚咚!

    轻微的心跳震动自掌心处传来,皇明月偏了偏头,“没什么……”目光落在轩辕天心微微发黑的小脸上,话音猛地一顿,“咦?”

    “如何?”轩辕天心的脸色依然不怎么好,不过见他突然眯起了眼睛,忍不住问道:“感觉到了什么?”

    皇明月又瞅了瞅她的脸色,然后再仔细感受了一下,眼中的诧异之色顿时浮现,“什么也感觉不到,但是你的脸色…明显是在生气啊。”说完,一脸惊奇附身过去,将自己的耳朵贴在她的心口处,仔细地听了听。

    平静,很平静!

    除了平静,他根本就察觉不到她的心绪。

    似确认了什么般,皇明月抬头看着她,惊奇地道:“妞,你怎么做到的?你明明在生气,但是爷就感觉不到你的情绪上有任何的变化。你的心…就如一潭死水般。”

    闻言,轩辕天心总算再次笑了。

    伸手将他的脑袋给推开了一些后,方才道:“这就是大圣交给我的心经。”

    “嗯?”妖王殿下挑眉,好奇问道:“什么心经?为何会这般?这心经有什么作用?”

    “镜明心经。”轩辕天心笑道:“据说这镜明心经是用来稳定心性的,共有两个阶段,一个是心如止水境,一个是明镜止水境。如今我才刚开始修炼,所以境界在心如止水境。”

    “心如止水?明镜止水?”皇明月皱眉,这玩意儿修炼起来有什么作用?

    似知道他在疑惑什么般,轩辕天心笑着解释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当初在极北雪原我曾经受过重伤,最后是老师出现,才暂时稳住了我的伤势。不过也因为老师在给疗伤的时候,他和我之间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联系,叫做从属关系,我若受伤,老师同样会受伤,我若死了,老师也活不了,不仅如此,连我情绪上的变化,老师都能准确的感受到。”

    一听轩辕天心说起这件事儿,妖王殿下的脸色就立刻臭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这个,当时知晓这件事儿的时候,他还不高兴了好久,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有了这种奇怪的联系,他能高兴得起来才怪!

    瞥了一眼妖王殿下不高兴的神色,轩辕天心继续道:“修炼镜明心经其实没多大的用处,但它唯一有好个好处便是能够隐藏我的情绪变化,哪怕是我跟老师之间的那种奇怪联系,在我修炼了明镜心经之后,只要我不愿意,老师就不会再感

    受到我的心情。”

    听到这里,只见不高兴的妖王殿下顿时双眸一亮。

    “不过……”再次瞥了一眼突然又高兴起来的某人,轩辕天心接着补充道:“不过我现在才刚刚开始修炼,心如止水境也只能遮盖住一些,若是我的情绪波动不大,老师应该依然能感觉到。除非我修炼至明镜止水境,只有到了明镜止水境,方才能彻底掩盖了自己的情绪变化。”

    “原来还是无法完全掩盖啊。”妖王殿下一脸失望的道。

    轩辕天心耸了耸肩,从软塌上站了起来,道:“我已经很努力了。”

    “好吧。”跟着起身,妖王殿下再次笑了起来,一把搂过轩辕天心,荡漾地道:“只要咱们以后稍稍克制一些,不让你情绪波动太大,或许也没什么打紧的。”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奇怪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我们要克制一些?我们克制些什么,又跟我的情绪变化有什么关系?”

    见她一脸茫然,妖王殿下笑得不怀好意地道:“自然是你跟爷滚一起睡觉的时候。”

    轩辕天心:“……”

    “妞,你突然要想办法掩盖自己的情绪变化,难道不是因为不想兰因那个家伙感觉到什么吗?”妖王殿下笑吟吟地凑近。

    轩辕天心一张小脸瞬间涨红。

    诚然,她的确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办法切断她跟老师之间的联系的,但是这东西为什么要用一种咱们要偷偷摸摸做坏事的表情看着自己?!

    就在妖王殿下一脸坏笑,越来越贴近她,一双眼睛十分勾人,且目光中散发出一种类似某种邀请的信息时,窗外传来了一阵宏远而雄浑的钟声,也让得轩辕天心从那勾人的眼波中瞬间回神。

    “哈…那个……。”猛地将人推开,轩辕天心跟兔子似的蹿出了卧房,“比赛结束了,也不知道最后无相殿跟天贤学院的结论出来没,我出去看看。”

    妖王殿下被推了个踉跄,等他回过头,轩辕天心已经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那是抓都抓不回来了。

    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脑袋,欲求不满的妖王殿下低咒了一声,然后整了整仪容,方才漫不经心地跟了出去,嘴里还在不甘地嘀咕:“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爷先给你记着!”

    题外话

    今天是阴历七月十四,我们这里的习俗是在这一晚要去先人烧纸,所以晚饭后就开车去了河边,弄到现在才回来,等更新的妹子们久等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