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65:镜明心经

正文 265:镜明心经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无相殿和天贤学院的小插曲过去之后,大赛照常继续。----

    后面接着的比赛虽然精彩,但似乎并不能引起轩辕天心的兴趣,只见她微微闭着眼,跟躺在她腿上的妖王殿下一样,打起了瞌睡。

    直到后面兰泽学院上场后,她方才幽幽地睁开了眼睛。

    兰泽学院作为往年每届大赛的第二名,场外的支持者自然不少,相对于他们的对手——安南学院,就显得气势弱了些。

    双方参赛队进入备战席,轩辕天心的目光就锁定在了兰泽学院队伍中的那双胞胎兄弟身上,且她还发现,在那两兄弟的身边,还有两个青年跟身边的其他人显得有些不同。

    那种不同,是气质上的不同。

    他们四人的身上,虽然跟兰泽学院的人穿着同样的队服,但四人的气质却能让他们在人群中瞬间脱颖而出。

    一对一的淘汰赛,兰泽学院果然没有派出那四人,就如轩辕天心所说,即便是兰泽学院自己的学生上场,安南学院的人都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在一对一进行到第五场的时候,轩辕天心就知道这场比赛的结局是什么了,所以她将躺在自己腿上的妖王殿下给拍了起来,道:“回去了。”

    “小五,你们不看了?”

    见二人起身要走,随云等人诧异地问道。

    轩辕天心看着他们点头笑了笑,然后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妖王殿下,道:“他身上的伤需要静养,况且淘汰赛上根本看不出什么,那些有实力的参赛队都精着呢,压根就不会在淘汰赛上提前暴露自己的实力。既然坐在这里什么也看不到,我还不如陪他回去,让他好好养伤。”

    随云闻言看了一眼妖王殿下,道:“也好,总归这里还有我们看着的,你们不在也没什么。”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轩辕天心冲几人再次一笑后,方才拉着妖王殿下转身离开。

    二人一路出了角斗场,妖王殿下就来了精神,一点儿都没有先前在角斗场里那般睡不醒的模样,拽着轩辕天心边走边莫名兴奋道:“妞,既然都出来了,还回去干什么,不如跟爷一起去四方楼玩玩。”

    轩辕天心瞧着他拖着自己朝四方楼的方向而去,一脸的黑线,“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有伤?”

    “小伤。”妖王殿下不在意地道。

    轩辕天心听了眉峰一挑,直接伸出一指戳在了他的胸膛上,只见刚刚还说自己是小伤的妖王殿下立刻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死女人,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妖王殿下咬牙切齿。

    轩辕天心闻言收回手,看着他冷笑道:“你不是说自己是小伤么?我只是用手指戳了戳你,怎么就变成谋杀亲夫了?”

    妖王殿下闻言一噎,轩辕天心却不看他,直接抬步朝驿馆的方向走去,边走边道:“你要去四方楼就自己去,反正我是要回去睡觉了,昨儿晚上根本就没有休息好,今日又起得早,之前在看比赛时,我都快要睡过去了。”

    妖王殿下一脸犹豫地看了看在驿馆反方向的四方楼,然后又看了看越走越远的轩辕天心,最后一咬牙,抬步追了上去。

    “妞,爷也要回去睡觉,你等等爷。”

    街上的行人并不多,就连街边很多商铺都关了门,但奈何轩辕天心二人的颜值太高,返回驿馆的一路上,依然成了焦点,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不肯好好走路,非要扒拉着她不放的妖王殿下。

    二人如同连体婴般,扭着麻花的回了驿馆。

    一进入房间后,妖王殿下当先冲去了卧房,轩辕天心嘀咕了一句‘有病’后,方才不紧不慢地跟了进去,不过当她瞧见妖王殿下以极快的速度扒了自己的外衣,只身穿一件松松垮垮的里衣,并用着一种睡美人侧躺的姿势躺在床上后,就忍不住眼角抽了抽。

    ‘睡美人’见她一进来,立刻伸手拍了拍身边被他空出来的半个床位,笑道:“妞,爷给你留着的,来睡觉。”

    嘴里说着睡觉,但妖王殿下眼中却莫名闪烁着一种轩辕天心极为熟悉的狼光。

    难怪这东西一听睡觉后就立刻放弃了前去四方楼,感情他还在打这种主意?!

    轩辕天心眼疼地瞥了他一样,无视了妖王殿下的某种邀请,面无表情地道:“谢谢,我还不困,你若困了就先睡吧。”

    闻言,妖王殿下眼中的狼气不减,笑得荡漾地望着她,道:“不困没关系啊,咱们做点其他事儿,做完你就困了。”

    “呵呵!”轩辕天心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他一眼,径直抬步朝不远处的软塌走去,然后盘膝坐在了软塌上,对着一脸懵逼的妖王殿下,道:“我修炼了,你要么睡觉,要么去客厅玩,就是别来打扰我。”

    妖王殿下:“……”

    修炼?说好的回来睡觉的呢?!

    可惜,轩辕天心把话一说完后,就直接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修炼状态中。

    留下妖王殿下一脸懵逼地瞪了她许久,方才阴郁着一张脸,狠狠地倒在了床上,气得嘟嚷道:“死女人,又骗爷!”唰地一下拉过一旁的被子,将自己给全部捂在了被子里,妖王殿下气不顺儿的蹬了蹬腿,方才喘着粗气儿闭上了眼睛。

    ……

    ……

    “我还以为你当真要陪着那死小子睡觉呢。”

    轩辕天心一进入內视状态后,意识海中的大圣就笑得古怪地道:“白日宣淫什么的可不好,你刚刚若真跑去跟他睡觉了,本大圣还十分的踌躇,到底是封了自己的五感好呢?还是先出去避避嫌好!”

    轩辕天心闻言额前青筋猛地跳了两跳,忍不住怒道:“大圣,圣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再有,我跟他也没有要白日宣淫。”

    “嘁!”大圣嗤了一声,翻着白眼就道:“你们白日宣淫的时候还少了么?最近的一次就是刚来这无相城的……”

    “大圣——!”

    轩辕天心一声怒吼,打断了大圣后面的话,红着耳根子咬牙怒道:“大圣,您再要这样为老不尊,我真的要生气了。”

    大圣砸吧了一下嘴,暗暗嘀咕道:本大圣哪里老了?本大圣说的也是大实话啊。

    见大圣终于不再说那什么事儿后,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再次开口:“大圣。”

    “哼!

    ”大圣不高兴地哼了哼。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耐着性子继续道:“大圣,您可有什么办法,能将我跟老师之间的那种奇怪感应给切断?”

    “切断?”大圣耳朵动了动,复又笑得古怪地道:“你跟他是从属关系,这如何能切断?”话音一转,又道:“不过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切断你跟他之间的这种感应了?”

    闻言,只见轩辕天心刚刚退了红的耳根子再次染上了一抹红晕,支支吾吾地道:“我的情绪变化会影响到老师,这样总被我干扰,会打扰到老师的清修的。”

    “哈!”大圣闻言笑了,笑得不正经地道:“小丫头,我瞧着你恐怕不是怕打扰了他的清修,而是怕你跟皇明月那死小子白日宣淫时,会被你的老师给察觉到吧……”

    轩辕天心一噎,被大圣给说中了心思,顿时瞪着眼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来了。

    “现在知道不妥了,以前你怎么没想到这个?”大圣笑吟吟地继续道。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行不行!”轩辕天心破罐子破摔般地道:“大圣您就说您有没有办法吧。”

    估摸是见她真有些急眼了,大圣摸了摸下巴,道:“切断你们之间感应的办法,本大圣是没有……”

    轩辕天心小脸一垮,但大圣却接着道:“不过本大圣倒是可以教你一个掩盖的办法。”

    “嗯?”轩辕天心眼睛一亮,连忙问道:“什么掩盖的办法?”

    大圣哼了哼,背着手在意识海当中原地转了转,道:“遮掩你的情绪波动,不仅可以让人无法察觉到你的情绪,亦能让你做到水如止水。”话落,大圣挑了挑眉:“你先进来,我传授你一道口诀。”

    轩辕天心闻言后也不迟疑,立刻闭眼用神识进入了自己的意识海当中。

    大圣背着手瞧着她,笑道:“当年我得到这段口诀时,一直嫌弃它是个鸡肋,不过祖佛那老家伙说,我的性子太毛躁,即便成佛了也不像佛,说我得到这段口诀正是天意。本大圣一向对这个天意嗤之以鼻,不过现在倒是有些相信了,只是相信的并不是这段口诀是天意为了改我的性子,而是让我转**给你。”

    轩辕天心闻言一怔,大圣看向她继续笑道:“在灵山,每个有大功德的人都有一次机会接触梵珠,并从梵珠中得到一本功法。当年本大圣虽然一路西行历经磨难后方才到达灵山成佛,但若说功德,只怕还不够去接触梵珠,但祖佛那老家伙怕不让我去,我会偷偷的去,届时不仅偷偷的去触碰了梵珠,恐怕连梵珠都会被我给一并顺走,所以破例让我去领悟了一次。”

    伸手毛茸茸的手,两指并拢轻轻点在了轩辕天心的眉心处,笑道:“虽然本大圣破例去领悟了一次,不过当真应了那句‘不是你的,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会是你的’这句话,本想领悟一个厉害的功法,却没想到得到的会是一本心经。”

    “所以…”轩辕天心瞪大了眼睛,看着大圣道:“您如今要传授给我的那段口诀,就是当年您从梵珠中领悟到的那本心经?”

    “对。”大圣笑吟吟地点头,道:“不过这本心经的用处并不大,只是能让学会的人做到心如止水,心如止水这个境界,如今正适合你,只要你能水如止水,那么你的一切情绪都不会再被你的那个便宜老师所感应到。”

    “心如止水?”轩辕天心皱眉。

    大圣瞥了她一眼,道:“话虽说是心如止水,但也不是真正的能让你心如止水,只是一个意境而已。”话落,指尖金光一闪,继续道:“这本心经的名字叫做镜明心经,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入门——心如止水,一个是圆满——明镜止水。心如止水阶段,可以让你静心且抛开心中一切杂念,而明镜止水阶段,便是让你心体明镜,人心澄澈,物来则应,过去不留。”

    轩辕天心紧紧闭着眼,脑子里被一大段心法口诀所塞满。

    大圣收回手,看着盘膝闭目消化口诀的人,淡声道:“你要记住,当你记熟了口诀,便可以先修炼心如止水境,一旦开始修炼,虽不能彻底掩盖你的情绪波动,但只要你的情绪并不剧烈,兰因也不会察觉到。若想要彻底隐藏自己的情绪变化,就必须要你将镜明心经修炼至圆满,亦是明镜止水阶段。”

    话落,大圣负手于身后,垂眸看着不动不言的轩辕天心,眼底却闪过一抹特别的光芒。

    如今他们眼前的谜团太多,这丫头能够学会镜明心经也好,虽然兰因的嫌疑已经解除,但她的情绪变化总是能被第二个人如此清晰的感觉到,总归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儿。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