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64:无相殿参赛队

正文 264:无相殿参赛队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大陆院校争霸赛第二天,赛场四周的观众席依然是爆满,甚至还有很多未能进场观看比赛的人,都是站在了角斗场的大门外,在那里,当比赛开始后将会出现一道巨大的光幕,会直播比赛的赛况。紫阁

    今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无相殿的队员参赛,最高看台上,除了原先的四张桌椅外,还多加了一副。

    百里苍何的出现,令得赛场中不管是观众亦或是来参赛的队员们,皆是将目光看向了最高看台之上,要知道无相殿的两位殿主同时出现,这是十分难得的一个画面。

    下方帝都学院的休息区里,轩辕天心带着参赛队的成员准时出席,连同昨日受了伤的妖王殿下都哼哼唧唧的跟了过来。

    角斗场里的气氛十分的沸腾,观众们的情绪也很是高昂。

    当裁判宣布淘汰赛开始后,雄浑的钟声也在角斗场里缓缓荡开,并传遍了整个无相城。

    今日上午的淘汰赛有四十场,昨日上下午各三十场,加上今日上午的四十场后,淘汰赛一百场,两百支参赛队就完成了第一轮的筛选。

    不过,能进入循环赛的只有八十支队伍,也就是说这筛选,还要从一百支队伍中再刷掉二十支,所以今日下午的比赛便是最后的筛选。

    而参加最后筛选的队伍,则是在淘汰赛上跟对手各拿一分最后以平局一起出线的队伍。

    看着赛场角落里那块巨大的光幕,特别是瞧见无相殿的队伍这次的对手居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学院后,妖王殿下就直接搭了眼皮子打瞌睡去了。倒是轩辕天心的目光依然盯着那处光幕上,而视线点却落在了第五个要上次的兰泽学院身上。

    轩辕天心看着兰泽学院的名字有些若有所思,身边的随云似察觉到了她目光的停顿般,侧头看了看她,然后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光幕,最后似了然般一笑,低声道:“小五,你还在想无极宗的事情?”

    闻言,轩辕天心收回目光,看着随云点头一笑,道:“是有些感兴趣。”

    坐在随云身边的子亦闻言笑着道:“兰泽学院会在第五个上场,既然你感兴趣,不如待会儿好好看看。”

    “恐怕不行。”轩辕天心却是摇头,道:“你们看兰泽学院这次的对手,安南学院我若记得不错,这个安南学院是安南城中的一个二流学院,本身实力便比兰泽学院弱了不少,无极宗的人这次恐怕不会上场,光上兰泽学院中的队员就能解决他们。”话音顿了顿,又笑道:“除非那安南学院当中也是加入了宗门的人,或许还能逼得无极宗的人上场。”

    “但是”目光极为准确地扫向对面安南学院的休息区,轩辕天心双眸微微半眯,道:“安南学院的人从进入休息区之后便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显然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后招,所以我觉得今日想要看到无极宗的人上场,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随云和子亦二人闻言一愣,倒是没有想到轩辕天心观察的这么仔细,且还分析的这么仔细。

    身边打瞌睡的妖王殿下坐着睡有些不舒服,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瞥了一眼角落了的大光幕,然后撇了撇嘴,身子一歪就朝轩辕天心的腿上倒了下去。

    舒服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妖王殿下闭着眼睛道:“今日看不到,那就在循环赛上看呗。”

    轩辕天心垂眸看了他一眼,忍着想要将他丢出去的冲动,咬牙道:“先前让你别跟着过来,你非要跟着来,结果来了就是为了睡觉?你这么睡舒服?”他一个大男人,歪歪斜斜地倒在自己的腿上,还十分别扭的扭着一个身子,她看着都觉得不舒服,这东西也睡得着!

    妖王殿下哼了哼,不仅没有爬起来,还十分不要脸地伸手环住了她的腰,“不舒服,但爷也要来。”

    轩辕天心小脸有些发黑,瞪着他磨牙道:“你说你这样到底是图什么?在房间里休息不是更好吗?”

    “房间里再舒服,没有你也变得不舒服了。”妖王殿下哼唧,“这里再不舒服,抱着你爷还是能睡着的。”

    轩辕天心:“”

    妖王殿下十分难缠,而受了伤或者是生了病后的妖王殿下就会更加磨人跟缠人。

    本着他是伤患,轩辕天心不想跟伤患计较,只能气得小脸发黑的当他是空气。

    子亦目光含笑地瞥了二人一眼,虽然他有些奇怪为何不过是一晚上而已,妖王殿下就受了伤,但也明白有些事情能不去多问就不要多问的道理。

    见轩辕天心气呼呼的黑了一张笑脸,子亦轻声笑道:“今日下午你们没有来看比赛,倒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嗯?”轩辕天心收回盯着比赛台上的目光,看向子亦疑惑问道:“什么好戏?”

    子亦偏头隔着好几个人看了看坐在最里边的随风和红莲一眼,道:“昨儿下午的第十一场比赛,双方参赛队皆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世家参赛队。”

    轩辕天心闻言挑眉,似乎有些惊讶子亦怎么会关注这些,跟他的性子可是有些不符啊。

    结果她心里想法还未落,便听到子亦继续道:“两个参赛队,一个是须弥城的红家一个是须弥城的巫家。”

    轩辕天心的眸光动了动,若不是子亦突然提起,她都快忘了还有红家这事儿了。

    “两个世家似乎在须弥城就是竞争对手,没想到这次前来参加比赛,居然还抽到了一起。”子亦情轻笑道:“昨儿下午双方一上场,那可是针尖对麦芒,逮着对手就往死里揍啊。”

    “师兄似乎在幸灾乐祸?”轩辕天心奇怪地看了子亦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这可不像平日的你啊。”

    子亦笑了笑,看着轩辕天心十分诚恳又带着腼腆地道:“听说师妹十分不喜欢红家的人,师兄想着你听了此事大概也会幸灾乐祸,所以便先替你幸灾乐祸一下。”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她有那么明显的表现出不喜欢红家的人吗?不过瞧着子亦眼中的戏谑,轩辕天心笑了笑,问道:“那最后呢?谁胜出了?”

    子亦闻言后,脸上的笑意倒是深了几许,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道:“红家惨胜。”

    “惨胜?”轩辕天心眯了眯眼,咀嚼着这两个字,笑道:“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大容易啊。”

    “是挺不容易的。”子亦一脸认同般地点点头,道:“一对一时险胜五场,却伤了二人,团体赛上重伤三

    人,惨胜。”

    轩辕天心闻言笑了笑,淡淡道:“红家如今也就那个样儿了。”

    “红家的确是开始衰落了,当年红家老祖的火神权杖,据说现在的红家人没有一个人能够使用。”子亦唏嘘道:“更别说红家的红莲业火了,如今的红家直系弟子,据说也有数十年无人召唤出了。”

    “红莲业火吗?”轩辕天心眸光一闪,哼笑道:“那算什么,红莲业火被他们当成家族的象征,却坐井观天只知红莲业火,却不晓得比红莲业火更厉害的红莲妖火。一群被猪油蒙了心的东西,明明是个宝贝,还将之当成糟糠,弃之如敝履。”

    子亦闻言挑眉,并若有所思地看了最里面的红莲一眼,他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轩辕天心看着他若有所思的神色笑了笑,继续道:“至于师兄刚刚所说的火神权杖,可是那个名为火神之怒的法器?”

    “正是那个东西。”子亦闻言回神,点头道:“据说那法器曾经是红家老祖的东西,被红家一直视为传家法器,且族中子弟,不管是谁能用得了它,便是下一代的家主传人。可惜,红家这数十年来,已经没人能够使用那柄权杖了。”

    “嗯?”轩辕天心诧异,怎么会没人能够使用呢?当初她在得到那柄火神之怒时,可是用它差点在帝都引起轰动啊,而且她将火神之怒交给红莲之后,红莲同样也能够使用。

    见轩辕天心一脸诧异的模样,子亦笑着解释道:“我听说红家的那个法器十分的古怪,不是红家的人,但只要拥有火属性,都能使用它。但红家的人,却被限制了,只有法器自己选中的人,否则无论是红家的谁,都是不能够使用它。”

    “原来如此。”轩辕天心一脸恍然,随即似想到了什么般,轻笑道:“原来是他们已经没人能使用了,所以当初才会将火神之怒拿去拍卖。”

    “拍卖?”子亦闻言瞪大了眼睛,看着轩辕天心似有些不可置信般地道:“你说是他们将那个法器拿去拍卖了?”

    “是啊。”轩辕天心笑着点头,意味深长地道:“他们还是交给天下第一楼拍卖的,赶巧的是当初拍卖时,被我给得了,如今那柄火神权杖,正在红莲的手中。”

    子亦:“”

    轩辕天心看了子亦一眼,继续笑道:“师兄,你说这是否就是那什么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呢?红家的法器,还是落在了红家人的手里。先前你说红家的规矩是家中哪个子弟能使用火神之怒,便是下一代家主的传人,不晓得红家那些人可还认这个?”

    子亦嘴角微抽,并认真想了想,道:“小五,师兄觉得吧,红家应该可能大概是不会认的。”

    轩辕天心一脸遗憾地耸肩,“是吗?那红家现在的人可真是一群不肖子啊。”

    话落,趴在她腿上的妖王殿下忍不住抽了抽肩膀,而坐在她和子亦中间的随云,在听完了二人的对话之后,无奈地揉了揉眉心,看着轩辕天心提醒道:“小五,你或许还忘记了,红莲现在可不是红家人,是我们家的人。”

    轩辕天心眨眼,随云继续道:“所以,即便红家人认了这条规矩,红莲大概自己也不乐意回红家的。”

    想了想红莲跟红家之间的恩恩怨怨,轩辕天心笑道:“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随云瞥了她一眼,笑道:“既然是说笑的,那自然不会有人当真。”指了指下方的比赛台,道:“看比赛吧,这轮完了后,就该无相殿的人上场了。”

    轩辕天心闻言立刻正襟危坐,脸上的神色端得无比的严肃正经。

    这次无相殿的参赛队也只有两支队伍,一支是正选队,一支是预备队。

    两支队伍的成员皆是秉持着无相殿高贵圣洁的作风,穿着一身洁白的劲装,并十分整齐的从休息区,进入了场中的备战席。

    这一次是淘汰赛,且对手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学院,是以无相殿并没有派出正选队员,而是派出的预备队员,但即便是预备队员,当比赛一开始,双方人员的气息一放开,无相殿的队员就引起了全场惊呼。

    王境!

    自帝都学院之后,这是第二个在淘汰赛上就出现王境实力队员的参赛队。

    全场的惊呼声中,轩辕天心的目光却死死落在备战席内那八名正选队员的身上,不仅是她,连同趴在她腿上打瞌睡的妖王殿下都是将脑袋抬了起来。

    妖王殿下眯眼瞅着备战席中的八人,嗤笑道:“不愧是无相殿,也果然是精英堂中的人,那八人当中至少有四人都在帝境。”

    子亦和随云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轩辕天心在心中默默盘算,四名帝境强者,听起来是有些可怕,但若是自己一队人真的跟那些家伙对上,赢面还是颇大的。

    赛场中的钟声再次响起,当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之后,不过眨眼间,一对一的第一场就已经结束。

    快得几乎不可思议,甚至观众席上的绝大一部分观众都没有看清比赛到底是怎么结束的,只是听见裁判一声开始之后,那小学院的参赛队员就已经倒飞了出去。

    不过观众们虽然没有看清楚,但也不耽误他们的热烈欢呼,这么快就结束了一场比赛,就连昨日上午帝都学院的人都没有做到呢。

    听着四周的欢呼声,妖王殿下撇嘴哼了哼,“一群傻子,恃强凌弱的比赛,有什么可值得欢呼的。”话落,妖王殿下继续将脑袋一偏,再次闭眼打起了瞌睡。

    轩辕天心同样收回了目光,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似乎也认同了妖王殿下的话。

    实力不在一个层次,还偏偏要装逼一招秒杀对手,这不是恃强凌弱又是什么?亏得无相殿的人还一脸得意的模样,看了就眼疼。

    无相殿的比赛,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悬疑,一穿五,直接结束了一对一的赛事,进入了团体战。

    而团体战中,无相殿预备队的人几乎将装逼模式进行到了底,八对八的团体赛,只派出了三人对战八人,剩下的五名队员直接退到了比赛台的最后面,然后抄起了手看热闹。

    虽然无相殿的本意可能是想要减轻对手的压力,只派出三人对战八人,但有时候装逼装圣母太过,就会给人一种瞧不起人的感觉。

    这次跟无相殿对战的小学院是来自天贤府的天贤学院,队伍当中实力最强的队长也不过只有宗

    境四重的实力,面对无相殿派出的两名王境一名宗境队员,天贤学院参赛队中的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了羞愤之色,然而他们却并没有退缩,哪怕战到最后一人还站在场中,也没有宣布放弃比赛。

    场外的欢呼声渐渐小了下来,观众们看着那台上摇摇欲坠却坚持没有倒下的天贤队队长,眼中似乎多了一丝敬佩,因为不言败的人,哪怕他实力还弱也是值得人敬佩的。

    对于天贤队长的敬佩,而观众们看向无相殿的那三人,眼中就多了一些其他的什么东西。

    观众席上开始交头接耳,最高看台上的百里苍何也是脸色一沉,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向场中裁判传音道:“尽快结束比赛。”

    栾谦闻言一惊,抬头看向最高看台,见百里苍何和元烬都是目光沉沉地看着场中,立刻明白了什么般,哪怕场中天贤队队长依然坚持没有倒下,他还是掠到了场中,一把扶住天贤队队长,并深深地看了一眼正要下重手的无相殿弟子,宣布道:“比赛结束,无相参赛队获胜。”

    话落,一把撤开四周的结界,冲着下方早就再愤愤骂人的天贤学院等人焦急喊道:“叫你们的医师来,顺便将人抬下去。”

    天贤学院众人见结界被打开,比赛也结束,顾不到再叫骂什么,纷纷跳上比赛台,将场中倒下的队员们一一抬了下去,而一名中年男子在从栾谦手中接过已经半昏迷状态中的天贤队长后,红着一双眼看着栾谦和无相殿的几名队员,嗤笑道“好一个心狠手辣的无相殿,这就是向世人传颂慈悲为怀的你们?不过是一场比赛而已,先是装大方,只派三人出场藐视对手,再是下狠手,肆虐对手。明明你们可以一招就取胜,非要折磨对手让他一次又一次咬牙坚持,虽然我天贤学院不过是一个小学院,但是对于这次比赛,我们天贤学院不服,我们要投诉你们!”

    这中年男子应该是天贤学院的带队老师,他站在比赛台上的一番话,说得是愤恨无比,且因为离栾谦太近,是以他的一番话,通过栾谦身上的扩音器,让得整个角斗场里的人都听见了。

    参加这种大赛,虽然会出现不服和投诉的情况,但是像今日这般,在淘汰赛阶段就出现了投诉,且还是投诉的这次大赛的举办方的事情,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呢。

    观众席上传来唏嘘声,先前的比赛中,天贤队长不断被打飞,然后又挣扎着爬起来,这些都是被观众给看在眼里的,或许最开始无相殿的那人并没有想过故意要肆虐对手,但天贤队长的锲而不舍似乎惹恼了他,让得他在后面明明可以一招取胜,偏偏要故意来个猫戏老鼠,看着天贤队长不断的被打飞,又不断地爬起来。

    这种手段,的确是有些令人心寒且不齿。

    这也是为何最高看台上的百里苍何要悄悄传音给栾谦,要栾谦尽快结束比赛的原因。

    比赛台上,无相殿预备队的八名成员在听到四周的唏嘘声后,脸色都沉了下来,然而栾谦的反应很快,在听完天贤学院带队老师的话后,神色严肃地点头道:“你的投诉,本裁判会尽快上报,最迟下午就会给出一个结论。”

    天贤学院老师闻言却没在多说什么,只是阴沉着一张脸,扶着天贤队队长掠下了比赛台。

    这一轮的比赛结束了,无相殿也取得了胜利,然而因为这件事,无相殿虽然获得了胜利,却并没有半分的喜悦。

    直到无相殿的两支队伍退场,比赛依然要继续。

    最高看台上,天老似笑非笑地看向百里苍何,道:“还是百里副殿主提醒得及时,否则这事儿只怕就不是投诉这么简单了。”要知道高台上坐着的人都不是寻常人,百里苍何先前虽然是对栾谦传音,但却瞒不过身边的坐着的其他人,当他的传音一出去,高台上的其他几人皆是能够感觉到一些异样的波动,只是不晓得百里苍何到底说了些什么罢了。

    不过看这种情况,即便不晓得百里苍何传音说了什么,但猜也能猜出来啊。

    百里苍何闻言淡淡瞥了天老一眼,没有说话。

    元烬在一旁苦笑道:“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那些小家伙难免有些失控,倒是让你们见笑了。”

    天老嘿嘿一笑,到底是不是失控,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本站访问地址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