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63:觉醒与未觉醒

正文 263:觉醒与未觉醒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房间内。》br />br />轩辕天心一行人回了驿馆后,太上长老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怒瞪着躺在床上的皇明月,又瞥了一眼焦急为他把脉的天老,道:“别把了,这东西虽伤得不轻,但也没有看上去那样严重。”话落,又瞪向皇明月,怒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你怎么又跑去那里?”br />br />妖王殿下哼了哼,拽着轩辕天心的手不放,一副懒得搭理太上长老的模样,道:“你别在这里碍爷的眼,去将院长叫来,爷要他疗伤。”br />br />太上长老闻言双眸一眯,就连轩辕天心都是忍不住皱眉看向他。br />br />天老一副心累的模样,道:“祖宗!你就别折腾了行不行?兰因院长虽然擅长医术,可是太上长老的医术也不差,你都吐血了,还是让太上长老给疗伤,如何?”br />br />哪知妖王殿下直接将脑袋偏去了另一边,跟个无理取闹的熊孩子似的,嚷嚷道:“不要!爷就要院长来疗伤,去…将他给爷叫来。”br />br />天老眼皮子抽了抽,抬手就想揍他,但是看着他如今又有伤在身,那手抬起了,又跟着放了下去。br />br />轩辕天心眸光闪了闪,抬眸看向若有所思的太上长老,道:“既然他要老师来,不如就麻烦太上长老将老师请来吧。这样不仅他能安心,我也能放心。”br />br />太上长老看了轩辕天心一眼,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br />br />这臭东西摆明了还是在怀疑院长兰因,将兰因请来,无非就是他想要确认什么。br />br />叹了一口气,太上长老道:“也罢,老夫去请院长过来。”br />br />见太上长老真的转身出去请兰因了,天老脸上的神色也是微微一敛,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趴在床上哼唧的妖王殿下,又看了看垂眸不语的轩辕天心,问道:“丫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啊?”br />br />闻言,轩辕天心抬眸看着天老笑了笑,道:“也不算什么事儿,待会儿您回去后,让秋棠他们再跟您细说吧。”br />br />天老闻言点头,外面也传来了脚步声。br />br />太上长老和兰因二人一前一后进来,只见刚刚还趴在船上没动的妖王殿下立刻转头看了过去。br />br />“老师。”轩辕天心起身,将床前的位置让了出来,对着兰因抱歉道:“他嚷着只要您检查,所以只能将您给请来了。”br />br />兰因的模样看上去似乎是被太上长老从睡梦中叫醒,因为来得急,他的身上只披了一件外袍就过来了。br />br />“我先看看吧。”兰因微微颔首,然后走向床边坐下,看着皇明月,淡淡道:“殿下将手给我。”br />br />皇明月将右手伸了过去,眯眼看着兰因,笑问道:“院长不惊讶么?”br />br />兰因一边为他诊脉,一边道:“惊讶什么?”br />br />“惊讶爷怎么大半夜的会受伤啊。”皇明月笑道。br />br />“没什么可惊讶的。”兰因仔细诊脉,头也不抬地道:“先前城中的动静,这里也能察觉到,再加上太上长老突然来找我,若不是你或者小五出了事儿,我也想不到别的什么原因了。”话落,放开他的手,又道:“另一只手给我。”br />br />皇明月眯了眯眼,换了左手出去,不咸不淡地道:“不愧是院长,果然一猜一个准。”话音未落,只见他伸出去的左手却突然一翻,一把握住了兰因的手,奇怪地咦了一声,看着兰因笑问:“院长的手好冰。”br />br />兰因垂眸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也不收回,清冷道:“我一向如此,殿下可是被冰到了?”br />br />“是有点。”皇明月放开了手,懒洋洋地道:“院长啊,爷这伤如何?”br />br />“內腹被震伤,若不是殿下底子好,且避开了要害,只怕会有些麻烦。”兰因缓缓起身,垂眸看着他,淡淡道:“用些内伤的药,然后再好生休养几日,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切记这几日里,殿下不要再跟谁动手,否则只怕会让伤势加重。”br />br />“知道了。”皇明月懒洋洋地应了一句,然后直接翻个身,不理人了。br />br />兰因看了他一眼,侧头看向太上长老等人,道:“治内伤的药,太上长老应该有,我就先回去了。”br />br />太上长老点点头,对兰因笑道:“这臭小子太折腾人,倒是麻烦院长了,今日太晚了,院长早些回去休息吧。”br />br />天老在一旁也是笑着道:“的确是麻烦兰因院长了,这小子非要您过来,我们也没有办法,还打扰了兰因院长的休息。”br />br />“无碍。”兰因似笑了笑,道:“那我就先回去了。”br />br />“老师,我送你出去。”轩辕天心见兰因要走,立刻跟了上去。br />br />兰因侧头看了她一眼,点头。br />br />二人一起出了门,原本轩辕天心是准备将兰因送到他房间门口的,不过二人才刚出客厅,兰因就回头看着她道:“不用送了,小五,不管你跟殿下准备要做什么,这段时间还是小心一些,既然连殿下都能受伤,换成是你只怕会更危险。”br />br />“老师…”轩辕天心咬了咬唇,道:“皇明月他……”br />br />兰因静静看着她,轩辕天心抬头,继续道:“他不是故意要针对您的。”br />br />“原来你想说的是这个。”兰因闻言淡淡一笑,道:“我听说你们今日下午偷偷去了无相殿的总部,还发现了一些东西,如今学院内部出了奸细,我们这些人都有嫌疑,妖王殿下刚刚会试探我,也是正常的。”br />br />轩辕天心闻言瞪大了眼睛,看着兰因,结巴地道:“您…您知道他刚刚是为了……”br />br />兰因含笑看着她,道:“殿下即便受伤,可有太上长老在这里,怎么也不会用到我来为他检查。”br />br />“对不起,老师……”轩辕天心垂眸,看上去有些内疚。br />br />“小五,你没什么可对老师说对不起的。”兰因微凉的手轻轻摸着她的头顶,淡笑道:“若将老师换成是殿下,我一样会如此做,更何况殿下也不过是想要将藏在学院中的那人找出来罢了。我既然是帝都学院的院长,那么守护学院也是我的职责,怀疑我不要紧,只要能将人出来便好。”br />br />但兰因越这样说,轩辕天心就越是内疚。br />br />“回去吧。”兰因收回手,看着她道:“明日的比赛将会有无相殿的参赛队,若是无事,你作为学院参赛队的队长,还是来看看比较好。”br />br />“好,我明日一定去。”轩辕天心点头应道。br />br />兰因看着

    她笑了笑,方才转身离去。br />br />直到亲眼见到兰因回了自己的房间,轩辕天心才轻轻吐出一口气,转身关了房间大门。br />br />如今屋里的人全在卧房里,偌大的客厅显得空荡荡的,轩辕天心背靠在大门上,眉心拧成了蝴蝶结。br />br />意识海中,大圣似知道她在内疚般,出声道:“丫头,你那便宜老师自己都不计较,你这么计较干什么。”br />br />“老师不计较是因为他本来就性子淡漠,不在意这些东西。”轩辕天心忍不住道:“但我们谁都不怀疑,就偏偏怀疑他,若是我被人这样怀疑,肯定会伤心难过的。”br />br />“那是你们小姑娘的姑娘心思!”大圣砸吧嘴,道:“不过本大圣倒是觉得那小子做的不错,做事儿从来不拖泥带水,且还一环扣一环。先前他偷偷出去,连本大圣都没有察觉,没想到还真让他将人给堵到了,只不过可惜…并没有将那人抓到。”br />br />“皇明月说那人也受了伤,且伤得比他重。”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动,道:“但大圣您看老师,他哪里像有伤之人,所以老师的嫌疑是不是可以排除了?”br />br />大圣摸着下巴道:“一个人有没有伤,看表面是看不出来什么的,先前那小子不是趁机握住了你那便宜老师的手查探吗?去问问皇明月那臭小子可有发现什么呗。”br />br />“之前金翅不是感觉到梵境的气息么?”轩辕天心皱眉,侧头看向肩头上的金翅大鹏,问道:“金翅,你可有在老师身上察觉到什么特别的气息?”br />br />“没有。”金翅大鹏摇头,道:“那气息早在我们赶去那条巷子之前就已经消失了,不管我如何感应,都是感应不到半分。”br />br />“这就奇怪了。”轩辕天心道:“莫非还有什么特殊手段不成?”br />br />“自然是有特殊手段的。”金翅大鹏道:“先前那气息一出现,连那方天空都出现了异象,明显是被天地规则察觉到了不属于这里的气息,若是那家伙没有特殊手段隐藏起来,他又如何能待在这个世界当中。”br />br />话音顿了顿,金翅大鹏语气迟疑地道:“但这种特殊手段,除非是封印了自身的修为,我实在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办法。”br />br />“封印自身修为?”轩辕天心诧异地道:“那岂不是就会变成普通人?若是变成了普通人,那空阙又如何存活了两千多年?”br />br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金翅大鹏道。br />br />“有没有这个可能……”大圣突然道:“咱们先不管空阙究竟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定然是转世身,转世身在轮回中突然觉醒,不管是实力还是记忆都会回来,但为了不被这里的天地规则给驱逐出去,他使用的办法并不是封印自身修为,而是在自己身上下了封印,封印的是他觉醒过来的神魂和记忆。”br />br />“你的意思是……”金翅大鹏倏地瞪大了眼睛,震惊道:“封印自身?让自己再次陷入还未觉醒的状态之中?”br />br />“对,就是这个意思。”大圣道:“封印自身,然后给自己下个暗示,在某个特定的提示下,从未觉醒的状态中醒来,其实本身他已经觉醒,只不过是被自己给封印了。”br />br />大圣眯着眼睛,沉声道:“未觉醒的状态中,他没有以前的任何记忆,一旦觉醒,又会立刻想起所有事情。这样不断在未觉醒和觉醒之间切换,所以空阙能够活了两千多年。再则,这种手段更可怕的是,空阙一旦是未觉醒的状态中,那么他的性格、他的一切都会受到影响,两千多年都寻不到他的踪迹,是因为他完完全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可遇到某个特殊的情况下觉醒过来,他又会变成空阙,然后做着一些他计划中的事情。”br />br />轩辕天心听了懂一些,诧异道:“大圣,您的意思是空阙未觉醒和觉醒时,就如同是拥有两个人格,其中一个人格做了什么事儿,另一个人格并不知晓?”br />br />“不。”金翅大鹏摇头,道:“你说对了一半,若空阙当真用了这种办法,那么他的确拥有两个人格,一个人格是转世身,一个人格是空阙,但两个人格并不是互不相干,或者互不知晓的,空阙人格属于主人格,那么转世身人格不管做了什么事儿,主人格都是知晓的,但主人格做了什么,转世身人格却无法知晓。否则,当转世身人格掌控身体时,他如何做到跟空阙其人判若两人,如何能隐藏两千多年都不被人发现?而主人格又如何给自身下暗示,并在特地的情况下醒来?”br />br />轩辕天心一阵瞠目结舌,大圣却在沉默半晌之后,道:“小五,你这样听或许会听不太懂,我就给打个比方。比如就拿你的那个便宜老师来做比方,他如今是兰因,是你的老师,他对你的好,为了学院,都是真心的,且一点都没有参假。可一旦他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转换了人格,他就不再是兰因,而是空阙。作为空阙的他,他知道兰因的所有事儿,但却没有兰因的那颗心,兰因不会伤害你,但是他会。”br />br />“兰因是未觉醒状态,他就是真正的兰因,空阙是觉醒状态,那他就是真正的空阙。在他是兰因的时候,金翅就算是在兰因的身边,都感觉不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可一旦成为空阙,金翅就能立刻感觉到属于梵境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金翅跟你来到这里后,却说没有在这里感觉到梵境气息的原因,也是为什么今日它又突然能够感觉到的原因。”br />br />这回轩辕天心总算是完全听懂了,但是…“大圣,您的这个比喻我一点儿都不喜欢。”拿兰因这样打比喻,她真的有些不舒服。br />br />大圣翻了翻眼皮子,道:“一个比喻而已,你当真干什么。若实在不喜欢,你就将兰因的名字随便换成一个人就好了。”br />br />“……”轩辕天心无语,“但人格的转化后,莫非连容貌都会改变?”br />br />“空阙的这种状态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格转化。”金翅大鹏道:“而是属于觉醒和未觉醒,觉醒之后,变成了原本的模样,也是正常的。”br />br />“听你们这么一说…”轩辕天心抬手揉眉心,头疼地道:“想要找出空阙来,真的是难上加难了,只要他不觉醒,那么谁也不会找到他,就算明知道他有可能躲在学院当中,我们也是查不出来的。”br />br />大圣和金翅大鹏闻言齐齐沉默,显然他们也是没有办法将这种状态下的空阙给找出来的。br />br />除非……br />br />大圣双眸微微一眯,道:“除非我们能找到让空阙突然觉醒过来的那个契机,他在自己身上下了暗示,

    若是没有能找到解开那个暗示的方法,那么空阙就会立刻觉醒过来。”br />br />轩辕天心无奈道:“那也要咱们能找到谁是空阙才行啊。”br />br />大圣一噎,又不甘心般地讪讪道:“等回去之后,你怂恿里面那个老家伙来个全院彻查呗,将所有有嫌疑的人都聚在一起,然后这段时间本大圣和金翅就想办法寻找那个解开暗示的契机。”br />br />虽然这个办法还可行,但是金翅大鹏依然泼冷水地道:“找到了又如何?解开了又如何?空阙觉醒后,便是灵山的某一个,佛子?孔宣?亦或是那位被压在菩提界牢中的谁,人家觉醒后,你觉得这里有谁是他的对手?你?还是我?”br />br />大圣:“……”br />br />估摸是瞧着大圣被金翅大鹏给噎得不轻,轩辕天心连忙道:“若真能找到解开暗示的契机,咱们也不是没有机会,我们没人是他的对手,但我们人多啊,可以一起上,而且我就不相信空阙在这里真的发挥出他全部的实力,再说不是还有天地规则在吗?只要拖到天地规则降临,他就会被天地规则从这方世界中驱逐出去,少了这么一个恐怖的敌人,至少在以后咱们对付无相殿的时候,不会畏手畏脚的。”br />br />“但空阙若真的是灵山背后的那人,那么你以后同样会面对他。”金翅大鹏瞥了轩辕天心一眼,提醒道:“你别忘了,你总要上灵山的,等你离开这方小世界之后,梵境当中可没有多少天道之力能够保护你了。而且梵境不像众神之巅,每一层天域都有对实力的压制,你若去了梵境,空阙也在梵境,不管你是在小梵天的哪里,空阙都可以从大梵天下来,且他的实力不会受到太大的限制。”br />br />“遇到就遇到。”轩辕天心咬牙,道:“打不过我就跑,跑了后再躲起来好好修炼,等修炼够了又出来打就是了。”br />br />打不过就跑这种话,虽然听起来有些气短,但在实力不如人的时候,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啊!br />br />大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丫头啊,日后你若去了小梵天,最先要做的就是将你体内的那块须弥碑给收服炼化啊,这样你才会多一张绝对的保命符,否则你在梵境当中遇到了什么危险,即便是跑,也要看你能不能跑得过啊。”br />br />轩辕天心闻言神色一滞,最后重重点头道:“大圣放心,我一定努力早日到达帝境,只要我一突破了帝境,就会立刻着手炼化须弥碑。”br />br />大圣闻言点点头,“走吧,别在外面待太久,里面还有其他人在呢。”br />br />轩辕天心被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了太上长老等人还在里面的卧房内,一拍脑门,道:“我都给忘记了。”话落,快步朝卧房走去。br />br />刚刚推开卧房的门,便听到某位殿下哼哼唧唧的声音:“死女人,送个人还送这么久,没瞧见爷受伤了吗?就住在一层楼里,有什么好送的。”br />br />轩辕天心额前青筋跳了几条,不过忍着没有搭理某人,只是看向屋内的太上长老和天老,道:“他也没什么事儿,您二位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明日还有比赛,若是连您二位都缺席的话,只怕有些说不过去。”br />br />太上长老显然也不想再待在这里,没好气地瞪了床上的某人一眼,方才对着轩辕天心点头道:“也好,有你这个丫头看着他,我也放心,我就先回去了。”br />br />天老也是连连点头,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比看着皇明月时都还要热烈,笑呵呵地道:“丫头,明月小子就交给你了,今日晚上你就辛苦一些,若是太累,明日的比赛不去看也罢。”br />br />“嗯,我知道了。”轩辕天心闻言笑了笑,想要送二人离开,去被太上长老阻止,道:“不用送了,你就看着这东西就好,省得他又闹腾。”br />br />见太上长老和天老一起离开后,轩辕天心刚刚还带笑的脸立刻黑了下来,斜眼瞅着床上的某位殿下,阴测测地道:“受伤好玩吗?”br />br />哼哼唧唧的妖王殿下立刻禁声,轩辕天心走近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又道:“为什么要一个人去?”br />br />妖王殿下缩在被子里,眼珠子转了好几圈,转移话题哼唧道:“妞,妞…爷浑身都疼。”br />br />“疼也是活该。”轩辕天心嗤了一声,但依然坐在了床边,冷着脸问道:“哪里疼?”br />br />“浑身上下都疼。”妖王殿下开始不要脸地往她身边挪,一边挪一边无耻地道:“疼,要你亲亲才会好。”br />br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就连意识海中的大圣都是忍不住打了个抖,低咒道:“无耻!”br />br />啪地一下打开妖王殿下伸过来想要抱自己的爪子,轩辕天心被气笑了,“若是亲亲都止不住疼,那你是不是还要我给你举高高?”br />br />然而妖王殿下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地道:“举高高也可以,不过爷怕你举不起爷,不如爷举你好了。”说着,笑得一脸荡漾地就要起身来抱人。br />br />“滚蛋!”轩辕天心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眯眼危险地看着他,道:“先前你抓住老师的手,可有查探到什么?”br />br />皇明月嗤了一声又躺了回去,一脸郁瘁地道:“什么都没有,那家伙身上根本就没有伤,除了一身冷得更冰块似的,脉象十分平稳。”br />br />之前在巷子里,他可是用混沌钟打伤了那人,即便再能伪装,也不可能装得跟什么事儿都没有,且身上还没有半点伤势。br />br />见皇明月一脸郁瘁的神色,轩辕天心的心里却暗暗松了一口气,瞪着他道:“既然你试探也试探过了,以后是不是就能不要那么针对老师了?”br />br />“爷什么时候针对他了?”妖王殿下矢口否认。br />br />轩辕天心瞪着他,若不是这家伙真的有伤在身,她真的很想抽他一顿。br />br />估摸是察觉到了轩辕天心眼中的寒芒,妖王殿下跟个毛毛虫似的往大床里侧挪了挪,嚷嚷道:“睡觉,睡觉了…爷是伤患,需要休息。”br />br />轩辕天心眼疼地瞥了他一眼,起身欲走。br />br />结果人才刚刚站起来,妖王殿下立刻长臂一伸拽住了她,问道:“你去哪儿?爷都说睡觉了!”br />br />瞧着被他空出来的半个床位,轩辕天心嘴角抽了抽,道:“我去洗澡,放手!”br />br />一听她只是去洗澡,妖王殿下果然痛快地松开了手,还不忘提醒道:“将你体内的那个猴子给撵出去啊,洗澡都不知道自己出来,想长针眼吗?”br />br />意识海中,本想出来的大圣气得都哆嗦了起

    来,这东西…这东西当他大圣爷爷是什么了?br />br />大圣气的咻地一声掠了出来,青面獠牙地瞪着妖王殿下,怒道:“死小子,若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本大圣一定会捏死你!”br />br />妖王殿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哼唧道:“来呀,来捏啊。”然后面露凶光,瞪着大圣阴测测地道:“看看是你捏死爷,还是爷捏爆你。”br />br />大圣哆嗦得更厉害了,撸了袖子就想要上前揍人。br />br />结果大圣才刚刚动一下,轩辕天心就拎过肩头上的金翅大鹏朝皇明月砸了过去,“都给我安静点!”br />br />大圣:“……”背着手出了门。br />br />妖王殿下:“……”默默地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并捂住了半张脸。br />br />金翅大鹏:“……”为什么要扔我啊?我好无辜!br />br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