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62:(二更)

正文 262:(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似乎皇明月的威胁奏效了,只见那名为首的弟子在留下其他人后,慌忙离去。br />br />而刚刚还气势汹汹威胁人的妖王殿下却是再次气若游丝的躺在了轩辕天心的怀里,看其模样,若是不尽快救治的话,只怕妖王殿下就会立刻断气似的。br />br />元烬在得到消息后来得很快,不仅元烬来了,连一直都没有露面的百里苍何也跟着一起来了。br />br />在那名回去报信的弟子带领下,元烬跟百里苍何二人在巷子口,正巧的碰上了赶来的太上长老和天老,四人根本没有任何心思交谈,一路沉默疾步进了巷子里。br />br />当瞧见一脸苍白,且嘴角带有血迹的妖王殿下躺在轩辕天心的怀中时,天老脸色极为难看,太上长老更是上前两步,一把握住妖王殿下的手,开始为其诊脉。br />br />元烬眉心微蹙,百里苍何一脸若有所思地看向四周留下的战斗痕迹,此时巷子中,没有一人开口说话。br />br />半晌,太上长老放开手,一旁天老连忙问道:“如何?”br />br />“好狠的手段。”太上长老沉声道:“下手那人根本就是想要致他于死地。”br />br />天老脸色一变,转而沉怒地看向元烬和百里苍何,“无相殿这是什么意思?”br />br />“不知天老这话是什么意思?”百里苍何闻言淡淡一笑,道:“妖王殿下重伤,我们也很遗憾,不过天老却来质问我无相殿,只怕有些说不过去。”br />br />“说不过去?”天老闻言冷哼,“莫非百里副殿主没有听说起因?参赛队的驿馆中居然还能混入暗杀者,堂堂妖王和妖王妃在驿馆被人刺杀,妖王一路追着刺客来了这里,不仅遭到了埋伏,且还认出那刺客是无相殿的人,这还叫说不过去?”br />br />“天老说笑了。”百里苍何却不惊不怒,缓缓道:“驿馆中混入刺客,只能算是无相殿的工作人员失误,但若说那刺客是我无相殿的人,只怕这话是有些不妥的。”目光含笑地看向一脸虚弱的妖王殿下,无奈道:“殿下,您不能因为这里靠近我无相殿总部,就如此污蔑我们啊。”br />br />污蔑人的妖王殿下没吭声,继续趴在轩辕天心的怀里装虚弱。br />br />“污蔑?”br />br />但妖王殿下不吭声,不代表妖王妃还会沉默。br />br />轩辕天心一手搂着人,抬眸直视百里苍何,冷然道:“百里副殿主的眼睛是出了毛病?这里留下来的战斗痕迹仍在,残留下来的能量波动也仍在,如今这世上,还有能打伤殿下的佛修强者,除了你们无相殿,还有谁?”br />br />“妖王妃此言差矣。”百里苍何淡淡一笑,道:“若是仅凭那个刺客是佛修强者,两位殿下就将这个黑锅给扣在我们无相殿的头上,恐怕并不能服众。虽然我无相殿中的人全是佛修,但西大陆如此之大,谁能保证会不会有什么隐世不出的佛修强者呢?更何况……”瞥了一眼不吭声的妖王殿下,笑呵呵地道:“妖王殿下的性子,向来是得罪了谁都不晓得,谁能保证那个刺客不是曾经被殿下得罪过的其中一人?”br />br />“哦?依百里副殿主的意思是是说……”轩辕天心冷笑:“这次我们遇到的刺客,不过是来寻仇的?”br />br />“很有可能。”百里苍何含笑点头。br />br />“呵呵……”轩辕天心闻言笑了,目光嘲讽地看着百里苍何,冷声道:“既是寻仇,我们妖王府似乎跟你们无相殿的过节也不小,那是不是也可以说明这刺客还是有很大可能是你们呢?毕竟在帝都,我们可没有被人寻仇,偏偏来了你们无相城,这仇家就找上了门,有这么巧合么?”br />br />话落,百里苍何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一凝。br />br />一旁元烬却是连忙道:“王妃殿下这话也不能这么说,或许那刺客就是看准了两位殿下离开了帝都,方才觉得好下手呢?再则,帝都是两位殿下的地盘,就算刺客想要寻仇也是没有机会。而我们无相城,虽说是我无相殿的地方,但不管是人手,亦或是防御,都是无法跟帝都相比的,再加上如今正是大陆院校争霸赛期间,四方各地的人都来了无相城中观看比赛,城中如今人鱼混杂,一些个别有目的的人混了进来,我们无相殿也是不知道的。再加上虽然我无相殿跟二位殿下先前是有些误会,可误会解除了,那就没有什么过节不过节之说。”br />br />“何况……”元烬话音顿了顿,继续道:“就算我们跟两位殿下有些过节,但也不会蠢到在无相城中对二位殿下不利。”br />br />“那元烬殿主的意思,你们不会在城中对我们不利,便是准备在其他什么地方对我们不利了,是吗?”轩辕天心闻言笑了。br />br />元烬一噎,百里苍何淡淡道:“王妃殿下还请不要胡搅蛮缠,殿主刚刚那话的意思也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br />br />“那倒是我认真了。”轩辕天心笑了笑,但笑意也不过一瞬,小脸上的温度再次冰冷,沉声质问道:“那为何那刺客在刺杀失败后,却一路畅通无阻的跑进了你们无相殿的总部之中,看他逃窜的方向,竟是无比熟悉你们总部的内部?”br />br />“王妃的意思是,那刺客逃入了我殿总部之中?”百里苍何闻言挑眉。br />br />轩辕天心冷笑道:“难道我还会看错不成?”一手指向巷子尽头,道:“我亲眼瞧见那刺客冲了进去,然后消失在了黑暗中,所逃方向就是那里。”br />br />“先前殿下跟刺客的打斗毁了我总部的围墙不说,也同时毁了总部的防御。”百里苍何皱眉道:“刺客或许是为了逃走,所以选择了潜入我殿总部。不过既然王妃说那刺客跑了进去,那么我无相殿自然会加派人手在总部内搜查。”br />br />“百里殿主这样说,为什么我总觉得刺客的事情会不了了之呢?”轩辕天心挑眉,道:“说是搜查内部,但最后给我们的结果却是没找到人。”br />br />百里苍何目光一沉,看向轩辕天心,道;“若是刺客已经悄然溜走,我无相殿自然是交不出来的,但若他还在总部之中,我无相殿自然会找出来给两位殿下一个交代。”br />br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轩辕天心垂眸。br />br />“那王妃想要如何?”百里苍何沉声问道。br />br />轩辕天心抬眸看着他,突然一笑,道:“不如何,交不出来就交不出来吧,我们妖王府认了这一次,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认栽了,毕竟天南主城那一次,本王妃依然记忆犹新呢。”br />br />“王妃这是在提醒本殿你还欠着我们无相殿不少人命吗?”百里苍何气息一冷。br

    />br />察觉到百里苍何突然冷了下来的气息,太上长老和天老眼中皆是闪过一抹警惕之色。br />br />哪知轩辕天心却跟什么都没察觉到般,笑吟吟地道:“本王妃杀的人,都是该死之人,胆敢一路追杀我,死了也是活该!”话音一转,看着神色冷冽的百里苍何,继续道:“不过嘛,本王妃想要说的可不是这个,也不是要跟百里副殿主讨论当初那些家伙是不是先对我动手,而是…如今这个刺客,虽然不能证明是你无相殿的人,但也不能证明不是你们的人,但堂堂参赛队驿馆中居然能混入刺客,且你们驿馆中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丝察觉,这就是你们无相殿的失职!若不是本王妃跟殿下还有着几分本事儿,倘若今日遭了道儿,我们妖王府找谁伸冤去?”br />br />“既然这是你们无相殿的失职,你们无相殿难道不该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亦或是无相殿想要如今城中来自各地的参赛者看看,你们无相殿究竟是有多无能吗?”br />br />‘嘶——!’br />br />轩辕天心这番话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客气啊,别说无相殿的那些弟子被惊住了,就连秋棠四人都惊住了。br />br />敢当着无相殿最大的两位殿主的面,如此不客气的说无相殿无能,这恐怕就只有他们的小王妃了吧?!当然,或许还要加上他们家主子。br />br />百里苍何不仅气息冷了下来,就连神色都冷了好几分。br />br />元烬脸色同样难看,但轩辕天心的话却让他们无法反驳,所以只能咬了咬牙,忍了!br />br />“妖王妃好口才。”百里苍何在沉默半晌之后,脸上的冷意却突然一收,淡淡道:“但也说得在理,驿馆当中混入刺客的确是我无相殿的失职,等这次大赛结束后,我无相殿一定会给两位殿下一个满意的交代。”br />br />见百里苍何居然这么快就收敛了周身的冷意和眼中的怒气,轩辕天心的心中却悄然警惕了起来,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一般都不会叫。br />br />心中虽然警惕,面色却不变,轩辕天心反而还含笑点头,道:“那就好,有了百里副殿主这句话,本王妃也就放心了。”话落,侧头看向秋棠四人,吩咐道:“将殿下小心扶起来,回驿馆。”br />br />秋棠和夏言闻言后立刻上前搀扶,只不过某位殿下装死装得太投入,就算被搀扶起来,整个人也是软绵绵的,根没有骨头般。br />br />秋棠为难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道:“小王妃,主子伤势太重,还是属下将主子背回驿馆吧。”br />br />轩辕天心瞥了皇明月一眼,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嫌弃,点头道:“也好,小心点儿。”br />br />这边秋棠背起皇明月,轩辕天心转头看向太上长老和天老,道:“他之后还需要疗伤,就劳烦天老和太上长老了。”br />br />天老摆摆手,当下朝巷子外走去。br />br />轩辕天心招呼上秋棠等人,跟在了天老的身后。br />br />太上长老落在最后面,不过在跟百里苍何擦肩而过时,却听百里苍何低声喊道:“清绝……”br />br />太上长老闻言脚步一顿,可却在下一秒,再次抬步。br />br />“清绝……”百里苍何快步上前,拦在了太上长老的身前,但当太上长老抬眼看向他时,他却目光一闪,将头微微一偏,道:“看来如今你不仅有了一个好徒弟,还多了一个同样了不得的徒媳。”br />br />这话…听上去倒是有几分赌气,又带了几分醋意。br />br />落在二人身后的元烬,眼皮子一抽,努力抬头望天,更别说在杵在四周的那些无相殿弟子了。br />br />早就听说百里副殿主跟帝都学院的太上长老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没想到果然是真的啊。br />br />太上长老看了百里苍何一眼,然后沉默越过他,头也不回地淡淡道:“他是我唯一的弟子,我一生无妻无子,视他如亲子。”br />br />百里苍何闻言身体一震,看着太上长老头也不回离开的背影,良久,方才似低声自语般地道:“所以,为了他,我们注定是敌,是吗?”br />br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