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60:步步生莲者

正文 260:步步生莲者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夜幕降临后,太上长老方才冷凝着一张脸,从轩辕天心的房间出来。本文由 。。 首发

    谁也不知道三人在房间里说了什么,但太上长老自回去后也没有任何动静,更没有再见任何人。

    又是一个夜深人静,不过因为如今是比赛期间,无相城中的夜市都被命令关门不再营业,所以一到了晚上,城中就显得冷清了起来。

    月上中空,依然被罚睡客厅的妖王殿下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紧闭的卧房门,如同鬼魅般自房间内消失。

    今晚的夜空布满了星辰,看样子明日应该又是一个好天气。

    踏着月色,一袭红衣的皇明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驿馆。

    半个时辰后,安静偏僻的小巷子里,细微的破风声突然响起,当皇明月显出身形后,黑暗中,立刻有着四道人影跟着出现。

    “主子。”

    秋棠四人穿着黑色的劲装,仿佛跟黑夜融为了一体。

    皇明月瞥了四人一眼,问道:“如何?”

    “并没有什么人出现。”秋棠闻言立刻答道,抬头扫了一眼身边高耸的围墙,借着天上微弱的月光,正好可以看见围墙后,冒出半个圆顶的建筑物。

    这样熟悉的建筑物,赫然正是今日下午皇明月他们刚来过的无相殿总部。

    皇明月眯着眼睛看着黑暗中,似自言自语地道:“不应该啊,爷今日故意在那二人面前说了那样的话,回来后还说过偷偷潜入殿主寝殿的事情,按道理总该有些反应啊。”

    听得他的自言自语,一旁夏言犹豫地道:“会不会…主子您猜错了呢?或许不是兰因院长。”

    闻言,皇明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即便跟兰因没有关系,至少元烬也应该有所动作才对,你们小王妃自那个寝殿中拿走了什么东西,虽然爷没看清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能被放在枕头下,那就说明是经常会被看到或者用到的。昨儿晚上那寝殿中还曾有人住过,今日元烬见爷突然问起空阙,说什么也该会通知那人。”

    “小王妃从寝殿中拿走了什么?”春笙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皇明月哼了一声,下午那会那妞的动作很快,他只来得及看到她将东西收走,压根就没瞧见她收走的是什么。

    “那主子您怎么不问问?”春笙奇怪地道。

    “问?”皇明月一眼斜了过去,嗤道:“那女人自拿了那东西后,爷就觉得今日晚上她的神情有些不对,爷都没来及问呢,她就钻房间里去了。”

    春笙闻言嘴角一抽,其他三人看着自家主子的目光都是一种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神色。

    这也是因为那人是小王妃罢了,若是换了其他什么人,主子别说问了,只怕还会动手抢吧?!

    不过对于自家属下看着自己的微妙目光,妖王殿下却是一点儿都不在意,正在他准备继续带着人在这里蹲点儿的时候,那双带着点儿慵懒意味的细长凤眸里却是突然闪过一丝凌厉。

    在秋棠四人惊讶和狐疑的目光中,只见皇明月猛地一转身,然后快速地掠入了黑暗中。

    “既然来了,躲什么躲!”

    皇明月一手探出,五张成爪,猛地朝中黑暗中抓了过去。

    五道红芒快速划过,只听见砰地一声闷响,那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空间扭曲,然后一道人影自扭曲的空间中掠了出来。

    “主子——!”

    当听见果然有人后,秋棠四人也是神色一凝,齐齐闪到了皇明月的身边。

    月色下,一袭白衣格外的打眼,皇明月看着那背对自己的人,双眸危险的一眯,突然笑道:“爷该叫你空阙呢?还是该叫你无相殿殿主呢?”

    话落,秋棠四人眼中齐齐露出惊色。

    安静的小巷子里,在一瞬间沉默之后,响起了低低的笑声。

    那笑声清越,分外悦耳。

    “叫什么,很重要吗?”带笑的声音如泉水般清冽,当他缓缓转身,露出容貌后,皇明月却是双眸一眯,眼中却闪过一抹诧异。

    眼前这人很年轻,看模样大概只有双十之龄,然而就是这样一张年轻的脸庞上,却容貌秀丽俊美,特别是那额间的一点朱砂,在月色下更显凄美。

    明明是个男人,却美成了这样,仿佛就如天上的那一轮冷月,皎洁耀眼。

    而与此同时,远在驿馆中的金翅大鹏也是猛地睁开了双眼,看着窗外的月色,惊声道:“出现了!”

    金翅大鹏的一声惊呼将熟睡中的轩辕天心惊醒,而大圣也在它开口的瞬间掠出了意识海。

    “什么出现了?”轩辕天心揉了揉眼睛,金翅大鹏却是急切道:“气息,梵境的气息!”

    “什么?”轩辕天心猛地翻身坐起,抓过一旁的衣裳,一边穿一边问道:“在哪里?可能察觉到是谁?”

    “察觉不到,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屏蔽了。”金翅大鹏摇头,然后催促道:“小五快点,那气息就在城中。”

    大圣眯眼看向窗外,眼中似有金光闪过,沉声道:“的确是有梵境的气息,而且…皇明月也在。”

    轩辕天心闻言猛地一惊,此时刚将衣服穿好的她,快速将房间门打开,目光往客厅一扫,果然发现皇明月已经不在客厅中了。

    低咒了一下,轩辕天心来不及去管其他的,叫上大圣和金翅大鹏,就朝外面奔去,“金翅,大圣,咱们快点。”

    这边轩辕天心带着金翅和大圣快速出了驿馆,在金翅大鹏的带路下,一路向着无相殿总部而去。

    而皇明月这里,却已经打了起来。

    轻松的挡住了皇明月的妖刀,白衣男子含笑看着他,道:“你不错,在这个年纪就到这种修为,若是再给你几年,只怕西大陆上再无人是你的对手。”

    “爷自然不错。”皇明月勾唇一笑,手中妖刀却是快速一抽,“但遇上了爷的你,只怕就不怎么好了。”话落,收刀的同时,一掌探出,可惜这一掌虽十分刚猛,却被白衣人再次化去。

    “你到底是谁?”皇明月眯眼,一旁秋棠四人在瞧见自家主子居然无法压制住对方,四人在对视一眼之后,然后选择了围攻。

    白衣人同时面对五人却不骄不躁,在他的眼中仿佛就只有皇明月能入得了他的眼,对于秋棠四人的攻击根本就不放

    在眼里。

    在秋棠四人的攻击逼近时,脚下一点,避开了四人,然后猛地挥袖一扫,不见任何招式,却将四人用劲风就扫了出去,并让得四人齐齐吐血。

    皇明月听见了吐血声,目光一寒,沉声喝道:“秋秋,你们退下!”抬眸森冷地看着眼前的人,冷笑道:“打伤了爷的人,通常可活不久。”

    白衣人闻言淡淡一笑,道:“那若是打伤你呢?”

    “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皇明月神色一厉,手上的招式却越打越狠,但不管他出招有多狠多快,白衣人似乎都能轻易挡住。

    “我说过,以你的年纪能达到这个修为很是不错。”白衣人脸上带着笑,眼中却越发冷,“但也仅此而已。”

    红芒暴涨,皇明月周身气息瞬间变得阴冷无比,手中妖刀同时爆发出红光,勾唇冷笑:“你还是第一个敢对爷说仅此而已的家伙,若是今日不在你身上留下点什么,爷恐怕会一年都睡不着觉。”

    当瞧得皇明月突然暴涨的气息后,白衣人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眯眼看着那不断发出嗡鸣的血色妖刀,若有所思地道:“妖气……”

    皇明月抬眸妖娆一笑,一股骇人的威压自他体内猛地冲天而起,在这股威压下,他右手持刀,猛地朝着白衣人一刀斩下,“诛天——妖神斩!”

    白衣人神色猛地一变,似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看着红光中的皇明月,震惊道:“妖神斩?你是……”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骇人的一刀已经斩了下来。

    这一刀,甚至连空间都划破,白衣人神色一凝,似不敢徒手再接,快速地暴退数步,双手结印,银光闪烁中,右手拈花一指,轻喝道:“大悲灭魔指——!”

    红色的刀芒跟银色巨指在半空狠狠相撞,发出砰地一声巨响,仿佛连天地都跟着颤抖了一瞬。

    狂暴的能量中,皇明月蹭蹭蹭地暴退十数步,抬眸狠厉地朝前方看去,只见那白衣人面色沉如水,虽然也是被能量给冲击得退了少许,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上的伤害。

    白衣人眯眼看向皇明月,眼中快速闪过什么,突然笑了,“都说妖王殿下出生古怪,当年你的母妃更是怀你怀得有些不同,原来如此……”缓缓一步抬步,周身气息瞬间暴涨,银光自脚下升起,看着皇明月,道:“原来是转世身,妖神斩…好一个妖神斩!洪荒期间便失踪的那一位,原来转世去了,且还转世来了这里,是天道安排的吧,算来算去,原来还是它算得精。”

    缓步上前,每一步踏出后,白衣人的脚下都有一朵银色的光莲盛开。

    皇明月目光一凝,看着他脚下的光莲,“步步生莲……”

    白衣人闻言笑了笑,盯着皇明月,淡淡道:“帝君应该没有彻底觉醒吧?甚至连记忆都没有彻底恢复,否则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呢?”眼中有着奇异的光芒闪过,“妖神斩诛天、诛神、诛佛、乃至诛妖,可惜啊…帝君如今乃人身,连妖神斩的一层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不知帝君可有听说过一句话?”

    皇明月双眸一眯,白衣人笑道:“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今日在这里碰见了帝君的转世身,你说若我将你的转身的神魂毁去,你藏在某处的本体可还能醒来?”

    “你在胡扯什么?”皇明月沉声嗤道。

    “胡扯?”白衣人笑得愉悦,道:“我可没有胡扯,只不过帝君还没有完全觉醒罢了,所以记忆也没有完全恢复,你连你自己是谁都不知晓。”

    话落,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此时的夜空中已经出现了异象,仿佛天地已经震怒,先前布满星辰的夜空,如今已经乌云密布。

    白衣人淡淡收回目光,看向皇明月,道:“我的时间不多,否则被发现了,我也会有些麻烦,所以速战速决吧,今日能碰见帝君,果然是一件十分令人高兴的事情。”

    右手再次结印,银光闪烁中,遥遥对准皇明月,白衣人淡笑道:“妖神帝君将永远消失,这个消息可比我得到子言时更令我欢喜。”

    当听见轩辕子言的名字后,皇明月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什么,道:“你果然才是无相殿背后的那人。”

    “是又如何?”白衣人微微一笑,皇明月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不是叫我空阙吗?”白衣人右手中的银光更甚。

    皇明月瞥一眼他的右手,嗤笑道:“空阙?这不过是假名字而已。”

    “那又如何?”白衣人还是笑道:“即便是假名字,但在这里,我便叫空阙。”

    “你偷了二代神女的遗体想要做什么?”皇明月周身气息再次升腾,他可不会被动挨打。

    白衣人闻言挑了挑眉,结印的右手突然一变,改为拈花指,淡淡道:“若是你的小王妃死了,你会干什么?”

    皇明月神色一愣,虽然如今情况有些不对,但他还是微微想了一下,若是那女人死了,他会干什么?

    但很快,他便想到了自己会做什么。

    “用尽一切办法让她活过来。”

    白衣人闻言笑了:“看,咱们俩的想法不谋而合。”

    皇明月错愕地看着他,道:“你偷了她的遗体,是想让她复活?”

    “驱魔龙族的女人死了后,可是不容易复活。”白衣人垂眸一笑,道:“我用了两千年,都没有找到方式。”

    “既然不想她死,当年为何又会对她出手?”皇明月眯眼问道。

    白衣人偏头想了想,俊美的脸庞上却带着一丝淡淡的纯真,道:“因为当时的她满心满眼都是那个男人,让她死一次再活过来,那个男人便能从她心中剔除。”

    “就为了这个?”皇明月一惊,随即瞅着他,冷笑道:“别人都说爷是神经病,看来你比爷更甚。”

    白衣人笑了笑,脸上的神色不置可否。

    皇明月嗤声再问:“那你可找到复活她的办法?”

    “没有。”白衣人摇头,但脸上却依然带着笑意,且笑容十分古怪,道:“现在不需要了。”

    不需要?

    “什么意思?”皇明月皱眉看着他。

    白衣人笑得诡异地看着他,道:“若是你今日能活下来,或许以后你会知晓,不过你活下来的机会,似乎很小,难得遇到了帝君的转世身,若我不提前做些什么,只怕将来

    我会后悔。”

    “你想杀爷?”皇明月闻言挑眉,而身后的秋棠四人也是齐齐一惊,想要上前来,却被皇明月又给喝住了。“待在那里别动,别来给爷添乱。”

    秋棠四人顿时僵在原地。

    白衣人带着笑瞥了一眼秋棠四人,道:“看来传言也并不能信,至少传言中性情古怪的妖王殿下,原来还是很护属下的。”

    皇明月闻言嗤笑了一声,道:“你敢说你心中没有想过在那四个东西冲过来时就动手杀了他们吗?”话落,瞥了一眼他拈花的右手。

    白衣人闻言也不否认,笑道:“能多少一个,算赚一个。”

    “哈!”皇明月似乎被逗笑了般,但笑过之后,双眸一寒,盯着他,道:“那就看看今日你杀人,还是爷杀人。方才你说你的时间不多,爷若是没猜错,你如今的状态或者是你如今的本身,并不能出现太久吧?”

    皇明月也不是傻子,跟轩辕天心相处了这么久,早就听金翅大鹏还有那个臭猴子说过这个世界的规则,眼前这家伙且不管他是不是空阙,但不管是实力,亦或是身份,都是被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排除在外的。

    天上的异象,皇明月同样看在了眼里,再加上这家伙方才说他的时间并不多,就很好能证明,若是他再待下去,只怕就会如同那只小鸡崽所说,会被天地规则从这个世界中丢出去。

    所以他刚刚不仅是在问他问题,也是在拖延时间。

    天空中的异象已经越发骇人,连皇明月都察觉到了那乌云中蕴含着的恐怖威压。

    白衣人同样也能感觉到,所以在皇明月话落后,他似乎并没有了回答的**,而是右手拈花印一凝后,直接朝皇明月指了过去,“大悲拈花指——!”

    ‘嗡嗡嗡嗡——!’

    空间开始颤抖,跟着出现了扭曲。

    皇明月神色凝重,却突然收回了妖刀,而是跟着双手结印,然后一指探出:“就你有指法么?”喝道:“荒芜妖指——!”

    ‘轰——!’

    两道指印在空中相撞,爆发出狂暴的能量冲击。

    皇明月噗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整个人倒飞出去,而看向那白衣人,虽然气息有些不稳,但是却没有出现任何伤势。

    “不愧是帝君,即便没有觉醒,也是这般难缠。”白衣人淡淡哼了一声,却脚下一点,快速追掠了过去。“我在这里虽然也受到了限制,但要杀你,还是易如反掌。”

    话落,人已经到了近前,然后抬手一掌拍出,带着绝杀的意味,显然是准备要彻底将皇明月斩杀。

    “主子——!”

    瞧见皇明月遇险,秋棠四人齐齐一惊,想都没想便想要扑过去救援。

    然而,在四人刚刚扑到一半,却见原本处在危险中的皇明月突然抬眸朝着白衣人勾唇一笑,那薄唇便还带了血迹,却笑得妖气横生。

    白衣人眸光一凝,当一瞧见皇明月那个笑容就心知不好,正要想要暴退,却听见他轻笑道:“来都来了,还走什么?”话音未落,只见皇明月体内猛地掠出了一物。

    “混沌钟——!”白衣人神色一变。

    皇明月冲他露出一个森冷的笑容,道:“自爷拿到它后,你是第一个试钟的。”话落,一掌猛地拍向钟身。

    ‘噹——!’

    沉闷的钟响响起,混沌钟上红光大绽。

    无形的罡气猛地朝四面八方荡开,甚至连无相殿高耸的围墙都出现了坍塌。

    秋棠四人被钟声给震得齐齐吐出一口血,但反观正面对着混沌钟的白衣人,却是周身爆发银光,似在抵抗钟声。

    然而混沌钟又岂是那般好挡的。

    银光渐渐暗淡,最后白衣人被震飞出去,人还在半空中,便是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皇明月一把抹去唇边的血迹,目光森冷地盯着他,笑道:“如今看来,似乎是爷杀你啊。”

    白衣人勉强在半空稳住身形,一手按住心口,目光阴寒而忌惮地瞥了一眼混沌钟,冷笑道:“倒是没想到帝君已经寻到了混沌钟,不过如今帝君没有觉醒,混沌钟同样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想要杀我,只怕还差了些。”

    皇明月一手拍在混沌钟上,盯着他,笑道:“差了些也没什么,只要能将你打得如死狗般,爷同样高兴。”

    “帝君除了没有觉醒,甚至连要求都降低了不少。”白衣人抹掉嘴角边血迹,同样冷笑嘲讽道。

    “什么帝君不帝君的。”皇明月斜睨了他一眼,然后指着自己,道:“叫爷殿下!”

    白衣人闻言冷冷一笑,想要再次开口,但四周的破风声却是突然响起,眉心微蹙,看了一眼四周,道:“看来今日的动静不小,已经有人来了。”垂眸看向皇明月,淡淡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来日再来向帝君讨教。”

    皇明月眯眼没说话,也没有想要阻拦他离开。

    眼睁睁的看着那人突然消失后,方才收回了混沌钟。

    “主子。”秋棠四人爬了起来,四人都受伤不轻。

    春笙脸色惨白地问道:“主子怎么就放他离开了?”

    哪知皇明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后,突然再次喷出一口血来。

    “主子——!”

    秋棠四人神色大变,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皇明月。

    夏言颤着手给皇明月把脉,随即脸色难看道:“快,带主子去找太上长老。”

    “等等。”皇明月咳嗽了几声,阻止了四人要带自己离开,道:“无相殿的人已经惊动了,等他们来。”

    “可是主子您的伤……”秋棠焦急地道,话没说完,却没皇明月打断,“爷不能白受伤,这个锅不扣在无相殿的身上,你们想气死爷?”

    秋棠四人:“……”

    见妖王殿下打定主意要往无相殿身上扣黑锅,四人只能妥协,扶着人就地而坐,等着无相殿的那些家伙赶来。

    然而无相殿的人还没到,赶到的却是轩辕天心。

    轩辕天心一进入巷子里,便看见四周一片狼藉,甚至连无相殿的围墙都被毁了大半,而皇明月明显是受了伤,正被秋棠四人扶着坐在地上。

    “皇明月——!”轩辕天心脸色一变,快速掠去,一把握住皇明月的手,当察觉到他体内的伤势后,

    也是倒抽一口凉气,“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皇明月抬头冲她勾唇一笑,道:“那家伙应该比爷伤得更重。”

    金翅大鹏一脸紧张地看着他,问道:“你遇见了谁?”

    “空阙。”皇明月眯眼,道:“或许这个名字是假的。”

    “容貌呢?”金翅大鹏连忙追问:“那人模样如何?”

    皇明月睨了它一眼,哼道:“长得跟女人似的…额间还有一粒朱砂。”

    “朱砂?”金翅大鹏一愣,连同意识海中的大圣也是一愣,忍不住出声道:“孔宣可不是这个模样。”

    大圣突然说话,让得秋棠四人吓了一跳,特别是那声音还是从轩辕天心的体内传出的,谁看谁都会惊。

    “孔宣?”皇明月听到这个名字后一愣,随即挑眉问道:“那是谁?”

    大圣却不再开口,而金翅大鹏突然道:“孔宣不是长这个模样,额间有朱砂者……”

    “佛子!”大圣接了话。

    轩辕天心拧着眉不语,金翅大鹏看向皇明月问道:“除了他额间有朱砂,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皇明月眨眨眼,似想到了什么般,道:“有,他气息暴涨之后,能步步生莲。”

    “步步生莲?!”

    这回,大圣和金翅大鹏齐齐惊呼出声。

    “怎么了?”皇明月奇怪地看着金翅大鹏。

    只见金翅大鹏咬牙切齿地道:“梵境当中,能步步生莲者,除了祖佛,就只有佛子!”

    大圣也是语气凝重地道:“真的是他!”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